观点评论

中医果真是慢郎中吗?

重楼 2022-11-24 来源:针砭药石公众号

在与瘟疫的持续斗争中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一整套完备的理法方药,关键时刻还能救治危急重症,这是许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忽略掉的中医的另一面。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中医就是个慢郎中。

  更有甚者,某些半吊子西医、媒体直接将中医给开除了急救行列。每一次中医大夫/护士/医学生用针刺、放血、拍打等手法对突发疾病的病人进行抢救,之后都会有人嘲讽,这一点不科学,仿佛急救就剩下了心肺复苏或AED之类的。

  那么,中医就不能救急症吗?中医就一定是慢郎中吗?

  我们可以看一下最近广州琶洲方舱医院的例子。

  众所周知,最近全国多地进入了高速增长期,人口众多、城中村环境复杂的广州也位列其中。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东省中医院分别派出医疗队进驻广州琵洲方舱医院,其中广东省中医院整建制接管1900余张床位,医疗队队长由抗疫老将、广东省中医院重症医学科大科主任邹旭担任。

  患者陈女士“胸闷不舒服,没有办法下床”。蔡天金医生初步考虑其为心绞痛,给予药物对症处理, 此时,陈女士仍觉得胸闷心慌,胸口压榨感明显,伴有头晕,不敢睁眼。之后,林涌鹏医生根据患者症状,运用《黄帝内针》中的“腋前大筋拿法”为患者进行治疗。”拿“完之后,患者自觉“好像胸口没那么疼了,压榨感也没有了”,但患者仍感胸闷、头晕,不敢坐起。

  林涌鹏医生对其经络辨证后,在陈女士右侧的内关穴、京渠穴、通里穴和偏历穴各针刺一针,留针45分钟后,陈女士胸闷和头晕症状完全消失,并能轻松下地。患者陈女士由衷感慨:“中医真神奇,胸口闷痛捏几下,在手上扎几针,马上就轻松了很多。”

  还有一个例子。16日晚21:30分,广东省中医院医生在巡查期间,发现患者张先生突发喉痉挛,四肢抽搐。经过准备、辨证之后,医护人员立即进行对症处理,并按压合谷、太冲、太溪等穴位,患者抽搐不适症状缓解不少,但仍未完全停止抽搐。后续赶到的邹旭教授立即予针刺合谷、太冲、太溪等穴位,特别是捻转合谷穴时,患者马上出了汗,抽搐也逐渐停止。“我感觉身体暖和了,不那么难受了。”随后,邹旭教授给患者开服了扶正解毒颗粒,并留针30分钟观察。

  说起邹旭教授,许多人第一次知道他,还是2020年春的武汉。

  2月上中旬,许多被封闭在家的人仍然处于焦虑和紧张的状态中,这个病,尤其重症究竟能不能治,是大家都关心的话题。

  2月9日,邹旭教授赴汉口医院协助开展中医诊疗工作。2月15日,他和西医同行会诊一名重症病人,当时病人心跳达到了140次/分、呼吸困难,血氧下降到60%,无创呼吸机都已经帮不了他。西医同行邀请他“出招”。一番针刺之后,患者平静下来,呼吸不再急促,心跳也慢下来了,血氧上升,无创呼吸机又开始奏效。次日,这位重症患者的心跳呼吸血氧各项指标都恢复了正常。

  这是中医针灸第一次应用在汉口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上,许多关注着武汉的人,也是这一次才发现原来针刺,原来中医竟然有着神奇的效果。

  17日邹旭教授抵达雷神山医院,成为C6病区的负责人,这是雷神山里为数不多的中医病区。在这里,他带着中医团队继续对重症患者进行着救治。

  可以说,凭着一根银针,邹旭教授在雷神山“圈粉”无数。

  2021年1月广东省中医院的两名专家邹旭和德叔驰援邢台。一位使用高流量呼吸湿化治疗仪辅助呼吸的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经邹旭教授针刺太溪穴治疗后,胸闷症状明显改善,心率由95次/分逐渐降到了76次/分,这让现场人员惊叹不已。

  当然,这不是邹旭教授第一次迎战疫病。

  2003年,邹旭教授的妻子邓迎秋是省中医院急诊科的护士长,她是较早感染非典的那批,她很快开始发高烧,白细胞血小板下降,第三天已经出现‘大白肺’。当时,致病原因不明,发病过程不明,治疗手段不明,许多人都发慌,心理没底。在邓铁涛邓老的指导下,邓迎秋停了抗生素,采用纯中医治疗,就由邓老的弟子邹旭自己在其指导下开药,6天后,烧退了,肺部炎症也改善了,再加后续的治疗,不到一个月,邓迎秋又回到了工作岗位。

  也正是邓老率领团队在广州用中医药硬抗非典,打出了远胜同城某山的呼研所激素疗法(死亡率高、股骨头坏死、肺纤维化等后遗症高)的“战绩”。并且影响到一江之隔的香港,香港婉拒了某所,直接邀请了邓老的团队去支援,这影响一直到今天,今年3-5月间香港请求中央支援都是开口要的中医。

  当时还影响到了北京,最初北京是不允许中医参与传染病救治的,在中医界人士的多方奔走加广州效果与对比实打实的出来,当地才开始大规模的启用中医。

  从死亡率来看,非典时期,按世卫当年8月的数据,拒绝中医的台湾感染死亡率27%,最后没办法而跪求中医的香港17%,拥抱中医的广东3.8%,内地6.6%,新加坡13.9%,越南7.9%,全球10.9%。

  凤凰卫视在当年的一个五集纪录片《回眸百年中医》是这么评价的:“2003年的那个春天,SARS突袭,即将成为文化标本的中医,却突然让我们看到了一线神奇的光芒。”

  也是从那之后,中医才又迎来新的生机,这也是中医人用疗效,自己打出来的。

  或许,也正是那一次的疗效,从武汉开始,就一直强调中医必须第一时间参与,无论是轻症还是重症。这近三年来的实践也表明,中医的确有着它不可被替代的优势与特色。

  武汉时期,许多原本不认可中医的人,不都是被自己、家人和病友的亲身经历给说服的吗?

  在与瘟疫的持续斗争中留下了宝贵的经验和一整套完备的理法方药,关键时刻还能救治危急重症,这是许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都忽略掉的中医的另一面。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2年23期):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届七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杜勒斯的预言”为什么让毛泽东非常震惊和无比忧虑

跟毛泽东学习写文章:着眼实际、观点明确、表达恰当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林治波:对防疫方面提几条建议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习近平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举行会谈

两日热点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俄乌战争离结束不太远了

曾扒下公知和发达国家的丑陋面具的丁仲礼院士,才是民族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