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李昌平:农村改革的起点是什么?

李昌平 2019-11-09 来源:乡建院

农村改革不容易的、是有风险的。不改革、甚至反改革其实是没有风险的,这基本上就是现在农村改革现实。故一般状态是:改革口号震天响,实际行动正相反!

  给农民放权,给基层组织放权,给基层政府放权。但现在,在不少地方,改革口号震天响,实际行动往往有些偏颇。

  故事一

  中原某地是某省的农村可持续发展改革试验区,其中有一项改革实验是给农户发70年产权证(林权证、土地承包证、水面使用证、宅基地证等),让农户拿70年产权证在银行抵押贷款。此项改革从2008年开始,由市主要领导同志亲自抓。这项改革如果成功了,中国农民将获得数百万亿的可支配现金流。这项改革,是我国扩大内需及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头号举措!

  2009年,当地的农民响应改革,拿到70年产权证后,再拿70年产权证和政府红头文件去银行申请抵押贷款,不成!银行不接受农户持有的70年产权证抵押贷款。

  由于正规金融机构不配合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和农村可持续发展实验,2009年,当地党委政府决定进一步深化改革,选择在某村进行试点——在村社内部创立“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农户的林权证、承包证等在村内的养老资金互助社实现了抵押贷款——重大改革创新!

  2009年以来,该“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为农户提供了承包地、林地等抵押贷款4000多万元,本村老人获得养老金(利息产生)近150多万元,积累超过了100万元,十年来数千万的抵押贷款无一笔呆账、坏账。

  这项改革所带来的成绩远不止如此,由于村社内置了“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村两委服务村民能力和自主发展的能力均有了根本性提升,不仅为农户发展提供抵押贷款,还建立了村集体“土地收储与整理中心”,随后在政府的支持下启动“美丽乡村建设”,2013年该村被授予国家级“美丽宜居示范村”,旅游收入成为农民收入的主要来源,农户收入翻了几番,集体经济也获得了暴炸式发展,成为新集体经济发展的示范村,2015年,村支部书记被授予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2009年以来,这个村获得的国家、省市各级的荣誉多得数不清,也是全国知名的乡村振兴培训基地。然而,这几年来,“土地抵押贷款”这项改革实验无人再提了,可持续性发展实验区没人再提了,为“内置金融合作社”发证的机关把“身份证”收回去了。

  为什么要收回去?回答是:上面不让再发证了。(这个“上面”显然和“上面”的上面高度的不一致。)

  奇怪了。一项省级改革试验,红头文件,白纸黑字,大张旗鼓,又很成功,且又与新时代的农村改革部署高度一致,与在淅江推动的“三位一体”合作高度吻合,为什么就既没人总结,又没人继续深化改革了呢?“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如此成功,怎么就随便把“身份证”收回去了呢?

  不懂了,不明白了,“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已经是一个合法的法人了,健康成长有十岁了,实践证明其为农民服务的作用和对农村发展的贡献很大,已经很成熟了,发证机关有权利随意收走她的“身份证”(相当于赐死)吗?还不给任何的理由?请问:由此造成的损失谁负责?对改革事业造成的破坏及负面影响,谁又能负责呢?

  当然谁都不会回答这些问题,谁都不会为此负责,且申诉无门——任何一个领导人和领导机关都不会为“夕阳红养老资金互助社”的非正常“死亡”伸张正义。当然,同情心可能还是有的。

  故事二

  靠近天津的某区的某村,村集体有个35亩的桃园,桃园配套有十来间鸡舍和一间看守房,先是很便宜承包给本村村民,后溢价转手租给北京市区的一家机构经营。这是贯彻一号文件要求——深化农村农业改革之典型的“三权分置”模式。

  北京市区的这家机构投入人力、资金、技术等把这个很普通桃园变成了有机桃园,釆用互联网营销让市民认养桃树,还把看守房和鸡舍在原址上按原样进行了简单提升造成,城市人进园子有个落坐喝水洗手的地方了,休闲采摘也随之搞起来了,还帮助村民销了不少桃树和桃,示范引领作用发挥的不错,区主要领导还亲临指导和鼓励——称之为用“用互联网+”改造传统农业的典型案例。

  但好景不长,刮起来了一阵拆大棚房的风,政府“执法队”书面通知限期拆除园子里所有的配套房,复耕。经营桃园的机构觉得政府的拆除令不合法,于是依法维权,法院裁定园子里的配套设施属合法设施,应予以保留,但“执法队”对法院的裁决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三下两下就将园子里的合法配套设施彻底摧毁、一片狼藉。

  有机桃园因为没有了正常生产生活及经营所必须的配套设施,其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无法正常进行,还引发桃园的所有者、承包者和经营者三者之间一连串的纠纷。(故事讲到这里,许多看客肯定想说,继续打官司。可是你想想,村集体愿意告政府吗?承包户、经营者的完全一致吗?官司打下去,经营者真的能把损失的东西打回来吗?能让“执法队”"的人受法律的惩罚吗?官司继续打下去,除了多花钱、时间、烦恼,得不偿失,其实没有什么别的好处的。)

  “执法队”摧毁的是什么?不仅仅是桃园的设施,是农民的发展权,是改革的成果!

  谁给了“执法队”无法无天的权力?是“上面”。“上面”是最忠诚的执行者。

  但“上面”和他的上面真的是一致的吗?假如“上面”恶搞了他的上面,“上面”的上面除了肯定和默许“上面”,还能把“上面”怎么样?

  农村改革不容易的、是有风险的。不改革、甚至反改革其实是没有风险的,这基本上就是现在农村改革现实。故一般状态是:改革口号震天响,实际行动正相反!

  这是个大问题啊!可能真的要靠贯彻落实四中全会精神——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逐渐加以解决。

  大家应该响应号召,做改革的促进派,要同不改革的人分道扬镳,要把反改革的人变成朋友,一起促进改革。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是怎样炼成的——新见白求恩晋察冀手稿释读

新华社:习近平访问希腊并赴巴西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一次会晤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半月谈》:基层干部为何“难讲真话”?八大怪象发人深省

《红旗文稿》(2019年21期):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气质

《环球时报》:玻利维亚变天背后有美国黑手

两日热点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