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老金叙事长诗《女娲之肠》第十六章:我有屋三椽

老金 2021-12-03 来源:作者投稿

 

第十六章  我有屋三椽

 

 

 

谁谓河广?一苇杭之。谁谓宋远?跂予望之。

谁谓河广?曾不容刀。谁谓宋远?曾不崇朝。

清明之日,乱花欲溅迷人眼,让人热血沸腾。

南州赛马俱乐部的锣声敲响了,

雄健赛马在跑道上狂奔。

一年之前只能在香港一见的赌马,在南州出现了。

赛马场老板大腹便便,面对出其不意的热闹场景,

又激动又兴奋,大喊一声:快来猜马,

我保证,每次赛马都有大奖。不论是谁,

不论多少人,只要猜中头马,都能中大奖!

听见了吗?若想一夜暴富,就来我这里猜马!

 

看台上站满赌马人,眼睛瞪得溜圆,

情绪被老板忽悠起来,手臂摇得宛如风中树林,

狂呼乱嚎:猜马!猜马!猜马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