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老金叙事长诗《女娲之肠》前引

老金 2021-11-16 来源:乌有之乡

  前引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

  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溶,江河横溢,

  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而今我谓昆仑,

  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

  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太平世界,

  环球同此凉热。

 

 

 

 

  你是河滩上的一块青石子,

  却在阳光下闪烁耀眼。

  是什么机缘让你停留在那里,使我们荣幸相见?

  我到河边散步,思考我的诗歌,无意间瞥眼乱石滩,

  却看见你。我惊诧这样的相遇,感叹你的奇绝,

  可你却表现平淡,倏的化作一块黑石子。

  你又扁又椭圆,似乎就是远古人类放扁的鸭蛋,

  纯洁醒目,完全是今人喜欢的鸭蛋青底色,让人看了心欢。

  你颜色可人,薄厚适宜,刚好手握,清凉,充盈,可亲。

  可你为什么勾画那样诡谲的图案?宛若蛟龙升腾?

  又似灵魂追求,奔向高远天空,聚拢一团?

  难道你也懂得人类的思考?难道你也知道集体力量大无边?

 

 

 

 

 

  你从哪里来?

  从太空坠落,还是从地幔升起?

  抑或来自昆仑山脉,酷似久经日月的中流子玉?

  把握你,我周身发烫,偌大力量在胸腹蒸腾,

  宛若地下岩浆几欲喷发,冲破那厚实坚固的岩石圈!

  把握你,我看见了太空,那是个怎样神秘的世界,

  广阔无垠,奇幻奇绝,深邃无底。

  高远的境界,让我望远欲穿,却永无参透;

  美与飘渺,奇与诡谲,既让我敬畏,又让我向往!

 

  

 

 

  宇宙串成丝状和卷须状,

  茫茫网络结构无限蔓延,而又维系一起。

  我现在不懂,但我不会永远不懂。

  宇宙,你从哪里来?为什么始终运动和发展?千百年来,

  无数科学家都在探寻你的成因,意见始终不一!

  空间与时间的本质是什么?这个问题并不深奥;

  因为空间太大,时间太久,数千年以来,

  让天文学家哲学家不得不苦苦思索。

  如今,经过哥白尼、赫歇尔、哈勃的艰辛求索,

  从太阳系、银河系到河外星系,已经形成了宇宙三部曲!

 

 

 

 

  如今,宇宙学已不是抽象的哲学思辨,

  而是建立在天文观测与物理实验基础上的现代科学!

  无论你何时出现,宇宙的时间都没有起始,也没有终结;

  无论你现身何处,宇宙都会随时随地奉献它的空间;

  无论你行走千里万里,宇宙依旧以你为中央;

  但是宇宙性格古怪,尽管质量无限,

  却不肯均匀撒满每个角落。

  我不得不这样思忖,我不得不这样调侃:时空随质度,

  没有质量就没有空间,没有空间就没有时间。

  两千五百年前老子就看透它了:原生质,质生空,空生时,

  时生万物。用常量测度变量以求变量函数,是人类的小智慧;

  用无限的时空质,测度历时有尽的事,以及占空有界的物,

  创造万事万物,是宇宙的大智慧!人类若能从中感悟,

  定能走出迷宫,步入圣境!或许,现实就是宇宙的即时状态;

  精神就是宇宙的过去状态;事件就是精神在现实的重演!

 

 

 

 

  昆仑山,

  古人想象你形状如柱,通达天宇;

  伏羲王都,诸神之所,北斗与你对应。

  我读《山海经》,这样描述你:

  昆仑之丘,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其状人面虎身九尾。

  相传伏羲女娲在此避洪,虽是神话,却符合史前记载:

  洪荒时代,先民凭高山以避之;记录惊心动魄,

  一不小心,神化了昆仑与华夏先民!

  七千多年前的大地湾文化,

  留下了众多有关伏羲女娲的传说,

  以至于让人怀疑昆仑不在青海而在甘肃。

 

  

 

 

  这是谁说的?

  地理上的昆仑与传说中的昆仑不在同一个时空。

  因为某种原因远古发生错乱,导致昆仑与本度空间重叠,

  出现在人世间。然而到了大秦,

  时空又发生变化,昆仑山突然离开了,

  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是谁说的?

  昆仑山原本就在那里,不知什么原因启动了结界。

  强大的能量场扭曲了空间,屏蔽了信息;

  隐藏虚像之后,

  连卫星都发现不了它的真正位置!

  时间没有揭开昆仑神秘面纱,反而让它更加诡谲。

  一方面是普通大山,却传说离奇;一方面是仙家幻境,

  无处可寻;太史公也说: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

  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

 

 

 

 

  昆仑山,华夏第一圣山,神州龙脉之祖。

  昆仑山,东方的神山,华夏上古神话传说大多与它有关!

  传说,元始天尊的道场玉虚宫坐落其上,

  故而它又别名玉京山。

  昆仑山因位列西北乾位之上,故而又名天柱。

  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东向延入青海,势极高峻。

  怪不得庄子对天感慨: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

  屈子缠绵悱恻:邅吾道夫昆仑兮,路修远以周流。

  还是陈毅元帅深邃:昆仑魄力何伟大,不以丘壑博盛名!

 

  

 

 

 

  昆仑山,广万里,高万一千里,

  昆仑山,神话传遍天下,共工怒触不周山,女娲补天,

  嫦娥奔月,赤松行雨。昆仑山到底在哪儿?

  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

  黑水之前,名曰昆仑之丘。

  名山历观,遨游八极,枕石漱流饮泉。

  坐磐石之上,弹五弦之琴。作为清角韵,意中谜烦。

  歌以言志,我居昆仑山。歌以言志,去去不可追。

 

 

 

 

  悠悠我哉,何谓女娲之肠?

  栗广之野,有神十人,人面蛇身,一日七十变,

  名曰女娲之肠。西周以牝鸡无晨号召天下,

  女祖地位一降再降;谁料宋楚诡谲,

  保留巴蜀商习,还有夏俗。

  商王十干,庙号源自女娲之肠,

  谁知道复杂的无限纠缠,却是对偶结构的爱怜。

 

  

 

 

  谁谓女娲之肠,就是生殖崇拜?

  以生命的力量,对抗无情的苍野,足以让人为之动容!

  祝融生共工,祝融为火神,共工为水神,

  为什么一定火生水?

  共工又生后土;后土者,地母也。

  为什么一定水生土?水火共生,水土生克,相生相克!

 

 

 

 

  神话传说,火神与水神决战。

  水神出击,大水如潮,湮灭千年不熄神火,大地一片漆黑。

  火神无畏,驾驭遍身烈焰火龙迎风出战;

  所到之处,云雾廓清,雨水并收。

  大地重现光明。

  水神不堪侮辱,恼羞成怒,

  倾尽三江五海之水,浊浪滔天飞泻。

  火神溃退,奄奄以息。风神相助,火借风势,

  风助火威。火神又至,天水一泻千里。水神怒不可遏,

  以头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地不满东南。

  洪水泛滥,大火蔓延,人类陷入天灾神祸,女娲心急火燎。

  天台山,水足石多,女娲炼就36501块五彩巨石。

  女娲补天,蓝天成霞,五色斑斓。

  天地定位,女娲高兴,吹起了芦笙玉箫。

 

 

 

 

   华夏多少神话传说,让人读之激动。

  昆仑绵延万里,炎帝冲出高山峻岭,霸占沃野;

  黄帝适时出现,气吞山河,怀抱千里;

  不期而遇,无论炎帝怎样的厚德,

  只要黄帝追求怀抱,冲突在所难免,

  这是力量的本性,这是历史大势所趋。

 

 

 

 

  对手越杰出,结果越惨烈。

  阪泉大战酷似一场持久沙暴,铺天盖地,诡谲迷惘,

  直至血流漂杵,方见分晓。黄帝胜利了,炎帝失败了。

  胜利者兼并了失败者的土地,还说失败者无道。

  有人辩解:黄帝谓炎帝无道,

  并非说炎帝无德,而是说炎帝不承认黄帝,

  不愿意接受黄帝的领导。无道就是无德,无德就是无道,

  不需涂脂抹粉。胜利者可以尊敬奋勇抗争的战斗者,

  尊敬宁死不屈的失败者,却不会欣赏摇尾乞怜的投降者!

 

 

 

 

  蚩尤没有那么幸运。

  蚩尤与黄帝在涿鹿之野展开了更加惨烈的战斗,

  最终战败,被捉到山西解州斩杀,鲜血染红了盐湖,

  极为悲惨而又极为壮烈!难道这不是性格吗?

  诗曰: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但反抗者还是被精英贵族们无耻丑化了,

  轻佻说蚩尤作乱黄帝乃征;史籍由得势者撰写,

  蚩尤败与不败,终究不会影响一干人等对他的摒弃!

 

 

 

 

  还有刑天,

  就是那个不知被谁砍了头颅的无名天神,

  毫不气馁,以乳为目,以脐为口,

  左手执盾,右手持斧,

  或许因为某种信念萦系,别人看来已经不可为了,

  他却依然勇迈,不懈奋斗,为之不息,

  给人以鼓舞,给人以激励,叫人神往。

 

 

  

 

  神话虽具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

  却依然不能否定其中包涵的某种现实成分。

  神话是现实透过古人头脑的三棱镜,

  折射出来的奇美幻想。

  如此这般,古人把悲惨遭遇化作潇洒奇妙的喜剧,

  岂不让人深感生而幸运,促进拼搏与发奋图强?

  神话表面看似离奇与诡谲,实则内里真切而深邃!

 

 

 

 

 

  人猿相揖别。

  只几个石头磨过,小儿时节。

  铜铁炉中翻火焰,为问何时猜得?不过几千寒热。

  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

  流遍了,郊原血。

  一篇读罢头飞雪。

  但记得斑斑点点,几行陈迹。

  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

  盗跖庄屩流誉后,更陈王奋起挥黄钺。

  歌未竟,东方白。

 

 

 

 

 

  毫无机会与古人交流,

  却可在神话与古人相叙;无法亲见古人性格,

  却可从传说了解古人脾气。

  儒雅,狡黠,既豪爽又霸气,舍我其谁?

  古人以行年七十而老斲轮,恰似汪洋大海巨浪滔天,

  宛若森林深处虎啸狮吼。华夏民族向来剽悍,

  何曾懦弱?炎黄大战,炎黄蚩尤大战,

  哪个最强悍?哪个最勇武?

  今人怎能随意评说,只有感怀与敬仰:

  胜者强悍,败者亦强悍;胜者威武,败者亦威武!

 

 

 

 

  秦统一六国,自然值得骄傲。

  谁知秦王狂妄起来,目无天下,目无人民。

  好像六国诸侯都让我嬴政打得满地找牙,

  都让我嬴政欺负得如牛似马狗屁,

  老百姓只会满垄沟刨小土豆,

  就是让你造反能咋的?

  有谁能预料结果?

  性格在民间,民间有性格。

  性格里面有自信,自信里面有性格。

  老百姓起来了,猛如干柴烈火,烧得遍地兵燹,

  漫天狼烟,只消几年就推翻了强大秦王朝。

  谁让你小看老百姓来着?

  谁小看老百姓谁就得灭亡!

 

 

 

 

 

  西汉够强大了,仍屡遭匈奴抢掠。

  汉武帝不得不发怒,把目无大汉的匈奴赶到西域之西,

  疼得连声哀叹: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繁焉;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这就是性格,汉武帝性格就是汉人性格。

  性格起来了,即便衣衫褴褛,也没人敢欺辱你!

  你若窝囊,西服再洋,革履再亮,也免不了让人掌脸!

 

 

 

 

 

  纵观人间万事,从来都是性格为起始,历史为结果。

  如果没有性格,哪里会有什么骄人的历史!

  难道我们没听见巨人霸气的言语吗?

  汉高祖常徭咸阳,纵观,

  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

  秦始皇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之!

  司马迁忍辱撰著《史记》,文章写得真是精妙之极!

 

 

 

 

  当今,有多少疑惑在现实中找不到答案,

  或许我们可以从历史记载中搜寻。

  多看一些历史,总有必要。

  历史需要反复翻阅,

  放长远了看,放开阔了看,

  这是我在写作时常有的一种思考。

  多看一些历史,可以帮助我们看懂现实。

  多分析一些现实,可以让我们更好地理解历史。

 

 

 

 

  历史经过那里,

  不管你经历与否,肯定与否,它都那样极其自信地走了过去,

  既不傲慢,也不羞赧。

  历史任人评说,无非有人浑水摸鱼,捞几根稻草。

  历史已经化作一段又一段不朽的文字,

  让一代又一代的仁人志士感慨。

  九天之际,安放安属?隅隈多有,谁知其数?

  我知道,我是如何的渺小;我知道,我的呐喊如同蚊蝇。

  但,我还是要呐喊,为我的祖国和人民,

  贡献我的一份力量。

  我知道,我的力量微不足道,

  但,对于我的誓愿来说却非常重要;

  而我的长篇诗歌,亦将如此。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熊罴:从老金叙事长诗《女娲之肠》收获启迪

《女娲之肠》,荡气回肠——读老金叙事长诗《女娲之肠》有感

熊罴:读老金叙事长诗《女娲之肠》有感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张志坤:中国反霸斗争的出路与未来

冬雷|知否!正是那个“物质贫乏”年代,引领人们走向伟大

乌有之乡网站2023年春节假期公告

两日热点

战士和精蝇

背《满江红》,杀不死“秦桧”

秦桧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