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写给中国.1840

咏慷 2020-06-30 来源:乌有之乡

  写给中国.1840

        咏慷

(说明:今年是虎门销烟180周年)

  

  当我在阳光普照的北京,

  写下这几个字——中国.1840,

  不能不感到笔端的沉重。

  历史的内容太多啊太多,

  而我手中的鼠标,

  却太轻、太轻。

 

  我一刻也未稍忘,

  当年某些人控制的鸦片,

  像罪恶的幽灵,

  悄然登陆神州的城市、乡村,

  掠走数不尽的白银,

  又使大批炎黄子孙的身心,

  日渐孱弱、沉沦。

  可悲啊,大清朝从官员到士兵,

  再到平头百姓,

  时见此伏彼起的“哈欠”声,

  一批批堕落成废人……

 

  紫禁城里的道光皇帝眉头皱紧,

  无奈下不得不绝处求生,

  交给林则徐一柄尚方雪刃。

 

  于是,大清朝也能用枪炮练练它那

  嘶哑已久的嗓音;

  于是,在东莞虎门的海滨,

  那支紧急集合的队伍中,

  陡然增添了几个强健的身影——

  林则徐、关天培、邓廷桢……

 

  远望那每个人的身姿,

  都像铜像般刚硬,

  挺立在猛烈的海风中。

  难得的几把尖刀,

  直逼鸦片商、烟馆主的喉咙,

  迫使其交出鸦片230多万斤,

  数目令人震惊!

 

  1839年夏天的某个清晨与黄昏,

  东莞虎门的海滨,

  聚满义愤填膺的民众。

  他们终于看到盼望已久的图景——

  销烟池内白烟滚滚,

  水气遮蔽住蔚蓝的天空,

  真是大快人心……

 

  我们,中华民族的后辈子孙,

  要向这些先贤的背影致敬——

  要向你们的微笑致敬,

  要向你们的脚步致敬,

  你们是天底下,

  一群用实实在在的抗争,

  敢将生死付轩辕的人。

  你们是代表中华民族领跑了一场拼搏马拉松!

  你们用言行在说,

  只要开始冲锋陷阵,

  中国人的名字就只能有一个——

  无畏的士兵!

 

  1840年夏天,

  贼心不死的米字旗又来粤海招魂——

  英国佬的军舰闯入珠江口,

  发动了丧尽天良的鸦片战争。

  他们还绕道北上,

  侵占了舟山群岛的定海县城,

  侵犯了北京的门户天津……

  用大炮的粗嗓门,

  向清政府发出威胁的通牒声。

 

  太和殿上的昏君,

  在手足无措的慌乱中,

  把林则徐的乌纱错戴到卖国贼琦善的头顶。

  英国佬在五羊城,

  对琦善吹胡子、瞪眼睛……

  于是,胆小如鼠又恣意妄为的琦善,

  把割地、赔款的条文拟订。

  道光顿觉颜面扫尽,

  一错再错,招招昏庸,

  又派一个扶不起的阿斗奕山,

  去广东主持军情,

  使大清朝羸弱的身躯,

  接连不断地败于伤病。

  孤胆英雄关天培,

  在海防激战中牺牲!

  幸有三元里的黎民百姓,

  挽回了一点面子,

  但大清朝的全线溃败定局已成。

 

  我要为史书上那些东莞乡亲剪影——

  他们为御敌的队伍送饭送水,

  让舍命参战的士兵,

  都能感受到一丝温情。

 

  我要为永不忘这段历史的民众剪影——

  让其在虎门这片海滩上,

  永远把这份不褪色的记忆保存!

  英雄的广东人民啊,

  在保卫国土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要筹蔽海牢山策,

  难得擎天拄地人。……

  丹鸡白犬辞空费,

  第一干城仗义民。”

 

  林则徐虽遭排斥、流放,

  但永远不变的是爱国爱民之心——

  “苟利国家生死以,

  岂因祸福避趋之。”

  “关山万里残宵梦,

  犹听江东战鼓声。”

 

  林公好友魏源,

  也赋诗表述忧时之心——

  “城上旌旗城下盟,

  怒潮巳作落潮声。”

  “梦中疏草苍生泪,

  诗里莺花稗史情。”

 

  林公啊林公,

  你被贬后辗转迁徙的边塞,

  也怀念着你已成为象征的姓名。

 

  其实,

  何止是我,

  我们淳朴、刚毅的中华民族,

  不是也早把虎门销烟镌刻进英雄碑,

  那布满浮雕的基石。

  北疆奔腾的伊犁河,

  每一滴不愿干涸的水珠,

  都该富有记忆的分子。

  不息的浪花和南海一样,

  都像盘盘胶片,

  早就摄下你们不屈的影子。

 

  你们脸上被紫外线燎黑的颜色,

  披满中华大地的风尘,

  仿佛祖先发明的陶瓷,

  又增添了一层耐腐的釉质。

 

  哦,墓群默默,

  我却分明看到你们跋涉向前时,

  那坚定果敢的雄姿。

  伊犁河水啊,向西流去,向西流去,

  执著地寻觅西王母美丽的瑶池。

  那里,有富强、有理想,

  有美、有力、有诗……

 

  啊,只要是矫龙,就定能飞腾,

  定能冲决一切,

  不管有形、还是无形的笼子,

  扯起火红的云霓,

  化作抗击者战斗的旗帜。

 

  哦,尽管春秋远隔,

  但我的身上,和你们的身上,

  却有着传统的基因、同样的气质——

  我们都爱自己的中华,

  甘愿为她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只是,

  当年啊,悲莫悲兮,

  大清朝成了英法美等国口中,

  想啃就啃的一餐食品。

  从此,

  天空布满历史的阴云,

  至今还在多少人心中的天空,

  搜寻,

  不曾泯灭的爱国主义激情。

 

  啊,中国历史上,

  产生过多少爱国诗人——

  陆游、辛弃疾、文天祥、龚自珍……

  都写下大量的不朽诗文。

  他们都是为国家的疆土与人民的生命,

  挥毫、发声。

 

  1840年后又有多少爱国的诗人,

  用作品凭吊虎门沙角阵亡将士——

  “仗剑空忧国,

  临危尚请兵。

  将材容易得,

  涕泣独捐生。”

  “壮夫义气要求伸,

  从来为国不顾身。

  海边已为成仁地,

  又见田横五百人。”

  “杞人漫洒忧天泪,

  志士同坚蹈海心。”

  “宝刀不饮楼兰血,

  多少英雄愿未伸!”

 

  他们用诗谴责投降主义的统领——

  “畏惧蛮夷总逡巡,

  不思护国不全民。

  但知一味糜军晌,

  不饱宦囊有几人?”

 

  他们揭露邀宠求荣的官僚——

  “希旨谁知固宠荣,

  全抛国计与民生。”

 

  他们指责清廷决策者——

  “弓矢临边恩数异,

  金缯误国古今同。

  如何更卖卢龙塞,

  从此东南锁钥空。”

 

  啊,从1840到2020,

  中国走过了多少艰难的历程?

  战胜了多少暴雨狂风?

  曾经令毒品消失踪影……

 

  包括从最近这个严寒刺骨的冬夜,

  开始的抗疫情战争。

  我们英雄的人民,

  用智慧和力量,

  筑起了一段段守卫生命的长城。

 

  不光鏖战着诡异的病毒,

  而且迎战了国内外林林总总

  阴谋诡计,奇谈谬论……

  几十个日日夜夜啊,

  人们的灵魂得到洗礼,

  万千的生命在大难后重生。

 

  中国终于在党中央统领下,

  在一次次鏖战中获胜!

 

  这响彻云霄的进行曲

  昂扬的旋律中,

  难道不是激荡着

  虎门销烟那黎民百姓

  敢于拼搏的历史回声?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烟台小行长一天花销40万,吴桂贤副总理开会喝不起茶 ——“深水”区里照“初心”

《求是》(2020年13期):习近平: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的讲话

张文茂:研究我国农村现代化的三个视角(提纲)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江涌:“钱多人傻”可能导致灾难性后果

“苟晶事件”的意义是掀开教育领域的黑幕

苟晶举报高考顶替案:“糟得很”还是“好得很”?

两日热点

烟台小行长一天花销40万,吴桂贤副总理开会喝不起茶 ——“深水”区里照“初心”

80多年来,四行仓库竟然拍了三部美化国军抗战的电影

苟晶举报高考顶替案:“糟得很”还是“好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