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郭松民 | 也谈电影行业的自救

​郭松民 2020-06-02 来源:高度一万五千米

“中国的电影的主要矛盾,还是价值观的问题。”

  01

  —

  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了中国正在急剧扩张的电影行业。

  近日,何平、叶大鹰两位导演,相继在自媒体上谈到当下电影行业自救的问题,引发行业内外的关注。

  导演何平说:

  “开会不好使,下文件、喊口号都不好使,拿出真金白银救制作,救内容生产才是正道。”

  高度概括为一句话,就是要钱。

  重启电影行业,一定的资金注入是必要的,但有钱就能解决问题吗?我看不见得。

  

  中国电影的主要矛盾,还是价值观问题,是中国电影必须成为中国电影,而不是中国人拍摄的美国电影的问题。

  这些,都不是给钱就能够解决的。何况,很多小制作的电影花不了多少钱,照样有票房。

  导演叶大鹰谈到了自己的感受:

  “我的新片去年6月4日送审的,三天后就整整一年了。现在还没过审呢,各种流程,从北X局审转公X局协审,再回来局审,目前还没到X局呢。想象几千万的投资,放置一年。成本无形增加多少?”

  显然,叶大鹰导演对审查制度怨气很大。

  这些年来,在电影圈子里似乎存在这样一种“共识”,似乎没有审查(最好连批评也没有)就可以创作出伟大作品,但事实证明,这种说法不过是一种“甩锅”罢了,中国电影不能振衰起敝,主要还是电影人自己的问题——有水平问题,也有立场、情感问题。

  

  02

  —

  当然,对审查制度进行改革也是必要的。

  一个必须提出的问题是,如此冗长、“严格”的审查程序,能够确保电影的质量,哪怕最基本的“政治正确”吗?

  答案是:不能。

  举一个例子。《集结号》就否定了解放战争的正义性,这是动摇国本的问题,但却顺利过审。

  再比如,去年的一部“献礼片”,偷梁换柱,将《国际歌》换成忏悔赎罪的《奇异恩典》,还夹杂了很多其他私货,并且有明显的史实错误,也顺利过审。【点击阅读】

  不举更多的例子了,这其实就是代价高昂的牛栏关猫。

  

  03

  —

  先把话题稍微扯开一下。

  好莱坞的电影为什么能够独步天下?

  很多电影人的答案是:有创作自由。或者至少可以说,创作自由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这话听起来不错。但好莱坞的创作自由,并不是信马由缰,随心所欲的创作自由。好莱坞的主流电影与美国的国家意识形态和主流价值观水乳交融,极为默契,从不互相反对。

  也就是说,好莱坞的主流电影人,立场、情感都是认同美国主流价值观的。由于这个问题解决了,他们就能够自觉地创作出感染力相当强、感情非常饱满的传递美国主流价值观的电影。

  那么,好莱坞又是如何做到这一点呢?

  原因很多、很复杂,但主要靠“看不见的手”(相对于行政审查这种“看得见的手”),即话语权、荣誉授予权的引领。

  触犯了美国主流价值观的电影,就会受到各种有形无形的排斥,甚至上不了院线。

  

  04

  —

  再提一个问题,新中国前三十年,为什么拍出了那么多经典影片?

  新中国成立伊始,百废待兴,抗美援朝战争还在进行中,但日理万机的毛泽东主席,还是亲自指导了对电影《武训传》的批判。

  以此为起点,脱胎于旧中国的电影人开始了相当痛苦的、但实践证明非常值得的立场、情感的转变。

  立场、情感的问题解决了,再创作红色题材的作品,就水到渠成、自然而然了。拍出来的电影,同样“感染力相当强、感情非常饱满”。

  1951年开始批判《武训传》,1952年,经典战争影片《南征北战》【点击阅读】就诞生了。不夸张地说,没有批判《武训传》所产生的“震撼”,就不会有《南征北战》。

  八十年代之后,为什么很多红色题材电影看上去感觉“很拧巴”?就是因为电影的创作者并不真正认同电影所传递的价值观,所以就各种别扭,外加私货。

  

  05

  —

  回归主题,电影行业如何自救?中国电影如何繁荣?

  应该两条腿走路:

  第一,  应该重建严肃的、权威的电影评论。用严肃的电影评论引领市场、引领观众,并和电影主创人员形成良性互动。

  什么是严肃的电影评论?就是追问影片的基本政治倾向和价值观的评论。

  现在中国的电影行业的问题是,主流平台基本只有作为营销手段的充斥着狗血绯闻八卦的娱评,而没有真正直面问题的严肃影评。

  严肃电影评论的缺位,导致中国电影人在进行电影创作时失去了方向感,还使得对电影的评判权转到了欧洲和美国的各种电影奖项手里,这在本质上是文化殖民化的一种表现,同时也使得电影创作与中国国家意识形态之间的张力变得更加紧绷;

  第二,  与此同时,要逐渐弱化行政审查(现在还不能完全取消),并加快审查流程(比如可以规定送审三个月没有回复即等于自动过审),“行业部门协审”应先行取缔,因为这是对电影作为一个行业的贬低,也容易使部门利益凌驾于电影创作之上,使电影完全失去批判锋芒。

  总体上,这应该是一个相向而行的过程:

  一方面,在严肃的电影批评引领下,电影人的立场、情感逐渐转向对中国自身的主流价值观、自身的历史(尤其是中国革命史)、自身的文化的认同;另一方面,随着审查的弱化和简化,电影创作获得越来越大的自由创作空间,最终走出“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的困局。

  这个时候,就会出现真正的中国电影的繁荣,而不是作为好莱坞外围或效颦者的繁荣。电影行业就不会再有自救的问题,因为它本身就会成为一种拯救的力量!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2020年7月8日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

烟台小行长一天花销40万,吴桂贤副总理开会喝不起茶 ——“深水”区里照“初心”

《求是》(2020年13期):习近平: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总结大会上的讲话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光明日报》:井冈山精神的历史形成与深刻内涵

2020年7月8日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通电话

《天津日报》:毛泽东:始终尊重人民的主体地位

两日热点

今年的高考作文题,令人失望!请看毛时代的高考作文题

“红军之问”让谁蒙羞?!(之一)

​ 孙锡良:南海是否需要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