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2.14、第二次冲出国界线——《陈永贵传》连载之38

秦怀录 2023-07-22 来源:《陈永贵传》

  第二部 陈永贵参政

1.jpg

  十四、第二次冲出国界线

  平地一声雷。

  从太行山巅推出来的一块白羊肚手巾不仅走向全国,坐阵于北京,而且在七十年代中期也以十分惊人的步伐走出国门,在大西洋拉美国家的领土上飘浮起来。这是国际舆论给予陈永贵的崇高评价。

  1975年3月27日清晨,一架从北京飞往墨西哥的专机早已打开了它的舱门,等待着陈永贵和他的随行人员进舱。陈永贵走上扶梯向地面招手,前来欢送他的华国锋、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频频向他招手致意,预祝他访墨成功。随同陈永贵出访的有农林部副部长肖鹏,外交部美大司司长林平,山西省革委会常委兼昔阳县大寨大队革委会主任郭凤莲,河南省林县革委会副主任李荣昌,秘书焦焕成,李仁培和警卫杨凤祥、张银昌等。他们也同样受党和人民的重托,为中国和第三世界国家人民的友谊进行不懈的努力。登上出访的旅程的时候,陈永贵第一次穿起了中山装,代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威严,开始于国际性的活动了。

  陈永贵出访墨西哥,是1973年4月23日墨西哥总统埃切维里亚访问大寨以来,多次受到总统的邀请而作出的决定,是当时我国政府领导人第一次出访的拉美国家。

  陈永贵心里清楚,墨西哥是拉美很有影响力的国家。埃切维里亚政府反霸的态度比较明朗,在拉美和第三世界团结反霸斗争中起着一定的作用。埃切维里亚总统访华以来,两国关系发展迅速。陈永贵的出访主要是进一步发展两国间的友好合作关系,墨西哥也想借助我国在国际上的政治影响,增强墨西哥的地位,同时在某些方面借鉴大寨经验,推动他们本国的农业生产,缓和国内矛盾。因此,陈永贵对这次的访问也有了足够的准备。

  对于这次访问,中国政府也给予高度重视。从3月20日起,曾经连续八次在京西宾馆会议室召开访墨准备工作,由外交部进行具体的训练和研究出国的一切事项。中央政治局于3月21日晚八点半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会议,批准陈永贵出访墨西哥,并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陈永贵副总理访问墨西哥活动方针的八条请示》,促成了陈永贵访问墨西哥的具体行动。

  在飞行途中,飞机在日本首都东京机场降落,作了短暂停留。中日农业友好协会会长八百板正亲自到机场迎接,日本一位分管农业的副首相到机场接见了陈永贵,进行了友好交谈。飞机起飞后,又在加拿大首都温哥华进行短暂停留后,于当日下午飞往墨西哥城。

  在机场上,墨西哥政府为陈永贵的来访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当陈永贵一行走下飞机的时候,墨西哥总统斯皮罗·路易斯·埃切维里亚高兴地走上前去同陈永贵握手,热情地说道:“欢迎!欢迎!”墨西哥水利部部长莱安德罗·罗维罗萨·瓦德,农牧部长奥斯卡·布劳埃尔·埃雷拉,墨西哥总统儿子阿尔瓦罗·埃切尔维里亚和中国驻墨西哥大使馆姚广等也到机场迎接陈永贵一行。

  在机场上,乐队奏起了中国和墨西哥国歌,响起了礼炮声。除墨西哥政府安排的人群外,还有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市民和农民。他们手里举着陈永贵的画像,喊着“欢迎!欢迎!”的口号。当陈永贵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从欢迎的口号声中又出现了“毛泽东,陈永贵”的口号。陈永贵也不断地向他们招手致意,点头微笑。陈永贵由总统陪同检阅了仪仗队之后,墨西哥的小姑娘们向陈永贵和他的随行人员献了鲜花。

  为表达中国和墨西哥之间的友好情意,陈永贵在机场上发表了书面讲话。他说:“这次我们应墨西哥政府的盛情邀请来到这里,主要是为了向兄弟的墨西哥人民学习,把你们先进经验和先进技术带回我们中国开花结果。我们希望,通过这次访问,将有助于增进两国人民间的友谊和相互了解,并促进中、墨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陈永贵就是在这样的气氛中作了墨西哥国宾馆的高级客人。

  3月28日,陈永贵向独立纪念碑献了花圈,参观了人类学博物馆。下午12点30分,陈永贵特别到副总统府正式拜会埃切维里亚总统。当陈永贵一行走进接见大厅的时候,埃切维里亚总统高兴地迎上前去,一边握手一边说:“我早就等着你的来访,希望你把中国和大寨的经验送给我们!”

  陈永贵说:“我这次来访是向贵国学习的,把你们的先进经验带回去!”

  陈永贵又把他的随行人员一一向总统作了介绍,总统一一和他们握手。当陈永贵把郭凤莲和河南林县革委会副主任李宗昌介绍给埃切维里亚总统时,总统一边握着郭凤莲的手一边说:“大寨新一辈,老朋友了!”又指着李宗昌说:“你是红旗渠的主人,欢迎!”接见之后,埃切维里亚总统和陈永贵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会谈,就中墨两国的农业,科技合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下午两点,埃切维里亚总统为陈永贵举行了欢迎宴会,宾主在宴会上讲了话。总统儿子阿尔瓦罗,埃切维里亚,陈永贵的随行人员和姚广大使出席宴会作陪。晚上6点至8点15分,陈永贵又特地拜会了墨西哥外交部长拉瓦萨,水利部部长莱安德罗·罗维罗萨·瓦德,农牧部部长奥斯卡·布劳埃尔·埃雷拉,同他们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

  3月29日到30日,陈永贵在墨西哥水利部长,农牧部长,总统儿子和姚广大使的陪同下,坐直升飞机抵达西北部的重要农业区——索诺拉州和锡那罗亚州。索诺拉州的土地上出现了陈永贵一行之后,穿着民族服装的村社农民像过节一样,手里举着陈永贵的画像,奏起民族乐曲,欢迎陈永贵副总理。埃切维里亚总统访问大寨以后,不仅向国内作了访华报告,还在全国农村放映了《大寨田》等电影。大寨人组织集体化生产,重视农田水利建设和科学种田的经验不仅使墨西哥的农民欢迎,农庄主也颇为关注。因此,时间不长,广大农村也就出现了土改和村社集体化活动。在欢迎陈永贵参观访问的时候,索诺拉州村社组织领导人致了欢迎词,他请客人们向毛泽东主席、周恩来总理转达热烈的问候时,全场起立,热烈鼓掌。鉴于墨方的要求和我国政府的安排,陈永贵要在几天内把全国各州跑遍,靠地面参观是不可能的。陈永贵在当天就坐直升飞机旋绕飞行了300公里,鸟瞰了索诺亚州全景,重点参观了群山环抱的三个大水坝和灌溉系统。这些工程大都是国家投资,各个农庄主具体实施的。陈永贵称赞墨西哥人民的奋斗精神,村社领导人却说,比起大寨精神来,我们还是有差距的。

  3月31日以后,陈永贵又在墨西哥三位部长和总统儿子的陪同下,坐直升飞机参观了几个州的改造沼泽工程,现代化养猪场和水利工程,参观了著名的文化古城和金字塔。4月2日晚上,姚广大使为陈永贵副总理访墨举行了招待会。4月3日晚上,陈永贵在将将要结束他的访问的时候,特地设宴招待埃切维里亚总统夫妇。陈永贵代表我国政府向总统赠送了一对熊猫,五台拖拉机和少量的水稻、大豆、高粱等优良品种;并以个人名义向总统赠送了一个花坛。埃切维里亚总统向陈永贵赠送了一只大象,一些玉米、大豆优种,并决定送给我国几套滴水灌溉设备,其中赠送大寨一套。

  在陈永贵访墨期间,墨西哥官方报纸经常以大幅版面宣传这一消息,还举行过陈永贵访墨电影周,宣传大寨依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精神改造穷山恶水的事迹,使墨西哥农民深受鼓舞。

  4月4日,按照访墨的具体安排,陈永贵结束这次访问离墨回国。但因为气象问题,一场大雪使飞机不能在机场降落。陈永贵又有机会参观了墨西哥城区的工业展览会,于1975年4月5日正式结束对墨西哥的友好访问,离开墨西哥回国。在机场上,陈永贵和欢送的人群告别的时候,照样出现了陈永贵的画像,人们频频向登上机舱的陈永贵握手,反复喊着:“再见!再见!”的口号,飞机起飞以后,陈永贵又打电话给埃切维里亚总统,对他的盛情接待表示深切的感谢。

  陈永贵在回国途中,经过罗马利亚首都布加勒斯特作了短暂停留。当天下午,陈永贵参观了布加勒斯特的一些新住宅区和文化设施。晚上,罗马利亚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治执行委员会委员,政务院副总理格·勒杜列斯库等罗马尼亚党政领导人设宴招待陈永贵。4月7日,陈永贵乘机回到新疆。4月8日,陈永贵于上午11点回到北京,邓小平、吴德、王震、李素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到机场迎接,祝贺他访墨成功。

  陈永贵回京以后,于1975年4月9日上午在京西宾馆第二会议室召开了访问墨西哥总结会。这次访问不仅加强了我国同墨西哥和第三世界人民的合作关系,也学到了墨西哥大搞农田水利设施的先进经验。墨西哥是闻名的玉米之王,陈永贵对墨西哥培育玉米优种的经验十分重视,曾经在墨西哥的玉米实验田里进行了多方面的考察。但是,一个农民成长起来的副总理,在承担这项重要国际任务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暴露了农民的局限性。当陈永贵到达墨西哥城以后,姚广大使曾经在大使馆内嘱咐他和随行人员,在访问期间,说话的分寸要特别掌握。有什么需要说的话,回咱们使馆里再说。陈永贵当即也表示赞成,但事后他却没有十分注意。开始,访问团每到一地,哪里的群众不仅盛情接待,还不断地向他们赠送一些花草和其他礼品,几个随行人员手里实在拿不动了,也免不了当着主人的面把一些花草扔掉。外交部的同志对此提出了一些批评,说这样做不尊重主人。陈永贵发现了这一情况,在国宾馆大训了他们一场。更重要的是发生在对外汇券的使用上。按照出国规定,要发给每人相当于二十元人民币的外汇券,用于购买纪念品。姚广在大使馆对陈永贵说,小郭(指郭凤莲)、小焦(指焦焕成),小张(指张银昌)他们想买一块外国表作为纪念,老陈你和我是老乡(姚广也是昔阳人),你的钱如果不够,我可以再给你添一点,想买什么你就随便。陈永贵在姚广面前没有表示什么态度,但是他的脾气却压不住了。回到宾馆以后,他特地把郭凤莲、焦焕成和张银昌叫到一起,厉声训斥道:“怎么,你们要拿外汇买手表?周总理还戴的是上海表,你们搞什么特殊?”事实上,陈永贵在严格要求自己这方面就做得很好。一个副总理不戴手表,多年来怀里老是揣一块怀表。但是,不该在异国发作的脾气他却发作了。他拉下脸来,把郭风莲、焦焕成、张银昌训了又训,左一个特殊,右一个不注意影响地训了一顿,直训到半夜几点多钟。后来社会上所传的风言风雨,和这次不注意外交礼节的事不无关系。

  不过,作为一个农民,陈永贵还是一直保持着自己朴素、节俭的作风。那次的外汇券他就没有购买什么纪念品,只是买了几色法国的红双喜香烟抽。回国以后,他就把中山装一脱穿上了平素穿的中式衣。就是到1976年率代表团访问柬埔寨回来,也照样把中山装脱了下来。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3.10、大寨精神在中国的延续——《陈永贵传》连载之54

大寨人评价他功盖虎头,绩铺大地——《陈永贵传》连载之53

3.7、几块看不见的碑——《陈永贵传》连载之51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三部卷七第五章 1. 去哪儿过年

周一平、孔维达|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改善干群、党群关系的探索与贡献——基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的考察

习近平会见所罗门群岛总理马内莱

两日热点

这次的舆论大转折 ,过程其实很惊险

胡耀邦问徐中远: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

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