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2.9、周总理三访大寨——《陈永贵传》连载之33

秦怀录 2023-07-02 来源:《陈永贵传》

  共和国总理为什么要三访大寨?这是引起社会各界人士十分关心的问题,也是留给历史的一个重要议题。

  在全国学大寨形成高潮,而大寨和昔阳又遭受了严重干旱的时候,从首都北京传出一条轰动性的新闻:

  新华社北京1973年4月23日电:

  墨西哥总统路易斯·埃切维里亚·阿尔瓦雷斯和夫人,由周恩来总理、邓颖超同志和林佳楣同志陪同,今天晚上乘专车离开北京前往大寨访问。

  墨西哥外交部长埃米略·奥·拉瓦斯和夫人,驻中国大使欧尼奥·安吉亚诺·罗奇等贵宾同车前往……

  到车站欢送的有: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邓小平、外交部长姬鹏飞和许寒冰同志,副部长乔冠华,外经部长方毅,北京市革命委员会主任吴德,以及首都群众数千人。

  陪同墨西哥贵宾去大寨访问的还有:农林部部长杨立功,外交部部长助理章文晋,中国驻墨西哥大使熊向晖和谌筱华同志,沈阳杂技团负责人尹灿贞和部分团员。

  各国驻中国的使节也到车站送行。

  几秒钟之内,这则重要消息传到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不知有多少人围坐在收音机旁倾谈、议论。因为这是周总理的第三次大寨之行了。

  八年前,周总理陪外宾第一次到大寨访问之后,又于1967年4月9日,和陈毅副总理陪同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总理范文同第二次访问大寨。

  一个日理万机的总理,三次亲赴大寨视察,这决不是一件平常的举动。

  1973年4月23日7时,周总理的专列到达阳泉火车站。新华社为此报道了消息。

  山西省革命委员会主任谢振华,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大寨大队革命委员会主任陈永贵,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韩英,中国人民解放军山西省军区司令员袁涛,山西省革命委员会常委、大寨大队革命委员会副主任郭凤莲,以及山西省有关部门,晋中地区、昔阳县、大寨公社的负责人和大寨大队的全体领导成员专程到距离大寨有九十华里的阳泉火车站迎接……

  那天晚上,阳泉至大寨的那条柏油公路像过盛大节日一样,沿线的村庄打扮一新,沿线的居民翘首期盼,希望着能看上总理一眼。如果这一点愿望满足了,就是一生中最大的荣幸!因为周总理上两次赴大寨,都是坐飞机来的。这次能够亲自从咱身边通过,这个机会万万不能失去。

  “来了!来了!”

  昔阳县汽车站的大街上,一早上就招来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后面的人们终于听到了前面传来的鼓掌声。接着,摩托车、警卫车、一辆接着一辆地驶过。人们私下小声提醒着:“注意,红旗车!注意,红旗车!”

  一辆崭新的红旗轿车驶过来了。人们将视线一齐投向周总理。激动的人们向周总理使劲招手,不知多少人眼里涌出了喜悦的泪水。周总理很能理解人民群众的心意,他吩咐司机停下车子,十分迅速地从车上跳下来,和伸过来的手一一握过去……

  早上8点10分,周总理乘坐的汽车徐徐驶进了大寨村。古老的山寨沸腾了。学校的孩子们跳起了迎宾舞,村里的姑娘们扭起了大秧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的口号声响彻云霄。周总理、埃切维里亚、陈永贵走在人群的最前边,笑着、拍着手,不断地向人们点头致意……

  大寨人发现,周总理的脸颊消瘦,有些苍老了!

  这是铭刻在贾进才、宋立英心中的一段难忘的记忆!

  周总理下了车,只在旅行社稍加休息,便要亲眼看一看大寨这几年的变化。

  几年未见,大寨又有了新的变化。一孔孔新窑洞,一间间新瓦房,一堰堰新梯田,充满着“自力更生”的豪气,结下了“艰苦奋斗”的硕果。这一切使周总理感到很满意,一路上谈笑风生,连连夸赞。

  周总理上一次来大寨,就同陈毅副总理谈起了大寨改造自然的业绩,表扬大寨一次有一个新变化。这次进村以后,他脸上的笑容更比上两次多了,他满意地对陈永贵说:“永贵,我不敢认大寨了,大寨的变化真大啊!你们老一辈、小一辈干得好啊!”

  后底沟平展展的人造平原展现在周总理和墨西哥总统眼前,陈永贵对周总理和埃切维里亚总统说:“这道沟是经过一个冬春的加工,由过去的二十亩地,拓展成了八十亩,比过去增加了六十亩,我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大寨人造平原!”

  这一天,红日当空,热风拂面,周总理要上山了。为照顾总理的身体,大寨人特地为总理预备了一顶草帽。周总理谢绝了,执意不戴。上山的时候。重病在身的周总理依然精神抖擞,兴致勃勃。他那苍白的额上不断渗出密密的汗珠。有人发现,周总理爬一会儿坡总要暗暗地喘一阵气。陈永贵伸出手来要搀扶一下总理,周总理推开了陈永贵的手,说:“看你永贵,大寨精神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嘛!大寨的社员每天挑着担子上山,我也要用大寨精神参观大寨,自己走!”陈永贵看着周总理的气魄,只好悄悄地缩回手来,心疼地跟上他。

  外办的同志也很担心周总理的身体。周总理走到哪里,汽车也随后跟在哪里。多少人劝总理坐上汽车,周总理的态度却是那么坚定,就是不坐!他只安排外宾坐进车里,自己依然步行。

  弯弯曲曲的虎头山腰有一条水渠,就是当年修筑的军民渠。现在渠里河水涟涟,碧流奔涌。水,对于十年九旱的太行山地区来说,如金银珠宝般宝贵。有了这条盘山渠,引来郭庄水库的水,大寨的基本上不怕天旱的威胁了。看到盘旋了大山深处的这条水渠,人们不由地想起了周总理第一次登上虎头山时的情景。当时总理俯首察看了七沟八梁一面坡土的一片片被平整改造改了的土地,感到很满意。少许,周总理眉头一皱,又想到了一个问题。他问身边的陈永贵:“你们的水怎么样?”

  陈永贵回答:“水够人吃,还能解决一些沤肥用水。”

  周总理指示说:“还是应该找充足的水源啊,解决浇地问题。”

  就在那次吃饭的时候,周总理一边吃着大寨做的玉米面压饼,一边谈水利问题:“天不下雨怎么办?三年大旱怎么办?在中国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事情嘛!要想办法彻底解决水源问题。”现在,周总理的指示已经变成了大寨农民的具体行动,那甘甜的流水涌进了一块块海绵田里,滋润着焦渴盼水的小苗儿。周总理异常兴奋,健步登上军民池。这时微风拂面,春意盎然。周总理很随便地解开外衣的扣子,叉起腰来。他提议,以虎头山梯田作背景,和全体大寨社员合影留念。按照周总理的话说:“这就显示了大寨的气势!”话音落下,大寨村男女老少几百个社员都高兴地围了上来。

  感情具有一种强大的凝聚力。周总理便是这种凝聚力的中心!郭凤莲和贾存锁一人搀起周总理的一只手臂,几百个大寨人簇拥在他的周围,背景就是军民池和层层梯田,就这样记录下了这会人难忘的时刻。

  拍完照,周总理又忙着向外宾们介绍大寨的工程,什么开渠筑桥引水灌溉啦,搬山填沟造平原啦,高空架线机械运输啦,讲了足足有几十分钟。这时候,邓大姐在一旁风趣地插上了嘴:“你们看,总理成了大寨的讲解员了!”周总理笑笑,又向大家补充了一句:“我来大寨三次了,对大寨的情况还是了解的。我说的有不对的地方,请永贵同志补充嘛!”

  用不着陈永贵补充,用不着秘书提供任何资料,周总理就能把大寨的全部情况说得头头是道,并归纳到几个点子上。作为一个大国的总理,竟对一个小小山村的情况如此了解,连埃切维里亚总统也十分佩服。

  休息之间,周总理指着武家坪问陈永贵:“武家坪经过几年变化了的?”

  陈永贵答道:“五年时间。”

  周总理问:“它过去为什么落后?它比大寨地好,水好,就是领导不得力吧?”

  陈永贵说:“现在差不多和大寨一样了。如果大寨不注意,它就要超过大寨了。”

  周总理笑着说:“如果超过了,那我就高兴了。我喜欢有很多地方超过你们!你们再努力赶上去。全国都像大寨这样就好啦!”

  周总理的江苏口音,大寨人不大好懂,可周总理这几句话叫人听来非常清楚,非常明白。随后,周总理对晋中地委的负责人贾俊、李韩锁说:“昔阳是天大旱、人大干。我将你们一军,你们要学昔阳呀!你们有没有勇气呀?”

  贾俊和李韩锁说:“我们有这个勇气!”

  周总理又说:“好!要给你们些压力,没有压力不行。我们都有压力嘛!”

  周总理稍事休息,便又启步登山。他是个闲不住的人。边走边谈,语音铿锵。走过麻黄沟,他十分赞成陈永贵留下的“教育田”。还建议将其改成教育青年沟,在旁边写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标语,使它起到教育后人的作用。麻黄沟附近有一片石头山,经过雨水的长期冲刷,成了一道沟渠。周总理指着这道沟渠问郭凤莲:“小郭你看是水的力量大,还是人的力量大?”

  郭凤莲说:“人的力量大。”

  周总理说:“我说是水的力量大。水能把那块石头冲成一条渠。”

  郭凤莲说:“那块石头几千年才被大水冲成那个样,人用不了几天就能治住它。”

  周总理笑了:“哎,这就是对了。年轻人应该懂得这个道理。还是毛主席说的,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

  周总理又接着问:“有了成绩要注意什么?”

  郭凤莲回答:“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周总理点点头说:“对!”

  郭凤莲的回答使周总理十分满意。他勉励大寨的年青一代不要忘记过去,不要忘记艰苦奋斗。

  前两次,在通往狼窝掌的路上曾经撒过周总理的汗滴。可是这一次,身体状况不允许周总理再往进走了。他虽然不能去,但希望邓颖超代他去一下。他问邓颖超:“你去不去狼窝掌?”

  邓大姐说要去。周总理说:“是啊,到大寨来,不去看狼窝掌,就不能算来过大寨。你替我走一遭吧!”

  往村里返的时候,当周总理发现有人在麦地里行走,便招呼他们不要踩坏麦苗。他边走还边向外宾介绍大寨人是如何向机械化要劳力,如何搞科学种田的。外宾们不得不佩服,连连称赞他:“不仅是政治家,也是农业专家!”

  大寨人用一桌普通的家常便饭把周总理和墨西哥外宾迎回了小餐厅,周总理把一块玉米面窝窝头和山药蛋切成两瓣,一半留给自己吃,一半送给郭凤莲:“很长时间没有吃这个饭了,在战争年代还不一定能吃得上呢!”

  宴会招待了周总理和墨西哥总统,周总理和陈永贵又享受了墨西哥民间歌舞小组表演的文艺节目,总统也享受了沈阳杂技团女演员表演的墨西哥歌曲《瓜达拉达拉》。

  关于山西的派性问题,当时也是比较严重的。在参观大寨这一天,周总理为解决山西派性问题做出了大量的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在当事人的记忆中,周总理中午没有休息,亲自把山西、晋中的负责同志叫到他的房间,他半躺在床上,腿上盖着一条毛毯,认真地向他们询问情况,分析问题,提出处理意见。

  出于对陈永贵的关系和爱护,也是出于对大寨和整个山西情况的关心和爱护,周总理对陈永贵的缺点和错误也曾不客气地批评。1968年春节前,周总理在解决山西问题的会议上,听了陈永贵等人的自我批评后,对大家说:“近段来,陈永贵同志也陷入了派性。他刚才作了自我批评,这很好。我们要学习陈永贵同志的这种态度。”由于周总理对陈永贵的培养和帮助,才使得他不断地进步。

  下午4点10分,周总理向大寨告别了。大寨支委们都到旅行社为总理和墨西哥客人送行,希望他们有时间再来。周总理对他们说:“可惜我老了,是不会有希望再来啦。如果我身体好,一定再来。”他们没有想到,这次竟是周总理和大寨人的永别。现在回忆起来,大寨人常常是抱着一种怀念之情说道:“总理对咱可挨实(亲切)哩!”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3.10、大寨精神在中国的延续——《陈永贵传》连载之54

大寨人评价他功盖虎头,绩铺大地——《陈永贵传》连载之53

3.7、几块看不见的碑——《陈永贵传》连载之51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三部卷七第五章 1. 去哪儿过年

周一平、孔维达|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改善干群、党群关系的探索与贡献——基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的考察

习近平会见所罗门群岛总理马内莱

两日热点

这次的舆论大转折 ,过程其实很惊险

胡耀邦问徐中远: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

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