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2.8、国际友人在大寨——《陈永贵传》连载之32

阳和平说事儿 2023-06-30 来源:今日头条

  第二部 陈永贵参政

  八、国际友人在大寨

 

  大寨的知名度提高,也就越来越被国际友人所瞩目,成了他们来华活动的重要场所。

  要说外国友人在大寨的出现,第一次还是在1964年的一天。大寨这块很普通的黄土地上,出现了一位非洲客人。当团支部书记陈明珠陪着客人走上虎头山的时候,也使见过世面的铁姑娘们不由地大吃一惊,神经质地往一旁躲闪一下。为了增长他们的见识,陈明珠指名道姓地把她们叫过来,要她们和外宾们见见面、握握手。从那以后,大寨人和外宾之间打交道也就很频繁了。

  从外宾第一次登进大寨的门坎到1978年,大寨的土地上差不多每天都有外国人的足迹。那134个国家和地区,2280多批,25478个不同肤色、不同国籍和不同信仰的人们带走了他们最为美好的感受,也留下了他们真挚的愿望。为了便于外宾的活动,外宾工作主要由接待站负责,大寨专门抽出一名支委干部陪同外宾,向他们介绍情况,解答问题。但是,如果是国家领导人来大寨访问,那就要全力以赴参加接待了。

  这二十多年来,曾经有二十多个国家的副总统、副总理以上的领导人前来大寨参观访问。已故的莫桑比克总统萨莫拉·莫伊塞斯·马谢尔曾经于1973年和1976年两次前来大寨参观访问,和陈永贵交流农业上的经验。墨西哥总统路易斯·埃切维里亚·阿尔瓦雷斯来大寨参观访问以后,和大寨人互相交流了种植玉米的经验。埃切维里亚总统还特地赠给大寨人一套苹果滴灌设备,又于1975年特地邀请陈永贵赴墨西哥访问。

  在大寨这块平凡的土地上,留下了英国女作家韩素英的脚印;留下了著名物理学家、美籍华人杨振宁、李政道的身影;留下了著名美国友好人士斯诺的笑脸……

  在大寨接待过的外宾群里,对他们影响最深,关系最好,联系最广泛的是美国友好人士韩丁。韩丁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经营农场,种植着1700多亩土地,一年收获150万斤粮食。他每年实际劳动时间仅为五个月,平均一天生产一万斤粮食。尽管在美国拥有这么多的土地,可是在美国特定的环境下,也只能达到美国的下中农水平。

  韩丁是早被中国人民熟知的老朋友。抗日战争时期到过延安,五十年代初期曾经在晋南张庄亲身体验了那里的土改和合作化运动,出版了著名的《翻身》一书,曾经搬上了中国的影幕。

  1971年,韩丁受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邀请,特地来到中国。当时,美国官方不为他办理出国护照,他带着母亲、妻子、妹妹、妹夫一行二十多人,只能通过飞往加拿大的飞机,又到法国,通过中国驻法使馆来到这块东方的土地上。在中南海的一个普通会客室里,周恩来总理热情地和他握手,他也向周总理介绍了他的家庭成员。周总理向他介绍说,中国目前的农业还是十分落后的,要彻底改变中国农业的落后局面,就得走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和科学种田的道路。而大寨正是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一个榜样。大寨在政治挂帅,思想领先,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爱国家、爱集体这三方面是坚持的最好的。你如果有志探讨中国农业,就应该到大寨看一下。周总理又由大寨讲到了学大寨。他说毛主席发出了“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号召以后,全国农业战线上普遍掀起了学大寨赶大寨的高潮。但也有只图形式不学根本的地方。他具体例举了张庄由只图形式学大寨到改造盐碱地使粮食产量翻了一番的情况。从那时起,韩丁就打定主意,把大寨作为了解中国,探讨中国农业的第一个目标,兴高采烈地带着全家人到大寨“安家落户”。

  韩丁到大寨以后,受到陈永贵的热情接待。陈永贵为韩丁一行提供了一切方便,专门准备了一套房子给客人居住,详细介绍了大寨的发展历程。在韩丁开始第一次就餐时,陈永贵首先为外宾们斟满了酒,提议为美国朋友的到来干杯!韩丁、寒春、阳早和陈永贵、郭凤莲碰杯以后,十分感慨地把友谊之交的第一杯酒送进了心里。陈永贵举起筷子,热情地招呼客人吃菜。这菜要和京都大饭店的席面比起来差得就多了,除了肉蛋之外,就是土豆、白菜之类。为了体现山村的风味,主人们也和招待其他外宾一样,也特意向席面上送来玉米面做的压饼和大寨的土地上生长出来的红薯。宾主们一边吃压饼和红薯,一边听陈永贵介绍外宾来大寨的情况。陈永贵向韩丁谈了斯诺访问大寨的情况,又交换了如何促使中美两国建交的问题。

  在大寨住下以后,陈永贵领着韩丁登上虎头山,走进狼窝掌,介绍了由旧大寨到新大寨的发展历程。

  从那时起,韩丁和陈永贵之间的关系就越来越亲密了。他来中国的一切费用,都由国家负责。陈永贵对韩丁也十分照顾,互相之间有什么话也都要聊一聊。韩丁也经常到陈永贵、贾进才、梁便良家里坐一坐。每到这个时候,陈永贵总是特意拿出他家里的土特食品叫他们尝一尝新鲜。在大寨人的记忆里,陈永贵动不动就把压饼鏊往火上一放,腰里系上围腰,把玉米面调成糊糊,为韩丁和寒春烤几张压饼。对于主人的盛情,韩丁从不推辞,至少也要接过一张吧啧几口。

  在大寨“落户”的头几次,韩丁率领着美国青年代表团,常常到地里参加劳动。陈永贵领着他们到地里间谷苗,把刚种出来的谷子拨得达到合理生长的程度。这种活太别扭了,蹲在地里,半天也不能起来,两腿憋得发了酸,但他们不嫌腰酸腿困,一边干,一边向陈永贵请教。他们不仅间谷苗,还帮助大寨人打坷垃,垒地堾。韩丁说,中国现在落后,但只要发挥集体经济的优越性,只要有大寨这种奋斗精神,加上科学化和机械化,中国的农业完全可以赶上世界先进水平。韩丁十分赞成大寨的秸秆还田,说这可是个创造。这样能促使土壤熟化,对作物生长有利。陈永贵说:“现在昔阳都搞秸秆还田,加上化肥、磷肥,三年粮食产量翻番。”韩丁说:“这就是大寨精神的威力。”韩丁向陈永贵具体了解海绵田的来历。这就使他看到大寨的土质和美国的土质不一样。美国土壤中的有机质含量高,多施一些化肥土壤不板结。大寨实行了三深法,达到了海绵田的标准,土地板结的问题才能解决。韩丁佩服陈永贵的探索精神,说他的才华是独一无二的。

  不过,韩丁和陈永贵之间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一致。韩丁主张陈永贵也实行美国的免耕法,陈永贵接受不了,他说不耕地怎么保证活层?他们之间有了分歧,甚至抬起了“杠子”。陈永贵直率地说:“老韩,你那套办法我用不上,我只能用我的三深法,你可以用你的免耕法。我们一口人才两亩地,就得在深字上做文章。”后来,韩丁以调解的口气说:“现在中国的大部分土地还得坚持三深法,将来实现了机械化可以搞免耕法。”

  尽管始此,陈永贵和韩丁仍然是一对很好的朋友。说到陈永贵时,韩丁总是热情洋溢地说:“我尊重他,支持他,爱护他。他是大寨人民一个很好的领导,也是中国农民中的一位杰出的英雄。”有时,他还扳起指头对人说:“大寨一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二靠集体的优越性,三靠党的领导,四靠社会主义制度,五靠毛泽东思想,就能改天换地,就能换了人间。”

  韩丁不仅热心研究大寨的新情况,新问题,还对昔阳学大寨的情况也十分关心。他由陈永贵陪同,把坚实的脚步伸向皋落工地,伸向西固壁的劈山改河工程,伸向打响昔阳学大寨第一炮的界都河打坝造地工程,还有南河工地,秦山水库……陈永贵向韩丁介绍昔阳的历史,说到抗日老典型刀把口、白羊峪,说到太行老劳模张老太、王殿俊。韩丁对白羊峪发生了兴趣,执意要去那里看一看。大寨和白羊峪有九十华里路,韩丁带着母亲、妻子、寒春、阳早和一大群孩子们,由接待站的工作人员王宜文带路,步行走到白羊峪。在白羊峪,受到王殿俊的热情接待,也使韩丁了解了那里的发展历程。

  白羊峪的徒步“拉练”给了韩丁一种特殊的享受。以后,韩丁又徒步到井沟参观,了解陈永贵帮助井沟改变生产条件的情况,特地拜访了井沟大队党支部书记赵艮全。也了解到赵艮全曾经把一个女儿送给陈永贵。为了更多地了解昔阳的风情地貌,韩丁又率领一家人登上了昔阳的名山——蒙山。他们在王宜文和宋立英的陪同下走上了一条很陡的山路,韩丁八十岁的老母亲上山时竟不用人搀扶。他们带着野餐,中午在蒙山山顶上吃饭,在山顶上合影留念。

  1971年“八一”庙会期间,陈永贵陪同韩丁在县城七一广场观看昔阳的文艺节目。上午九点左右,两辆吉普车走进了观摩人群的眼帘。鼓掌中的人们看清楚了:坐进第一辆里的是陈永贵、宋玉玲、郭凤莲以及陈永贵的小儿子。第二辆车上坐的是韩丁一行。在场的千百双眼睛打量着陈永贵,但更多的人还是打量韩丁。

  陈永贵和韩丁被外办的同志领着往广场东西走,让他们在安排好的椅子上落座。韩丁一看那个场面,摇摇头,摆摆手,又后退了几步,执意和群众挤在一起。接着,寒春、阳早也往地下一坐,陈永贵、郭凤莲也都坐在了地下。

  鼓掌声停下了,表演场响起了锣鼓声。那一次,县里安排的节目也比较特殊:是许多民间古老的艺术节目,使在场的观众们大换胃口。

  韩丁连续观摩了好几场节目,突然从地上站起来,向外办的同志提出要到街上转转。外办同志领着韩丁,由王宜文打前站。街上的人拥挤的很厉害,连个缝也没有。王宜文一边打场一边喊:“外宾来了,腾开些!外宾来了,腾开些!”韩丁却是以一副笑脸,向欢迎的人们点头,致意!韩丁看了昔阳的商店,街道,也看了昔阳人民的精神面貌。节目演完了,韩丁和陈永贵各自坐一辆吉普车,向欢送的人群告别。

  1978年秋,韩丁应陈永贵的邀请,登上了大寨礼堂的主席台,向来自昔阳各界的人士作报告。当时陈永贵已经成为国务院副总理,也很少在昔阳的公开场合下露面了。他这次却亲自主持了这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报告会。韩丁在久经不息的掌声中用汉语开始作报告。他着重从农业的角度上用中国和美国相对比。他提到美国有许多为农业服务的专业机构,农场需要种子、化肥、农药,只要一个电话,马上有人送来。但是在美国,尽管有这么高的现代化文平,他的收入还达不到美国公民的平均水平。因为美国是一个高消费国家,农场的全部投入需要贷款,仅利息就使他喘不过气来。所以,他在种地之余,又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著书立说上。

  这场报告会结束的时候,陈永贵对他作了很高的评价。他评价韩丁时特地提到白求恩。他表彰韩丁为大寨和昔阳作出了无私的奉献。他提议让听众们再次对韩丁的报告表示感谢。

  当陈永贵处于被批判的时候,韩丁也想方设法,通过一切渠道去看望陈永贵,安慰他保重身体,好好休息。

  长期以来,韩丁和陈永贵结成了这种牢不可破的友好关系。在陈永贵卸任留住北京之后,本来约定到1986年春陪韩丁回大寨看看。只因他过早去世,韩丁的愿望没有能够实现。不过,韩丁访大寨的计划没有因陈永贵的离世而打消。1986年冬,他又带着家人重访了大寨。大寨一落千丈之后,韩丁不满意社会上个别人对大寨的一些不公正评价。在旅行社和人们交谈之中,他常常叹一口气说:“真不该这样啊!”他亲眼目睹了大寨的现实以后,便感慨地说:“来之前不知大寨是什么样子了,我一看就又放心了!”为了寄托对他的老朋友的哀思,韩丁和全家人登上虎头山,在陈永贵坟前默哀。妹妹寒春还痛哭流涕地回忆起当年和陈永贵在一起的许多往事。韩丁重访大寨期间,还特地到中央批准的西水东调工地上参观。又提出要看一看南垴大队定向爆破的原址。南垴在实行生产责任制以后,已经不适应外人参观,但他还是执意去南垴观看了定向爆破的旧址。韩丁在大寨逗留以后,临行时特地留下妹妹寒春又住了很长一段时间。

  学大寨处于高潮时期,外国人到大寨不单是参观访问,也经常有国外的文艺团体来这是慰问演出。给人印象较深的一次就是日本齿轮座剧团访问大寨。

  日本齿轮座剧团是由日共领导的、由日本革命文艺工作者组成的文艺团体。他们高举反帝、反修的大旗,对毛泽东思想较为信仰,这就促成了他们来华访问后必然要亲临大寨。

  1967年9月25日,大寨大队的社员群众和在大寨参观的人们到大寨村口排成几路队伍,夹道欢迎日本齿轮座剧团的朋友们来大寨访问和演出。当剧团的成员们跳下大客车以后,团长藤川夏子热情地伸出手和陈永贵握起来。陈永贵说:“十分欢迎你们的到来!”这位女团长向陈永贵点点头说:“早就想来大寨学习参观!”

  当时的接待方式比较简单,陈设也较为简陋,除了桌椅之类的东西,就是一杯清茶。日本齿轮座剧团的成员们就是在这样的接待室里听着陈永贵介绍了大寨在阶级斗争、生产斗争、科学实验方面所取得的成就。这些内容,大体上都是陈永贵在国内各个会议上,各种场合下所讲过的东西,但是叫日本朋友听了,却是十分新鲜的,都认真地记了笔记,并在介绍结束时报以热烈的掌声。

  日本齿轮座剧团进入大寨的第二天,按照藤川夏子女士的要求,剧团成员和大寨人在一起劳动半天,这些惯于演唱的日本朋友们也真汗流满面地干起活儿来。干活之后,夏子团长感慨地说:“大寨巨大的变化,充分证明了一条真理,这就是:毛泽东思想一旦被世界人民所掌握,就会变成巨大的物质力量,就会取得伟大胜利。”她还表示:回到日本后,一定要用毛泽东思想武装日本人民,用毛泽东思想推动日本人民的革命斗争。

  当天晚上,齿轮座剧团的同志们和大寨社员一起举行了联欢晚会,演出了歌颂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的精彩节目。陈永贵代表大寨党支部和全体社员给日本朋友赠送了毛主席的彩色画像和锦旗,锦旗上写着毛主席的题字:“只要认真做到: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与日本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日本人民革命的胜利就是毫无疑义”。这面锦旗和毛主席的彩色画像都是在外宾未来之前,由专人进行制作的,可见它不仅仅是大寨的对外交往问题,已经牵涉到如何推动日本的革命问题。齿轮座剧团的同志们还给大寨人民带来了日本弥富无产者同盟,日本山口县弥富支部等赠给大寨大队贫下中农的锦旗等珍贵礼物。他们于9月27日下午在大寨社员夹道欢送下离开大寨。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三部卷七第五章 1. 去哪儿过年

周一平、孔维达|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改善干群、党群关系的探索与贡献——基于《毛泽东年谱(1949—1976)》的考察

习近平会见所罗门群岛总理马内莱

两日热点

这次的舆论大转折 ,过程其实很惊险

胡耀邦问徐中远:主席晚年是不是天天都看《金瓶梅》?

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