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1.4、陈永贵挨斗——《陈永贵传》连载之5

秦怀录 2023-05-31 来源:《陈永贵传》

  关于当时陈永贵身上的另一件事,关系到“文化大革命”中两派对他历史问题的一些争议,这就是所谓“陈永贵当过日本人的伪代表,曾在炮楼上出出进进”的事。

  的确,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大寨村也开过一次群众斗争大会,挨斗的人确是陈永贵。

  当时陈永贵被五花大绑绑进会场。斗他的是一群和他交往多年的穷哥儿们。穷哥们质问他:“陈金小,你老实说,你当伪代表办了多少坏事?低下你的狗头,老实交待!”

  穷哥儿们叫他举起手来,他就老老实实地在松绑以后把两只松树皮一般的手举在头顶,穷哥们叫他低下“狗头”,他就低下了脑袋。

  这个斗争会开得真有点儿反常。看起来陈永贵是挨斗的,实际上是虚打实呐喊。穷哥儿们知道陈永贵的底儿,他只是当了个出头的鸟。

  因为当时大寨的掌权人还是地主贾泰元,出于当时反霸除奸的革命势头,贾泰元开斗争会也是为了应付共产党。他要出谋划策斗争陈永贵,穷哥们就只好敷衍应付。

  那时昔阳刚刚解放,大寨还没有一个共产党员,减租减息运动就只有当地掌权人主持搞。对这场运动,贾泰元心里早有察觉。如果不把自己打扮成满口赞成革命的积极分子,那么他就有被斗的危险。因此,他仗着自己是村长,便抓住陈永贵在抗战时当伪代表一事,想把他当作替罪羊。

  “陈金小,你老老实实交待,怎么大寨的伪代表就轮着你当?”穷哥儿们在质问中,有人举起了拳头。拳头举得高,举得狠,落得也快,可是落在陈永贵身上,不疼。

  陈永贵交待:“我也弄不清昨当的伪代表。”

  事实上,不论是穷哥们还是陈永贵自己,对这件事心里都是清楚的。

  “七七事变”以后,日本人不几天就侵占了华北,也侵占了昔阳城。一个昔阳分成了昔东昔西两个县。当时昔阳出了一些大汉奸,诨名叫“黑鬼”,比日本人还凶恶,组成了个流氓地痞组织叫“棒棒队”,到处无恶不作。大寨村离县城只有十华里,日本人进村扫荡是司空见惯的事。当时按照边区抗日政府的方针部署,阻止日本人扫荡的唯一办法就是组织维持会,选出一个伪代表,明里给日本人应付,说情,送礼,暗地向八路军通风报信。类似于《平原游击队》里那个敲锣的村长。伪代表必须是在人们心目中有威信,能说会道,两面应酬,在日本人那面和八路军这面都能吃得开。伪代表派谁合适?当时战斗在太行山区的八路军独立营有一个首长,化名为“老仓”,为了这事就暗暗地作了陈永贵的工作。穷哥们选来选去也选在了陈永贵身上。他们也积极向村长贾泰元推荐。贾泰元心里比其他人更为恐慌,因为鬼子一来,他家的粮食和家产就可想而知了。他的兄弟贾增元就是死在日本人刀下的。如果有人能维持一下,于村于己都有好处。叫陈永贵当个伪代表,他从内心里也赞成。

  于是,贾泰元摆了一桌家宴,叫陈永贵来喝上几盅。

  “金小,来,我代表大寨的老少爷儿们,祝贺你当了维持会的代表!”

  这买卖,要是一个胆量小的人,真不敢接。但陈永贵却接了,并且把丑话说在前头:“掌柜,我得把话挑明。你叫我给乡亲们办事,能糊弄得狗日们不杀人不抢粮,这我敢去。我有个不怕死就什么事也能办的胆。可是有一桩事我办不了:人家进村里来,光凭嘴说不顶事。张开口要吃呀,要唱呀,你说这酒,这菜,俺找谁拿?”

  贾泰元随着话音直点头,表现得非常大方:“这个嘛!吃我!不吃东家吃谁?”

  陈永贵名副其实地当了伪代表。不管什么人进村,就凭他那不怕死的胆气,就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就凭贾泰元、贾存元弟兄俩的酒,肉、菜,使大寨的确躲过了许多灾难。因为当伪代表,陈永贵曾在1943年送粮进县城时叫日本站岗的抓住,关了半个月,差点儿被砍了头。还是他的妻子李虎妮和亲友们送礼托关系好容易才把他弄出来。还有一次,因为陈永贵保护了一个党的地下干部,和汉奸头子刘所元进行了一场惊险的周旋!刘所元进村后二话不说,提起刀来就往陈永贵脖子上搁。陈永贵这时可一不作二不休了。进也是个死,退也是个死,于是,他壮着胆子,把脑袋一挺,脖子又往刀那边挪了一下。刘所元其实只给他个样儿,看陈永贵真得不输胆,倒把刀子抽回去了。刘所元问他为什么不怕死?陈永贵说做不了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我要保护了共产党,早就在你面前出汗了!这一招倒弄得刘所元有了疑心,也许他陈金小没有藏起人来?陈永贵的这种应变能力真把敌人搞糊涂了。

  在这个斗争会上,贾泰元倒杀回马枪,想把陈永贵作个替罪羊。可是穷哥们知道,陈永贵没办过坏事,于是这个斗争会也就开不起劲儿来。到后来搞土改,真正挨斗的还是贾泰元。

  这就是陈永贵在抗日战争期间当伪代表的真实经过。当陈永贵的历史问题早已被中央有关部门作出结论之后,孙启泰,熊志勇在七年之后又以他的《大寨红旗的升起与坠落》为市场,四次提到陈永贵“担任过伪联村代表,解放后曾被村政府拘留审查”,以此说明陈永贵有历史问题。经过笔者的调查,大寨的老人们不接受他们的说法,和陈永贵在一起工作过的老同志也认为这本书的提法很不公正。一些熟悉当时历史情况的老同志还在,他们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们向笔者提供了以上的材料。

  从历史的公正眼光看,陈永贵的确不是个平庸之辈。是个从青年时代起就敢担事,敢主事,敢惹事同时也善于周旋变通的人。当他后来成为副总理,到各地以他那满口昔阳地方口语发表讲演的时候,有不少人曾赞叹他的口才,四六成套,妙语连珠,完全不像个没有读过书的人。实实在在地讲,这恐怕与他敢于闯荡的个性不无关系。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3.10、大寨精神在中国的延续——《陈永贵传》连载之54

大寨人评价他功盖虎头,绩铺大地——《陈永贵传》连载之53

3.7、几块看不见的碑——《陈永贵传》连载之51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郝贵生|“真理标准大讨论”与“解放思想论” ——二评1978年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人民大会堂会谈

习近平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中南海小范围会晤

两日热点

一个国家最严重的危机是什么?

​郭松民 | 这个时候,为什么要歌颂降将军?

司马南:听说有人要为朱是西送万民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