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1.3、正月十五的一场好戏——《陈永贵传》连载之4

秦怀录 2023-05-31 来源:《陈永贵传》

  陈永贵是时势造就的“出头椽”。

  两千年前的战国时期,曾经发生过一个“毛遂自荐”的故事。其中有一句句关于“脱颖而出”的名言,意思是有能力的人到了一个群体中,好像锥子放进口袋里,自然要露出他的锋芒,这话是有几分道理的。

  陈永贵不但在大寨立住了脚,而且很快就露出了他的锋芒。在乡亲们的记忆中,印象比较深的有当时的两件事:一件是元宵节闹灯的事,一件是当两面“代表”的事。

  昔阳有句老话,“盼龙盼虎,就盼个正月十五”。旧社会的正月十五对富人,对穷人都能算得上是个黄道吉日。不少人要到五道庙上供,磕几个响头,求得个吉祥如意。

  大寨的正月十五虽然不像县城那样人山人海,热闹繁华,但也有他们很久以前留下来的老规矩:每年按照村里几家财主们的吩咐,穷哥们要擂上大鼓,拍上大叉,带上龙灯虎灯,先上龙山,后上虎山,绕一个大圈,把“龙虎吉星”引回他们家。

  那一年也不例外。村里掌实权的地主贾存元也要安排这么一次活动。他趾高气扬地对正在准备锣鼓灯具的穷哥们特地吩咐,说今年的迎灯还是这么个迎法,先到龙山后到虎山。从虎头山下来,通过康家岭把龙虎吉星再引回到自己的家,盼个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为笼络人心,他又说:“年景好,你们也能跟着咱吃个肚儿圆!这线路可不能变啊!”末了,还答应回来给吃顿喜糕。

  穷哥们并不稀罕那顿喜糕,可也不拒绝,出于有权有势人的压力,给个面子罢了。迎灯的队伍热热闹闹地出发了,不料想他们在半路上却骂开了娘:

  “日他祖宗,还想引个龙虎吉星!再吉利还不是你发财!有俺穷兄弟什么光沾?”

  也有人说:“咱吃东家的,挣东家的,有啥办法呀!”

  “没办法?哼!”抬大鼓的陈永贵白翻了那人一眼,“我要拿出办法你咋?”

  一听陈永贵那粗鲁的话儿,众人都知道他犯了脾气。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虎背熊腰,一副威严相,别人不敢干的事他会干出来。不过常言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人们不相信一个外姓小后生敢惹东家,便有人说:“你敢把东家治一治,我给你金哥磕两个响头!”

  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谁也摸不透陈永贵唱什么好戏。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大家知道,陈永贵的能耐不敢量,今黑夜就等着他的好戏吧!

  这个元宵之夜,正赶上天不作美,阴沉沉的,一会儿便飘飘洒洒地扬起雪花来。贾存元自信是“正月十五雪打灯”的好兆头,打扮一新,精神焕发。他正美滋滋地想着,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刚才那咚咚锵锵的锣鼓声不见了,怎么山上像没人一般?一会儿,他待队伍回来,才猛然省悟过来:“原来这伙小子们既没上龙山,又没上虎山,偷偷地绕了个弯儿就返回来了。老虎吃了山神爷,好大的胆子!他气得浑身上下都打起颤来,连脚跟也站不稳了。这不仅是没有引来龙虎吉星,反倒把点喜气福气都送走了,于是就大发雷霆:“这是什么人主谋不上虎头山的?啊?这是祖上留下的老规矩,谁破坏的?”

  他要追查主谋者和策划者,穷兄弟们谁也不吭声,只是眼睛对着眼睛,想从相互间的视线中寻找对策。

  “不说?你们不说出这个人来,我哪一个也饶不了!”

  按照学大寨时期一些材料介绍,当时陈永贵曾经义正辞严地驳斥过地主。这次行动是一次自觉地与地主阶级作斗争的过程。为了这个事情,笔者曾专门找和陈永贵同辈的老人李喜庆了解。李喜庆当年七十六岁,双目失明,对我的提问似乎还有某种警惕性(出于记者来访过多,从中受害不少,他们回答问题也十分谨慎),慎重回忆之后,他告诉我:贾存元一股劲追查,陈永贵开始不吃气,还稍稍冷笑了一下,后来憋不住了,便回答说:“东家有什么话就跟我这儿说吧,不要连累别人!”

  这一下,可叫贾存元抓住了,“呸”地往陈永贵脸上唾了一口,骂道:“操你妈的,石山来的一个穷鬼,一张嘴担着两个穷肩膀,吃上我的喝上我的,还做这么大的怪哩!不上虎头山便罢,连我的家门也不进了!呸!呸!”

  在大寨老人们的印象中,旧社会的陈永贵穷是穷,可也是好汉里边的一条。他能吃能说又能干,一般情况下财主家也拿他没办法。这次总算叫贾存元占了上风,挨几句骂也值得。因为他真诚地相信改变迎灯路线,就是能煞了贾家的福气,让财主受了惩罚,吃了哑巴亏。不过出于他的身强力壮,是一把种庄稼的好手,地主也舍不得因为这点事而放弃一个好劳力,所以陈永贵就敢作出这样一番行动。现在看来,这种表现更符合他当时的年龄与心态。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三部卷八第一章 2. 部长

张黎平|谨防党的干部由人民公仆变为人民的主人 ——重温毛主席《为人民服务》有感

郝贵生|“学科建设”首先是学科人员自身素质和能力的建设

两日热点

捂不住的大事

两个实名举报,戳穿了两个血淋淋的社会现实!

胡澄:鬼魅妖孽莫相侵!——驳胡锡进之流对三中全会精神的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