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7位苏联公知,曾是“恨国党”,苏联崩溃却后悔,自尽、抑郁而亡

泥腿看客 2023-05-31 来源:红色文化网公众号

  一个国家爱国的人多了,说明这个国家爱国主义搞得好。在苏联时期,苏联爱国主义教育搞得也很扎实,但到了赫鲁晓夫以后,苏联不断出现异见分子,出现反国家反领袖的怪事。而出现这些事与赫鲁晓夫反对斯大林有关,直接导致一些人把斯大林当成“恶魔”,社会上反斯大林的事及文字越来越多,导致无法逆转的问题。

  赫鲁晓夫后来的苏联社会,把抹黑斯大林当成一种政治正确,即使到勃列日涅夫有所扭转,但并不善彻底,导致反斯大林的事依然存在。

  并不是说斯大林有多完美,但一个国家如果不断反对国家历史上重要元首,就必然失去传承。没有斯大林,或许苏联不会发展起来,这是不争的事实。斯大林也做过一些错事,这也是事实。但彻底否定斯大林,苏联就成了“无源之水”。

  当时反苏联反斯大林的人中,一些知识界的精英们起到很强的推动力,这些人实际上起到了一个很差的作用,对苏联的破坏力很大。

  一

  自从赫鲁晓夫以后,苏联出现一批异见分子,不过这些人还不敢公开反对苏联,但到了戈尔巴乔夫执政时,苏联异见分子开始活跃起来,主要是一些知识精英,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公知”,这些人在戈尔巴乔夫“新思维”改革下,公开反对苏联,甚至要求苏联政府“揭露历史黑幕”,主张取消苏联体制,实行西方式的体制,这些人公开鼓吹,对苏联崩溃起到了“催化剂”作用。

  当时有7个比较典型的代表人物,也是有名的苏联“公知”对苏联崩溃的助推作用很明显。

  上世纪六十年代,赫鲁晓夫反斯大林有拉克申,曾是苏联“自由派”的代表人物。戈尔巴乔夫执政后,他坚决拥护戈氏的人道社会主义的主张,以及西方自由化改革的措施。希望苏联全部取消现有制度,照搬西方制度。

  赫鲁晓夫时期,曾写过反斯大林统治的小说《阿尔巴特街的儿女们》,雷巴科夫也是一个坚定的“反斯大林”公知。他写的小说被苏联封禁了20多年,直到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戈氏支持这部禁书发表,才得以重见天日。

  有名的索尔仁尼琴,更是一个坚定的反苏公知,他甚至被苏联定为最大的敌人,因为索尔仁尼琴公开反苏联,称为“公知旗手”。碍于西方的原因,苏联只是驱逐他。但索尔仁尼琴迅速被西方捧成名人,把1970年诺贝尔文学奖给了索氏。美国甚至把索尔仁尼琴供养起来。

  还有季诺维也夫,也是一个有名的反斯大林的学者。这个人从年轻时就对苏联不满,仇恨斯大林,甚至密谋暗杀斯大林。他写了很多反对苏联制度的文字,被苏联列入异见分子,勃列日涅夫时期,季诺维也夫流亡西方国家。

  马克西莫夫也是苏联有名的公知,苏联时期,他就在西方创办反苏反共的杂志,还成立反苏联组织,成为坚定的“反共分子”。

  此外,还有苏联作家唐德拉季耶夫,大量撰写反苏文章,女诗人德鲁宁娜也反苏,她甚至公开参加反苏活动,“8.19事件”时,她甚至跑去支持叶利钦。

  二

  上述7个苏联公知在苏联解体后,命运并不好。苏联崩溃后,面对国家实力下降,以及民众生活不如从前时,一些苏联公知们开始反思了,他们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有些公知甚至想不通,直接选择自杀。

  首先,说说拉克申,苏联崩溃后,拉克申认为真正的民主自由会到来,但他没想到却出现与他所想极大的反差。拉克申情绪低落,他在俄罗斯公开发文称,俄罗斯将要崩溃。由于他想不通,得了抑郁症,最终于1993年郁闷而死。

  其次,雷克巴夫也在苏联崩溃后思想发生变化,他没想到苏联崩溃后俄罗斯太糟糕,对国家发展失望。他甚至后悔搞垮苏联,认为这是“不能饶恕的错误”。他内心对他曾经向往的西方制度产生厌烦。

  第三,康德拉季耶夫也是这种情况,他后来发现苏联崩溃后,俄罗斯搞休克疗法,不仅让物价上涨,让民众生活苦不堪言,而且生活水平不如苏联。他甚至对俄罗斯不重视卫国战争老军人的养老金发放而愤怒,思想上也产生了重大变化,很郁闷,最终在家里开枪自杀。

  第四,诗人德鲁宁娜在苏联崩溃后,她兴奋激动,但很快她对社会发生变化难以忍受,俄罗斯乱象让她担忧。“8.19事件”三个月后,她实在想不通了,就服安眠药自杀了。她还留遗书称:不想看到俄罗斯衰弱,进而崩溃。

  第五,索尔仁尼琴后来也转变了,他在美国大骂美国的制度,让美国不满。1994年,索氏回到俄罗斯,他对俄罗斯也不满,居然发出“是我害了俄罗斯”。临死之前反思自己,认为自己反苏的做法是错误的。

  第六,苏联崩溃后,季诺维也夫也悔恨,他又开始歌颂苏联制度,他在西方公开称,如果他知道苏联崩溃后是这样的惨状,他将不会反对苏联,他直接指责西方意识形态就是统治全世界,而苏联制度是优越的。

  第七,马克西莫夫,也对苏联崩溃进行反思,他认为当初反苏是错误的,对苏联解体深感悔恨。

  三

  外界不理解,为什么苏联公知在苏联崩溃后,又全部后悔,甚至选择自杀呢?

  这里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他们最初反对苏联,是因为受到西方思想的鼓动,甚至在苏联时期对抹黑斯大林的事并不知道是美国对苏联的意识形态侵蚀。在西方的鼓动和扶持下,他们对斯大林一些道听途说的“内幕”反感,进而迎合西方写反苏联的文字。有些公知甚至得到美国的资金扶持,美西方通过西方奖项,让苏联公知们找到“荣誉感”,却不知道已经掉进美国瓦解苏联的套路里。

  二是苏联崩溃后的国家反差太大。在苏联时期,苏联公知们虽然反对苏联体制,但他们也看到苏联发展壮大。但苏联崩溃后,俄罗斯衰弱成三流国家,他们不仅没有看到国家强盛,反而失去了作为大国公民的自豪感。

  三是失去了优厚的待遇。苏联公知们,在苏联时期,都是体制内受人尊敬的既得利益者,有的享受国家津贴,在苏联时期他们吃着国家饭,还砸国家的碗,但苏联并没有对他们绳之以法。苏联崩溃后,他们国家待遇全部取消,有的人甚至过上苦日子。对这种生活反差,他们不理解,他们反思后悔恨,于是走上自杀之路。

  四是被社会淘汰。苏联崩溃后,苏联的公知们,生活水平不仅下降,而且很多人才跑到海外,但公知们却因为并不受西方欢迎,随着西方意识形态涌入俄罗斯,占据了俄罗斯的市场,这些所谓的作家、诗人及艺术家们,在俄罗斯根本没有存在感,他们的作品一夜之间没人看。这种巨大反差,让他们很失望。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郝贵生|“学科建设”首先是学科人员自身素质和能力的建设

习近平吊唁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逝世

郝贵生|“一流大学”首先要有一流的学风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三部卷八第一章 2. 部长

张黎平|谨防党的干部由人民公仆变为人民的主人 ——重温毛主席《为人民服务》有感

郝贵生|“学科建设”首先是学科人员自身素质和能力的建设

两日热点

捂不住的大事

两个实名举报,戳穿了两个血淋淋的社会现实!

胡澄:鬼魅妖孽莫相侵!——驳胡锡进之流对三中全会精神的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