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精品巨献 毛泽东大传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37章

东方直心 2020-11-21 来源:乌有之乡

  第37章

  长春解放后对国民党人员处理,除财经文教及其他部门一切有用人员必须争取

  为我工作外,对一切反动官僚特务分子只留下有搜集情报作用的少数人,其余原

  则上一律向沈阳送走为宜。沈阳解放后向平津送走。平津解放后,向南方送走。

  这类人留在我区无用,逮捕监禁则处理困难,送往国民党区,可以动摇人心

  话说1948年10月10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一个《关于九月会议的通知》(见《毛泽东选集》),向全党通报了“九月会议”的基本精神,他写道:

  “1948年9月,中央召开了一次政治局会议,到会政治局委员7人,有中央委员和候补中央委员14人、重要工作人员10人参加,其中有华北、华东、中原、西北的党和军队的主要负责同志。这是从日本投降以来到会人数最多的一次中央会议。会议检查了过去时期的工作,规定了今后时期的工作任务。”

  “在1946年7月至1948年6月的两年作战中,人民解放军歼敌264万人,其中俘敌163万人。两年主要缴获,计有步枪近90万枝,重轻机枪64000余挺,小炮8000余门,步兵炮5000余门,山野重炮1100余门。两年中人民解放军由120余万人增加到了280万人。其中正规军由118个旅增加到了176个旅,正规军人数由61万增加到了149万。解放区现有面积23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面积959万7000平方公里的24.5%;现已有人口1亿6800万,占全国人口4亿7500万的35.3%;现有县城以上大中小城市586座,占全国城市2009座的29%。

  由于我党坚决领导农民实现了土地制度的改革,现已在大约1万万人口的区域彻底解决了土地问题,地主阶级和旧式富农的土地大致平均地分配给了农村人民,首先是贫雇农。

  我党党员由1945年5月的121万,增加到了现在的300万(我党党员1927年国民党叛变以前为5万人,1927年国民党叛变以后降为大约1万人左右,1934年因土地革命顺利发展升至30万人,1937年因南方革命失败降为大约4万人左右,1945年因抗日战争顺利发展增至121万人,现在因反蒋战争和土地革命顺利发展又增至300万人)。党在最近一年内,一方面基本上克服了并正在继续克服着党内在某种程度上存在着的成份不纯(地主富农分子)、思想不纯(地主富农思想)和作风不纯(官僚主义和命令主义)的不良现象,另一方面又克服了和正在继续克服着跟着大规模发动农民群众解决土地问题的斗争而产生的,部分地但是相当多地侵犯了中农,破坏了某些私人工商业,以及某些地方越出了镇压反革命的某些政策界限等项“左”的错误。经过过去3年、特别是最近一年的伟大的激烈的革命斗争,和对于自己错误的认真的纠正,全党的政治成熟程度是大进一步了。”

  “在南方几个大区域内(闽粤赣边区,湘粤赣边区,粤桂边区,桂滇边区,云南南部,皖浙赣边区和浙江东部南部)建立了游击战争根据地,使这些地区的游击部队发展到了3万余人。

  两年内,特别是最近一年内,在人民解放军中,实行了有秩序的、有领导的、由全体战斗员和指挥员一起参加的民主运动,开展了自我批评,克服了和正在继续克服着军队中的官僚主义,恢复了在1927年至1932年期间曾经实行有效、而在后来被取消了的军队中的各级党委制和连队中的战士委员会制,这样就使军队指战员的政治积极性和自觉性大为提高,战斗力和纪律性大为增强,溶化了大约80万左右从国民党军队来的俘虏兵,使他们变为解放战士掉转枪口打国民党。两年内,从解放区动员了大约160万左右分得了土地的农民参加人民解放军。

  我们现在已经有了相当多的铁路、矿山和工业,我党正在大规模的学习管理工业和做生意。两年内,我们的军事工业,有了相当大的增长。但是还不足以应付战争的需要。我们缺乏若干重要的原料和机器,我们基本上还不能炼钢。”

  “中央会议,根据过去两年作战的成绩和整个敌我形势,认为建设500万人民解放军在大约5年左右的时间内(从1946年7月算起)歼敌正规军共500个旅(师)左右(平均每年100个旅左右),歼敌正规军、非正规军和特种部队共750万人左右(平均每年150万人左右),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是有充分可能性的。

  国民党的军事力量,在1946年7月为430万人,两年被歼和逃亡309万人,补充244万人,现有365万人。估计今后3年尚能补充300万人,今后3年被歼和逃亡可能达到450万人左右。这样,5年作战结果,国民党的军事力量可能只剩下200万人左右了。我军现有280万人,今后3年准备收容俘虏参加我军170万人(以占俘虏全数60%计算),动员农民参军200万人,除去消耗,5年作战结果,我军可能接近500万人。如果5年作战出现了这样的结果,就可以说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已经从根本上被我们打倒了。

  为了实现这一任务,必须每年歼敌正规军100个旅(师)左右,5年共歼敌正规军500个旅(师)左右。这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我们第1年歼敌正规军折合成97个旅(师),第2年歼敌正规军折合成94个旅(师),根据这一情形看来,这样的目标是可能达到并且可能超过的。国民党现有全部军事力量365万人中的70%是在第一线(长江和巴山山脉之线以北,兰州和贺兰山脉之线以东,承德和长春之线以南),在其后方者(包括长江和巴山山脉之线以南,兰州和贺兰山脉之线以西)仅有大约30%。国民党现有全部正规军285个旅,198万人,其中在第一线者249个旅,1742000人(北线99个旅,694000人,南线150个旅,1048000人),在其后方者,仅有36个旅,238000人,并且大部分是新建立的部队,缺乏战斗力。因此中央决定人民解放军第3年仍然全部在长江以北和华北、东北作战。为着执行歼敌任务,除有计划地谨慎地从解放区动员人民参军外,必须大量利用俘虏。”

  “由于我党我军在过去长时期内是处于被敌人分割的、游击战争的并且是农村的环境之下,我们曾经允许各地方党的和军事的领导机关保持着很大的自治权,这一种情况,曾经使得各地方的党组织和军队发挥了他们的自动性和积极性,渡过了长期的严重的困难局面,但在同时,也产生了某些无纪律状态和无政府状态,地方主义和游击主义,损害了革命事业。目前的形势,要求我党用最大的努力克服这些无纪律状态和无政府状态,克服地方主义和游击主义,将一切可能和必须集中的权力集中于中央和中央代表机关手里,使战争由游击战争的形式过渡到正规战争的形式。过去两年中,军队和作战的正规性是增长了一步,但是还不够,必须在第3年内再进一大步。为此目的,必须尽一切可能修理和掌握铁路、公路、轮船等近代交通工具,加强城市和工业的管理工作,使党的工作的重心逐步地由乡村转到城市。”

  “夺取全国政权的任务,要求我党迅速地有计划地训练大批的能够管理军事、政治、经济、党务、文化教育等项工作的干部。战争的第3年内,必须准备好3万至4万下级、中级和高级干部,以便第4年内军队前进的时候,这些干部能够随军前进,能够有秩序地管理大约5千万至1万万人口的新开辟的解放区。中国地方甚大,人口甚多,革命战争发展甚快,而我们的干部供应甚感不足,这是一个很大的困难。第3年内干部的准备,虽然大部分应当依靠老的解放区,但是必须同时注意从国民党统治的大城市中去吸收。国民党区大城市中有许多工人和知识分子能够参加我们的工作,他们的文化水准较之老解放区的工农分子的文化水准一般要高些。国民党经济、财政、文化、教育机构中的工作人员,除去反动分子外,我们应当大批的利用。解放区的学校教育工作,必须恢复和发展。”

  “在克服困难的斗争中,必须反对浪费,厉行节约:在前线注意缴获归公,爱护自己的有生力量,爱护武器,节省弹药,保护俘虏;在后方,减少国家机构的开支,减少不急需的人力和畜力的动员,减少开会时间,注意农业的季节,不违农时,节省工业生产的成本,提高劳动生产率,全党动员学习管理工业生产、农业生产和做生意,尽可能地将各解放区的经济加以适当的组织,克服市场上的盲目性,并同一切投机操纵的分子进行必要的斗争。从这一切着手,我们就必能克服自己面前的困难。”

  10月11日,毛泽东为中央军委拟定了给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华东局、中原局的指示电:《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见《毛泽东选集》),全文如下:

  关于淮海战役部署,现在提出几点意见,供你们考虑。

  一、本战役第一阶段的重心,是集中兵力歼灭黄百韬兵团,完成中间突破,占领新安镇、运河车站、曹八集、峄县、枣庄、临城、韩庄、沭阳、邳县、郯城、台儿庄、临沂等地。为达到这一目的,应以两个纵队担任歼灭敌一个师的办法,共以6个至7个纵队,分割歼灭敌25师、63师、64师。以5个至6个纵队,担任阻援和打援。以1个至2个纵队,歼灭临城、韩庄地区李弥部一个旅,并力求占领临韩,从北面威胁徐州,使邱清泉、李弥两兵团不敢以全力东援。以1个纵队,加地方兵团,位于鲁西南,侧击徐州、商丘段,以牵制邱兵团一部(孙元良3个师现将东进,望刘伯承、陈毅、邓小平即速部署攻击郑徐线牵制孙兵团)。以1个至2个纵队,活动于宿迁、睢宁、灵璧地区,以牵制李兵团。以上部署,即是说要用一半以上兵力,牵制、阻击和歼敌一部,以对付邱李两兵团,才能达到歼灭黄兵团3个师的目的。这一部署,大体如同9月间攻济打援的部署,否则不能达到歼灭黄兵团3个师的目的。第一阶段,力争在战役开始后两星期至3星期内结束

  二、第二阶段,以大约5个纵队,攻歼海州、新浦、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并占领各城。估计这时,青岛之54师、32师很有可能由海运增至海、新、连地区。该地区连原有1个师将共有3个师,故我须用5个纵队担任攻击,而以其余兵力(主力)担任钳制邱李两兵团,仍然是9月间攻济打援部署的那个原则。此阶段亦须争取于两个至3个星期内完结。

  三、第三阶段,可设想在两淮方面作战。那时敌将增加1个师左右的兵力(整8师正由烟台南运),故亦须准备以5个纵队左右的兵力去担任攻击,而以其余主力担任打援和钳制。此阶段,大约亦须有两个至3个星期。

  3个阶段大概共须有1个半月至两个月的时间。

  四、你们以11、12两月完成淮海战役。明年1月休整。3至7月同刘邓协力作战,将敌打至江边各点固守。秋季你们主力大约可以举行渡江作战。

  10月12日下午3时,毛泽东得知由沈阳出动的廖耀湘的西进兵团进占了彰武,就致电林彪、罗荣桓、刘亚楼,他在电文中写道:

  林罗刘:

  真20时半电悉。

  一、阻住锦西援敌和打下锦州均有把握,甚慰。

  二、沈敌进占彰武置于无用之地,表示卫立煌想用取巧方法,引我回援,借此以解锦州之围,不敢直援锦州,避免远出被歼之危险,锦州守敌都是杂牌,即使被歼彼亦不甚痛心。如你们能于数日内攻下锦州,沈敌势必由彰武退回新民固守。但如攻锦需时较多,卢浚泉等呼援迫切,蒋介石严令卫立煌增援,则该敌有由彰武经新立屯、黑山到打虎山,或由彰武转回新民经绕阳河到打虎山之可能,但只要你们能于一星期内外攻克锦州,则该敌无论如何是不能迫近锦州的,锦州一克该敌又必立即后撤,使你们无法寻歼该敌,此种可能性似乎很大。长春之敌是否撤退,亦是疑问,暂时不撤的可能性似较大。假定如此,则你们于攻克锦州之后,仍以向南各个歼灭北宁线上之敌为最有利。

  三、你们在新立屯、阜新、义县一线之补给品屯储情况如何,是否已采必要措施,盼告。

  军委 12日15时

  10月13日下午2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邓子恢、李达并告饶粟谭指示电,他写道:

  刘陈邓邓李,并告饶粟谭:

  文未电悉。一、白令黄维、张淦由确山、遂平线向唐河、社旗线前进,这样就给你们南北两区作战以必要的时间。望令陈锡联、陈赓率1、3、4、9纵,全力按你们所规定之时间攻击郑州,并部署阻援及打援。只要郑州攻克,你们在北面就取得了主动,就可迫使孙元良兵团回顾开封,或留在开封、徐州线而不能再东进。二、6纵暂时留在桐柏策应王宏坤是可以的,只要王宏坤打一个较大的胜仗,张淦兵团势必南顾,黄维兵团则将向北对付二陈,而后你们便有各个歼击黄维的机会。

  军委 13日14时

  10月13日这一天,东北野战军遵照毛泽东的指示,经过5昼夜激战,已经将锦州外围国民党军据点扫清,国民党军全部被压缩到锦州城内。

  10月14日凌晨1时许,毛泽东一面关注着锦州的战事,一面谋划着即将进行的淮海战役。此时,无论是兵力数量或是武器装备,华东野战军都处于劣势,要在大决战中战胜国民党军,必须在战略谋划上胜其一筹。他决定先给国民党军摆个迷魂阵,便为中央军委起草了给饶漱石、粟裕、谭震林并告中原局的指示电,电文中是这样写的:

  饶粟谭,并告中原局:

  文子文亥元午3电均悉。

  一、你们文子电部署的缺点是将打援兵力放在正面,而不是放在侧面。你们元午电同意我们真电意见,即可改正此项缺点。其具体部署应以一个强力纵队袭占运河车站,歼灭守敌,控制该地一带;以3个纵队攻占及控制台儿庄及其以南地区,一部直达铁路;以两个纵队攻占临韩(得手后留一个纵队于临韩,直迫贾汪,以一个纵队移至台儿庄及其以西地区)。以上共6个纵队,可由3纵、8纵、10纵、13纵、渤纵(你们文子电未提到渤纵,不知何故)及从韦吉到路北之两个纵队中抽出一个纵队充任。务使邱李援敌感到威胁,不驱逐我侧面兵力,不攻占台儿庄,即无法越运河向东增援,又使徐州城内感受威胁,不得不留李部第八军驻守。

  二、韦吉率一个纵队南下(不要到滨海去补棉衣,应在现地补棉衣,即从运河车站附近直下睢宁),会合留在路南之11纵,不要位于宿迁以东,而要位于睢宁地区,控制徐宿公路,从南面威胁徐州,使邱李援敌感到如不驱逐韦吉,则无法经睢宿东援,同时对于徐蚌线亦起威胁作用,使李部第9军不敢离开该线。

  三、以9、广两纵出鲁西南,会合当地地方兵团,位于丰县、鱼台以西,虞城以北,成武以南地区,从西北威胁徐州,使孙元良部只能对付我9、广两纵,而不能到徐州接替李部第8军守城。

  四、我刘邓主力1、3、4、9纵,不日开始攻击郑州,得手后以一部向东,威逼开封,吸引刘汝明全部、孙元良一部西顾。

  五、以上各项部署,都是为着钳制徐州各部援敌,使其第一个感觉是我军似乎有意夺取徐州,而不能确切断定我军并非夺取徐州,而是歼灭黄兵团。等到我军对黄兵团攻歼紧急而决定增援时,又发现如不解除南北两侧威胁,则很难赴援。这样就给我军以必要的时间歼灭黄兵团。至于敌人援军的组成,大概只能使用邱兵团各师。李兵团似难离开徐蚌,因为刘峙不但要对付我军对徐蚌的威胁,而且要防备冯治安、孙良诚的可能叛变。孙元良部则可能停留在汴徐线上。

  六、以1、4、6、7、11、鲁中等6个纵队再加特纵,担任歼灭黄兵团3个师,这是全战役的中心目标。

  七、除9、广两纵应从兖济直出丰、鱼、虞城地区外,其余各部,第一步,应全部开至临沂、梁丘、白彦、邹县之线的展开位置,并休息几天,而不应先后参差不齐;第二步,各按规定任务由该线同时前进。因此,你们不但应等候棉衣、棉花完全到手分配,而且应等候攻济各部的兵员补充及由济南附近开到临沂、邹县之线,因此全军从临邹线向南出动之日期,应推迟至11月5日至10日之间为适宜。

  八、后勤工作准备(粮食、弹药等)及政治工作准备,力求比较完备周到。

  九、你们对于上述意见望再考虑电告。

  军委 寒 丑

  10月14日上午10时,东北野战军对锦州发起总攻。几百门大炮同时怒吼,一霎时地动山摇,惊心动魄。这是毛泽东领导的人民军队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使用如此大量密集的炮火。

  上午11时,东北野战军南北两个突击集团在炮火掩护和坦克支援下,发起猛烈冲击。

  解放军坦克兵参战,这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说来也真好笑,这些坦克都是接受日军的破旧坦克经过修理拼装的,战士们叫它“老头坦克”。坦克中的通讯设备都被日军拆掉了,此时只能靠在坦克外面打信号旗联络。而解放军的坦克兵又多是新手,初次上阵难免紧张,坦克就像一头犟驴,叫它走它偏停,叫它停它又偏要走了。总攻发起的时间还没有到,有的坦克一发动起来就向前冲去,尖刀连的战士们喊着“停下,停下!”坦克兵也听不见,一个劲地往前冲,急得战士们用镐头敲它,也没有用,战士们只好跟在坦克后面发起冲击。

  10月14日晚9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等指示电:

  刘陈邓并告饶粟谭:

  元酉电悉。据沪宁谍息,国防部令刘峙称,攻济共军损失奇重,现正整补,应趁其立足未稳急起反攻。又据国防部某科长称,为保卫徐郑间之呼应绝不放弃鲁西,除原有邱清泉刘汝明部外,另增两个整编师,番号不明。为保卫徐州及徐浦段,采取以攻为守战术,佯攻方面在鲁西。共军为巩固济南,保持兖济,并掩护整补,亦采以攻代守。佯攻方向在郯城、东海及苏北等情。据刘陈邓元酉称,孙兵团调集民权附近。据粟谭陈张元午称,据谍息,邱兵团另有新任务,邱匪令骑1旅加强金乡、成武地区之侦察。又称,黄兵团之63军,佳息拟以168师附125师1个团由新安、运河段西开徐州,拟经萧县向永城扫荡。又称,李兵团以8军之新20师开丰县接100军防等情。由此可大体判明,敌邱孙两兵团将向鲁西南举行防御性的进攻。这种进攻之目的,是根据国防部判断我军攻济损失甚大,现正掩护整补,而将来进攻主要方向是经鲁西南出徐蚌段,故先以重兵向鲁西南动作,究竟是否如此,不久即可判明。假如邱孙两兵团真如此行动,对我淮海郑州两地作战极为有利。因此决定:

  一、刘陈邓主力攻郑作战应推迟时间,1、3、4、9纵原地休息待命,惟王宏坤南进各部可迅速动作。

  二、粟谭主力本月不动,加紧完成淮海战役一切准备工作。

  三、粟谭即令韦吉准备率12纵于本月二十三、四日先行南下,与苏北11纵会合,集结于运西泗县、灵璧地区,其2纵暂留现地不动,尔后随主力南下归建。

  军委 14日21时

  10月14日深夜。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指示电:

  林罗刘:

  本日18时电悉,攻入锦州甚慰。如果你们的总预备队没有使用,如果锦州城内之敌比较容易解决,又如果你们攻锦各部伤亡不很大,尚有继续打一仗的能力,则我们主张在锦州残敌将歼未歼的时机,或者将敌指挥机关及敌军一部故意保留不急于歼灭,让其急叫呼援,而将锦西方面防御部队向后撤退,将锦西援敌5个师诱至锦州附近,加以包围歼灭。果能如此,你们便能接着夺取锦西。望按情决定。

  军委 14日23时

  10月15日,蒋介石偕宋美龄由南京飞抵沈阳,密令长春东北“剿总”副司令郑洞国突围,并严厉告诫他说:“如不遵令突围,定以军法从事。”

  郑洞国心里明白,突围谈何容易!城内军粮殆尽,近郊飞机场已非己所有,长春周围全是人民解放军的雄兵猛将,自己的部属军心涣散,连他亲自召集的高级军事会议都开不起来了,新7军军长李鸿称病不出,第60军军长曾泽生神态异常,到会不久,就借故匆匆离去。现在已经是插翅难逃了!

  10月15日下午,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饶漱石、粟裕、谭震林的指示电:

  饶粟谭:

  寒电悉。一、完全同意你们对冯治安部的方针,望作具体布置,并且要快。二、关于对付冯部及侧击徐州援敌之兵力,我们认为除以一个强力纵队袭占运河车站,控制该段运河由正面阻援外,必须使用5个纵队攻占临、枣、峄、台及其以南地区,控制运武两河,架设多数浮桥,使我军有强大部队直达铁路附近,从铁道北侧起,直到运河构筑阻击工事,吸引援敌向该方进攻,使我取得时间。为此,应将围冯打冯及迫冯起义之兵力,与超越冯部南下直达铁路北侧之兵力,分为两部分别规定任务,不要混杂,不要使用5个纵队全部围冯打冯,而应至少使用两个纵队担负超越冯部南下阻敌之任务,否则就不能有效阻止援敌取得时间。三、如邳县等处有敌,我担任歼击黄兵团之兵力亦应分路超越邳县等处,迅速直达黄兵团各师所在地,分割围歼。四、昨电询问你们7个问题,请即答复。

  军委 删 申

  10月15日傍晚,毛泽东又为中央军委起草给饶粟谭等的指示电,他写道:

  饶粟谭,并告刘陈邓:

  一、据华东参寒删两电所获情报,邱孙两兵团向鲁西南进攻计划业已证实。其出动时间估计在酉哿左右,月底可能占领金、鱼、成、单、曹、定、菏甚至郓巨一带,其目的是阻塞你们出汴徐线道路,并使你们误认其将收复济南,因而仓卒部署应敌,不得休整,并不敢出苏北。

  二、在此种情况下,你们淮海战役计划不但不应变更,而且给你们以极大便利

  三、望将9、广两纵开至兖济地区,以主力控制运河,担任防守,以一部协同鲁西南地方兵团在金、鱼、成地区应付该敌。

  四、其余全部速作准备,按照我们所提意见,首先集结临沂、邹县之线,待邱孙进至相当位置之际,即齐头南进举行淮海战役。韦吉部仍在现地隐蔽,和主力同时行动,不要先动,以免惊动敌人。

  五、刘陈邓攻击郑州时机,应待邱孙向北深入再行决定,不可过早。对郑攻击时应以有力兵团绕至郑州、中牟之间,从东边向郑州攻击,因敌准备放弃郑州,苦无口实,你们一到即可能逃跑。

  六、东北我军已克锦州,歼敌7个师(旅)。彭张赵歼灭胡部两个整编师。附告。

  军委 删 酉

  10月15日18时,东北野战军经过31小时激战,攻克了锦州城,全歼国民党守军13万余人。生俘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中将司令官范汉杰、冀热辽边区中将司令贺奎、第6兵团司令卢浚泉、副司令杨宏光、93军军长盛家兴等35名将官;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和飞机1架,击毁飞机11架。

  东北野战军在攻打锦州的同时,为阻击国民党军东进兵团援锦行动,命令4纵、11纵和热河独立4师、6师和炮兵旅,共9个师旅8万余人,由第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政委黄克诚统一指挥于塔山地区占领阵地,在打渔山、塔山桥、塔山堡、白台山、北山一线构筑野战工事,组织打援。

  塔山不是山,只是一个位于锦西与锦州之间只有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子。

  而此时从锦西、葫芦岛方向驰援锦州的国民党军东进兵团是由第17兵团司令官侯镜如指挥的第62军、第39军两个师、第92军21师和独立第95师,第54军和暂编62师,共11个师近10万人。

  双方就在塔山这个狭小的地区从10月10日至15日鏖战了6个昼夜。国民党军队伤亡6549人,其中包括5名团长;东北野战军伤亡3774人。

  坚守塔山堡的第4纵队第12师第34团,战后被授予“塔山英雄团”的称号;12师35团被授予“白台山英雄团”称号;10师28团被授予“塔山英雄守备团”称号;炮兵团被授予“威震敌胆炮团”称号。

  这天晚上,毛泽东拿着一份电报大步走出屋来,阎长林以为有事,忙迎了上去。只见毛泽东站在台阶上,扬起手中的电报,对着大家大声说道:

  “锦州解放了!锦州解放了!要使机关的同志们都知道,解放锦州这是一个大胜利!”

  10月16日夜晚,国民党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派暂21师副师长李佐和182师副师长任孝中作为他的正式代表,携带蒋介石空投的突围手令和郑洞国的突围计划,与东北野战军代表唐天际商定起义计划。唐天际向他们转达了兵团领导的意见,欢迎他们起义,起义后的待遇与解放军完全一样。

  10月16日深夜,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给东北局,林彪等的指示电,他写道:

  东北局,林罗刘:

  你们两处铣电及转来1兵团删电均悉。你们争取60军起义的方针是正确的,1兵团对60军的分析及处置也是对的,惟要60军对新7军表示态度一点,不要超过他们所能做的限度。吴化文退出济南战斗时,曾以电话告诉王耀武说,我不能打了,但我也不打你等语,这是军阀军队难免的现象。只要60军能拖出长春,开入我指定之区域,愿意加入解放军序列,发表通电表示反对美国侵略,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赞成土地改革及没收官僚资本,拥护共产党及人民解放军,也就够了。你们应当不失时机和60军代表加紧商谈,并注意这些代表。张冲应速去1兵团。如果曾泽生愿意见潘朔端,则潘可秘密见曾谈判。如果60军能照上述办法拖出长春,则1兵团(加12纵)便应攻入长春解决新7军,即使不能一下解决,也可逐步解决之。

  中央 铣 亥

  10月17日凌晨,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等的指示电,他写道:

  林罗刘谭,并告东北局:

  一、你们下一步行动,我们认为宜打锦葫,并且不宜太迟,宜在休整15天左右以后即行作战,先打锦西,后打葫芦岛,争取11月完成夺取锦葫任务。在你们打锦葫期间,沈敌可能被迫增援。因锦葫守军是国民党嫡系,和锦州守军多为杂牌不同。我克锦州,卫立煌实际上坐视不救,必为许多人所不满。故我攻锦葫时,沈敌可能增援。而只要沈敌远离沈阳,走打虎山、大凌河增援锦葫,便于大局有利。因为国民党对于沈阳向分撤与不撤两种意见。据最近息,卫立煌是主张不撤者。但南京国防部对撤的某些准备仍在进行。其办法有走陆路、走海路两种。我占锦州,走陆路很困难。要撤就是经营口海运。要海运须在11月。过此营口封冻,便不能走。如因我攻锦葫,沈敌11月被迫从打虎山、大凌河增援,他们便不能利用11月从营口撤退了。只要沈敌11月不撤,待你们攻克锦葫以后,你们便可以3至4个纵队入关打津榆线,主力回至沈阳周围,逐步削弱沈敌,直至夺取沈阳。

  二、锦葫现有8个师,且战力较强,如果加上92军的1个师及烟台第8军的两个师(一个较强,一个是地方部队组成很弱,该两师原定开徐蚌归制,最近有开葫芦岛或塘沽息,尚待证明),则共有11个师。我们不明锦葫地形及工事强弱,锦葫两处敌军配备,锦葫间相距多远,能否钳制一处先打一处,各个歼灭。但我们觉得你们现有27个师,士气高,兵员多,敌军士气低,援兵远,加以我军大胜声威,是可能夺取锦葫的。即使葫芦岛地形不利攻取,单取锦西也就很好。

  三、锦州作战我军伤亡及缴获情形,你们觉得打锦葫有何困难,仅休整15天能否作战,均望告。

  四、上电写完,接你们铣12时电,蒋介石至沈部署撤退长春蒋介石素来对我军力量估计不足,他似在判断我军打锦州后伤亡必大,非有一月以上休整不能再打,而我军过去在一次大战后,总是要作长时间休整,亦给他这种判断以根据。他当然不相信你们现在能打新民、彰武之敌,也不相信你们在半月之后能打锦西。他的计划大概是在本月内完成撤退长春,以长春兵力回守沈阳,以沈阳全力增援锦葫。如你们能争取60军于撤退前拖出长春,我1兵团又能乘机攻入长春解决新7军,则可破坏蒋介石集沈敌全力援锦葫的计划;即使60军不能起义,我1兵团能于长敌突围后歼灭其一部或大部,亦可破坏蒋计划的一部或大部。蒋、卫为接应长敌撤退,势必令现至彰武、新民之敌北进接应,往返需要两星期左右。如你们能于两星期内完成休整及攻锦葫的准备工作,于长、沈刚刚会合之际,即发起攻锦葫,必出蒋、卫意料之外,若你们能以10天左右时间攻克锦西,则沈阳增援必难赶到。

  五、有一种可能是蒋、卫将长敌接出后,放弃沈阳,全军走路南撤,向你们压迫,企图重占锦州,而将主力放在津榆线。如果是这样,则你们更应争取尽可能迅速的攻占锦、葫、榆、滦、唐诸点,威胁平津,迫使蒋、卫空运一部兵力增援平津,以利回头歼灭敌主力。如果敌经营口海运增援榆、唐、平、津,则你们亦须先取锦葫,然后再议入关作战。

  军委 攸 寅

  10月17日午后,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刘伯承、陈毅、邓小平、邓子恢并告饶粟谭的指示电,他写道:

  刘陈邓邓,并告饶粟谭:

  攸辰电悉。一、你们攻郑时机似以再推迟两三天为好。因为你们不但要顾到黄维可能北援,并要顾到孙元良可能西援。据粟谭铣巳电,邱孙拟于酉哿北犯。若你们择选酉梗、酉敬或酉有为攻郑开始时间似较好。如果这个时间对于黄维方面的情况也大体适合的话。如果你们觉得这个时间仅对孙元良方面适合,对黄维方面根本不适合,则照你们攸辰电行动。二、不论刘陈邓何时攻郑,粟谭方面按照删申致军委电所定计划行动不变更

  军委 攸未

  10月17日午夜,国民党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率部起义。按照预定计划,东北野战军悄然进城,第60军撤出城外,开往九台休整。曾泽生拨通了郑洞国的电话,只说了一句话:

  “有人和你讲话。”

  郑洞国听到解放军的代表对他说:

  “现在长春的局势,你是知道的。我们的政策是,放下武器,可以保障你方生命财产的安全。希望考虑,莫再做不必要的牺牲。”

  郑洞国答道:

  “我既已失败,只有战死,没有什么可说的。要我放下武器,办不到!”

  10月18日晨,已经与东北野战军第1兵团达成协议的新7军军长李鸿派参谋长来见郑洞国,说新7军已决定放下武器,劝郑洞国和他们一道行动。郑洞国说:

  “你们的做法,我是不同意的。既然你们决定放下武器,那么,你们干你们的,我干我的!”

  这时,杜聿明来急电告诉郑洞国说,拟请蒋介石派直升飞机来接郑洞国脱险,郑洞国说:

  “来不及了。”

  郑洞国电告蒋介石说:

  “来生再见。”

  10月18日深夜,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等的指示电,他写道:

  林罗刘,并告东北局:

  巧10时电悉。我们所最担心的是沈敌从营口撤退,向华中增援。据悉,蒋介石在天津征集5万吨轮船,似是准备11月从营口撤兵。长春合乎我们理想的解决,使蒋、卫很难下决心走陆路向锦葫增援。假如蒋、卫利用你们打锦葫的时机,迅速全军退至营口据守,利用海道运粮接济,然后逐步运向津榆或华中,则有使你们无法阻止之虞。我们不知道你们部队是否可以利用蒋、卫踌躇不决之时,很迅速地攻下锦葫,然后迅速以主力回围沈阳。即使如此,攻锦葫总需相当时间,而营口方面全无守备。因此,提议在日内长春解决后,除留几个独立师监视郑洞国及新7军(假定该部反正的话)外,攻长各纵及几个独立师应迅速全部南下,位于沈阳、营口之间。时间应在11月上旬,过迟则无保障。并须以一个纵队控制营口,构筑坚守阵地,阻绝海上与陆地的联系,使蒋、卫不敢走营口,即使他们走营口,我可先行抗击,以待主力到达聚歼。如何,盼复。

  军委 巧 亥

  10月19日凌晨,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指示电:

  林罗刘:

  既然长春敌人愿意投降,我5纵、6纵、12纵即可停止去长春,该3个纵队似宜以两个位于沈阳、营口之间,以一个在营口筑工守备,并宜在你们打锦葫以前到达该区,堵塞沈敌向营口的退路。如沈敌向锦葫增援,则该3纵从侧后钳制沈敌。长春附近之9个独立师,亦宜以大部开沈营间,萧萧(萧克、萧华——笔者注)则赴该区指挥。如何,望酌复。

  军委 皓 寅

  10月19日,郑洞国的幕僚为了使他体面的投降,与共军代表商定,他们以中央银行大楼为据点,“抵抗一两天后再降”,由共军发表郑洞国“负伤被俘”的消息。

  10月19日,毛泽东为中央起草了《对国民党各类人员的处理意见》,全文如下:

  东北局,林、罗、刘,华东局:

  长春解放后对国民党人员处理,除财经文教及其他部门一切有用人员必须争取为我工作外,对一切反动官僚特务分子只留下有搜集情报作用的少数人,其余原则上一律向沈阳送走为宜。沈阳解放后向平津送走。平津解放后,向南方送走。锦州的这类人员,可向平津送走。老军阀张作相,可找他谈话一次,派人护送他去北平。济南的这类人员,可向徐州送走。这类人留在我区无用,逮捕监禁则处理困难,送往国民党区,可以动摇人心。临行可邀集讲话,重要者个别谈话,告其勿再作恶,并向国民党文武官吏劝其准备投降。无路费者给以路费。参议会议长议员之类的人员亦可如此办理。惟家在本地坚不愿走者不要勉强。作恶甚多为广大人民所痛恨,如果送走则失去人心者则应扣留惩办,不应送走。此外过去所俘国民党将校两级军官,可以大批释放。国民党党政军重要人员释放应先告中央并应公开广播,但有些人可秘密释放不要广播。你们办理情形随时电告。

  中央 酉皓

  10月19日下午,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指示电:

  林罗刘:

  巧20时电悉。

  一、17日新1军还是从新立屯向西前进,请查彰武、新民方面各军是否亦尚在向西前进。如果在长春事件之后,蒋、卫仍不变更锦葫、沈阳两路向你们寻战的方针,那就是很有利的,在此种情形下,你们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战的方针甚为正确。

  二、但同时仍须估计在长春敌人完全解决,我北面各纵及独立师主力南下之时,蒋、卫改变计划的可能,你们仍应考虑部署有力兵团于营口及其西北与东北地区,以免在蒋、卫采取从营口撤退时,你们措手不及现时新1军等相当西进,甚至进至沟帮子一带,仍然有利于他们突然向营口撤退,此点望你们充分注意。蒋介石在天津集中5万吨船只,准备从营口撤兵的情报是相当确实的。

  军委 皓 申

  10月19日晚10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指示电:

  林罗刘:

  本日14时电悉。

  一、沈敌似已决心撤退,退营口的可能性很大你们目前第一要紧的部署是立即令萧萧率长春各独立师大部(留两个至多3个独立师在长春一带即够)及12纵,兼程从抚顺以东进至营口及其以西以北地区堵塞敌人退路。目前为应急计,请你们考虑令10纵自打虎山进至营口筑工,该方有10纵、12纵及6至7个独立师,形势就巩固了。只要此着成功,敌无逃路,你们就在战略上胜利了。你们在锦州各部须争取至少再休整一星期,准备歼击由新立屯向你们前进之敌。如该敌不再前进,则攻新立屯,抓住廖耀湘攻击,使他走不脱,各个歼灭之。因沈敌决心撤退,你们须用全力抓住沈敌,暂时不能打锦葫。在歼灭沈敌以前,锦葫应由攻击目标改变为钳制目标。

  二、你们巧12时关于锦州作战初步总结电已阅悉。部队精神好,战术好,你们指挥得当,极为欣慰,望传令嘉奖。

  军委 19日22时

  10月20日凌晨1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东北局,林彪等的指示电:

  东北局,林罗刘:

  东北局酉皓18时电对郑部处置各项办法甚好。望林罗刘令萧萧迅即结束长春工作,一切交陈正人接管,率12纵及11个独立师的大部取捷径开至沈阳、营口、沟帮子3点之间,除以一部守备营口外,主力由东向西配合锦州我军作战,准备全歼廖耀湘兵团,攻取沈阳。

  军委 哿 子

  10月20日4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指示电:

  林罗刘:

  皓21时电悉。

  一、你们行动方针已有电示,即不打锦葫而打廖耀湘。我们完全同意你们建议,如廖兵团继进,则等敌再进一步再进攻之;一经发觉敌不再进,或有退沈阳退营口的象征时,则立即包围彰武、新立屯两处敌人,以各个击破为方法,以全歼廖兵团为目的。望即本此方针,即刻动手部署,鼓励全军达成任务。

  二、因敌有随时退至营口可能,望令10纵准备,一经发觉敌有退营口的象征,即兼程开营口守备。

  三、高伍(高岗、伍修权——笔者注)建议以12纵及3个独立师由钟伟指挥,由四平以北上车赶于24日以前全部运抵清源,以急行军开至鞍山、海城,堵塞敌向营口退路。此计划甚为必要,请即电高伍照此速办,愈快愈好。惟10纵仍须准备从打虎山开营口,以占先机。当然,10纵目前可在打虎山不动,待敌有退营口征候时迅开营口。

  四、高伍又建议,以其余各独立师及二线兵团由萧萧指挥,向法库、彰武、新民急进,配合锦州主力歼敌。我们认为这也是完全必要的。惟第一,以12纵及3个独立师共6个师开鞍山、海城是否足够,如敌全力退营口,我6个师恐难抵御,是否应增加一二个独立师于营口方面。第二,去彰武、新民与敌接触的时机不可过迟,也不可过早,似宜适时隐蔽开至法库以北,待你们主力业已发起攻击抓住了廖耀湘时,突然断敌向沈阳退路为宜。以上两点请酌复高伍。

  五、蒋介石15日到沈阳时即携杜聿明同来,是帮助卫立煌指挥撤退的。外国通讯社18日讯,蒋介石又到沈阳。目前数日是敌决策时机,撤退是15日就决定了的,如何撤退则或者昨今两日已经决定,或者尚待决定,并且决定之后又可改变。望你们密切注视这数日的动态,不失时机,争取大胜。

  军委 20日4时

  10月20日晨,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指示电:

  林罗刘:

  关于立即准备不失时机歼灭廖耀湘兵团5个军的方针,我们和你们意见完全一致,业已电告。关于具体部署,由你们根据情况相机处理。我们提出下列意见供你们考虑:

  一、以原对锦葫防御之两个纵队及3个独立师,仍任该方防御,不再增加兵力。

  二、以1、2、3、5、6、7、8、9、10共9个纵队27个师全部,分割包围廖兵团5个军12个师。其办法,以6个战斗力最强的纵队分割围攻击敌3个军,即以两个纵队担任围歼1个军。另以两个纵队分割半包围敌另外两个军,即以一个纵队担任半包围敌一个军,暂不攻击,只保证其不能增援与不能逃脱,待我主力6个纵队歼灭敌主力3个军之后,再移师歼灭之。以剩下之一个纵队为总预备队,随时加入主力方面之作战。我们认为,敌无强固工事,士气衰落,用我两个纵队围歼敌一个军是足够的。并且我主力包围敌3个军以后,可以不同时攻击3个军,可以先攻一个军或两个军,只要敌一个军被歼灭得差不多了,就可同时动手攻击3个军。如果萧萧能率几个独立师及时赶到截敌归路,那就更为有利。

  三、高伍提议6个师(12纵加3个独立师)位于营口以北。我们觉得似宜增加一个师,共7个师位于营口以北,阻敌逃路。其中应有2至3个较有战斗力的师。

  四、你们应立即召集一次干部会议,动员新战役的作战。以上4项,望斟酌办理。

  军委 20日7时

  10月21日凌晨,东北“剿总”副司令郑洞国的司令部附近枪声骤起,郑洞国以为是巷战逼近,急忙到门外观望、询问左右军情,他哪里知道,正是他的高级幕僚和卫兵悄悄迎来了解放军的代表。他们计议,朝天放枪,假意抵抗。转眼之间,解放军神兵天降,占据了郑洞国的司令部内外。郑洞国的副参谋长和卫兵团团围着郑洞国,用眼神示意郑洞国:

  “大势去矣,放下武器吧!”

  郑洞国无奈,只好听候发落。就这样,在国共双方对峙了5个月之后,结下了这个富有戏剧性的城下之盟,长春宣告解放。

  说来也巧,郑洞国率领的守城部队是蒋介石的嫡系第1兵团10万人,而东北野战军的攻城部队的番号和实力也是第1兵团10万人。历史就是有这样的富有戏剧性的巧合。

  解放军的司令员萧劲光和政委萧华设宴招待郑洞国,在小酌之中,萧劲光和萧华给郑洞国斟酒夹菜,非常和气。饭后,萧劲光和萧华问郑洞国,今后有什么打算?郑洞国说:

  “一不去广播,二不去参加公开的宴会。我只想做一个老百姓。”

  萧劲光、萧华爽快地答应了郑洞国的要求,婉言说:

  “你不愿工作,或者休息一段时间,或者学习一段时间,请任意选择。”

  郑洞国说:

  “学习,让我学习一段时间!”

  就这样,郑洞国在军区招待所内关起门来,学习了一年半。

  这位萧华政委,本传前面已经多次说过。他17岁时,就成为少共国际师的政委。在长征途中,新战士吴宗汉去给他当警卫员,吴宗汉胆小,第一次见首长不敢抬头。萧华问:“年纪多大了?”“20岁。”“嘿,比我还大1岁。”吴宗汉抬头一看,首长果然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不禁心想:他怎么这么年轻就当首长啦?萧华22岁时,率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前往山东省惠民县,与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商讨统一抗战大计。59岁的沈鸿烈出口不逊:“一个娃娃,也来和我谈判。”在双方唇枪舌剑的谈判之后,沈鸿烈对萧华钦佩不已。自此,“娃娃司令”的名头在冀鲁边区敌我双方传开了。后来,这位被毛泽东称赞为才子的萧华,写出了一曲风靡中华大地的《长征组歌》。有人对《长征组歌》稍有微词,周恩来听到后曾说:“他写的《长征组歌》,你们能写出来吗?‘毛主席用兵真如神!’是神来之笔嘛!”

  10月22日凌晨,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陈毅、邓小平,并告饶漱石、粟裕、谭震林,中原局的指示电,他写道:

  陈邓,并告饶粟谭,中原局:

  刘峙认为我华野有出苏北企图,停止邱孙向鲁西南行动,以李兵团之第9军加入东面防堵,以邱兵团由商丘向砀山收缩。白崇禧则为对付我2、6、10纵,以黄张两兵团向桐柏方面进攻,陈邓攻郑作战完全不受南面威胁。因此,为了保障我华野全军在淮海战役中完全胜利,请你们准备着,在攻克郑州休息数日后,迅即全军东进,相机攻占开封。或者不打开封,直出徐蚌线。不但钳制孙元良、刘汝明,并且钳制邱李两兵团各一部。粟谭则令9、广两纵现在立即开动,直出金、鱼、成、单与陈邓协力作战。9、广两纵是否已出动,何时可到金、鱼、成、单地区,望粟谭即告。

  军委 养 子

  10月22日午后1时,毛泽东为军委起草给饶漱石、粟裕、谭震林等的指示电:

  饶粟谭,并告陈邓,中原局:

  一、完全同意你们马午电部署,请即照此执行。

  二、陈毅邓小平二同志现用陈谢电台在郑州附近指挥作战,你们及进入鲁西南之三纵均应经陈谢台与陈邓密切联络,以利配合。

  三、3纵、广纵及鲁西南两个旅应于30日以前进至商砀线以北地区,距敌大约100华里左右,摆成一字形阵线,断绝行人来往,不要向商砀线攻击,使敌早日觉察我在该方不过是佯攻部署,要在东面微日发起战斗之同时(或者早一天即支日),才向商砀线及丰县之敌举行牵制性攻击,否则可能不起大的作用。

  四、目前极好的形势是白部黄张两兵团被我2、6、10纵吸引到桐柏山区,在相当长时间内不可能回头进到黄泛区,威胁东北面我军之行动,有利于我陈邓在攻郑胜利后,以一部或大部或全部向东行动,协同3、广两纵,不但牵制孙刘全部,而且可能牵制邱李一部。具体行动,可在攻郑后决定。我们预计是以一部留在郑州、淮阳之线,以主力于邱李两兵团大量东援之际,举行徐蚌作战,相机攻取宿县、蚌埠,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破毁津浦路,使敌交通断绝,陷刘峙全军于孤立地位。假如23日开始之郑州作战,能在数日内达成任务,休整数日,本月底或下月初东进,以10天左右时间到达宿、蚌附近,休息数日,举行徐蚌作战,此时正是我华野打得激烈的时候,势必吸引邱李很大一部分力量回援,对于保证淮海战役取得大胜将有极大作用。但未知时间上来得及否,请陈邓于攻郑胜利后,作全盘考虑电复。

  军委 22日13时

  10月22日深夜,陈毅、邓小平关于占领郑州及主力东进计划致中央军委等电:

  军委并刘、李:

  一、郑州之敌,于今养辰向新乡撤退,被我9纵—个旅截击于郑州以北卅里处,正战斗中。我主力黄昏后可加入战斗,郑州城已于今养午被我占领。

  二、我们拟在现地休息两天,调整部队,于有日开始东进攻占开封。如开封之敌东逃,则遵养子电出商丘,或直出徐蚌线箝制孙、刘,协同华野作战。

  陈邓 养 亥

  10月23日晨5时,毛泽东为中央军委起草给陈毅、邓小平等指示电,他写道:

  陈邓,饶粟谭:

  一、陈邓养亥电悉。占领郑州甚慰。你们休息两天即东进攻占开封甚好。

  二、请粟谭在济南不要留住太久,济南方面一切问题交潄石处理。粟谭速赴南线指挥,以便按预定时间(戌微)发起战斗。

  三、淮海战役最紧张时间是戌微至戌哿约两星期左右。陈邓酉有东进,估计月底可能攻占开封。如开封之敌东逃,则陈邓月底可能进至商丘附近,可以适时密切配合淮海作战。

  四、请粟谭即令3纵、广纵及鲁西南地方兵团,准于月底进至商、砀以北,并受陈邓指挥。

  五、陈邓东进与3纵、广纵诸部会合后,第一个目标是歼灭孙元良兵团,第二个目标是攻占宿、蚌。

  军委 23日5时

  10月23日,蒋介石根据何应钦、顾祝同在南京召开的国防部军事会议的报告,做出了如下决定:

  1、徐州方面应取攻势防御,放弃郑州、开封、兰考等城市。2、华中、徐州两“剿总”由白崇禧统一指挥。3、第2军和第15军可并入黄维兵团,华中“剿总”必要时可放弃南阳,以便黄维兵团进出周口。4、令宋希濂任徐州“剿总”副总司令。

  就在10月23日这一天,华东野战军司令部下达了《淮海战役预备命令》:

  以苏北兵团为东路,即左翼,由司令员韦国清指挥2纵、12纵和中原野战军11纵共3个纵队,从赣榆县向阿湖镇前进,围歼阿湖地区国民党军第25军,并首先以主力一部夺取和控制新安镇以东,以切断第25军向新安镇退却的道路,同时以一部首先切断黄百韬兵团向海州、连云港之退路,防其东窜。

  以华东野战军总部为中路,由粟裕、谭震林率1、4、6、8、9纵队,鲁中纵队,炮兵纵队共7个纵队,从临沂南下,兵分5路,分头攻占郯城、邳县等地,然后向黄百韬兵团驻地进击,并同集结在宿迁附近的11纵队、江淮独立旅等部,实施南北对进,突击包围黄百韬兵团。

  以山东兵团为西路,即右翼,由司令员许世友指挥7、10、13纵共3个纵队,从滕县南下,分别向临城、枣庄、峄城前进,然后直插徐东陇海路大许家车站,以切断黄百韬兵团向西逃窜的去路。

  另外,徐州西北一路,为华东野战军第3纵队、两广纵队、冀鲁豫独立旅,由单县向丰县、砀山前进以配合中原野战军主力向徐州以西进攻,力求拖住孙元良兵团不能往商丘、砀山东援,并胁迫邱清泉兵团不敢放胆由砀山向徐州东援,以保证东线主力包围歼灭黄百韬兵团之作战的实施。

  10月24日,开封国民党守军东撤,中原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在政委邓小平、副司令员陈毅率领下,乘势继续东进。

  欲知毛泽东下一步如何指挥淮海战役?请继续往下看。

  东方翁曰:毛泽东在谋划淮海战役时,鉴于华东野战军在兵力数量和武器装备方面与国民党军相比都处于劣势,便于10月14日凌晨在给饶漱石、粟裕、谭震林等的电报中出谋划策,为国民党军预伏了一个迷魂阵。那几条妙计,细细读来,真是令人拍案叫绝!一代谋略大师,舍他其谁也!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全10卷共6册成本价包邮,购书请联系微信号:qunfeiyang2014,   13937776295 。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代表

习近平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会议 听取脱贫攻坚总结评估汇报

郝贵生:永远的恩格斯——纪念恩格斯诞辰200周年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接见全军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会议代表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新华时评:绝不能让“割韭菜者”一跑了之

两日热点

此图一出,戳碎了打工人的心

黄卫东:央行印钞从不借给政府,却买美国国债借钱给敌人

崇拜毛泽东与崇拜赫鲁晓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