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为什么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申鹏 2020-10-28 来源:平原公子公众号

我们纪念抗美援朝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们的阶级感情,我们的国际主义精神。而正是我们的阶级感情、我们的国际主义精神、我们体现出来真正的“人民民主”,让我们最可爱的人不但在战场上所向无敌,还在国际形象中光焰万丈,一时间,社会主义中国成了国际上许多有识之士的追求和向往。

  当年在志愿军中,有一个日本人,货真价实的日本人。

  当初志愿报名入朝的时候,要填自己的信息,按照规定,入朝作战的战士不能是日籍,这个日籍解放军直接给自己填了个“中国籍”,还加入了志愿军的空军,后来都入朝作战很久了,连长找到他,说:“你好像是个日本人吧”。他说:“不,我是中国人”。

20201028_153950_049.jpg

640-(1).jpg

640.jpg

  这个同志叫做砂原惠,生于日本福冈,父母都是日本人,他5岁就跟随父亲到了中国的东北,在东北的时候,还给地主当过牛倌,作为一个在东北长大的日本平民,他见过了许许多多的部队,最后他选择加入了东北民主联军,就是后来的四野,他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然后还跨过鸭绿江,抗击美帝国主义。

640-(2).jpg

  胜利回国后,后来砂原惠去东北老航校工作,还要负责与日籍人员沟通,他还表示接受不了。

  “我一看都是日本人,还给鬼子吃白米饭,根本就接受不了。我们在朝鲜战场上吃的是什么东西啊,他们都是日本鬼子啊!”砂原惠甚至绝食两天以示抗议......领导做了很多工作,才让他改变了思维。

  一个日本侨民后裔,在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中,成了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其实,东北的土改,对他有着很深刻的影响。1945年,砂原惠他在地主家当猪倌。因为干得好,1946年开始,砂原惠“倌”升一级,当上了地主家的牛倌,负责放养地主家的牛,每年能获得九斗六升的高粱作为工钱。1948年东北土改的时候,按照成分划分,砂原惠一家被定为“雇农”,“比贫农还要差,贫农好歹还有自己的生产工具,有个自己的住处,我们穷到连生产工具都没有。”给地主打工的雇农砂原惠,分到了属于自己的土地。于是,他觉得,东北民主联军是真正为了人民的“王师”。

  “我见过关东军,也见过国民党的中央军、共产党的八路军,体验了新旧时代的变迁。亲历了这么大的时代变动后,我发现只有共产党的军队,才是人民的军队.....我看到别人还没解放,就想要去解放别人。”

  “看到别人还没有解放,就想要去解放”,这是很多志愿军战士朴素的阶级感情,也是朴素的国际主义精神。

  10月25日,我参加抗美援朝老战士座谈会的时候,我们会场PPT的标题写着“纪念志愿军入朝作战70周年”,老爷子看到后,非常和蔼地说,不要讲“入朝作战”,还是要讲“抗美援朝”,不要讲“朝鲜战争”,还是要讲“抗美援朝”,"我们是去帮助朝鲜人民,打败美帝国主义的,我们当年动身出发的时候,政委指导员都在反复教育我们,要尊重朝鲜人民,要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

  我们纪念抗美援朝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们的阶级感情,我们的国际主义精神。

  而正是我们的阶级感情、我们的国际主义精神、我们体现出来真正的“人民民主”,让我们最可爱的人不但在战场上所向无敌,还在国际形象中光焰万丈,一时间,社会主义中国成了国际上许多有识之士的追求和向往。

  我们秉持真正的人道主义精神,甚至打动了那些来自大洋彼岸的军人,有许多英美战俘在战后不愿回国,他们认为,社会主义中国才是人类的未来,才是人民的希望,1953年,22名“联合国军”士兵(包括21名美军士兵和1名英军士兵)在朝鲜战争后拒绝遣返回国,他们自愿留在中国,和新中国人民一起,建设社会主义。

  他们不想走了,他们在战俘营中,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人民民主”,我们优待俘虏,官兵平等,甚至还为他们举行了“战俘奥运会”。他们发现,这支军队,真的和他们以前所在的军队完全不同。当年在朝鲜,美军对待我志愿军战俘极其狠毒,打骂、刺字、做细菌试验,有的还被杀害.....这是“王者之师”和“匪帮”的区别。

640-(3).jpg

640-(4).jpg

  美军战俘拒绝遣返使美国丢尽面子,于是美国绞尽脑汁引诱战俘回国,美国一方面派牧师做战俘的“灵魂工作”,另一方面播放战俘父母的录音,甚至以回国后丰厚年薪相诱,规劝战俘回国。朝韩非军事区以南的美国广播向战俘们传话说:“我们认为你们中的一些人渴望遣返。”听到这个宣传广播后,战俘理查德·科登中士问同伴们:“有任何美国人想回国吗?”他的同伴们回答道:“没有!”

  这22人,一留就是大半个世纪,他们成了新中国建设者的一员,有的人当农民,有的人当工人,有的人去上学,他们大多选择进工厂或到农村工作。在这22名美英战俘中,最著名的当属温纳瑞斯,他成了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者,自称“老温”。温纳瑞斯在中国生活了半个世纪,在工厂当工人27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读过书、后来到山东大学担任英语教授。2004年在中国去世。

  2001年,南海撞机事件发生后,退休在家的老温看电视的时候气得怒骂:“美帝国主义蛮不讲理!美国政府应该向中华民族道歉。”

640-(5).jpg

640-(6).jpg

  所以,你能理解,当初的共产主义者、最可爱的人们,是有多么伟大,多么富有人格魅力?

  他们的英雄主义精神、理想主义、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可以感染很多人,甚至可以感染来自于敌对阵营的帝国主义国家的军人,让他们转变思想,成为同志,成为共产主义者。

  这就是新中国的魅力,这就是革命者的魅力。

  1956年拍摄电影《上甘岭》中,最动人的一幕,就是大家在坑道中唱起《我的祖国》,无论条件多么艰苦,前线多么危险,大家眼中都有光,泪中都带笑,充满着对未来的美好希望。

  一条大河波浪宽,

  风吹稻花香两岸,

  .......

  为了开辟新天地,

  唤醒了沉睡的高山,

  让那河流改变了模样。

  这是英雄的祖国,

  是我生长的地方。

  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

  到处都有青春的力量......

20201028_153950_055.jpg

20201028_153950_056.jpg

20201028_153950_057.jpg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梁兴初:志愿军第38军军长,血战三所里一战封神,彭德怀写下“38军万岁”

志愿军队伍中的当代花木兰——女特等战斗英雄郭俊卿

林彪没有领兵入朝的真实原因,曾推荐粟裕挂帅出征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并网成功

《环球时报》社评:美要再“领导世界”?关键是“领导”什么

品漳河蜜桔,忆红色岁月——乌有之乡代购漳河蜜桔

两日热点

驳远方青木和韩毓海的谬论

马云之后,我们又见证历史了!

彭水周:他们为何要疯狂泼污、攻击开国领袖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