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孤例!遇坑就填的美军,为啥偏偏栽在这“三角”里?

王正兴 2020-10-18 来源:瞭望智库

  志愿军有这样一句话:“东有铁原,西有华川”,说的就是铁原阻击战和华川阻击战。

  在铁原和华川之间的中部战线上,还有一场同样重要的战斗——“平金淮阻击战”,异常惨烈却鲜有人知。

  

  2020年1月9日,存放在沈阳抗美援朝烈士纪念馆的归国志愿军烈士遗物。图|新华社

  这场阻击战背后,诞生了多个荣誉称号,有的部队还是二次获得荣誉称号。在我军军史上,在战争时期两次获得荣誉称号的部队相当罕见。

  此外,这场阻击战让美军心生忌惮,很长一段时间内,再也没有试图夺回此处阵地。

  今天,让我们走进平金淮阻击战。

  文 | 王正兴

  编辑 | 谢芳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在文前注明来源瞭望智库(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则将严格追究法律责任。

 

  1

  最强美军

  抗美援朝战争第五次战役,在志愿军结束战斗转为撤退之际,美军抓住了志愿军后勤补给困难的弱点,迅速以“穿插分割”战术展开全线反攻。

  一时间,战场态势对志愿军极为不利。因此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命令:迅速停止部分军和人民军军团的休整,从西到东分别展开64军、63军、15军、26军、20军5个军以及人民军第5、2、3军团3个军团进行防御,坚决制止美军进攻。

  战场态势为什么会对志愿军如此不利?

  通常都说“是因为对美军的反扑估计不足,部署不周,陷入被动”。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因素不能忽略,那就是当时的美军是朝鲜战争中的最强美军。

  在朝鲜战争中,美军的战斗力并非一成不变,它有高峰也有低谷。战争初期的美军是最弱的,战争末期也让人不敢恭维。但1951年3月至1951年11月之间的美军,是其战斗力最强的时候。

  原因有以下几点:

  其一,美国大量增兵。

  1950年11月底和12月初的第二次战役,美军遭到“美国陆军史上最大惨败”,开始大量增兵入朝。仅美国陆军就从1950年11月的158498人上升到1951年6月的222947人,增加了三分之一之多,到1951年11月更是到达顶峰的262045人。

  其二,二战老兵重返战场。

  增兵仅仅是一个表象,更为重要的是,大量二战老兵被重新征召,来到朝鲜战场。这些人的到来,对美军战斗力的提升是决定性的。美军对朝鲜战争的研究表明,一旦一个连队中有经验的军官和老兵伤亡殆尽,剩下的人员马上变成乌合之众,会完全丧失战斗能力。而这些老兵在的时候,美军甚至能出现与志愿军相媲美的战斗意志。

  其三,大量增加技术兵种。

  1950年12月,李奇微接替死去的沃克出任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是真正的火力制胜主义者,在他的要求下,美军大量增加了远程火力部队。仅其上任的当月,美军就向战场紧急运输了10个重型炮兵营。

  其四,一个天才指挥官出现——詹姆斯·奥尔沃德·范弗里特。

  李奇微虽然找出了志愿军的弱点,但是他的战术根本不足以打败志愿军。接替李奇微的范弗里特则意识到,志愿军最拿手的战术就是穿插分割,而机动能力更强、拥有强大机械化部队的美军更有能力去执行穿插分割战术。

  第五次战役转移阶段,范弗里特以志愿军之道还施志愿军之身,组建起多支强力装甲特遣队向志愿军纵深穿插急进,企图歼灭志愿军主力于包围圈中。在范弗里特指挥下,美军甚至1日内穿插急进80公里,对志愿军造成极大威胁。

  其五,美军的轮换制度尚未实施。

  朝鲜战争时期,美军开始实行轮换制度,但这是其输掉战争的一个重要原因。与志愿军整建制部队轮换不同,美军采取的是人员分散轮换,从1951年10月开始实行。这一制度造成美军有经验的老兵纷纷离队,而补充的新兵无人传帮带,战斗力急剧下降,以至于美军中的韩军附编变成了作战的主力。

  但此时,美军尚未开始轮换。

 

  2

  最危险时刻

  当美军气势汹汹之际,志愿军各部也展开了一场场铁血阻击战。

  首先是20军在华川地区展开了著名的华川阻击战,挫敌锋芒,稳住了金化以东地区的阵脚。随后63军又迅速在涟川、铁原一线展开,再次遏制了美军在铁原以西地区的嚣张气焰。

  美军的迅猛攻势遭到一定遏制,他们依然加紧调整部署,继续向北猛攻,其进攻的重点是著名的“铁三角”。

  “铁三角”指的是朝鲜半岛上铁原、平康、金化之间的三角区域,其中的平康谷地是朝鲜半岛唯一能进行大规模机械化作战的地区,正处于63军和20军之间。

  如果战线中路的铁三角被美军第9军突破,志愿军将被迫大踏步向北撤退,战局的天平依然会向美军倾斜。

  此时,26军正在铁三角北端构成二线防御。

  “铁三角”一带的要点有四:分别是东边的白马山,中部的西方山,和东边的鸡雄山、五圣山。而鸡雄山和五圣山之间,就是著名的上甘岭。

  在这四个要点中,最重要的是西方山,它是平康谷地的门户,西方山失守,意味着门户大开,美军可以长驱直入;其次是五圣山,五圣山失守意味着志愿军失去“铁三角”地区的支撑点,将无力在此地坚持;再次是白马山,白马山对于志愿军的意义是一个重要的进攻发起点和防御支撑点;最后是鸡雄山,鸡雄山对志愿军来说,是一个良好的进攻发起阵地,但不是一个有利的防御阵地。

  本来,26军的任务是:以积极防御手段,大量杀伤和消耗敌人,争取两个月的时间,以便志愿军主力调整力量,补充人员粮弹,以利再战。

  根据这一任务,26军决心以77师部署在金化公路以北地区;78师部署在平康公路以北地区;76师为二梯队,部署在剑不里以北地区;并规定以两双岭、长岩山、剑不里为最后坚守阵地。可以看到,26军还是准备以第四次战役的打法,展开机动防御,逐次消耗美军攻击锐势。

  可是,在铁原阻击战获得成功的同时,在26军前方的兄弟部队未能在芝浦里阻击战中完成志司规定的坚守15天的任务,于6月7日撤至西方山、鸡雄山一线,此后继续向北转移。

  这样一来,情况发生了急剧变化。26军原本计划在兄弟部队完成阻击任务后接替进行阻击。而那时美军第9军部队已遭到大量消耗,而26军也有时间完成防御部署。

  可现在,西方山、鸡雄山一线的我军部队已经转移,如果美军占领西方山和鸡雄山乘势尾随追击,志愿军在华川和铁原阻击战中取得的成果将化为乌有。能否稳住战线,挽救志愿军危局,这副千斤重担,此时此刻26军承受着最沉重的部分。

  于是,26军决定,抢占西方山、鸡雄山,将阻击阵地前移,以积极的战斗迟滞美军,掩护兄弟部队转移。

 

  3

  争夺鸡雄山

  6月10日,美军第25师率加拿大第25旅向我230团2连坚守的鸡雄山发起试探进攻。13日,美军第25师以140余辆坦克为先导,向斗流峰(西方山东侧要点)、凤尾山、鸡雄山展开全面进攻。

  26军以阵前伏击、阵地阻击、夜间袭击的战法,与美军展开周旋。16日的战斗最为惊险,前沿8班被十倍以上的美军团团围住,美军在8架飞机、8辆坦克、100多门火炮支援下反复冲击。8班临危不惧,在失去支援的2小时内,弹药打光了,用铁镐、铁锹与美军肉搏,拼死守住了阵地。战至22日,美军未能前进一步。

  6月23日,美军第9军用韩军第9师团(即白马师团)换下筋疲力尽的美军第25师,鸡雄山战斗就此进入白热化。

  韩军步兵战斗力远比美军步兵强悍,24日拂晓,韩军开始发起进攻,战至上午10时,韩军第9师团29联队3营就攻占鸡雄山侧后的凤尾北山和由20军175团1部防御的300高地。这样一来,驻守鸡雄山主峰的230团2连陷入韩军三面包围之中。

  随即,韩军29联队在27辆美军坦克掩护下,以5个连的兵力向鸡雄山发起猛攻。我前沿8班弹药耗尽,战至最后一人吴步伦,他孤身冲出抢夺韩军武器,被韩军一步兵死死抱住,遂拉响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12时,韩军占领鸡雄山主峰部分阵地,2连副连长组织通信员、卫生员、炮兵班等10人发起决死反冲击,阻止了韩军扩张。13时,营预备队4个班配合2连5班反冲击,夺回阵地。黄昏,韩军再次发起攻击,再夺主峰阵地。20时,2连在1连3排增援下,再次反击,夺回全部阵地。

  这样的反复争夺,在接下来的5天里重复上演着。25日晚,2连与韩军多次反复拼杀后,因伤亡过大,奉命撤出阵地。2连歼敌300余人,缴枪200余支,被授予“鸡雄山阻击战斗英雄连”荣誉称号,指导员宋兰君被授予二级战斗英雄称号,排长王兆才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而韩军29联队亦失去战斗力,由28联队接替。

  26日起,230团与韩军第9师团继续激战,鸡雄山每天易手多次,见以达到抢占鸡雄山迟滞、消耗敌军的目的,志愿军主动撤离鸡雄山。230团以伤亡547人的代价,毙伤韩军2300余人,韩军28、29联队先后失去战斗力,韩军第9师团被迫退出战斗。

 

  4

  失守西方山

  鸡雄山战斗还在进行的 6月23日,美军第3师15团开始对西方山、斗流峰发起试探进攻。一日激战后,美军攻占了前沿两个高地,但被志愿军反击夺回。

  之后多天内,美军步兵未再出动,只每日以飞机、大炮猛轰西方山一线阵地。随着鸡雄山战斗的结束,美军第9军开始把注意力集中到平康谷地的门户——西方山。

  7月1日,美军第3师以100多辆坦克、一个整团的步兵对我西方山阵地开始四面围攻。美军的意图是以正面强攻牵制志愿军守备兵力,装甲部队引导步兵向西方山侧后迂回,随后以侧后攻击为主,拿下西方山。

  美军的行动非常毒辣,西路迂回之敌迅速攻占西方山西北的鸭山和正北的鱼龙浦、马山里;而东路迂回之敌攻占了东侧的别有峰,很快形成对西方山的四面包围。完成包围后,正面攻击之美军发起潮水般进攻,经过苦战,志愿军击退美军7次进攻,依然守住西方山阵地。

  入夜后,美军迂回部队迅速撤离,同时以纵深炮火猛轰志愿军阵地,阻止我军补充兵力弹药。

  2日,美军再次以正面牵制,两翼迂回的战法发起进攻,我虽经苦战守住阵地,但伤亡惨重。

  3日拂晓,美军以4个营的兵力再次故技重施,迂回部队连续夺取马山、发利峰、别有峰、斗流峰等阵地,我仅剩西方山主峰及西北之王在峰。随着77师和78师各有2个连反击失利,志愿军退出西方山一线,美军第9军打开了平康谷地的门户。

  美军第3师为什么能迅速拿下西方山?

  因为此处的地形。西方山是平康谷地南部唯一的屏障,山后就是非常便于美军装甲部队作战的平原谷地。美军以装甲部队引导步兵迂回,几乎畅通无阻,遂每次都可以顺利迂回志愿军侧后,发起四面围攻。

  这个仗,非常不好打。

 

  5

  保卫五圣山

  虽然美军第9军占领西方山、斗流峰、鸡雄山,但是“铁三角”的关键地区其实是西方山、鸡雄山、五圣山构成的“小铁三角”。

  “小铁三角”如果丢失,将意味着整个平康谷地都陷入美军之手。志愿军必须保住最后一个关键要点五圣山。

  五圣山位于平康东南19公里,金化以北55公里,海拔1061.7米,不仅是“铁三角”地区的制高点,更是志愿军东西线的连接点,战略地位极其重要。一旦美军攻克五圣山,志愿军将被迫大踏步北移。

  美军亦深知此点。拿下西方山后的7月4日起,美军第25师向五圣山前419高地、399.8高地及上甘岭两个高地大举进攻,企图直接粉碎志愿军在铁三角的最后支撑点,彻底割裂志愿军西线和东线。

  这一次,美军再次根据地形改变了战法,419高地、399.8高地及上甘岭两个高地后均有相当距离的开阔地。美军以空中火力和纵深炮火封锁五圣山向419高地、399.8高地及上甘岭两个高地的支援通道,企图以封锁加正面强攻的办法,置志愿军于死地,以打开进攻五圣山的门户。

  在成千上万吨钢铁的轰击下,志愿军再次面临严峻的考验。

  美军炮火猛烈到什么程度?大口径炮弹和重磅航弹摧毁了高地上的一切工事,高地被削掉1米有余,志愿军有不少战士在工事被直接震死。在美军空炮火力大面积的覆盖和遮断下,志愿军的粮弹补给发生严重困难,每个战士每天只能吃三块饼干、喝一杯水。

  但是美军第25师步兵的攻击却没有取得效果,美军第9军遂再次调上整补完毕的韩军第9师团,这是韩军最擅长山地战的部队。

  在美军炮兵的助威下,韩军步兵攻势非常猛烈。7月19日、7月26日、7月27日,韩军三次攻上上甘岭两个高地,其中两次攻占志愿军阵地。

  韩军步兵虽然勇猛,志愿军却并未屈服,仅229团8连就打退韩军169次进攻。

  8月2日,韩军第9师团终于力竭,再次退出战斗整补,美军第25师又一次接替战斗。见对手又换成美军,志愿军也改变战法,频繁前出对美军设伏,成功伏击美军11次。屡屡中伏的美军被迫降低了进攻频率,从8月5日至21日,志愿军再次击退美军8次进攻,取得五圣山保卫战胜利。

  战后,表现最出色的229团8连被授予“五圣山阻击模范连”称号,这是8连自抗日战争期间获得“岱崮连”称号后,再次获得荣誉称号。

 

  6

  夺回西方山

  经过苦战,解除五圣山的危机后,26军开始思索下一步行动。此时,当面美军第9军一线部队为美军第3、25师,火力虽然更猛,但因屡攻五圣山不克,士气已严重下降。于是,26军决定反攻西方山、斗流峰的美军第3师,彻底粉碎美军对“铁三角”地区的威胁。

  9月6日凌晨,志愿军227团1营、226团4连对西方山发起反攻,志愿军动用了8个连的炮兵,还集中了76师所有的轻便火炮提供火力支援,其中有苏式122榴弹炮一个营和苏式7.26加榴炮两个连。不过,未能拿下美军阵地,26军评价步兵组织进攻不力,协同不佳。

  没想到,7日白天,西方山的美军自己跑了。审问美军俘虏后得知,在志愿军炮兵火力打击下,美军守军3个连在半个晚上就伤亡过半,失去了战斗意志。

  9日,美军15团以全团之力发起反击,再次夺取西方山、斗流峰。不过,他们显然对前几天的志愿军炮火记忆犹新,主力部队随即撤离,只留下少量警戒兵力。

  11日晚,志愿军又一次组织进攻,不但顺利夺取西方山、斗流峰,更向南推进至上墨谷、沙器幕一线。

  至此,美军第9军放弃了对西方山的大规模进攻。

  10月,美军全线发起秋季攻势,志愿军总部判断,美军必全力争夺关键要点西方山,于是命令26军要充分做好战斗准备。

  这次,志愿军总部判断失误了,全线进攻的美军唯独没有对西方山一线发动进攻,而且一直到停战,美军也没有再动过这个念头。

  平金淮阻击战是1951年三大阻击战中最不出名的一个,但意义非凡。在美军气焰最嚣张的时刻,平金淮阻击战粉碎了美军攻入“铁三角”的妄想,在战局的关键时刻稳住了中部战线。

  26军有位老大哥曾对我说,平金淮阻击战,26军确实打得不错,但不能说把美军打怕了,美军怕过谁?当然,他的第二句话是,志愿军怕过谁?

  也许,说26军把美军打怕了有点夸张,但让其心生忌惮是毋庸置疑的。

  美军在朝鲜战争中有个作战特点:只要战线出现凹部或者凸部,美军肯定会采取积极行动,拉平战线,他们这种积极行动是会尽全力的。

  当时西方山、五圣山、鸡雄山这个小小的“铁三角”,就是美军战线上的一个凹部,而且存在的时间长达2年之久。而这个小小的“铁三角”,正是整个抗美援朝中的唯一一次例外,美军没有能够拉平这里的战线,而且还放弃了这个打算。

  之后,这里虽然还有上甘岭战役,但美军的作战计划是两个小高地,距离拉平战线差得很远。

  为什么这个小小的“铁三角”会成为唯一的特例,不正是因为美军在此领教了26军的战斗决心和意志吗?

  美军第3师甚至放弃了最为重要而且难守易攻的西方山不再进攻,就是为了避免自己的守军在此被歼灭。因为美军相信,为了守住平康谷地,志愿军夺取西方山的意志是不可动摇的。

  美军并不是没有努力,平金淮阻击战打了好几个月,但是美军主动放弃了。1951年10月,美军发起最后一次大规模攻势——秋季攻势。从西到东,全线都在激战,唯独西方山和上甘岭一线,异常地平静。

  这就是美军心生忌惮的最好证明。

  参考资料:

  1.《第二十六集团军军史》

  2.《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抗美援朝战争战史》

  3.《抗美援朝战争战例选编》

  4.《分队战法研究参考战例100例》

  5.《岱崮连连史资料》

  6.《步兵第230团第2连鸡雄山防御战斗战例》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他的公众号名为“这才是战争”,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欢迎关注。)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奇险飞渡临津江 ——志愿军116师高浪浦里之战

评沈志华学派对抗美援朝战争前三次战役胜利的否定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抗美援朝70周年兼评沈志华学派否定抗美援朝战争正义性之十四

来自“三八线”的历史诉说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杨晴:毛泽东决策抗美援朝

习近平:在新时代继承和弘扬伟大抗美援朝精神 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

黄迎旭:抗美援朝出兵决策背后的考量

两日热点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