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赵皓阳:为什么说抗美援朝是“立国之战”?

赵皓阳 2020-05-23 来源:大浪淘沙

一切帝国主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我们现在跟美国实力差距大,那还能有抗美援朝时期大吗?我们那时候能把美军硬生生的推倒三八线,现在就要在贸易与技术领域“割地赔款”以求媾和吗?先辈们已经给我们指明道路了。

  (引子)

  “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毛泽东主席的“520语录”

  前几天的“520”是一个神奇的日子,本身是因为一个谐音梗:日期的发音接近于“我爱你”(这个谐音斜的挺远的了其实),青年男女在网上矫情一下罢了。之后商家迅速发现商机,把这个普通的日子变成了情人节、消费节、购物街。到现在,大家在朋友圈晒转账、晒红包已经成为了一种风气,而微信官方也非常识趣的把当天红包上限变成了520元。

  用保罗·福塞尔的话说,给一个普通的日子凭空增加意义是晚期资本主义的“恶俗”。但我觉得这是好事,因为现在日子过得好了、经济繁荣了、社会太平了,大家才有闲心情去“无聊”。对比一下几十年前的“520”,战争的阴云还笼罩在全国上空,伟大领袖还在号召“打败美国侵略者”,普通人估计也没太多的闲情雅致。

  社会发展肯定是好事,但是呢,如果不居安思危、忆苦思甜,也往往会产生一些问题。譬如《三体》中人类就在繁荣的发展中迷失了自我,丧失了危机感和进取心。《三体》就算很好的警示预言,现在的世界也远没有那么“太平”,远有美帝虎视眈眈,意图在高新科技领域打垮中国;近有港台孽子沐猴而冠,也要警惕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前天,人大审议了一部有关国家安全的决定(草案),很多年轻人并不能全面而深刻地理解“国家安全”的概念与内涵。本文我用抗美援朝的历史来讲解分析这个问题,今年正好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七十周年,我把一篇旧文重新修改整理了一遍,一方面纪念抗美援朝的伟大历史,另一方面也更好的理解现实问题。

  (一)立国之战

  首先要明确一点,说抗美援朝中美双方打了个“平手”这一点我是不认同的。美方的战略目的是什么:灭掉朝鲜半岛的红色政权,把朝鲜半岛当做在东亚限制中国乃至苏联的桥头堡;我方参战的诉求是什么:联合国军退回38度线以南,为新中国的发展留出一个安全的战略空间。一方战略目的达到了,一方战略目的没达到,明显我们获得了毫无争议的胜利,总不能要说打到华盛顿才算赢吧?

  从国家安全的角度讲,抗美援朝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彭德怀元帅说的这句话再精确不过:“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海边,架起几门大炮,就能让中国屈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要知道,如果当时新中国政府坐视不管,朝鲜半岛将建立起一个人口、面积相当于德国的法西斯国家——没有错,南朝鲜李承晚政府就是一个法西斯政权——这对于我们国家将会是一个不可估量的安全威胁。在当时,中国一直都是以一个积贫积弱的形象出现在世界舞台的,美国舰队说进台湾海峡就进台湾海峡,说轰炸丹东就轰炸丹东,一旦朝鲜半岛成为西方的势力范围,中国东北必将面临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当时美国将军就叫嚣:中国的边界不在鸭绿江,而是在山海关。

  可见美国的狼子野心。而一旦东北至于西方的威胁之下,新中国政府必将不得不接受苏联的援助,苏联势力必将无法抑制地入侵东北。所以说一旦失去朝鲜,东北的下场是要么成为美国的殖民地,要么成为苏联的半殖民地。于是御敌于国门之外成为了最好的选择——早打比晚打要好,在国外打比在国内打要好。

  最终我们打赢了,所谓“一仗打出五十年和平”就是这个意思。和平,是要有代价的。你首先要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别人才不会欺负你。我们现在坐拥着和平的年岁,不要忘记了我们离人见人欺、受压迫受屈辱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年代,才仅仅过去了不到七十年。

  1951年1月3日志愿军50军第442团攻入汉城——这是百年来我国第一次攻入敌国首都,此时距我们曾经的首都遭受大屠杀仅仅过去了13年。听闻志愿军攻占汉城的捷报,一位百岁老人用颤巍的双手写下一首诗:

  师入三韩大有声,海东形势一番更。

  美军屡败终难振,华裔方兴孰敢轻……

  这位老人是萨镇冰,北洋水师的舰长,亲历过甲午海战,目睹过山河破碎、主权沦丧。还曾记得,甲午战争中国军队在朝鲜一溃千里,汉城更是不战而走。到如今国人又在汉城扬眉吐气,仿佛走过了一个民族兴衰的轮回,这种感触恐怕没有人比萨老将军更深了。

  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很难体会到曾经的屈辱和来之不易的荣耀。现在的年轻人不会去想一个被打趴下的国家怎样再昂首立于世界之林,反而觉得如今的一切都理所应当。

  对美国的胜利带给国人的是全方位的震撼。对于那个年代的中国人,从见识到现代社会开始,美国就是天下老大,连日本都是压在头上不可抵抗的力量。我们能够战胜全世界实力最强没有之一的美国,这种鼓舞之心是不可名状的。

  另一位大清遗老,还是大清遗老的top1——溥仪,在他的回忆录《我的前半生》中记载,志愿军入朝作战之后遗老遗少人心惶惶,觉得共产党必败、美军打进北京城就是分分钟的事,怕共产党败退之前把他们全杀了泄愤。结果看非但美国人没打过来,战线还不断往那边推,于是这些人就开始纷纷献殷勤,溥仪也献出了自己私藏多年的“宝贝”:

  可是不管怎么不信,朝鲜战争越来越不像我们原先那样想的,美国越弄越不像个真老虎。这种出乎意料的情况越明显,我反而越感到了安心,因为我认为如果共产党没有溃败,就不至于急于消灭我这个累赘。

  ……正好,这天政府负责人员来巡视,我透过栏杆,看出来人正是在沈阳叫我不要紧张的那位。根据所长陪伴的形势,我断定他必是所长的上级,虽然他并没穿军装。我觉得向这样人拿出我的贡品,是效果更好的。等他巡视到我们监房跟前的时候,我向他深鞠一躬,说道:

  “请示首长先生,我有件东西,想献给人民政府……”

  岂止是这些遗老遗少,就连国民党将领,都是被打服气的。《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一书中记载了战俘营(功德林监狱)中人们对于朝鲜战争的态度:

  解放战争中,国军一批高级将领被俘虏,视作战犯关押在功德林监狱进行改造。改造嘛,是很艰难的,尤其是要他们否定自己过去的大半生,实在不容易。朝鲜战争爆发后,这批人思想开始活跃起来了,好多人都回忆起蒋离开大陆前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讲话,以为自己的命运即将发生再一次的改变。都觉得共产党能打败国民党,也许还有侥幸的成分在里面,打美国人,那是万万打不过的。美国人可是比日本人还厉害的,而对于日军,国军可是基本没胜过的。

  抗美援朝开始之后,文强(毛泽东的舅表兄弟,曾经的共产党四川省委委员,后来的军统要员,被俘时正是徐州剿总副总参谋长)期盼着三战以致兴奋得夜不能寐的时候,管理处的一位李科长走进胡同,要文强写一篇“美朝战争的预测”,文强对此早已深思熟虑,所以一挥而就,大放厥词,写了一篇洋洋五千余字的得意文章。文章的结束语是:“美国是不可战胜的。” 国民党战犯的内心世界是如此相同,可是外露形式却大不一样。有的成天高喊“共产党万岁!”“美国必败!”有的夜不能寐眼角眉梢都是笑,梦里也在打哈哈;有的慷慨陈词,将心肺肝胆和盘托出;有的一言不发,却总是最先抢看报纸……就算是报纸上关于志愿军的胜利,他们也认为是共产党的宣传,就跟以前的国民党报纸一样。可是,慢慢的,他们觉得情况跟想象中的不一样,战役的胜负或许可以造假,伤亡人数也可能瞒报,但是战线的逐渐向南推移的事实绝对是难以糊弄的。当有一天,连美国飞行员俘虏都出现在功德林的时候,他们终于明白,蒋介石是回不了大陆了,国民党的失败不是没有道理的,许多人开始真正地去阅读《资本论》这些马列著作跟毛泽东的文章了。

  再比如邱行湘,国民党少有的几名会打仗的将领,被称为“邱老虎”,不管是林彪、陈毅还是粟裕,都吃过他不少苦头。结果呢:

  战犯管理所组织战犯为朝鲜战争出力,做干粮,他(邱行湘)是最卖力的人,亲自上阵搬粮食、大锅炒米,比小伙子还能干。能干到什么程度?都80年代了,他去台湾探亲,被认为是共谍,不许入境,老部下求情到蒋纬国才网开一面。他后来和攻进洛阳的解放军军官当邻居,别人怕刺激老汉,和他聊天从来不谈洛阳之战,他倒主动和别人谈细节。还一定要问:“听说206师(他带的老部队)不少人(被俘后重新参军)到朝鲜去过,他们在那里的表现如何? ”张明(“洛阳营”干部)夸奖说:“他们作战顽强,有很多人当了战斗英雄,提了干,还有的牺牲在朝鲜战场,成了中朝人民歌颂的烈士。”

  不只是这些政客、军人,民族资产阶级更是表现出了对抗美援朝无限的支持,飞机大炮一架架的捐丝毫不吝啬。无他,这些民族资产阶级最吃过美国倾销商品的苦、最受那些洋人、买办的气,现在国家出面教训大买办的主子了,他们不兹词谁兹词呢。周学熙的一位后人在回忆录中记载了当时民族资产阶级踊跃支援朝鲜战争的景象(周学熙是洋务运动中重要人物周馥的儿子,周馥曾任两广、两江总督。近代民族工业创始人之一。是华北地区早期工业化的奠基者之一,他所开创的实业集团奠定了京津唐地区近代工业的基础。周学熙亦因此与同时期在江浙一带致力于实业救国的著名状元资本家张謇并称“南张北周”):

  那时的中国,是充满了变革的希望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不是一个党派一个阶级之功,而是各阶层、各有关党派共同建立起来的。新中国的国旗,上有五颗星,大星代表中国共产党,四个小星则代表参与建国的四大阶级,一、工人阶级,二、农民阶级,三、民族资产阶级,四、小资产阶级……民族资本家为何要跑呢?战乱结束后,国家还是要建设的,且当时国家的痼疾(兵乱、匪患、娼妓、烟土、地痞、恶霸、拆白党、租界等)正在被逐一清理,很多中国人都有一种“今日得见黄河清矣”的兴奋感,国家、民族也确实是一派向上的气象。“富豪”们选择留下,我认为并没有什么错误。

  从这时起,资本家阶层,都多少有了一些“赎罪”意识。这一年,他们的社团与政党积极做了如下几件事情,学习宣传国家政策法令,进行自我教育;参加保卫世界和平的签名运动;参加政府组织的物资交流活动;投入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参加土改。这都是当年几项最时尚的活动,资本家不甘人后,有的还做得比较超前。就拿投入抗美援朝来说,现在大家只知道豫剧名伶常香玉捐飞机,殊不知,当年的中国资本家为国不知捐了多少飞机、大炮、坦克与高射炮。

  在国际上,就更不用说了,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大大的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地位。这是新中国第一次以胜利者的姿态站在国际舞台上,其取得的影响力是无可估量的。美国佬自己都认了嘛:“我成了历史上第一位在没有胜利的停战条约上签字美国陆军司令官。”

  美国教科书是这样评价朝鲜战争的:

  The Chinese emerged from the Korean conflict with greatly enhanced prestige, especially insofar as its now battle-hardened army had stood up to technically superior Western armies in a manner that no Chinese army ever had.

  《The World Since 1945》(3rd Edition)第66页,Wayne C. McWilliams&Harry Piotrowski

  看不懂的自己去查一下字典我就不翻译了,这个评价是相当之高,要放到自己教科书上肯定被人骂夸自己不带脸红的。

  两年前,一位操着浓重湖南口音的中年男子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两年后的朝鲜战场上,中国人民向全世界证明了这一点。

  志愿军入朝之前,新中国政府警告美国,不要跨过38度线,否则“勿谓言之不预也”,结果美国佬没听,我们被迫做出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的选择;越南战争中周总理明确在中国、越南、老挝三国党的领导人会议上正式提出,中国以17度线为最后的红线。结果呢,美军地面部队始终没有越过17线。

  这是必须要打,才打的出来的实力。

  (二)地缘利益

  国家安全是国家的基本利益,是一个国家处于没有危险的客观状态,也就是国家没有外部的威胁和侵害也没有内部的混乱和疾患的客观状态。当代国家安全包括10个方面的基本内容,即国民安全、领土安全、主权安全、政治安全、军事安全、经济安全、文化安全、科技安全、生态安全、信息安全。

  当年美国在韩国设立萨德反导系统,为什么会招致全国人民的愤慨呢?其实萨德系统也并不是针对中国的(主要是当年朝鲜拥核引发的连锁反应),大多数人出于质朴的民族情感,反对韩国搭建美国反导系统,但想必也有很多人疑惑:“反导系统”不是自卫反击么?韩国也不会打我们啊,借他几个胆也不敢,那我们在紧张什么呢?这就涉及到地缘空间与国家安全的问题。

  美国在韩国建反导系统我们会紧张,同样几年前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俄罗斯也会跳脚,因为美国的层层推进会使别人的战略空间受到压缩。当代国际关系不会说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而更多的是暗中的博弈、较劲,一种威慑力的比拼。尤其是现代各主要大国基本都拥有了核武器,类似当年各国争霸那样的普法战争、美西战争、英布战争乃至一战二战就不太现实了。那么在各国暗中角力之中“战略空间”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就比如说,美国在韩国、东欧建起了完备的反导系统,那么假如我们发导弹就很难威胁到美国本土了,但是我们没有在美国大门口建反导系统,这样看来美国就占据了优势。当然我们跟美国不会实打实真干起来,但是问题就会出在这“假如”和“看来”二字上。政治说白了就是一个信心的游戏,全世界小弟认大哥,就是看大哥能展示出多少的信心。很简单的例子,为什么美国能让美元强行挂钩石油,因为人家实力强、战略空间遍布全球、航空母舰到处跑,萨达姆搞了一个欧元结算石油,分分钟被搞掉,全世界都怕你。

  那么战略空间的缺失的负面效应就很容易看出来了,比如说前几年我们搞人民币国际化,为什么最近的韩国日本都不买账,只能从中亚搞起?因为韩日都是美国的势力范围,美国在这两地有着很强的“假如”“看来”和“信心”,当年中日搞了一个货币互换协议,马上被美国从中作梗搞掉了,这就是战略空间和势力范围的意义。其实国际政治跟小学生的人际关系差不多,大致就是“我跟你天下第一好”“不许再理XXX”之间的博弈……毫无疑问萨德系统是对我们战略空间一次巨大的压缩,我们的愤怒也在情理之中。

  抗美援朝的胜利为我国发展赢得了一个和平的、长时间的战略空间。朝鲜战争的结果——朝鲜半岛分裂而非一个统一的国家,朝鲜与韩国相互制衡相互牵扯,可以说是达到了中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无论是一个统一的法西斯国家还是一个统一的金家王朝,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并不好处理的事情。东北亚四国角力变成三国演义,我们的战略回旋余地会小太多。无论我们当时是不是把美国赶进太平洋当成终极理想,目前的现状只能说“看起来竟然还很不错”。

  然而从我国角度出发,无论是朝鲜拥核还是韩国萨德,对于我们自身的国家利益是严重的威胁。当然要理解这个世界一定要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朝鲜选择发展核武器、韩国选择接受萨德系统,都是以他们国家自身利益最大化为出发点的。潘基文那个老头子别看当秘书长的时候满口世界和平和谐发展,回了韩国还不是支持萨德系统。当然国际政治就是这样子,这都是无可厚非的。

  东北亚,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地缘地带,相比于欧盟、拉美、中东(部分国家)、东南亚国家的广泛联合,东北亚地区同样拥有者相近的人种、文化体系、历史传承,但却迟迟没有像欧盟、东盟、拉美国家联合体一样走在一起。这个问题我在《中日韩三国手拉手,谁先掉队谁是狗》一文中详细分析过。

  国际关系理论中有这样一个说法:儒教国家,主要指东北亚四国。这个观点目前还有不小的争议,不过这是学者之间的辩论,我们大概了解这个名词的意义就可以:意思是中日韩朝四国文化根出同源,历史和国家制度也是“儒教制”的,即基层宗族+文官政治+皇权,所以具有天然的亲近性。对此还有“大儒圈”和“小儒圈”之说,大儒圈除了东北亚四国,还包括了越南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的华人定居点。

  其实东亚经济一体化这个概念中日韩三国的有识之士们几十年前就在提了,可展望的东亚经济圈从人口、资源、经济体量上来看完爆欧盟,是一个可以给人以无限遐想的设定。因为东北亚地区有着完整的工业基础,高素质的劳动力,相近的文化与习俗。

  从经济角度上讲,中日韩三国有着很强的互补性。就连朝鲜——可能出乎大家意料之外——都有着非常好的工业基础。曾经,朝鲜可是个工业国家,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甚至步入过“准发达国家”的行列。因为那个时候苏联给了朝鲜很多援助,建设了基本的工业基础设施;朝鲜背靠着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也享受到了不少红利。当年朝鲜的工业是以机床、钢铁、化工等重工业为主,在80年代,是出口到我们国家换取农产品的。

  但是呢,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东亚经济一体化的进程遥遥无期,这个原因不是来自于经济,不是来自于文化,而是来自于政治。

  最大的困难主要有三。第一大阻碍是美国,这个不用多说了,东北亚的联合毫无疑问会严重威胁到美国在经济和政治上的霸主地位。日韩的政治军事外交都不独立,都服从于美国的全球战略。日本在台海问题上的跳脚,以及当年韩国的萨德问题,无一不是美国操纵着这些“提线木偶”干的。

  美国还在不遗余力的阻挠东亚经济一体化,因为这会直接威胁到美元在世界霸主的地位。2012年美国策划一批汉奸参与的保钓运动,直接导致中日两国矛盾激化,酝酿已久的中日货币协定泡汤,这个可以看成国际关系史上的经典案例。

  第二大阻碍是日本国内右翼势力。众所周知,日本在二战后没有得到应有的清算,军国主义孽种依然留存。日本拒绝承认战争罪行,参拜靖国神社,修改教科书等行为深深伤害了东亚人民的感情。一直以来都有日本学者重提“大东亚共荣圈”的口号,有些是贼心不死,依然妄图日本主导东亚其他国家的经济;还有一些就是单纯的傻,不知道这个口号对东亚和东南亚人民造成多大的心理伤害——因为日本国内就没有足够的对战争的反思教育。当然,傻也是坏的一种,这种人就需要几个耳光清醒一下。

  第三是朝韩关系。这同样是非常棘手的问题,短时间内看不到可解决的迹象。

  这三个问题每一个都是死结,但对我们来说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所以我国采取的策略是搞一个战略大迂回:一带一路。东边的路走不通我先走西边,虽然从效率和经济收益上讲肯定跟中日韩自由贸易圈没得比,但是是一个极具政治智慧的举措,堪比当年张骞凿空西域,“断匈奴右臂”。这个战略大迂回是极具政治智慧的举动,它带来的收益远不仅仅是在不发达地区投资了几个项目那么简单。

  简而言之,地缘空间就是发展的机会,合作肯定比孤立要好,找个兄弟一起发展肯定比单干要好,东方复杂的政治局势让我国的战略空间扩张被迫走上了“西进运动”,无论是上合组织还是一带一路,尤其是最关键的人民币国际化进程,都是走了西边的道路。然而西部从来不是我国的政治、经济中心,向西拓展战略空间肯定没有向东、向南来的效用大。东北亚的局势与我国未来发展息息相关。最后还是不要忘记了用生命和热血为我们换来一个和平发展的战略空间、能让我们在东北亚局势中立于不败之地有足够回旋余地的志愿军战士。

  (三)精神不朽

  关于抗美援朝的历史意义,学界有一个新的观点:这是近五百年来第一次代表海洋文明的国家被代表传统大陆文明的国家所击败。海权文明强在对地缘空间强大的掌控力,因此陆权文明往往处在被动挨打的局面。能够逆转这一局面的,同时还是与武器装备、综合国力领先一个时代的美军交手,更能体现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伟大。

  先辈们的精神财富,也是宝贵的财富。尤其是在当下的历史当口,美国咄咄逼人,意图在高新科技领域、人民币国际化、东北亚共同体等一系列领域打压中国,重温抗美援朝精神更有了新的时代意义。

  这一段历史让我们知道:一切帝国主义反动派都是纸老虎。我们现在跟美国实力差距大,那还能有抗美援朝时期大吗?我们那时候能把美军硬生生的推倒三八线,现在就要在贸易与技术领域“割地赔款”以求媾和吗?先辈们已经给我们指明道路了。

  所以很多人贬低抗美援朝的精神意义就很无知。物质重要,精神就不重要了吗?课本里怎么讲的啊,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困难的年代里,信心值千金,凝聚力值千金。你说信心没有用,看看老股民会不会糊你两巴掌?总有些端起碗吃肉放下碗BB的人,说什么国家还有人吃不饱饭,还要去朝鲜打仗;国家还有人吃不饱饭,还要造两弹一星;国家还有人吃不饱饭,还要养运动员参加奥运会;国家还有人吃不饱饭,还要搞三峡大坝;国家还有人吃不饱饭,还要载人航天;国家还有人吃不饱饭,还要造航母……脑子里面全是吃,您这是饭桶吧?

  中国人在朝鲜打出国威,距南京大屠杀十三年,距豫湘桂大溃败仅仅七年。要知道,共产党的部队里有大批国民党的降军,同样一拨人为什么在抗日战争、解放战场上一溃千里,在朝鲜就能打出个“万岁军”来,总得有什么道理吧?例如攻入汉城的50军,就是由辽沈战役中起义的国民党60军改编的,全歼英国皇家坦克营、十八勇士夜袭水原城、血战白云山,都是这支部队的赫赫战功。——这就是民族性的重塑。

  中国人民志愿军永垂不朽。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对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把制度集成创新摆在突出位置 高质量高标准建设自由贸易港

学习毛主席,坚决支持美国人民反抗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

《求是》(2020年11期):习近平: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补短板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国际社会声援支持美国人民反抗种族歧视的正义斗争

钱昌明:马丁·路徳·金的“梦”能实现吗?——由黑人弗洛伊徳“无法呼吸”引发的联想

《学习时报》:毛泽东如何做到敢于斗争善于斗争

两日热点

简评某“著名学者”关于新冠疫情源头的言说

什么时候卖国都可以如此“理直气壮”?

黑人被打死为什么总是会引发骚乱?从38军碰上黑人团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