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唐振南 2019-10-22 来源:思想火炬

  解决职工住房紧缺,刘少奇提出良策:古人都不带家眷。大丈夫志在四方,不要把家眷都接到城市、工厂来。

  1957年3月25日,刘少奇在省委常委于明涛的陪同下到达株洲市。株洲市委书记马壮昆、市长吴占魁和三三一厂党委书记郭固邦等前往车站迎接。

 

  三三一厂(即现在的南方航空动力机械公司)有5000多名职工,职工住房还是紧张,工厂、企业的领导人为此深感头痛。

  少奇同志指导说:思想工作与具体解决问题,要双管齐下。一方面要做思想政治工作,劝工人职员家属不要盲目入城进厂,另一方面要动员工人职员“自建公助”,建筑住房。

  少奇同志说:《唐诗三百首》你们看过吧?其中有一首诗说:“闺中少妇不知愁,春日凝妆上翠楼。忽见陌头杨柳绿,悔教夫婿觅封侯。”说明古人出外谋生,不带家眷。

  还有一首,是唐代诗人贺知章写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可见古人不仅不带家眷,也很少回家。

 

  现在我们工人也带家眷,房子就紧张了。要做思想政治工作,“大丈夫志在四方”,不要把家眷都接到城里、工厂来。

  听到了这种说法,毛主席于1958年2月10日专门给刘少奇写了一封信。

  同日上午,就中国古代官吏是否禁带眷属的问题,致信刘少奇。信中说:

  “前读笔记小说或别的诗话,有说贺知章事者。今日偶翻《全唐诗话》,说贺事较详,可供一阅。他从长安辞归会稽(绍兴),年已八十六岁,可能妻已早死。其子被命为会稽司马,也可能六七十了。‘儿童相见不相识’,此儿童我认为不是他自己的儿女,而是他的孙儿女或曾孙儿女,或第四代儿女,也当有别户人家的小孩子。

  贺知章在长安做了数十年太子宾客等官,同明皇有君臣而兼友好之遇。他曾推荐李白于明皇,可见彼此惬洽。在长安几十年,不会没有眷属。这是我的看法。他的夫人中年逝世,他就变成独处,也未可知。

  他是信道教的,也有可能屏弃眷属。但一个九十多岁像齐白石这样高年的人,没有亲属共处,是不可想像的。他是诗人。又是书家(他的草书《孝经》,至今犹存)。他是一个胸襟洒脱的人,不是一个清教徒式的人物。

  唐朝未闻官吏禁带眷属事,整个历史也未闻此事。所以不可以‘少小离家’一诗便作为断定古代官吏禁带眷属的充分证明。

  自从听了那次你谈到此事以后,总觉不甚妥当。请你再考一考,可能你是对的,我的想法不对。睡不着觉,偶触及此事,故写了这些,以供参考。”

  “复寻《唐书·文苑·贺知章传》(《旧唐书·列传一百四十》,页二十四),亦无不带家属之记载。近年文学选本注家,有说‘儿童’是贺之儿女者,纯是臆测,毫无确据。”

  毛主席认为,以古代官员禁带家眷为由,做政治思想工作要求群众夫妻分居,显然说不过去。

  (作者:唐振南,中共湖南省委党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研究员)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求是》(2019年第22期)刊发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钱昌明:曹老板为何会挨“骂”?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香港理工大学昨夜“激战”,港警喊话“勇武”:投降!

新华社评论:打破沉默,让香港市民的“正义之声”更大更多更响亮

《求是》(2019年第22期):念好共产党人的“真经”

两日热点

天狼突击队到香港清理垃圾,谁害怕谁知道

郭松民 | ​​解放军在香港也要做“金珠玛米”

杨芳洲:香港叛国暴乱的巨大危险性决不可掉以轻心须坚决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