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徐庆全 2019-10-21 来源:红色文化网

他攻击毛主席,把我们党说得一无是处,造成国内外、党内外很坏影响。这样,他自己也出了名。

  徐庆全按(本网做了压缩——编者):这份谈话记录稿是培森同志给我的。1985年5月6日,胡乔木与《张闻天选集》组张培森、施枯寒二人谈话。张培森记录整理,题为《胡乔木同志的谈话》。就谈话内容而言,主要是对李锐《重读张闻天同志的<庐山发言>》一文的意见。记录者是张培森同志。

  一九八五年五月六日胡乔木在南长街123号家中接见了《张闻天选集》组张培森、施枯寒二人,现将这次谈话纪要整理如下:

  我的回忆张闻天的文章,你们整理好的稿子我改了一下,你们拿去看看还有什么意见,你们搞完之后,我还要再看一遍。

  找你们来还有一件事,李锐送来一篇文章(即李锐同志应刘英同志邀请,写的回忆庐山会议时期张闻天的文章),写信要我看。我不愿意他写信给我,我不愿意跟他来往。你们找人找得不对。刘英同志她也不了解情况,搞这么一篇文章,你们是自找麻烦。结果是攻击毛主席,主要是这么一个问题。这样的文章究竟有什么好处?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这样的文章你们竟然看不出问题,你们的水平这样低!他的文章我没法改,他的记忆力好,收的材料也多。

  (乔木同志讲到这里时,看到桌上放了录音机便发起火来说:你们这是干什么!?张培森:录音是为了回去好整理,上次帮助你整理的回忆录就是根据录音整理的。乔木同志:现在有人把录音机装在兜子里,最后把录音拿到中央的会议上攻击我,我都不知道这些话在哪里讲的,岂有此理!今天我跟你们是推心置腹。)

  你们政治嗅觉不灵,也不能完全怪你们,你们好多事情不知道。李锐是陈云同志推荐给书记处当组织部副部长的,也是陈云同志写信给书记处让他下来的。他和王若水还有黎澍他们是一伙的,李比王若水还王若水,李是他们的急先锋。有人跟中央几个同志说,资产阶级自由化不要再提了,而他们居然同意了。

  李锐的文章我不愿意看,拖了好几天,我一看之后,一夜都没有睡好觉,一直做恶梦,颈椎麻木(声音颤抖,流泪),他攻击毛主席,把我们党说得一无是处,造成国内外、党内外很坏影响。这样,他自己也出了名。文艺不是要讲社会效果吗?这篇文章你们考虑社会效果没有?

  李锐的文章内部材料很多,有不少是党内机密,国外的人看到了一定会如获至宝。他文章说什么庐山会议议定记录,哪有什么议定记录,只有会议纪要(根据档案馆所有草案记载是议定记录)。还说张闻天是总书记,中央文件都说得很清楚,没有什么总书记嘛!这不是混淆视听吗?

  他的文章我没法答复,也不愿答复,你们看怎么处理?(张培森:听李锐自己说他曾把文章送《人民日报》看,《人民日报》也表示不好定,所以他送你看。)你们思想闭塞,《人民日报》才巴不得登这样的文章哩,你们不知道吗?李洪林的文章《人民日报》登了,苏绍智的文章登到第二版,难道你们都不知道?李锐这篇文章我要给《人民日报》打招呼。

  虽然是李锐把文章寄给我,不是你们,但你们是始作俑者。(张培森:编回忆录是在编选集过程中访问老同志提出来的)你们找那么多人写,搞得这么大就不对。李锐这样的文章出去以后,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你们考虑过没有?你们不能成为张闻天的信徒,张闻天派,不要把张闻天神化了,把他捧得那么高,他是犯过错误的。现在反张闻天的还大有人在。譬如陆定一就会出来写文章质问,中央就不好办。

  我的文章草稿中像这样的话:如张闻天同其他领导人一样,有他的弱点,也有他的优点。这样说法不妥,那刘少奇呢?怎么好比呢?应该有所区别。

  李锐的那篇文章怎么办好?我不答复他。你们跟刘英同志好好说一下,你们答复他。

  我的文章,你们提意见之后,我还要看看再修改。

  (原载八十年代)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求是》(2019年第22期)刊发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文章:《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是共产党人的必修课》

钱昌明:曹老板为何会挨“骂”?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香港理工大学昨夜“激战”,港警喊话“勇武”:投降!

新华社评论:打破沉默,让香港市民的“正义之声”更大更多更响亮

《求是》(2019年第22期):念好共产党人的“真经”

两日热点

天狼突击队到香港清理垃圾,谁害怕谁知道

郭松民 | ​​解放军在香港也要做“金珠玛米”

杨芳洲:香港叛国暴乱的巨大危险性决不可掉以轻心须坚决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