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双石 | 从隐匿、半遮半掩到全息披露——这份电报究竟说明了什么?

双石 2019-09-11 来源:双石茶社

张国焘顶这口锅本来也不冤,西渡、西进自成天地的谋划原本就出自他本人,他老在回忆录中也是供认不讳的——没有人操着左轮顶他脑门子上逼他认账哈!

  

从隐匿、半遮半掩到全息披露——这份电报究竟说明了什么?

 

 

  马秀山教授《红四方面军关于渡河问题被人为隐匿的两份电报》料很猛,双爷我接茬儿再深入深入,说说这两份电报中的徐向前、陈昌浩1936年10月24日致朱德、张国焘的那份建议三军渡河乃至全军渡河电,是如何从隐匿,半遮半掩,然后到关键信息的大部披露的过程,然后再接着说说这些被藏匿、半遮半掩的信息,究竟说明了什么,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先说头一个问题:这份电报是如何被藏匿、半遮半掩,再到全息披露的演变。

  朱玉等当年鼓噪翻案时,利用工作之便,的确倒腾出了不少当年的文电,并于1992年8月,在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公布了其中不少的内容,可谓功德无量啊!——至少双爷我从中得益不小,这个嘛,双爷我多次表达过谢意。

  但是,但是的但是,朱玉等也做了不少上不得台面的小动作。比如,藏匿了其中许多关键性的重要电报——如徐向前、陈昌浩1936年10月24日致朱德、张国焘的那份建议三军渡河乃至全军渡河电。再如,当后来发现公布的电文中有与已不利的内容时,又在1993年7月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徐向前军事文选》、2004年7月由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郝成铭、朱永光、麻琨主编)中,予以了刻意修改。

  修改电报的事情笔者先按下不表,另题再议。这里先说说对关键电隐匿或半遮半掩的事情。

  

一、徐向前、陈昌浩1936年10月24日建议全军渡河电由暗到明的演变

 

  虽然朱玉等发起翻案时,刻意无视这份电报,但毕竟这事儿太重要了,很难盖得住。所以,他们在1993年7月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的《徐向前军事文选》中,羞羞答答地以注释的方式,披露了这份电报的部分内容——还故意写错了日期(将10月24日写成了11月24日):

  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对当前的行动提出如下建议:“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方向活动,以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面发展”。二十五日总部用一五八号电令批准上述建议。[1]

  《徐向前军事文选》出版近两年前——1991年9月,在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红军长征在西北》中,作者秦生就已经同样以“注释”方式,半遮半掩地披露了相同的内容[2],从而将该建议实质上的“全军西渡”,掩饰成了“三军西渡”。

  然而,在更早几年——1987年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篡出版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在该书第一卷“土地革命战争”部分中,军事科学院的学者们就已经披露了该电的大部分内容:

  (10月)24日,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对今后行动提出如下部署意见:“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方向活动,以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面发展”,尔后“五、四军续渡到北岸,最后以两[个]军向兰州、平番[永登]方面活动,全部主力至少三个军向中卫、宁夏发展”,并建议一、二方面军另由靖远以北抢渡。[3]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的权威史著,这本权威史著实际上已经清楚明白地说明:徐向前、陈昌浩1936年10月24日致朱德、张国焘建议电中的内容,已不仅仅是“三军西渡”,而是“全军西渡”!而这显然是违背中央及军委《十月份作战纲领》精神,以及彭德怀提出的“宁夏战役计划要旨”的!

  然而,出于求得团结求得“和谐”等等“保护当事人”的良好意愿,《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中披露的该电信息,仍然是不完整不完备的,仍然没有脱离“半遮半掩”的范畴!

  2001年5月,原中央档案馆馆员胡传章、齐仲田的论文汇编《追日集》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在该论文集中的《张国焘退却路线的发展及其最后破产——红军长征及西路军重要史料钩沉》一文,更进一步地披露了该电更多的内容:

  (10月)24日,他们(指徐向前、陈昌浩)即按照张国焘“全军西渡”的意图作出部署:“三十军昨夜……渡河不成……今夜另选渡口再渡”;决三十军“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四军抗敌后退、五军封锁靖远以后,两军“续渡北岸”;"最后以两[个]军向兰州、平番方面活动,全部主力至少三个军向中卫、宁夏发展”。并提出靖远渡口“]难久掌握”,“四方面军不担任整个渡河掩护任务”,建议一、二方面军另由靖远以北抢渡。这不仅部署了全军西渡,还建议一、二方面军都要到黄河以西去。[4]

  这个披露中最关键的新信息,是“四方面军不担任整个渡河掩护任务”!

  ——对中央“先南后北”,打退南敌再渡河的方针,明确表达了拒斥之意。

  近年来,随着有关争论的深入,有人终于觅得了这份从“隐匿”到“半遮半掩”的关键电报关键信息之“全息”,这份长期被隐匿或半遮半掩的关键电报之全息,终于水清见底,得已冰释:

  三十军昨夜……渡河不成……今夜另选渡口再渡。

  今后布置:

  A、渡河成功时,九军、三十一军尾三十军后渡河,以一个军向兰州方向活动,以两个军向一条山、五佛寺、宁夏方面发展。四军在马家堡、干沟驿抗敌,节节后退。五军位郭城驿并封锁靖远,而后五、四军续渡北岸(即河西),最后以两[个]军向兰州、平番(永登)方向活动。全部主力至少三个军向中卫、宁夏发展,要求定四方面军任务或求路[原文如此,疑为“开路”],掩护两者不可并兼得,则兵力失重(原文如此),指挥不便,有顾此失彼。

  B、现在渡河成功后,估计渡(靖远)亦难久掌握,建议一、二方面军另由靖远以北抢渡,四方面军不担任整个渡河掩护任务。[5]

  该电新披露的最重要的关键信息为:一、“要求定四方面军任务或求路[原文如此,疑为“开路”],掩护两者不可并兼得,则兵力失重(原文如此),指挥不便,有顾此失彼”——意思是红四方面军在“战”和“渡”之间,“不可兼得”,只能优先选择“渡”;二、建议“全军西渡”后,明确表示“四方面军不担任整个渡河掩护任务”——意思是大家各自觅渡,我们不光是没得“拒止南敌”的任务,也没有掩护大家的义务。

  这个态度,作为后人的我们,又该怎么去评价哩?

  

二、徐向前、陈昌浩1936年10月24日“全军西渡”建议电说明了什么?

 

  现在我们再来探讨探讨,徐陈当年这份“全军西渡”电,究竟说明了什么?

  根据朱玉等率先公布现在档案文电,1936年10月24日上午10时,毛泽东、周恩来致电彭德怀,提出了要他当日与朱德、张国焘会晤时需要讨论的问题:

  彭:

  甲、朱、张已见面否。

  乙、因日寇进攻日快,蒋介石除欲给我打击外便迫使就范,因前线将领胡、毛、王、关等与蒋意见存在着若干矛盾,故蒋拟亲赴前线督战,请与朱、张详商下列几点:

  ⒈西兰大道及北线坚壁清野问题。

  ⒉大道以北海、靖以南地区构筑防御阵地问题。

  ⒊准备在该地区与北进之敌进行决战,企图消灭其一部,停止或遏阻其追击问题。

  ⒋三十军迅速渡河控制西岸,九军拟以暂不渡河为宜,尔后北进到海、靖线防御,四、五两军主力是否足够。

  丙、二方面军将来必要时须准备转至海、固线防御,固、隆、海、靖线及其以南地形条件是否利于敌之进攻,抑或利于我之防御。

  丁、商量结果速告。

  毛、周

  十月二十四日十时[6]

  就在这一天,朱德、张国焘致电徐向前、陈昌浩、贺龙、任弼时并报中央军委:“我们昨十六时到打拉池,与德怀、海东晤谈”,“关于根据新任务由德怀同志提出之战役计划要旨我们完全同意,据今日情况研究具体化之方案,再行电告”。[7]

  彭德怀提出来的“宁夏战役计划要旨”为:

  第一步,野战军主力略取灵武、金积,于黄河南岸努力解决渡河技术。三十军、四军略取景泰、向中卫攻击,吸引马鸿鸿逵主力向中卫增援。控制兰州、一条城、靖远黄河左岸。

  第二步,渡过黄河袭占平罗城、控制石嘴山、郑白桥、聚保堡地区,在可能时进占澄口,控制宁夏门户。以一部袭定远,接受苏联物资帮助后,再进攻省会。为接运远方资财,已收集百余只骆驼作运输工具。[8]

  然而接下来的事实证明,张国焘是阳奉阴违,当面说一套,背后是另一套。无论是徐向前、陈昌浩当日的“全军西渡”建议,还是张国焘次日批准该建议的“一五八号电令”,都直接无视了彭德怀带来的这个“宁夏战役计划要旨”。

  至于当日10时毛泽东、周恩来致彭德怀电中至关重要的“准备在该地区注:即西兰大道以北、海原、靖远以南地区与北进之敌进行决战,企图消灭其一部,停止或遏阻其追击”,徐向前、陈昌浩在当日建议电中,更是视之若无物,弃之如敝履——参见徐陈“全军西渡”建议电中“四方面军任务或求路[原文如此,疑为“开路”],掩护两者不可并兼得”,“四方面军不担任整个渡河掩护任务”。

  当然,有一个理由或许可以用来为徐陈这个“全军西渡”建议电作开脱:徐陈首长在发出这份“全军西渡”建议电时,尚未得悉毛泽东、周恩来当日10时致彭德怀电和指示精神。但如此一来,所谓“奉中革军委令渡河”一说,就难以成立了!——这个指示还没传达到他们这里,他们就已经开始渡了,那么他们究竟是奉的是谁的命呢?如果当天他们的确得悉了毛、周致彭德怀电的基本精神,那么又该怎么解释他们对该指示最重要最关键的“先南后北”方针之拒斥态度,只是选择性地执行合他们心意的“西渡”,而且还要把“红三十军西渡”扩展为“三军西渡”,乃至“全军西渡”哩?

  总而言之,徐向前、陈昌浩这份“全军西渡”建议电的全息披露,实际上是亮出了一个铁证!证实了中共中央1937年3月31日决议中“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一句的合理性!而且不可解脱!——如果解脱了张国焘,那么顶锅的就只能是徐、陈首长!而且张国焘顶这口锅本来也不冤,西渡、西进自成天地的谋划原本就出自他本人,他老在回忆录中也是供认不讳的——没有人操着左轮顶他脑门子上逼他认账哈!

  双刃剑啊双刃剑!这个账,洗不清,也赖不掉的!

  所以啊,“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实际上是最好的下台台阶——没有之一!

  这个嘛,双爷我早就说过,真把档案抖落开来,尴尬的,一定不是黑老大毛某人!

  而是……

  注释

  [1]《徐向前军事文选》第42页注释[14],解放军出版社1993年7月第1版。

  [2]《红军长征在西北》(秦生著)第196页注②,甘肃人民出版社1991年09月第1版。

  [3]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史㈠》第349~第350页,军事科学出版社1987年7月第1版。

  [4]《张国焘退却路线的发展及其最后破产——红军长征及西路军重要史料钩沉》,《追日集》(胡传章 齐仲田著)第116页,湖北人民出版社2001年5月第1版。

  [5]参见马秀山教授《红四方面军关于渡河问题被人为隐匿的两份电报》。

  [6]《毛泽东、周恩来关于与朱德、张国焘会面商量的几个问题致彭德怀电(1936年10月24日10时)》,《巩固和发展陕甘苏区的军事斗争⑴》(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797页,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

  [7]《朱德、张国焘关于已到打拉池与彭德怀徐海东晤谈致红二、四方面军领导人并报中央军委电(1936年10月24日)》,《红军长征·文献》(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1194页,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第1版。

  [8]《毛泽东关于同意彭德怀宁夏战役计划致彭德怀并朱德、张国焘等电(1936年10月24日24时)》注[2],《巩固和发展陕甘苏区的军事斗争⑴》(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编审委员会)第800页,解放军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王焰主编《彭德怀年谱》第161页(人民出版社1998年3月第1版)。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在河南考察:谱写新时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绚丽篇章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讲话有感

新华社:习近平在河南考察调研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中国纪检监察报》:在斗争中历练成长

《光明日报》:永远保持“冲锋”姿态

新华社:习近平在河南考察:谱写新时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绚丽篇章

两日热点

不宜用GDP评价新中国前30年建设成就

比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更无耻的是……

望长城内外:儿歌《上学歌》的修改折射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