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一个日本兵一辈子也到不了大佐,就像基层公务员到不了县处级

萧武 2019-09-11 来源:熏烟字篓

红军、八路军到解放军,这个传统也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绝大多数将级以上干部,都是从普通战士成长起来的,这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比较少见的。

  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就效法欧洲,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军事教育体系,所以日军的军官基本上都是出自各级军事学校。而且,因为日本没有经历反封建革命,所以日本的封建等级制度始终存在,军官和士兵基本上是两种人。军官一般出自中等以上社会阶层的家庭,而普通士兵则出自普通的中下层家庭。在日军中当军官不是靠积功积劳就能上位的,而是要看家庭出身。如果家庭出身好,从一开始就上军校,那么起步就是中尉排长,后面再逐步晋升,在退役之前晋升为大佐还是有可能的。而对普通士兵来说,这个机会基本上不存在。

  简单来说,日本的这套军事体系就是模仿的德国的军事教育体系,地主和贵族当军官,普通工农子弟当大头兵。这在十九世纪到一战的欧洲是常态,也是普遍状态,英国、法国、德国都是一样的。德国国防军就出自普鲁士军官体系,而这个体系和当时德国的容克地主制度基本上是相互配套的。日本维新的时候学了这套,所以后面就一直是这样,也就是地主贵族当军官,普通的工人农民子弟当兵。而一个普通士兵就算积功积劳,逐渐当了班长、排长,再要往上,就要先经过军校培训了。

  日军如此,民国时期同样如此。民国时期也模仿日本,建立了各级军事教育体系,从陆军小学、陆军中学一直到陆军大学,再到黄埔军校,这些军校都是培养军官的。比如黄埔军校,在1920年代的社会背景下,有能力报考黄埔军校的,基本上都是中等以上家庭出身,家里太穷,连去军校的路费都负担不起,就没什么机会报考了。包括国共两军中的黄埔军校毕业生,基本上都这样,起码都是上中农以上家庭出身,真正家里比较穷的,除了离广州比较近的湖南、江西和广东有这样的机会,其他比较远的地方都不太可能自己去投考。

  在日军中,大佐相当于其他国家军队的上校,也就是团级干部。团级在任何现代军队中都是一道坎,最起码的,团级干部基本上不会直接带着冲锋队冲锋,牺牲的概率会小得多。这一点大概只有长征以前的红军是个例外,团长经常会带队冲锋,到长征的时候军委特地下命令要求团级干部尽量在指挥所指挥,不要到第一线去冲锋陷阵,减少伤亡。而且,红军还特别规定了,各级干部结婚时的条件,也就是二五八团的规定,要求年龄在二十五岁以上,参军超过八年,担任团级以上干部,才能在军队结婚,并且家属可以随军。

  军官在现代军队中都是一种职业,但真正可以一辈子都干下去的,基本上都要到团级以上才有可能,团级以下干部,除了战时状态之外,到了一定年龄都是要退役的,也就是必须要转业了。用现在大学里流行的考核和晋升办法来说,就是非升即走。而在转业的时候,团级以上干部和团级以下也很不一样。团级以上干部转业到地方后,基本上都能安排实职,而团级以下干部多数都是担任有名无实的虚职,有些还得自主择业,也就是自谋生路。所以,团级在任何现代军队都是一道分水岭。

  团级在地方上对应的是县处级干部。实际上,对一个普通的体制内的公务员来说,县处级也是一道明显的分水岭。到了县处级以上,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当官,县处级以下,基本上都是普通干部,不能算是当官。有人曾经做过统计分析,在今天的中国,如果要在退休之前达到省部级,那么他就必须在二十八岁到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已经成为县处级干部,而且要担任实职,不能是虚职。所以,对今天的普通公务员来说,绝大多数地方上的基层公务员一辈子也到不了县处级。这和日军普通士兵一辈子也没有多少机会升到大佐,实际上是一个逻辑。

  所以,像红军、八路军到解放军一样,基本上不重视出身,从普通战士起步,逐步晋升,也能够成长为团级以上干部,这是非常少见的。比如粟裕,就是从普通战士起步的。而在红军时期,尤其是在井冈山时期,大量的营连干部实际上还是黄埔军校的毕业生,而他们从一进入军队就是军官,这和粟裕是很不同的。而且,经过长期的战争之后,到1955年授衔时,黄埔军校的毕业生已经所剩无几了,绝大多数都是和粟裕一样,从普通战士逐步成长起来的。这个传统也一直延续到现在,现在绝大多数将级以上干部,都是从普通战士成长起来的,这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比较少见的。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在河南考察:谱写新时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绚丽篇章

意识形态斗争的首要问题——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发扬斗争精神增强斗争本领”讲话有感

新华社:习近平在河南考察调研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中国纪检监察报》:在斗争中历练成长

《光明日报》:永远保持“冲锋”姿态

新华社:习近平在河南考察:谱写新时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绚丽篇章

两日热点

这一骂,“数说中国”丑态毕露,中华女侠天下同钦!

不宜用GDP评价新中国前30年建设成就

比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更无耻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