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通讯员的深情厚谊

王洪祥 王春春 2019-08-14 来源:旗帜评论2018

  马克思和恩格斯曾做过多家报刊的通讯员,许多重要的马克思主义著作就是他们当通讯员时为报刊写的稿件,因此他们对通讯员工作的重要性深有体会。

  1844年2月,在巴黎,马克思和他的朋友卢格创办第一份社会主义刊物《德法年鉴》时,就十分注意物色撰稿人。经过他的工作,两位著名的诗人海涅和海尔维格都成了年鉴的撰稿人。

  特别是海涅,虽然年龄比马克思大了许多,但非常喜欢征求马克思对他作品的意见,有时为了一首8行小诗,马克思能和他共同推敲七八遍,由此他们逐渐成了亲密的朋友、建立了永恒的友谊。

  1848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回到德国在科伦创办了世界上第一份马克思主义日报《新莱茵报》。与此同时,为办好该报,他们组建了广大而牢固的通讯员网络,在国内外许多城市都有出色的通讯员,如维也纳的法学家兼政zhi家爱德华·弥勒·捷列林格。1848年10月,他在奥地利人民革命起义失败后逃离维也纳,但他到了德累斯顿、布勒斯顿等地后,就继续坚持为《新莱茵报》写稿,特别是有关维也纳革命的稿件,更是具体生动感人。

  驻巴黎的通讯员是共产主义同盟巴黎支部的负责人、医生兼文学家奥古斯特·海尔曼·艾韦贝肯,他帮助《新莱茵报》与法国的民主主义运动建立了联系,促进了德法两国革命思想的交流。同时,他还是1848年巴黎工人起义的目击者,他报道的巴黎街垒战生动有力,感动了无数读者。

  驻法兰克福的通讯员古斯达夫·阿道夫·施略费尔,他曾是法国大革命时期的《人民之友》报的编辑,1848年参加柏林人民的起义,后在1849年匈牙利人民革命中壮烈牺牲。

  作为报纸创办人、主编的马克思十分重视这些通讯员,报刊工作中的许多重大问题都征求他们的意见,甚至《新莱茵报》的创刊时间都与他们商量过。他们有什么要求,马克思总是想方设法满足,他们写了好文章,马克思就及时给予鼓励。

  1848年12月5日,作为《新莱茵报》总编辑的马克思还亲自给捷列林格写信说:“您的通讯无可争辩地是我们收到的通讯中写得最好的,完全符合我们的方针,因为法文、意大利文和英文报刊已经从我们的报纸转载这些通讯,所以您为教育欧洲读者做出了很多贡献。”

  19世纪50年代后,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报刊通讯员的理论和实践呈现着鲜明的反机会主义色彩。1862年9月,全德工人联合会主席斐迪南·拉萨尔跑到伦敦同马克思商量合作办报问题,马克思深知他是德国工ren运动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头子,没有同意。马克思的意见是:“我愿意担任英国通讯员,不承担任何责任,也不同他搞政zhi合作。”这就是说,拉萨尔别想借马克思的名义宣传右倾机会主义,而马克思却要以通讯员的身份宣传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这意味着当时马克思担任报纸通讯员是对付右倾机会主义的最合适的身份。

  19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德国工ren运动中的右倾机会主义思潮更加泛滥,德国工ren阶级政党——社会民主党的一些领袖竟然发表声明,要求解散党的组织、停办党的报刊。

  针对这种情况,恩格斯曾两次指示党的报刊要动员广大通讯员和党员向党的右翼领袖发起猛烈的进攻,最后终于纠正了党内领导集团的右倾错误。1882年1月,恩格斯在给《社会民主党人报》负责人的信中说:“工人的斗争是唯一伟大的、唯一站在时代高度的、唯一不使战士软弱无力而是不断加强他们的力量的斗争。您能在真正的、没有变成‘领袖’的工人中间给自己找到通讯员愈多,您就愈有可能对抗‘领袖’的号叫显然恩格斯把工人通讯员看作是反对党内右倾机会主义的非常重要的力量。

  到了20世纪,列宁把马克思主义新闻思想中的通讯员理论与实践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列宁明确指出,无产阶级报刊的通讯员就是建党的骨干力量。

  1898年虽然召开了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但是党并没有建立起来。为了建党,列宁提出要创办全俄政zhi报;为了办好报纸,要在各地党组织的基础上建起报纸的全俄性的代办员网,这种代办员既要为报纸供稿、也要搞好发行。显然,代办员的作用已把我们今天所说的通讯员包括在内了。

  列宁说:“这种代办员网正是我们所需要的那种组织骨干,——这种组织,其规模之大使它能够遍布全国各地,其广泛性和多样化使它能够实行精密而细致的分工;其坚定性使它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转变关头’和意外情况下,都能坚持进行自己的工作;其灵活性使它一方面在敌人把全部力量集中在一点的时候,善于避免同这个占绝对优势的敌人公开作战,另一方面又善于利用这个敌人的迟钝,在敌人最难料到的地方和时间突然攻其不备。”显然,“这种组织”是指筹建中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那种组织骨干”正是指这种工人阶级政党的骨干,即党报的通讯员、发行员。

  正因为这样,列宁十分注意党报的通讯员工作。早在1900年12月创办第一份全俄政zhi报《火星报》之前,列宁就把办报的目的、任务、方针、计划同通讯员进行过商量,并得到他们的支持。特别是工人伊万·瓦西里耶维奇·巴布什金,在报纸创刊后,他不但写稿而且为报社组稿,此外还建立了代办员点和印刷所。

  列宁说:“翻阅一下《火星报》的最初20号,所有那些寄自舒亚、伊万诺沃—沃兹涅先斯克、奥列霍沃—祖也沃和俄国中部其他地区的通讯,几乎全部经过致力于建立《火星报》同工人之间最密切联系的伊万·瓦西里耶维奇之手。伊万·瓦西里耶维奇是《火星报》最热心的通讯员和最热烈的拥护者。”列宁称他是“在革命前十年就开始创建工人社会民主党的先进工人之一”。

  1903年,俄国工ren运动中“经济派”、“调和派”活动猖獗,他们甚至打着马克思主义的旗号贩卖右倾机会主义货色。这时列宁就指示巴布什金写信要他坚决回击:“我们恳切地建议你们现在以委员会(即地方党组织)的名义印发一个传单(如果不能印就寄到这里来)提出抗议,断然拒绝任何调和主义的讨好行为和做法,对维希巴洛分子(即经济派)展开坚决无情的斗争,揭露他们脱离社会民主党(俄国无产阶级政党)投靠‘革命社会主义的’、‘自由社’的行为。”显然,列宁是在直接指挥党报的通讯员参加反击右倾机会主义的战斗。

  1905年,列宁又创办了俄国社会民主党的另一机关报《前进报》。为办好报纸,他重点抓了通讯员工作,要求所有的社会民主党党员都把它看成自己的报纸并意识到自己有为它当通讯员、为它写稿的义务。

  列宁说:“所有社会民主党人都应当为社会民主党的报纸工作。我们请所有的人,特别是工人,给我们写些东西。”他还说:“要把机关报办得生动活泼、生气勃勃,不仅需要5个从事领导和经常写作的著作家,而且需要5百个、5千个非著作家的工作人员。”显然,“非著作家的工作人员”就是指像巴布什金那样的通讯员。

  1912年4月,俄国社会民主党多数派即布尔什维克的《真理报》创刊后,列宁关于“5百个”、“5千个”通讯员的设想变成了生动的现实。

  《真理报》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拥有大量的通讯员,特别是工人通讯员,几乎每个工种都有工人参加报纸的工作,每天都有许多工人带着稿件、情况或问题来到报社。第一年《真理报》就发表了5000多篇工人通讯,第二年增加到10000篇。尽管通讯员来稿很多,国内外的重要稿件列宁还要亲自处理。

  1913年,他收到卡斯帕罗夫的文章后就回信要他注意辞章,他说:“亲爱的同志:您的文章我已经收到和读过了。依我看,题目选得很好,论述得也很对,就是在辞章上下的功夫不够。有许多过分的‘鼓动’并不适合这篇理论性的文章,依我看,或是您自己加一下工,或是我们试改一下。”这真是如同好友对面谈心一样。

  1918年11月在莫斯科列宁又亲自参加创办了俄国第一份专业经济报《经济生活报》。

  1921年9月,列宁还亲自给编辑部写信,要《经济生活报》成为战斗的机关报,要求“建立党和非党的地方通讯员网,并用更多的大篇幅来登载地方、矿山、国营农场、铁路机务段和工厂等的通讯”。

  列宁历来十分重视党报通讯员工作,他把通讯员看成是建党和办好党报的坚强骨干,看成是完成建党这一中心任务的生力军。列宁关心通讯员的政zhi和业务活动,关心他们的生命安全、找他们谈话、为他们改稿,通讯员把列宁当成导师,列宁则称通讯员为“亲爱的朋友”。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新华社:习近平在甘肃考察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两日热点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