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神会马克思》 | 布鲁塞尔:新世界观的诞生(S1E7

张义修 2017-09-14 来源:“实践与文本”公众号

  神会马克思 | 布鲁塞尔:新世界观的诞生(S1E7)

  点击观看视频

  1845年1月的一天,巴黎警察闯进马克思的居所,宣布对他的驱逐令,勒令其在24小时之内离开巴黎。此时的燕妮正在病中,而他们的小女儿刚满八个月。就这样,马克思一家被迫迁居比利时的布鲁塞尔。

  马克思被驱逐出巴黎(罗尔纯作)

  法国之所以突然驱逐马克思,是受到普鲁士政府的压力。然而,反动政府的压制并没有让马克思和他的战友们屈服。在布鲁塞尔,马克思继续进行科学研究和革命活动,正式创立了马克思主义,完成了《共产党宣言》。一种新世界观,就此诞生了。

  19世纪40年代的布鲁塞尔

  马克思自大学起养成了做读书笔记的习惯,从克罗茨纳赫的历史学研究,到巴黎的经济学研究,他都留下了大量的笔记。虽然被驱逐到了布鲁塞尔,但马克思一刻也没有中止他的研究。他继续阅读大量的经济学著作,致力于揭开现代经济关系的真相,为破解日益严峻的贫困问题寻找答案。

  马克思的布鲁塞尔笔记

  同年4月,恩格斯也来到布鲁塞尔与马克思会合。恩格斯对经济学的研究和批判都早于马克思,在巴黎时,他就和马克思有过深入的交流。在布鲁塞尔期间,两人不仅继续合作,而且,恩格斯还带着马克思实地考察了英国的曼彻斯特和伦敦的经济发展和工人运动情况。

  19世纪40年代的曼彻斯特

  19世纪中叶的伦敦

  英国是工业革命的发源地和中心。这次考察,让马克思越发体会到了现代生产方式的历史意义。在这一时期,马克思深有感触地写道:“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马克思《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第十一条:

  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伦敦之行,让马克思和恩格斯萌生了将各国工人组织联合起来的想法。回到布鲁塞尔之后,从1845到1846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做了两件事:第一,他们合著了一本书——《德意志意识形态》,系统阐述他们关于社会历史的基本思考,在科学上和政治上,与当时的各种思潮区分开来;第二,他们建立了一个国际无产阶级的联系组织“共产主义通讯委员会”,这就为无产阶级政党的建立进行了准备。

  《德意志意识形态》手稿

  1847年1月,一个流亡革命者组织“正义者同盟”专程从伦敦派出特使,到布鲁塞尔邀请马克思加入同盟。

  正义者同盟给特使的委托书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确信同盟的领导者愿意接受他们的共产主义纲领之后,同意加入。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举行代表大会,正式改组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在这个同盟的刊物上,第一次出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提出的口号:“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共产主义者同盟的刊物

  1847年11月,同盟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并委托马克思、恩格斯起草一份同盟的纲领。马克思意识到,这不仅是一个政治组织的行动纲领,更应成为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奋斗的旗帜和宣言。1848年2月,由马克思定稿的《共产党宣言》在伦敦印刷完成,并立即分发到各国的同盟组织当中,成为指导工人认识世界、改变世界的思想武器。

  《共产党宣言》手稿

  共产主义者同盟是第一个以科学社会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际无产阶级政党。作为同盟纲领而产生的《共产党宣言》,既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份纲领性文献,也是马克思主义正式问世的重要标志。

  《共产党宣言》德文第一版

  马克思写作《共产党宣言》的时候还不满30岁,但《共产党宣言》所展现出的宏大视野和科学预见性,可以说是厚积薄发。今天读起来,仍然是荡气回肠。

  马克思和恩格斯起草《共产党宣言》(波利亚科夫作)

  《共产党宣言》由马克思执笔和定稿,但它也是马克思在恩格斯所创作的《共产主义原理》等文本的基础上改写而来的。可以说,《共产党宣言》是马克思和恩格斯深入的思想交流的产物,反映了二人的共同见解。

  下回预告:

  从巴黎到布鲁塞尔再到后来的伦敦,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创立马克思主义、领导共产主义运动的进程中,始终并肩战斗,相互支持。下一次,我们将专题讲述他们两人的故事,共同见证这段堪称典范的伟大友谊。

  推荐阅读:

  [德]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张一兵主编:《马克思哲学的历史原像》,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神会马克思 | 马克思与恩格斯:好哥们是怎样炼成的?(S1E8)

  2017-09-09 张义修

 

  点击观看视频

  在马克思主义的诞生过程中,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名字始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今天我们就来说一说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故事,共同了解他们举世无双的伟大友谊。

  柏林的马克思恩格斯像

  弗里德里希·恩格斯于1820年出生在莱茵省的工业城市巴门。相比于马克思,恩格斯的家境更加富足,他的家族几代人都是当地的大企业主,还有贵族血统,可以说是当地的名门望族。作为一名标准的“富二代”,恩格斯本来可以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1839年的恩格斯

  恩格斯的父亲是虔诚的基督徒,他也希望儿子可以继承家业。所以恩格斯中学还没有读完,便被父亲安排去学习经商了。但是,年轻的恩格斯并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在经商期间,他一方面被民主主义的政治思想所吸引,另一方面对底层劳动者的贫困处境产生了深深的同情。相比于通过《莱茵报》的工作接触到社会经济现实的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现实特别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秘密,有着更早、更切身的体会。

  青年恩格斯

  过早中断了学业的恩格斯对哲学、历史等很多学科充满浓厚的兴趣,甚至还到柏林大学旁听过哲学课程。可惜的是,当时马克思刚刚毕业离开柏林,两个人并没有机会相识。

  在马克思担任《莱茵报》的撰稿和编辑的时候,恩格斯也积极为《莱茵报》撰稿,并且访问过《莱茵报》的编辑部。这是二人第一次相见。不过,那时的马克思并不特别了解这位巴门来的富家公子,会面的气氛比较冷淡。直到多年以后,在巴黎,他们才真正相互了解、建立友谊。

  马克思与卢格合编的《德法年鉴》

  1843年10月,马克思为编辑出版《德法年鉴》来到巴黎。马克思很快再一次收到了恩格斯的来稿——《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

  《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

  《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是恩格斯结合个人的研究与实践,对政治经济学进行系统批判的作品。也正是这部作品,促使马克思开始与恩格斯通信,同时自己也投身于经济学研究。

  1844年8月,巴黎的雷让斯咖啡馆,密切通信了许久的马克思与恩格斯终于会面了。二人一见如故,在此后的几天中围绕各种问题开展了兴奋、热烈的讨论。后来恩格斯回忆说:“我们在一切理论领域中都显出意见完全一致,从此就开始了我们共同的工作。”

  巴黎雷让斯咖啡馆

  在此后的几年内,马克思和恩格斯合作撰写了《神圣家族》、《德意志意识形态》和《共产党宣言》,系统地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宣告了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并且在领导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方面并肩战斗,密切合作。

  《神圣家族》

  《德意志意识形态》

  《共产党宣言》

  “古老传说中有各种非常动人的友谊故事……而他们的关系超过了古人关于人类友谊的一切最动人的传说。”列宁的这句话准确描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一生的友谊——

  1845年,马克思被法国政府驱逐,流亡到布鲁塞尔之后,一度因为当局的打压而没有收入,不得不四处搬家。恩格斯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发动各地的共产主义者予以声援。他不仅到处筹款,而且把自己刚得到的稿酬都交给了马克思一家,帮助他们度过了难关。

  1848年,欧洲各国相继爆发革命,马克思和恩格斯回到德国,联手创办《新莱茵报》,宣传共产主义。两个人为报纸倾注了全部积蓄,而且一年之内发表了三百多篇文章。后来,《新莱茵报》被迫停刊,恩格斯则被驱逐到了瑞士,一时间衣食无着。马克思闻讯,将手头仅有的现金和汇票都寄给了恩格斯。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新莱茵报》编辑部(萨皮罗作)

  为了《新莱茵报》花光所有积蓄的马克思后来和家人流亡伦敦。侨居伦敦的最初几年,马克思一家的日子极端困苦。在缺医少药、债台高筑的生活中,马克思和燕妮的好几个孩子不幸接连夭折。

  逼债(朱乃正作)

  恩格斯看到这一切,决定全力帮助马克思。他一方面帮助马克思撰写和翻译报纸稿件,另一方面回到父亲经营的公司,长期忍受他从小就讨厌的商业生活,以便每月赚取收入,寄给马克思。

  恩格斯资助马克思(影视资料)

  在恩格斯长期的无私的支持下,马克思全身心投入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创作出了他一生中最具分量的巨著《资本论》。在《资本论》第一卷校对完成的当天深夜,马克思回想这一切,激动地写信给恩格斯说:“我只有感谢你!没有你为我作的牺牲,我是绝不可能完成这三卷书的巨大工作的。”

  马克思给恩格斯的信(1867年8月16日)

  志同道合,而又相互扶持,马克思与恩格斯的钢铁般的友谊,正是这样炼成的。

  下回预告:

  《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版

  下一次,我们将专门介绍马克思在伦敦创作《资本论》的故事,了解这部伟大著作的诞生历程。

  推荐阅读:

  [英]麦克莱伦:《恩格斯传》,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

  [美]卡弗:《马克思与恩格斯:学术思想关系》,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年版。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卫兴华:马克思研究政治经济学和写作《资本论》的四十年岁月

《资本论》的艺术高度:社会客观批判

许光伟:《资本论》的逻辑究竟怎样练成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顾秀林:从“燕麦种夹带豚草籽”看“生物战争”

老田| 武汉疫情亲历记:对于“吹哨人假设”进行事后的推演与复盘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两日热点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