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青年纪念李成瑞】同学们,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梅崟 2017-02-17 来源:激流网

老兵不死,只会不断消亡,老辈的意志,应由我们承担。站起身,整理好衣装,走进那依旧灯红酒绿的世界,这是老辈留给我们的世界,是我们,要改造的世界。

  情人节那天的晚上,街上灯火辉煌,人影绰约,到处是卖力闪烁的广告屏和霓虹灯,路边满眼是依偎着的情侣,繁荣,喧闹的世界。习惯了单身,我独自一人穿过人群,看着边上被大叔牵着的宠物狗,不知觉微微摇了下头轻笑。我找个僻静处坐下休息,习惯性拿起手机看了看消息,却看见了李老离去的消息,一瞬间一些遥远的记忆闯进脑子,想起那个老人的音容,心里猛然一沉。

  2015年底,我跟随着学长来到李老家拜遏,那时的我刚来到北京上大学,刚开始接触这个社会,开始了解这个书本以外的世界,稚嫩又青涩。之前我只知道我要拜访的是一位共和国的离休老干部,老革命。刚见到李老时,发现是一个穿着老旧的中山制服的苍老瘦削的老人,家里很朴素,容貌符合一切九旬高龄老人的特征。老人对我们很热情,小小的客厅里挤满了十几个年轻的学生,李老先挨个询问了我们的学校和我们在做的事,很认真地在小本子上一个一个记下来了,还记下了几个电话。我当时觉得很惊讶,我们只是普通的来拜访的学生,李老居然这么认真地记录着。接着我才知道,李老已经94岁了,耳朵有些背,手脚也不是很灵活,但居然还一直坚持地写作,从事着一些工作。

  接着李老给我们讲述了他的故事,开头就是一句话,他从15岁开始因为鬼子进村开始参加革命,在毛主席领导下革命39年,在毛主席去世后,坚持毛主席思想革命了39年!李老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大,略带沙哑,但是却十分有精神,有一种活力,仿佛有一团火在体内一直燃烧。

  有一个故事我一直记得,李老说他在躲避日本鬼子逃难的时候,来到了河北一个农村的小学里,河北即将沦陷,校长在给孩子们上最后一课,就像法国都德小说最后一课一样,那位校长只在黑板上写下了五个字“我是中国人”,然后哽咽地泣不成声。小学解散了,李老听说家里日本鬼子走了,踏上了回家的路,而那个场景却一直留在李老脑海里,因为在大半个世纪之后,李老在和我们讲起这个故事的时候,眼里也是闪烁着泪花。回家之后,李老毅然跟着八路军走了,15岁起,踏上了一生的革命道路。

  革命是艰苦的,李老的父亲作为地下党牺牲了,但是革命最后胜利了。李老投身于新中国的建设,按照当初共产党的宗旨,建设一个无产阶级专政,为广大人民服务的国家。他十分开心地和我们讲述在五七干校的日子里,在那个所谓的“牛棚”,李老每天放着羊,十分骄傲自己摸索了一套让羊不乱拉粪的方法,并在那三年里认真学习马列的理论,执行毛主席的深入群众参与劳动的指示,充实而收获。可惜风云激变,英雄老矣。文革终究是失败了,李老说当时也是跟着大家一起喊打倒四人帮的口号,也并不是很明白其中的意思,觉得中央是没错的,改开是正确的,继续在新的道路上为国家出力。他说,是那时老同志们学习不够,当时被迷惑了。直到后面十年,大家才渐渐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却发现已经老去,无能为力。李老给李先念同志做了十年的秘书,他说他在某一天晚饭时,听见李先念十分愤怒地对家里子女喊,谁要是敢经商,就打断谁的腿!是啊,那些革命年代抛头颅洒热血走过来真正想建立一个平等社会主义理想国的老革命们啊,谁能容忍官倒,特权,新三座大山压迫人民的事情再次出现呢?他们革命一辈子,并不是希望自己子女成为新的特权阶级啊,并不是希望子女能有调动军用直升机运货利用双轨制倒获取暴利的权利,并不希望凭借老资历和高官权势去像军阀一样的割据划区称王,这样,和革命前有什么区别呢?革命一辈子只是为了历史重演么?当时很多人以为毛主席错了,但是现在看,毛主席之所以是伟人,因为他比我们早看了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看到了现在人们才看见的问题!我听见老人的沙哑的声音,我突然感到一阵悲怆。我知道李老在前十几年的时间里多次撰写议案上交国务院,曾联名一千多名老干部要求反腐,反对高房价,反映工人的恶劣工作环境和得不到保障的权利,可惜,石沉大海,没有人去理睬这位八九十岁的离休老人,大家沉浸在美好的时代里疯狂,是啊,那些工厂里的血泪与我何干,我只看到我的财源滚滚,我的光鲜亮丽,我的平步青云。如今李老已去,再读他的《千人断指叹》,不禁更为唏嘘。

  然而,李老并不是如我所想一样,相反,李老竟然是那样充满激情和信念。革命一生,晚年见此景象,或许本该哀叹,可是李老却充满了斗志和信念。话语里没有颓丧,而是对未来的希望,他说,历史总是曲折地向上,暂时的倒退是正常的,法兰西封建帝制都复辟了多少次,现在都是第五共和国嘛,我们要有信心和信念,革命不是那么简单,要知道方向,勇敢前行。我在那一刻才感觉到了老党员老革命的胸襟,那种精神信念和情怀真的让现在的年轻人汗颜,果然是革命中洗礼的钢铁,都从最烂的开始打过一次江山了,还怕再来一次吗。我们不能向现实妥协,李老说很多老同志被糖衣炮弹给收买了,但他还坚持着和几位老同志在战斗着。是啊,副部级高官,九十多岁高龄,名利不缺,本可以安享晚年,却一直心系底层,一直在为群众说着话。而我辈呢?我们自己处在一个这样的社会里,却需要老一辈的前辈们为我们战斗,直到老辈们一个个走远?这份责任早就该我们自己承担了啊!

  某位长者不是很网红吗?我相信大家应该都会唱他最喜欢的毕业歌吧,我想说的就是那句歌词,巨浪巨浪!不断的增长!同学们同学们!快起来肩负起天下的兴亡!

  老兵不死,只会不断消亡,老辈的意志,应由我们承担。站起身,整理好衣装,走进那依旧灯红酒绿的世界,这是老辈留给我们的世界,是我们,要改造的世界。

  用李老《千人断指叹》结尾作结:

  狂笑复痛哭,放歌悲亦壮!

  铿当复铿当,工人有力量!

  铿当复铿当,东方出太阳!

  *乌有之乡网按:文章标题图片与本文无关,李老晚年长期关心青年同志的成长,多次与年轻同志座谈,鼓励鞭策年轻一辈继承革命事业,图片为李老与青后辈的某次座谈。

查看全部

+分享到

相关文章

深情怀念李成瑞同志逝世

蔡金安:沉痛悼念李成瑞同志

李成瑞:依靠群众 力量无穷 ——一次难忘的农村调查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龚忠武:久违了,中华文明!--仁厚豪迈的新生中华古文明登顶世界

鲁迅与毛泽东在无产阶级文化运动中的关系——兼谈“鲁迅如果活着会怎样”

郝贵生:“社会主义改革”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评《新京报》2月19日社论《戮力改革,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

两日热点

郝贵生:“社会主义改革”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评《新京报》2月19日社论《戮力改革,是对邓小平最好的纪念》

人民法院报竟宣称:我们无权批评其他国家的政治体制选择(修订版)

鲁迅与毛泽东在无产阶级文化运动中的关系——兼谈“鲁迅如果活着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