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彭水周:他们为何要疯狂泼污、攻击开国领袖父子?

彭水周 2020-11-26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这股暗流,与改开以来社会上一直存在的反毛、反人民,虚无共产党历史,反“共同富裕”社会主义制度,妄图配合西方资本主义势力推翻共产党政权的逆流合污同流,他们的“推墙”目的早已昭然若揭。

  今天,是毛岸英烈士牺牲70周年纪念日。

  共和国历史在拷问: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干?

  

  值此全国上下隆重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凡是有民族良知、人民史观的国人,都在深切怀念在这场为了国家、民族利益,为了世界和平的正义战争中牺牲的中华儿女,都在深切怀念“为了胜利,向我开炮!”的千千万万王成式新中国最可爱的人。他们中间既有翻身得解放的穷苦人家的孩子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罗盛教,也有共和国主席的儿子毛岸英。他们在特殊环境、非常时期引领时代风潮,成为奏响时代主旋律的民族脊梁,成为人们竞相学习的楷模,成为那个时代年轻人崇拜的心中偶像。

  

  纪念惊天地、泣鬼神的新中国立国之战——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我们不得不提到一个青年志愿军战士的名字——毛岸英,之所以不得不提到他,是因为有历史的和现实的两重因素。历史史实是,他既是新中国开国领袖毛泽东的儿子,是一个有着极为特殊“身份背景”的年轻人,同时又是一名热血报国、时时处处“隐名埋姓”的普通志愿军战士,是无数为国捐躯的人民英雄中的一员;现实因素是,当那场战争的硝烟消散后,沐浴着用英雄儿女鲜血和生命赢得的珍贵的和平阳光的共和国,以劳苦人民当家做主,人们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工农业各项事业建设相对旧中国取得翻天覆地的巨变告慰烈士英灵。当中国劳苦人民的大救星,一生带领中国乃至世界人民致力于反抗剥削、压迫,反抗强权,为人民谋幸福的世纪伟人毛泽东主席逝世后,伴随各种思潮激荡的改革开放,反毛反党,数典忘祖的跳梁小丑如甦蛰的虫豸,纷纷从阴暗的地底爬出来,在各种场合,利用各种机会,采取各种卑鄙手段,打着从西方舶来的“思想解放,言论自由”的自由民主幌子,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文化复兴思潮喷发的时代洪流中,以所谓“解密历史档案”“还原历史真相”吊诡动机,利用人们惯常“猎奇心理”,对绵长、宏大、有机历史偏执一隅,断章取义,管窥蠡测,挟一己之私,主观切割,随意嫁接,存心捏造,通过各种渠道向社会散发诛心之论,以期达到其颠覆真实历史、混淆黑白善恶,消解民族英雄主义,进而配合西方资本主义势力推翻中国共产党政权、消灭社会主义制度,乃至分裂中国的不可告人的目的。他们长期以恶毒的心理肆意歪曲、攻击抗美援朝战争,企图将这次向侵略者正义“亮剑”,由正义的“原告席”推向罪恶的“被告席”。数十年来,非毛非抗美援朝战争非毛泽东时代谣诼谎言被绑在一起,形成一股汹涌险恶的浊流,似乎在深藏着的幕后,有一双看不见的黑手,企图强行摁下一颗由英雄儿女热血、生命和世间道义铸就的坚挺不屈的正义头颅。

  不难理解,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见缝下蛆地泼污、诅咒为了保卫祖国、为了世界和平牺牲在异国他乡的热血青年毛岸英烈士,其真实目的,就是替美帝侵略者泼污、诅咒捍卫国家主权和世界和平的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就是泼污、诅咒以劣等武器装备打败当时世界上军事装备现代化水平最高的强大的美帝侵略者的全体志愿军战士,就是泼污人民领袖毛泽东,进而言之,就是泼污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泼污中国共产党领导,甘于自我矮化,匍匐跪洋。

  

  毛岸英短暂的一生,从懵懂孩提到成熟、刚毅青年,是在风雷激荡、改天换地,光明与黑暗鏖战的宏大雄浑史诗交响乐中度过的,他的一生是苦难的一生,是血与火淬砺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他生于苦难,长于颠沛,死于国难,宛如一颗耀眼的流星,为祖国、为人民迸发生命全部能量,划过历史的天空,在人民的心中留下一道用无尽的爱凝聚的炽热的光明。

  因为他是毛泽东的儿子,因为他的家庭是满门忠烈的革命家庭,在革命尚未成功的白色恐怖的黑暗艰难岁月,注定要承受较常人多得多的苦难。关于毛岸英苦难而辉煌的短暂人生历程,对新中国历史稍有涉猎的人都知道,太多通过各种媒体披露的相关资料让我们触摸到一个血肉丰满的引领时代潮流的热血青年。

  他生于风雨如磐的1922年,是毛泽东与烈士杨开慧的长子。1927年大革命失败,5岁的毛岸英随母亲回长沙县东乡板仓避难,1930年随母亲被湖南军阀何键抓进监狱,年仅8岁的毛岸英亲眼目睹了母亲就义前在敌人残暴拷掠下坚贞不屈、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气概。此后,由于革命路途的艰难曲折,破碎山河风雨飘摇,年幼的毛岸英与弟弟毛岸青曾一度流浪街头,后被党组织找回,送到红色苏联莫斯科国际儿童院抚养、学习。1939年,毛岸英加入共青团并担任支部书记。1941年,参加苏联卫国战争,此后进苏联军校学习。1943年毕业时获中尉军衔并加入联共(布)(回国后转为中共党员);不久,又进入伏龙芝军事学院学习,在校期间,曾到红军中担任坦克连党代表参加进军白俄罗斯、波兰和捷克的战斗。1946年1月回国。

  回国后,阔别20年的父亲毛泽东就派他到边区劳模家里学习种地,要求他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1947年,父亲又安排他去土改工作团参加在解放区掀起的轰轰烈烈的土改工作。1950年,在新中国成立的喜庆氛围中,毛岸英主动要求下沉基层,投身如火如荼的社会主义建设,担任北京机器总厂党总支副书记并决定以厂为家。同年,美帝纠结帮凶入侵朝鲜,野蛮干涉他国内政,并把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剑指新生的社会主义新中国。为了保家卫国,为了世界和平,中国毅然作出抗美援朝决定。毛岸英主动请缨,告别新婚妻子,到志愿军司令部任俄语翻译兼机要秘书,成为第一个报名参战的志愿军战士。1950年11月25日上午,毛岸英和战友高瑞欣在美帝战机投下的近百枚凝固汽油弹燃烧的火海中壮烈牺牲(彭德怀元帅亲笔绝密电报简明、详实地讲述了烈士牺牲经过:“我们今日七时已进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个参谋在房子内。十一时敌机四架经过时,他们四人已出来。敌机过后,他们四人返回房子内,忽又来敌机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烧弹,命中房子,当时有两名参谋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烧死,其他无损失。”),时年28岁。

  

  就是这样一个将一腔热血洒在异国他乡,至今仍安眠在唇齿之邦的白山黑水间、守护中朝友谊的以身报国的平凡而伟大的中华赤子,在他的父亲、人民领袖毛泽东逝世后,遭到 “莫须有”式疯狂泼污、诅咒,绵延今天仍未断绝,这大概是烈士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对为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利益为国捐躯的烈士的态度,对抗美援朝战争的立场,对人民领袖的情感,乃至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拥护与否,是一个民族理性与精神的体现,考验着一个民族的良知,考验由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缔造的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和前进方向。中华民族是一个沉淀了五千年历史文明的伟大国度,她拥有明辨是非黑白、识别妖魔鬼怪的伟大智慧的人民,正如人民领袖毕生相信人民一样,人民也始终把人民领袖铭刻在心里,这从湖南的韶山冲和北京的毛主席纪念堂前,数十年如一日,无论风霜雨雪排起的朝圣、瞻仰者“长龙”便不难得出答案。射向英烈的淬毒的冷箭、泼向英烈的污水,只能代表一小撮挟一己之私、罔顾民族大义和国家人民利益的鬼魅的卑鄙险恶的报复心理,他们是初春的残雪,经不住真实历史的考验,经不起人民大众火眼金睛凝聚的春天暖阳的烤炙。

  还是这一小撮擅长红口白牙、搧阴风点鬼火的阴险份子素来仇视的文化革命战士鲁迅先生,为虫豸们的注脚入木三分:“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的确的,谁也没有发现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数十年来,泼污“死了的战士”的,除了几个凡是有脑子的人便能一眼洞悉的反复炒作的“莫须有”谣言外,就是采取恶毒手段、春秋笔法,含沙射影地无耻谩骂与恶毒攻击。

  谣言之一是,毛岸英在朝鲜战场牺牲,是因为他用鸡蛋炒饭吃,冒出的炊烟暴露出志愿军司令部目标,引来敌机轰炸。

  这个谣言里潜藏三重影射,一是毛岸英自恃“特殊身份”搞生活特殊化,二是不遵守战时纪律,三是我志愿军司令部遭遇此劫及付出的代价应全部归咎于毛岸英。

  一个讲求实事求是,胸怀宽广、光明磊落的人评判历史或历史人物,决不会纠结于个人恩怨而引发的情绪化言行的发泄,拿着放大镜在嫉恨的对象身上“鸡蛋里找骨头”的小肚鸡肠,只能陷入狭隘的唯心主义的妄念泥坑,而是在维护民族大义、人民利益和党内团结的前提下,抛弃私人恩怨,着眼历史纵深宏阔全景和贯穿个人生命的现实言行,以全局性人民史观、爱国精神,去研判历史和评判历史人物。

  这里姑且不论上面的谎言已被解密的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同志亲笔起草的绝密电文,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彻底澄清。单是从造谣者编织的谎言及其影射的涵义中,我们只须稍加辨别,便可觑出谎言的虚假、荒谬。首先,炒饭的些微炊烟便能使美军辨认出是志愿军司令部,不是超级脑残便是故意栽赃陷害。只要稍有思想的人就知道,当时,已是炮火连天的朝鲜战场,遍地燃烧战火,到处都是被美帝侵略者投下的炸弹造成的滚滚狼烟,只有脑袋被美军坦克压扁了的人才会编造出这么一条谎言。更接近于真实的事实是,志愿军司令部是美军实施“斩首”打击的首要目标,这是基本军事常识,也是美帝侵略者惯用的战争伎俩。当时美国的通讯侦察技术和空中军事打击能力领先世界,他们早就编织了一张雷达嗅探、空中侦察、间谍密报等捕捉我志愿军司令部所在地的隐秘的看不见的巨网,这次准确轰炸是在此多重客观因素作用下的结果。

  毛岸英自出生始,短暂的人生无一天不是在血与火的淬砺中度过,这锻造了他爱憎分明的阶级立场和为最广大劳苦大众服务的理想人生观,在苏联军校的刻苦学习、严格训练和投身红色苏联保卫战,锻造了他坚毅顽强的性格,锤炼出一切行动听指挥的严于律己的军纪作风。他受父辈教导、熏陶,长期深入农村同翻身农友一道开展翻天覆地的土改工作,和农友同吃同住,投身工厂一线,和普通工人打成一片,造就了他艰苦朴素,与劳苦大众同甘共苦的淳厚质朴人生本色。

  谣言者影射毛岸英吃“蛋炒饭”搞特殊化,其思维逻辑水平实在是难以恭维。毛岸英若要搞生活“特殊化”,何必要跑到时刻面临生命危险的朝鲜战场上去吃什么造谣者口里编造的“蛋炒饭”,特殊得如此“丢人显眼”?凭借父亲毛泽东的崇高威望和他自己丰富的文化知识、长期累积的斗争经验、工作经历,找一个好部门,安排一个完全能够胜任的清闲舒适的岗位,在名正言顺地享受在别人看来并非特殊的“特殊化”中为人民服务,不是信手拈来的事吗?这碗“蛋炒饭”,——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袖的儿子竟以牺牲前的一碗子虚乌有的“蛋炒饭”,“特殊”得让我们潸然泪下。

  当然,如上文所论,数十年来的对毛岸英烈士的肆意谣诼、恶毒攻击,并非针对单纯的个人,而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毛岸英烈士只是一个代表,一块“一小撮”人企图将包括抗美援朝在内的共和国正史从英雄人民用鲜血铸就的共和国史册中抹掉的标识,而数十年来一众小丑登台亮相,俨然群魔乱舞,使其狼子野心早已成为司马昭之心。

  至于毛岸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是为了“镀金”之说,则纯粹是别有用心者歹毒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臆测,纯粹的毫无事实根据的主题先行的丧心病狂的想象,不值一驳。

  第二大针对毛岸英及其父亲的谎言沿承“镀金”说,意即毛岸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由此上溯毛岸英此前投身艰苦的工厂、农村基层一线工作,都是为日后“接班”累积政治资本,真可谓信口雌黄,狂犬吠日。

  我们知道,为人民服务,砸碎数千年来套在人民身上禁锢人民思想、精神的君君臣臣、皇权世袭封建礼教枷锁,实现人民大众民主,打破官僚体制,从而打破历史周期率,实现人类大同的共产主义理想,是毛泽东矢志不渝、毕生追求的崇高目标,也是真正的共产党人矢志追求的目标。这一理想红线贯穿于毛泽东同志的气势恢弘、波澜壮阔的整个人生。为了为天下劳苦人民打江山,他散尽家财,自绝退路;不仅如此,还带上自己的全部亲人投身革命洪流。在艰苦卓绝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中,先后六位至亲慷慨就义、英勇牺牲,无一人投敌变节,可谓满门忠烈。在长期革命战争中,三起三落,在遭受政治和精神打击的人生至暗时刻,他从不怨天尤人,从不站在私自政治权力、名誉地位、物质利益的狭隘角度上锱铢必较,甚至睚眦必报,他总是以无产阶级革命家和共产党人的瞭望全局的博大胸怀和坚信革命胜利的乐观主义精神,坚毅韧忍,百折不回。建国后,他再三告诫全党不要当李自成,掀起破封建制度、封建文化之旧,立人民当家做主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主义大公无私新文化之新,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无畏倡导、践行官僚权力阶层自我革命的人民领袖。不啻如此,为了彻底肃清毒害人民思想、精神的封建社会“帝王将相”森严阶级残余在人民心底的蛊毒,毛泽东不惜与整个权力阶层决裂,与曾经在血雨腥风战争年代生死与共的昔日战友决裂,不惜自己粉身碎骨,发动时至今日仍饱受垢病,为自己及亲人带来“无妄之灾”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如果说在战争年代,毛泽东思想的精髓是视人民为确保战争胜利的上帝,赤诚的紧紧依靠人民,那么他亲自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运动,同样是视人民为拯救自己、确保自己和战友们打下的无产阶级红色江山永不变色的唯一上帝。他永远属于人民,他的内心时刻听从人民的呼唤,而决非属于某一阶层、某个团队,他的思想的着眼点总是世界的、全局的,他的眼光总是穿透重重雾障,投向别人难以企及的更远的未来。如果说他有宗教崇拜,那么住在他心房的唯一神主就是人民。他的全部思想、精神凝结为五个字“为人民服务”,这五个字贯穿他的整个人生,直至生命最后一息,这是他与历代“帝王将相”的根本区别,这道新旧“分水岭”,意旨深远地诠释了毛泽东——这位不世伟人、人民领袖曾自我调侃的叛逆封建世俗、与官本位决裂的“反手”。

  毛泽东思想精髓之一,就是要颠覆中国历史上“老子天子儿皇帝”的家族式帝王思维模式,以及改朝换代后形成的新的特权阶层。如果他想让毛岸英接班,就不会总是派他到农村、到工厂最基层、最艰苦的地方工作,向人民群众学习。要知道,新中国建立前后,虽然国民党大势已去,但时局尚很混乱,妄图推翻共产党政权、扼杀新中国的美蒋特务、旧社会封建余孽、土匪恶霸拚命作回光返照式垂死挣扎,身份特殊的毛岸英冲在斗争一线,时刻面临安全威胁。不难想象,以毛泽东的大智慧,如果想让儿子接班,就不会在革命斗争和新中国建设的每一个艰难节点上,把他派到最艰苦、最前沿“阵地”上去,更不会冒万千不测风险把儿子送到炮火纷飞的朝鲜战场上去镀什么金。如果毛泽东想让毛岸英接班,就不会让他(还有他的其他几个子女)同既非名门望族,也无显赫地位的普通的战友的女儿结婚,而同权势联姻,形成家族式权贵势力。如果毛泽东想要儿子接班,就不会在他领导的中国革命取得胜利,共产党政权和自己的地位巩固后,不断掀起整党整风、斗私批修运动,刀刃向内,毫不容情地剑指在革命胜利后的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在和平年代丧失共产主义信仰,蜕化变质、腐化堕落的曾经的老革命、老战友,而是让他们以共和国功臣自居,安享自己因当年付出而应享受的“特殊待遇”,缔结深厚的“战友情谊”,在共产党政权顶层为儿子顺利接班编织牢固的庇护网。我们不妨将思维的触角朝更深处探寻,如果拥有大智慧的毛泽东想更好地庇护自己的亲人,就不会在晚年亲自发动一场声势浩大、规模空前的人民大众运动——文化大革命,扫荡党内权力阶层滋生、隐现的脱离人民群众的官僚作风、背离社会主义道路的资产阶级思想,将自己推到诸多昔日同壕战友的对立面。

  由毛泽东一生反封建、反官僚和人民崇拜的无数逆传统世俗礼教、逆历史权力体系运行规则、甚至逆“人性”的“反手”不难看出,他是代表人民的离经叛道者,也正因为这一点,无论历史沧海桑田,他永远是站在人类社会和时代最前沿的大众思想的启蒙者、民主思想的引领者、世界大同理想主义的精神灯塔。他的纵贯千古的浩瀚胸怀并非营营苟苟戚戚鼠辈所能管窥蠡测,他对于人民的挚爱、对于信仰的坚守、对于同志和亲人的情感态度始终如一,均为自己毫无雕饰的本色表现,任何谩骂与污蔑在他的面前,都显得如此卑猥、苍白。

  毛岸英作为烈士杨开慧的儿子,作为人民领袖毛泽东的儿子,深受父母青松品格、凌云壮志的教化、熏陶,如流星划过夜空的短暂一生,他用自己植根人民沃土的质朴言行,向世人昭示了自己不负祖国、不负人民、无愧忠烈之门、无愧青春的蓬勃、高洁、伟大的一生。他所有的言行都是发自内心、毫不矫饰的本色表现。

  在已曝光的毛岸英于1949年填写的干部履历表中,在填写“一般革命家庭”家庭成员关系时,毛岸英以巧妙的泛概念化的隐晦方式,有意隐瞒自己的家庭背景,就是为了避免暴露自己是开国领袖的儿子这一身份,为自己带来或谋取本不应属于自己的有别于人民群众的特殊私权私利。

  在早已公之于世的毛岸英于1949年10月24日写给表舅向三立的亲笔信中,他如此表达自己的思想和观点:“舅舅‘希望在长沙有厅长方面的位置’一事,我非常替他惭愧。新的时代,这种一步登高的‘做官’思想已是极端落后了,而尤以通过我父亲即能‘上任’,更是要不得的想法。新中国之所以不同于旧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不同于国民党,毛泽东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毛泽东的子女妻舅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的子女妻舅,除了其他更基本的原因之外,正在于此。皇亲贵戚仗势发财,少数人统治多数人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靠自己的劳动和才能吃饭的时代已经来临了。……翻身是广大群众的翻身,而不是几个特殊人物的翻身。大众的利益应该首先顾及,放在第一位。个人主义是不成的。反动派常骂共产党没有人性,不讲人情,如果他们所指的是这种帮助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做官发财的人情的话,那么我们共产党正是没有这种‘人情’,不讲这种‘人情’。共产党有的是另一种‘人情’,那便是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对劳苦大众的无限热爱,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父母子女亲戚在内。当然,对于自己的近亲,对于自己的父、母、子、女、妻、舅、兄、弟、姨、叔,是有一层特别感情的,一种与血统家族有关的人的深厚感情的。这种特别感情,共产党不仅不否认,而且加以巩固并努力于倡导它走向正确的与人民利益相符合的有利于人民的途径。但如果这种特别感情超出了私人范围并与人民利益相抵触时,共产党是坚决站在后者方面的,即使‘大义灭亲’,亦在所不惜。”信的全文,透过自然流露的真情,我们能够感受到一颗在革命大熔炉中锻炼铸就的一切为了祖国和人民利益而跳动的年轻的赤子之心。他在狭隘的个人主义、亲属利益和宏大的集体主义,国家、人民利益之间,毫不含糊的划出清晰的界线,同父亲一样,将国家、人民利益置于远超个人、亲属利益的至高无上的神圣地位。这是表面上“人性道义”不离口、实则私欲熏心,一叶障目、不见巍巍泰山的今天诸多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绝对不能理解的。在这篇见证一个真正的胸怀天下苍生的誓死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青年的披肝沥胆面前,心理卑污者的“一箭双雕”射向人民领袖父子的“莫须有”的封建式“接班”谣言不攻自破。

  这里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毛岸英于写给表舅向三立信中讲到,“新中国之所以不同于旧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不同于国民党,毛泽东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毛泽东的子女妻舅之所以不同于蒋介石的子女妻舅。”倒是一语成谶。与人民领袖毛泽东父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蒋介石败退台湾后,在他的亲自栽培、一手布局下,子承父业,使得小蒋蒋经国继任“总统”,成功实现“皇权世袭”,终究在伪民主中落入腐朽的封建窠臼,国民党统治“蒋家天下”终使台湾政治渐成一潭腐臭的死水,走入万马齐喑的死胡同,青天白日旗黯然落下。

  

  依毛泽东父子贯穿其整个生命的浓烈纯粹的家国情怀、人民情怀,我们对毛岸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不难得出一个合乎常人思维逻辑的基本事实真相。抗美援朝战争的时间背景,是新中国刚刚建立的1950年,新生的中国共产党政权面临的是一个饱经战乱创伤、百废待举的庞大烂摊子,匪害肆虐,美蒋特务及各种妄图反攻倒算的反革命势力暗流汹涌,共产党政权时刻面临被颠覆的危险。国际背景,以美帝为首的世界资本主义阵营,由于政治意识形态的对立导致遏制其政治、经济、文化殖民,对新中国怀有刻骨仇恨,妄图趁新中国立足未稳,寻衅侵入中国邻邦朝鲜,在武力干涉朝鲜内政同时,一箭双雕,剑指新中国共产党政权,为其傀儡蒋介石“摇旗呐喊”,内外配合,扼杀新中国,推翻共产党政权。

  在中美双方社会局面、经济实力、军事力量(主要指军事装备)天壤之别的现实面前,凡是只能够正常理性思维的人,都不会、也不敢真刀真枪地“拿鸡蛋去碰石头”,最多通过“官宣”发发反对美帝侵略的“抗议”,以恰当地外交辞令向世界表达填膺义愤和呼吁和平而已。

  但毛泽东不是满清帝王,不是蒋介石,他的“反手”就是建立在人民自信上的逆常人思维而动,化腐朽为神奇,善于变人们惯常思维中的不可能为可能,就是要洗雪数百年来中华民族受尽外侮的深重耻辱,让素来骄横的洋大爷见识东方觉醒巨龙为了捍卫国家安全和世界正义的磅礴伟力和敢于打击一切侵略者的一往无前的民族精神。毛泽东力排众议,决定在中国新旧交替的历史节点上,同美帝侵略者打一场人民战争。毛岸英主动请缨成为第一个报名的志愿军战士,正与父亲的心思不谋而合,在关系到民族大义、人民利益的大是大非问题面前,父子俩心心相印。

  毛岸英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其根本意义是为祖国热血男儿做出表率,是人民领袖、共和国主席的旗帜感召,具有誓死必胜的象征意义。正如1951年,毛泽东在同老友周世钊交谈中坦陈心迹:作为一个领导人,自己有儿子,不让他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又让谁的儿子去呢?人心都是肉长的,不管是谁,疼爱儿子的心都是一样的。如果人人都不让自己的儿子去战场,那还有谁愿意去战场打仗呢?

  为了国家、人民利益,毛泽东不惜牺牲自己以及自己的至亲至爱,甚至在毛岸英牺牲后,仍以无产阶级革命家高瞻远瞩的博大胸怀,让儿子长眠邻邦,守护中朝两国人民世代友好、和平幸福。

  

  人类历史发展表明,人类历史是呈波浪形向前推进,有起有伏,有回旋、有反复,但这只不过是历史长河中的琐碎局部表现。凌翔思想的高空,俯瞰运动的人类长河,它是如此壮阔宏伟,诸多由回荡的漩流、迸溅的浪花等呈现的千姿百态的局部,组合成一条气势磅礴、不可阻挡的雄浑巨龙,浩浩汤汤,奔涌前进。

  虽然历史以其朝代更迭的成长历程,不厌其烦地反复絮叨“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相似的历史,恰似相似的螺旋升进轨迹一样,每一轮改朝换代总是在相似的行进轨迹中上升到一个新的社会境界,而贯穿其中的永恒的主题,乃是以人民为主体的不断的革命,直到抵达人类终极理想社会形态——共产主义社会。无论在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条件下,用毕生言行喊出“人民万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必将永远铭刻在人民心中。

  

  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在国内外形势作用下,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大潮席卷神州大地,伴随势不可挡的时代洪流,封建沉滓泛起,资本主义思潮涌入,各类甦蛰的虫豸从阴暗的地下穴窟钻出地面,各种与社会主义主流思想文化价值观相背离的思潮汹涌激荡,扰乱人们思想,混淆人们视听。反毛非毛,泼污中国共产党革命斗争史,否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正义性、必要性,借“伤痕”文革之瑕,企图全盘否定新中国建设成就,进而否定追求“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制度,内外反动势力试图拷贝东欧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政权,实行西方宪政民主制度。

  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借社会巨变,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各领域各层面纷纷上位,结成团伙,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反华反共势力沆瀣一气,通过海内外各种媒体,可资利用的舆论宣传平台,以杜撰和“莫须有”的险恶方式和用心,拚命兜售历史虚无主义,疯狂抹黑、丑化共和国开国领袖及其家人,抹黑、丑化中国共产党党史和在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的气壮山河的人民革命史,疯狂丑化抹黑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的人民英雄,其根本目的,就是企图通过丑化共产党形象,歪曲共产党党史,否定共产党的人民英雄史观,推翻共产党领导,刨掉“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制度根基。同时,通过对民族精神、人民英雄、共产党革命史的恶毒解构、肆意攻击,以达到自我矮化,让中华民族匍匐于世界资本列强脚下的目的。

  如果说袁腾飞之流,以极端仇视的变态心理,以跪舔洋大爷的卑污姿势,公然诅咒毛岸英烈士,感谢美国侵略者烹制“挂炉烤鸭”,是民间“自由言论”行为,那么由人民领袖毛泽东亲笔题写报名的主流媒体微博,在毛岸英烈士生日发“蛋炒饭”,忌日发“蒸水蛋”视频,就不单是简单的偶合了,而是蕴含了深邃的旨意,可视为应引起高度警惕的政治行为。不仅如此,这帮在大庭广众冠冕堂皇、法相庄严的衮衮诸公,以极端势利的小人心态,一边哈巴狗似地跪舔美国主子,一边以居高临下的倨傲神气恶毒的狂吠友邦朝鲜,以极端猥琐、自私的心理,驰骋他们的歹毒想像,“莫须有”高悬于浩瀚蓝天之上的昭昭白日:如果毛岸英没被美国战机炸死,那么他肯定是“钦定”接班人。那么,今天的国人一定和朝鲜百姓一样,过着“金三”统治下的极度贫困而又没有基本的政治民主自由的生活。

  这肤浅的充满煽惑力的“莫须有”谣言,姑且不论他们对古今世界历史、尤其是朝鲜近现代史,对历史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和与之密切相关的建立在不同政治制度之上的社会文化意识形态的国际关系学与基础人文哲学的不学无知,其对中朝同根的“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制度根本理念的恶毒影射不言而喻,对毛泽东时代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及其取得的伟大建设成就的全盘否定不言而喻。

  

  就是在人民领袖毛泽东主席逝世40多年后,以及他的儿子毛岸英烈士牺牲70年,同时也是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周年的今年这个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年份,这帮数典忘祖的肖小,出于一己私心,在全党全国人民隆重纪念这场打出中华民族精神、打出中国人民志气、威风的伟大战争,各大主流媒体纷纷发表文章,回顾峥嵘岁月,以无数铁的史实揭露、抨击美帝侵略者,各大卫视纷纷重播再现毛岸英烈士忠诚报国、赤诚为民情怀的电视连续剧《毛岸英》时,依然夹杂着逆袭浸骨的阵阵寒流,从冷酷阴暗的心之地窟里刮出的阵阵妖风,只不过在政治时势的风口浪尖,他们再度埋藏早已扭曲变态的心理,披着迎合政治风向的“应景”外衣,夹枪带棒地开展他们贩卖“私货”的所谓纪念活动。

  我阅读了大量主流媒体纪念抗美援朝胜利70周年的文章,出于本能的直觉和基本的爱党、爱国、爱人民的朴素情感,我相信信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理想的左派人士的真诚。

  从近来舆论关注看,几乎所有的争议都聚焦到由同一导演拍摄的前后两部被主流媒体鼎力推荐的电影上。这位导演前恭后倨,在筹拍前一电影期间,以虔诚的谦恭姿态拜见反共到底的国民党逃跑将军孙元良后人,在后一部电影举办“特别放映”的仪式上戴写有“美国海军”字样的棒球帽,以及在烈士纪念日这天,在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缅怀抗美援朝先烈,在烈士纪念碑前背起“剪刀手”鞠躬…… 这些被推入舆论漩涡的当事人的细节,各类网媒,尤其是几家左派网刊披露得十分详尽。这些细节看似一个人不拘小节,甚至在某些人看来洋溢着不纠结于沉重历史的“与时俱进”的时代况味,纯属个人行为,充其量不过是行为有失检点,但这些行为细节,出现在一个影响力巨大的公众人物身上,就绝非简单了。如果将其暴露于公众眼前的前后行为细节串联起来,就清晰地显露出他的政治情感倾向脉络,再将其所导的两部电影的主题、内容及史实的、艺术的表现方式联系起来,其欲露还掩的内心世界更是昭然若揭。

  前一部是纪念抗战胜利75周年的“重大历史题材”影片,但主角却不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以及人民战争;而后一部为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拍摄的献礼影片,罔顾战争全局和史实,刻意淡化其重大政治意义,贯穿剧情的主线与其说是志愿军的胜利,倒不如说是这胜利是美帝的慈悲的恩赐,从而反证美国侵略者的坚不可摧和实质上的胜利。正如著名影评人郭松民所点评:人们希望在银幕上看到中国人民志愿军酣畅淋漓的胜利,看到志愿军在西线击溃美八军,看到乘胜追击收复平壤、解放汉城,看到在上甘岭磕掉范弗里特的门牙,看到克拉克一边摇头叹气一边沮丧地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但令我们失望的是,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是令人沮丧的悲催灰暗场景,志愿军战士不断地修桥,桥不断地被炸毁,美军飞行员边喝威士忌边从空中像俯看蚂蚁一样俯看着河边的志愿军——这样一个“被俯视”的视角,决定了这部电影一定会给中国观众带来窝囊的心理体验。主角一个接一个地死去:被弹片击中满头流血,被炸成碎片、只能打成一个小包下葬,被凝固汽油弹烧成焦尸!即便对是最大的反派,即美军飞行员希尔,影片也没有给他一个正面被击毙的镜头,只是通过另一个飞行员转述说他死了…… 抗美援朝胜利这样“坚硬并且庞大”的事实,被主观人为地以艺术渲染方式,予以弱化、软化,把胜利表现得像是一场失败。影片结尾,美军飞行员向基地报告:“继续攻击已无意义”,建议停止轰炸。——它表明美军不是被打败了,更不是没有能力继续攻击,而是觉得杀不胜杀,反正也杀不完,所以还不如不杀。志愿军是凭借毫无战术的人海战术过去了,是他们不怕死的蛮干令敌人恻隐手软而网开一面,让人觉得抗美援朝就是这样赢下来的。稍有历史知识和战争常识的人都会明白,这决非事实。它完全抹煞了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我志愿军指战员和全体战士的超凡的战争韬略和大智大勇、痛击侵略者的真实形象,抹杀了抗美援朝战争是用我们的正义的铁拳打赢的这一基本史实。

  该导演于今年这个特殊年份执导的这两部旨在纪念对中华民族历史产生重大、深远影响的两场战争的电影,其表现方式和内容可作为其在拍摄影片前后出席活动或个人行为被人们诟病的诸多“行为细节”的注脚。

  

  而最令人匪夷所思的,在结尾片幕上出现的烈士们的名字,非但整个就没什么正经八百的姓名,而且名字的寓意充满了睥睨下流的调侃和歹毒的蕴意:光膀子、文人 、戏子、愣子、石头、三娃子、高个子、蛋炒面、黑子、瘸子、麻雷子…… 为正义、为祖国捐躯的志愿军烈士就是这么灌注着明显鄙视、污辱涵义的一串绰号,志愿军战士被誉为那个时代最可爱的人,他们来自于人民,他们作为保卫祖国和人民幸福安康的钢铁长城,是中国人民智慧勇敢的象征,是不屈于外侮的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对志愿军英烈的亵渎,实则是对其所纪念的抗美援朝正义战争的亵渎,是对中华民族精神的亵渎,是对全体中国人民的污辱,千方百计、见缝下蛆的抹黑、攻击先烈,从民族史观、人民史观的宏观视角审视,表明玷污先烈的“绰号”始作俑者妄念中,不是呈现血统思想杂种性,而是呈现整个肉体上升至灵魂的自我精神分裂的洋奴性。揭露出这帮人的明显政治倾向的,还有民间正义人士对“绰号”更深层歹毒内涵的洞悉。石头、三娃子、高个子、愣子、蛋炒面…… 极易让人想到其对人民领袖毛泽东、毛岸英父子的恶毒影射。

  “绰号”始作俑者故意以“春秋笔法”,让人们窥见压抑在他们心底的对人民、对人民领袖的仇恨,真不知道他们在举国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是谁给了他们的有恃无恐。一方面拼命压抑心里的仇视与郁闷,一方面又要迎合政治形势,同时,还想用“春秋笔法”以烈士的鲜血祭献他们攫金的祭坛,这需要忍受多大的“屈辱”,需要一种怎样的变异扭曲心态,需要怎样的一种挖空心思的“工匠精神”?

  这帮人纪念抗战,纪念抗美援朝战争的皮里阳秋,早已超出了反毛非毛的个人情感范畴,而是隐藏着不可告人的全局性目标。说穿了,这股暗流,与改开以来社会上一直存在的反毛、反人民,虚无共产党历史,反“共同富裕”社会主义制度,妄图配合西方资本主义势力推翻共产党政权的逆流合污同流,他们的“推墙”目的早已昭然若揭。

  

  人类历史发展进程表明,历史的走向,总是不以一小撮人的意志为转移,历史的滚滚车轮总会在每一个气候成熟的转折点,将貌似强大的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势力辗得粉碎。

  曾经代表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的西方资本主义制度,历经数百年演进,已经蜕变为阻碍历史前进的绊脚石。资本主义制度累积的矛盾不断以经济危机、金融海啸方式暴发,使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列强,不断对世界祭出屠戮的枪炮,以唯我独尊的自由民主“一言堂”为幌子,肆意践踏他国人权,野蛮干涉他国内政,对小国、弱国诉诸武力侵略,对大国、强国实施和平演变,颠覆他国政权,扶植傀儡政府,以达到掠夺他国资源,实现经济、金融殖民吸血,化解自身经济危机、国内矛盾的终极目的。

  然而,高歌猛进的资本主义全球化进程,使得以美国为首的资本列强,将全世界纳入了资本主义制度体系,其人格化的世界资本互联,必然形成倍量反作用力,加速为自己掘墓,伴随资本主义断崖式崩坍的,将是历史的转折点的到来。今年的疫情风暴,使得资本主义世界重重危机彻底曝光,资本主义制度颓势尽显。与之相反的是,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以无可辩驳的抗疫的胜利,在世界一骑绝尘。

  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伟力来自于人民,来自于紧紧依靠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中国共产党。相信这面旗,我们就一定会牢记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走过的百年峥嵘岁月,就一定会牢记为了实现共产主义理想、为了祖国、人民利益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就一定会铭记中国共产党和新中国的主要缔造者、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

  人民永恒,毛泽东不朽;毛泽东不朽,由象征工农政权的铁锤镰刀铸就的金色党徽将永放光芒。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1年02期):习近平:正确认识和把握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

郝贵生:为什么不用马克思义教育理论认识中国当代教育问题?————评西安交大校长王树国演讲“我们需要怎样的大学?”

钱昌明:主席的功过是非由谁“定”?——斥跳梁小丑、千夫所指胡锡进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中国拒绝“洋垃圾”

美国两党争斗民众遭殃

既打金融“老鼠”又护国资“玉盘”, 赖小民案以案促改工作启示

两日热点

老贼茅于轼!——评盛洪祝寿词

推特也已预感到,自己将“大祸临头”!

关于毛主席的50个“无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