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从公知那里,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林爱玥 2020-03-27 来源:林爱玥公众号

你们更怕你们信仰了小半辈子甚至大半辈子的西方制度原来就像瓷器店里的瓷娃娃般轻轻一碰就碎了吧?

林爱玥:从公知那里,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今天在网上看到有人借武汉汉口殡仪馆前领取骨灰盒的事渲染悲剧气氛,看完之后,情绪久久不能平静。我无意评价这种做法的对错,言论是自由的,别人爱说什么那是别人的事情,我只是觉得心里堵得难受。如果这本来就是某些人想达到的目的的话,我只能说,你们成功了。

林爱玥:从公知那里,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千万别误会,我难受绝不是因为有人说这些,恰恰相反,在我看来,任何事情只要基于事实,大抵上就没什么不可说的。我只是觉得这种做法的时间和方式都不太合适而已。

  众所周知,中国抗击疫情的斗争已经进入“扫尾”阶段,武汉即将重启,全面复工指日可待,虽然有些伤痛我们很难忘记,可是,总不能一直沉浸在伤痛中吧,毕竟生活还要继续的。可是,就在大家收拾心情,准备重新出发的时候,有些人“不失时机”的提醒你,别忘了,这里死过人,你没有资格快乐,你说你会有什么感受,是不是像被泼了冷水,撒了狗血般别扭?

  我本身是个悲观的乐观主义者,总是悲观多些,不过,在普遍悲观的时候,我倾向乐观点,而在普遍乐观的时候,我倾向悲观点。新冠肺炎的疫情当然给中国带来了很多的悲剧,因此,我觉得,这样的时候还是多说些鼓舞人心的话比较好。

  当然,悲剧不是不可以说,而是不应渲染,更不应放大,这段时间,很多人特别是武汉人承受了很大的悲痛和压力,此刻最需要的是化悲痛为力量,而不是整天呼天抢地,因为抗疫最不需要的就是眼泪,迎接新生活更应该擦干眼泪。

  需要警惕的是,我们必须防止有人将“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的死亡人数与“死于新冠肺炎”的人数划等号,别以为这种事某些人做不出来,这些年,某些人不就一直将三年困难时期的死亡人数直接与饿死的人数挂钩吗?永远不要低估某些人的无耻啊。

  话说,已经有垃圾媒体根据公知的言论“推导”出武汉死了一千多万人了,说老实话,我不怀疑那些人的数学有问题,而是严重怀疑他们的脑子有问题,要知道,武汉一共才900多万人啊。可怕的是,这么一个弱智可笑到无以复加的言论居然被某些人深信不疑或假装深信不疑,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些谣言的源头就是某些公知的言论,是公知的言论给了那些谣媒谣人“想象”的空间。

  这两个月来,公知念兹在兹的就是“追责”,当然,“追责”我并不反对,该追的责是应该一追到底,只是让我非常遗憾的是,我基本从未从公知的口中听过“感谢”两个字,似乎他们的字典里压根就没这两个字似的。

  作为一个彻底的辩证唯物主义者,我觉得有些事还是有必要提一下,截至3月26日19时,中国确诊82034人,治愈74204人,作为对比,美国确诊67513人,治愈616人,相信傻子都能看出这差距有多大吧,说一声“感谢”就真的那么难吗?

林爱玥:从公知那里,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当然,对某些人来说,他们是无所谓你做了什么的,他们在乎的只是你没做到什么。在某些人看来,中国做得再好那都是应该的,而只要稍微做得不够多、不够好,那就是你“该死”的“铁证”。

  恕我直言,哪来什么应该不应该的?敢问那些求全责备的人,你们知道中国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背后有多少防疫人员苦口婆心嗓子都哑了吗?有多少社区人员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吗?有多少医生护士冒着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坚守岗位吗?就像此前一个一直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生朋友托我代问的一样,某些人,你们去社区值过班吗?你们去高速路口量过体温吗?你们知道那段时间武汉下雨,多少一线抗疫人员特别是医护人员从没退缩过吗?合着就你们金贵?人家欠你们的?

  可能有人会说岗位不同,不好对比。这话自然没错。各司其职是没问题的,问题是,某些人,你们除了整天阴阳怪气地怼天怼地,你们还做过什么吗?别的不说,让你们别造谣传谣,别造谣传谣,就差求你们了,请你扪心自问下,你们造谣传谣了没?你们造谣传谣了没?你们造谣传谣了没?

  全世界都知道中国抗疫的策略最正确,可是,怎么到了某些人的嘴里就只剩下“瞒瞒瞒”、“错错错”了呢?试问,有哪一个国家可以靠“瞒瞒瞒”、“错错错”迅速控制住疫情?有哪一个国家可以靠“瞒瞒瞒”、“错错错”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有哪一个国家可以靠“瞒瞒瞒”、“错错错”就能让治愈数字不断大幅度上升直至90%以上?说得更直接点,如果靠“瞒瞒瞒”、“错错错”就能控制住疫情,那些西方国家还眼巴巴抄中国作业干嘛?美国不才是他们的“老大哥”吗,去抄美国的作业才是道理啊。

  美国的抗疫策略给我的感觉就像当年的国民政府一样,都是“保存实力,做战略上的撤退”,区别只是一个面对的是新冠病毒,一个面对的是日本鬼子而已。当年,蒋介石的“战略性撤退”式的抗战丢了大半个中国,现在,特朗普的“战略性撤退”式的抗疫的结果会怎样,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知道吧?

  现在,某些人看不上眼的武汉官员连同武汉人民一起战胜了新冠疫情,致敬武汉,致敬武汉人民。武汉马上就要“重启”了,一个多月前某些人眼中“脆弱到濒临崩溃”的武汉马上就要重新生机勃勃了,某些人吃“人血馒头”的机会越来越少了,是不是很失望?我倒有个建议,美国纽约现在的疫情比武汉严重百倍,纽约市长都说了,可能最终会有四百万左右的人感染,这波“人血馒头”你们有没有兴趣?怎么,美国的“人血馒头”不香吗?

林爱玥:从公知那里,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奉劝某些人,别以为你们说几句漂亮话就自以为真的可以占据道德制高点并为所欲为了,“巧言令色,鲜矣仁”的道理,中国人两千多年前就懂了,因此,别再释放你们赤裸裸的恶意了。恶意还是善意,根本不用猜的,而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当中国因为突如其来的疫情,医疗物资不足,医疗力量不够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说的,你们说“检验文明的尺度只有一条——给多少疑似患者做了新冠病毒检测”,还不就是瞅准了欺负那个时候中国的检测试剂盒不够吗?现在英国、美国等国家一共才做了多少检测,你们怎么哑巴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现在特朗普逢人便吹美国做了30万人次的新冠肺炎病毒检测,知道中国测了多少吗?让我们用事实说话,截至3月5日,中国已累计提供1537.4万人份试剂盒,日均供应34.16万人份。换句话说,美国检测了这么久,就完成了中国一天的工作量而已。

  更不要说,当新冠肺炎的来源尚未明确的时候,你们要求中国道歉,尽快把黑锅背起来,现在新冠肺炎病毒的来源呼之欲出的了,你们怎么哑巴了?现在美国疫情失控,你们跳出来说中国应该帮助美国,甚至必须帮助美国,当初美国在中国抗疫最困难的时候落井下石各种扔石头的时候,你们忘了当时你们是怎么装聋作哑的?喂,问你们呢!你们可真是美国的贴心人啊。

  别以为别人都忘了,大家都一笔一笔记着呢。你们以为给别人扣个“五毛”的帽子,你们就是天使了?你们以为你们给别人扣个“爱国贼”的帽子,你们就卖国有理了?你们不是说你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吗?好啊。现在蓬佩奥一口一个“武汉病毒”,特朗普一口一个“中国病毒”,你们不是说你们爱国吗?那就拿出你们的实际行动去证明你们对这个国家的爱吧。别说没机会,今天下午@美国驻华大使馆 还连发了两条“武汉病毒”的微博呢,去啊,去怼死它啊。

林爱玥:从公知那里,我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我们知道你们经常将“真相”和“正义”挂在嘴边,可是,我们同样知道,你们眼中的“真相”是经过你们精心筛选的,精心筛选过的“真相”还能叫真相吗?而你们口中的“正义”同样是经过你们精心选择的,那种选择性的“正义”特么的还能叫正义吗?实说了吧,你们的屁股早就坐歪了,何必羞羞答答不好意思承认?

  现在,眼瞅着中国的疫情要过去了,你们慌了,怕了,急了,急了,急了……你们心说哎呀妈呀原来中国真的有制度优势啊,你们能不怕吗?你们更怕你们信仰了小半辈子甚至大半辈子的西方制度原来就像瓷器店里的瓷娃娃般轻轻一碰就碎了吧?于是乎,你们怒了,你们声嘶力竭,歇斯底里了,要我说,你们不过试图通过这样的方式掩饰内心的惶恐,寻求那点可怜的心理安慰罢了。问题是,有用吗?

  奉劝某些人,好好反省吧。要知道,做个中国人多骄傲啊,怎么到了你们那就觉得抬不起头来了呢?

  Sadness!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郝贵生:帝国主义是当代社会生产力和人类进步发展的最大阻力与障碍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范景刚:做时代先锋,为人民战斗 ——纪念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成立一百周年

顾秀林:从“燕麦种夹带豚草籽”看“生物战争”

老田| 武汉疫情亲历记:对于“吹哨人假设”进行事后的推演与复盘

两日热点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