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环球时报》:陆阳:印度重组“克邦”侵犯中国主权

环球时报 2019-08-14 来源:环球网

  陆阳:印度重组“克邦”侵犯中国主权

  2019-08-12 05:10 环球时报  http://opinion.huanqiu.com/hqpl/2019-08/15285230.html

  陆阳

  近日,印度议会通过决议废除所谓“查谟—克什米尔邦”特殊地位,并成立“查谟—克什米尔”和“拉达克”两个中央直辖区。印方此举单方面改变了克区数十年来的现状,违反了《联合国宪章》、联合国大会和安理会相关决议以及印巴之间的协定,引发克区局势动荡升级。印方还将中印边界西段中国新疆的阿克赛钦等地和中国与巴基斯坦边界的部分地区划入两个“中央直辖区”的管辖范围。印度把上述举措定为“内政”,但消息一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

  巴基斯坦宣布与印外交关系降级。联合国秘书长声明指出,联合国在这一地区的立场遵循《联合国宪章》以及适用的安理会决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明确表态,印度这种做法严重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

  实际上,印度本国地图已经把中印边界西段和中巴边界部分地区作为整个克什米尔的一部分,划入所谓的“查谟—克什米尔邦”,中国政府对此一直坚决反对。这次“重组”克区后,印度分别把阿克赛钦等地划入“拉达克中央直辖区”,把中巴边界部分地区划入“查谟—克什米尔中央直辖区”,再次宣示所谓“主权”,企图在搅动克什米尔问题的同时,在中印边界问题上浑水摸鱼。这决不是印方所说的什么“内部事务”,而是侵犯中国领土主权,损害中国的利益,违反了两国关于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有关协定,与两国领导人关于妥善管控争议的共识背道而驰。中方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指出印方“这一做法不可接受,也不会产生任何效力”。

  克什米尔是印巴之间的争议,与中国没有直接关系。印方提及的有关地区完全位于中国西藏和新疆境内,与克什米尔无关。这些地区历来属于中国,在中方的实际控制之下,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拉达克历史上和西藏有着密切的关系,曾是中国西藏地方政府的藩属,直到19世纪40年代被克什米尔土邦吞并,西藏和拉达克之间长期以来形成了一条传统习惯边界。阿克赛钦位于中国新疆和田,是一个地理概念,该地是中国维吾尔族和柯尔克孜族人民世代生息活动的地方,地名本身就是维吾尔语“中国的白石滩”的意思,清楚地表明该地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中国历届政府也一直对这些地区行使着有效的管辖。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由阿克赛钦进藏并修通了新藏公路。就连印度政府自己也曾变相承认,英国殖民当局不仅从未管辖过该地,甚至对当地情况也一无所知。印度根据英国殖民者单方面随意划出的几条线,就向中方提出大片领土要求,将其划入所谓行政区划,既没有历史依据,也无视实际管辖情况,是完全站不住脚的。

  中巴边界更是与印度无关。早在上世纪60年代,中巴就依据双方历史管辖和现实情况,通过友好协商划定了两国的边界,签署了边界协定。这个协定规定的是中国新疆和由巴基斯坦实际控制其防务的各地区相接壤的边界,并说明在印巴关于克什米尔的争议解决后,有关当局同中国重新签订正式的边界条约来代替。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光明磊落和客观公正的负责任态度。

  印度重组“克邦”无法改变有关地区在中国实际控制下的事实,不会产生任何效力。需要指出的是,印方以所谓的领土主张为依据,在中印边界西段不断越线渗透蚕食,制造和扩大争议,对两国关系造成严重影响。印方如果不吸取教训,继续宣示所谓“主权”,只会恶化边境局势,加剧边界争端,危害两国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更无助于边界问题的妥善解决和中印关系的健康发展。

  中印边界问题高度复杂敏感,印度单方面通过所谓修改国内法在边界问题上强化自身领土主张,侵犯中国的领土主权,中方当然不会坐视不理。印方此举是非法、无效的,注定无法实现其图谋。正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奉劝印方在边界问题上谨言慎行,避免采取导致边界问题进一步复杂化的举动,为两国关系健康发展创造良好条件和氛围。(作者是国际问题观察员)

  王天:克什米尔争端,中国扮演什么角色

  2019-08-14 05:05 环球时报  http://opinion.huanqiu.com/hqpl/2019-08/15296896.html

  王天

  印度日前在议会上院提出 “废除”印控克什米尔特殊地位的多项议案,一时引爆印巴间的激烈争端,未来局势发展甚至可能会进一步升级。由于印度将中国的领土纳入其行政管辖范围,中国同样表示了强烈不满,中国外交部对印方以修改国内法律的形式损害中方领土主权的做法,表示“不可接受,也不会产生任何效力”。

  印度这一单方面的行为,显然导致中国利益在两方面受损。一是,印度公然将中国领土纳入其宣布成立的“拉达克联邦直辖区”范围内,赤裸裸地侵害中国领土主权;二是,印度的做法导致了印巴矛盾升级,影响南亚及地区形势的稳定。对中国来说,除了要向印方严正指出其侵权的错误言行之外,也要本着地区大局与形势的考虑,秉持正义,积极地发挥好中国维护和稳定局势的作用。

  8月9日,巴基斯坦外长库雷希紧急来华访问,向中方通报了巴方对近日克什米尔局势最新发展的看法、立场和应对举措,让中方熟悉了巴方想法,客观上为中方更大程度地发挥调解作用提供了帮助。而8月11日至13日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首次以外长身份对中国的访问,无疑也为中印两方沟通提供了重要契机。

  中国一直在南亚和平与稳定上发挥着重要作用。今年2月,印控克什米尔发生普尔瓦马袭击事件后,印巴关系一度进入到剑拔弩张状态。局势最为紧张时,2月27日深夜巴外长紧急给王毅外长打电话,通报巴印局势最新情况。当日恰逢时任印度外长斯瓦拉吉在浙江乌镇同王毅外长、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召开三国外长会。王毅外长当面向印方表达中方立场,“作为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共同朋友,中方希望双方保持克制,避免局势升级”。斯瓦拉吉也做出回应,印方“将本着负责任和克制的态度处理有关问题”。中俄及各方的及时沟通与适时协调,对克什米尔局势降温起到了良好作用。

  当前克什米尔地区又出现了相似的情势。与上一次不同,这次中国的领土主权利益也受到侵害。因此,中国一方面要抵制印度侵权行为,维护自身利益;另一方还要在国际舞台上主持公道,发挥中国负责任大国的角色,积极为地区局势降温和稳定发挥协调作用。

  莫迪政府在外交上,特别强调构建“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在海上争端问题上,印度常常举例自己是国际社会的好公民,是如何按照国际规则行事的。但在印巴的克什米尔之争中,印度却更重视以“实力”和“实控”说话,排斥第三方和国际社会的介入。因此,印度这一次又表示这是印度“内政事务”,只是这种立场和态度却并没有得到多少国家的支持。如果印度坚持以这种权力逻辑来处理复杂的克什米尔争端,显然无益于地区形势的稳定与和平。

  缓和当前的紧张局势,还是要回到多边层面的解决方案上。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多次呼吁印巴保持克制,认为克什米尔最终地位的解决需要遵循《联合国宪章》以及适用的安理会决议。更重要的是,印巴之间在此问题上曾达成过多份协议。巴基斯坦目前向联合国安理会提起要求,希望联合国安理会能够介入。不论是基于国际正义和维护地区稳定的需要,还是捍卫自身利益,中国无疑都需要明确支持国际多边层面的和平方式来加以妥善解决。(作者是南亚问题研究学者)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新华社:习近平在甘肃考察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离开马克思主义的核心和本质含义,何谈马克思主义“行”?

中共中央关于张国焘问题的历史决议,哪个可以推翻?

郭松民 | 党史辨析:关于“柏露会议”争论的几点考证

两日热点

《特赦1959》的遗憾,辽沈战役战俘去哪儿了,廖耀湘几乎没戏

好人难做,中国好人更难做……根子在哪里?

车企产能严重过剩,统筹破产不能拖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