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黄卫东:警惕贸易战美国文化侵略推动的意识形态崩溃

黄卫东 2019-06-17 来源:乌有之乡

贸易战背景下,我国主流经济界借机在主流媒体上大肆宣传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这必然损害和瓦解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使我们陷入亡党亡国的危险境地。

  要点: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控制了我国主流经济界思想。贸易战背景下,我国主流经济界借机在主流媒体上大肆宣传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这必然损害和瓦解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使我们陷入亡党亡国的危险境地。

  一、不可忽视的美国文化侵略

  自从通过文化侵略,推动苏联解体以来,美国在世界各地频频发动文化战,取得了前所未有的侵略成果。在北非、中东、东欧和拉美等地,美国精英通过文化侵略,控制上层精英和普通民众思想,推翻了几十个国家政权,使这些国家陷入内乱状态,再也无法抵抗美国的侵略压力,不得不听从美国指挥,从而被美国控制了。

  1969年利比亚的卡扎菲发动军事政变,收回英美军事基地、石油国有化,成为美国和西方军事打击的头号目标,却长期成为北非抵抗西方侵略的堡垒,即使一再遭到美国的轰炸,都我自岿然不动。然而,后来卡扎菲却相信美国和西方的承诺,公开放弃发展化学武器和核武器计划,放弃对抗美国和西方。当时北约国家领导人公开欢迎卡扎菲回到西方“国际大家庭“的怀抱,称卡扎菲是最受尊敬的领导人。卡扎菲也放开了舆论,让西方文化悄然而入,很快,反对卡扎菲政府的“自由民主”呼声就开始出现,并迅速扩张。仅过了几年时间,西方就推动利比亚反对派发动内战,推翻了卡扎菲政权。现在利比亚内部各派纷争不止,战乱频发。在卡扎菲时代,卡扎菲赶走了外国势力,石油资源收归国有,利用石油资源建立了稳定的工业,又利用石油财富大大提升了利比亚人的收入水平。可以说生活福利非常好,普通老百姓都能享受免费的教育、医疗、住房和养老。而如今的利比亚陷入内战,经济已经破碎,上百万人成了难民。利比亚人的生活再无保障,可以说民不聊生。在仅有640万人口的利比亚,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110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其中有37.8万名儿童急需人道主义援助。利比亚几派都争先恐后地争取美国和西方支持,以便掌控政权,再也不敢违背美国和西方的旨意了。

  文化侵略成为美国最犀利的侵略武器。就中美关系历史来看,美国在中国投入的文化侵略,远超其他国家。在旧中国时代,美国就在中国广泛开办教会、学校和医院,培养为美国服务的人才。他们很快就充斥了旧中国政府高层,主导了旧中国政府内外政策。美国著名记者白修德在回忆录中指出[1],“在亚洲,甚至在全球,你再也找不到重庆民国政府这样被“研究美国的学者”渗透得如此彻底的政府。而且,也没有哪个政府会如它一般被美国思想、援助和建议摧毁得如此彻底。重庆民国政府的所有官员,无论男女,并不是被美国人征召,供其驱使了,是他们自己主动追求美国的思想和方式”。

  面对美国提供物资支持下的日本侵略,蒋介石和他的留美精英组成的政府,却迷信美国和西方承诺保护中国领土和主权,幻想美国和西方出面制止日本的侵略,长期实施不抵抗政策[2],致使日本多次不战而获,侵略野心膨胀,导致全面侵华,使我国军民伤亡高达3500万,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在二战即将结束的时候,美国又背着中国制定《雅尔塔协定》[3],割走了中国外蒙领土,占领旅大等港口。二战后,更是提供了30亿美元军火等物资[4],远超抗战时期,帮助蒋介石镇压人民的反抗,屠杀中国人;还有表面上声称归还中国,实际将琉球群岛交给日本[5]。这都是美国文化侵略的主要成果。

  但是,民国精英却大肆宣称美国的无私援助,与美国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将中国的各项主权都交给了美国[6]。即使在当代中国,由于美国精英在旧中国时代,通过文化侵略培养了大量美国崇拜者,在中国的主流媒体和网络,仍然到处充斥了美国帮助旧中国的神话,如拍摄电影纪念中国人流血花钱,帮英美收复缅甸殖民地的驼峰空运[7] 。旧中国时代最后一任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在任时致力于分裂中国,又被精英们迎回了中国[8]。

  中美建交以后,美国更是加紧了对中国的文化侵略活动。美国每年都提供大量助学金,吸引中国学生和学者到美国学习美国推销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此外,美国还提供各种研究经费给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家们。活跃在中国经济界的主流学者,基本上都是美国培训的,没有经过美国培训,或者没有拿过美国研究经费的主流经济学家,在当代中国都十分罕见。

  二、我国主流经济界的意识形态问题

  我国主流经济界完全接受了美国推销的意识形态经济学,将它们看成是普世的真理。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教科书[9],如曼昆的《经济学原理》和萨缪尔森的《经济学》等教科书,成了中国培养大学生的主流教科书。这些教科书推销的是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让学生们相信,取消政府管理的市场经济,就能够实现人类社会资源的最佳配置,从而最有利于人类社会。虽然这些教科书也承认,自由市场经济也存在缺陷,需要政府干预,但是,如何干预经济,在西方主流经济学界并没有一致看法,对任何具体问题,大多数西方“主流经济学家们”都会反对干预,从而还是推销自由市场经济。

  就美国来看,这些经济学教科书只是用于塑造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与美国政府管理经济的原则和方法是完全相反的。例如,这些教科书推销的是不要政府干预市场的经济,政府应该是小政府,美国的主流媒体也经常宣传小政府,但是,按照美国经济分析局提供的统计数据,美国政府雇佣的劳动力占20%,是美国工业界雇佣劳动力2倍以上,是我国政府雇佣劳动力比例的4倍以上,美国政府每年支出,约占美国国内产出40%,远超中国。然而,我国主流经济学家却经常在主流媒体上鹦鹉学舌,学美国精英批评中国政府太大,管得太宽。

  美国推销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以市场化、私有化和自由化为三项基本原则[10],但美国实际上有大量行政干预措施,例如,一直针对中国制定禁止销售给中国的高技术产品清单。毛泽东时代,美国不承认新中国,禁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而当时中国每年都要在广州举行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吸引各国厂商参会交易,实际是美国政府通过行政措施,禁止中国企业进入美国市场进行交易,是美国不对中国开放市场,而中国对美国开放市场。中国的主流媒体为了推销自由市场经济,不惜黑白颠倒地污蔑毛泽东时代闭关锁国,将美国对中国的经济封锁污蔑为中国不开放。

  事实上,美国从未实行其推销的自由市场经济。美国政府实际实行的宏观经济政策[11],与美国精英推销的,依据自由市场经济三原则制定的华盛顿共识[12]宏观经济政策,是完全相反的。例如,美国精英在华盛顿共识第一项政策中,要求其他国家的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2%,但美国在2009年的财政赤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10%,超过2%则是家常便饭。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曾担任小布什总统首席经济顾问的哈佛大学曼昆教授,美国意识形态教科书《经济学原理》作者写文章[13]指出, “ 对于我们这些在学术领域花费了大量精力的人来说,宏观经济政策制定的现实世界是令人沮丧的。令人难过的事实是:过去30年来的宏观经济研究,对于货币政策或财政政策的实际分析,仅仅产生了微不足道的影响”。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主流媒体打造的“货币大师”,也是美国新自由主义的旗手,弗里德曼教授曾出版专著,推销其货币和金融方面的政策主张,美国政府无一采纳[14]。“著名主流经济学家”张五常则指责弗里德曼,作为美国主流宣传的“货币大师”,对物价的预测从没正确过[15]。美国最具政治影响力的杂志之一《国家评论》创办人和主要撰稿人William F. Buckley, Jr. 则公开指出[16],“弗里德曼先生绝对说过,他的理论不适合应用。毫无疑问,他是正确的”。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保罗•萨缪尔森评论弗里德曼[17]:“现在我认为弥尔顿不是一个江湖骗子。他相信他在任何时候所说的。他对他的听众也非常尊重。如果你是一个乡巴佬,他给你一堆废话做答案。如果他是给他的总统做演讲,他会说得更仔细谨慎。这是他的风格”。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林登.拉鲁什 (Lyndon LaRouche)则直截了当地称弗里德曼是个骗子[16]。1998年10月21日弗里德曼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发表公开演讲时承认,“经济学家的预测,从来就是不准的,所以你们不必听我!”。

  三、我国市场经济存在的问题

  市场经济的基本特征是人们能够自主公平地进行市场交易,政府的主要职能之一,是维护好市场秩序,防止不公平交易发生。但在我国,不公平交易现象比比皆是,例如,著名的劳动者欠薪问题,就旷日持久,越演越烈。虽然中央政府每年都派出大批人员,督查各地地方政府,却毫无解决的迹象。很多企业都在地方政府官员支持下,长期拖欠员工工资。这在美国和西方,是不可想象的。在美国和西方,即使企业因欠债其他公司被起诉清盘,美国和西方的法院都会首先支付劳动者工资,余额才会用来支付其他企业债务。这是因为市场经济最常见的问题是购买力不足,消费低下引起的生产过剩,保证劳动者收入,是防止发生生产过剩危机的基本条件之一。然而,我国很多劳动者被欠薪,却投诉无门,甚至需要以生命做代价,才能获得劳动所得。

  投资界不可避免与地方政府打交道,他们对地方政府干预问题的感受最深。很多人总结,一些地方政府和职能部门的诚信意识淡薄,政策缺乏连续性和稳定性,如招商引资时满口承诺各种优惠政策,一但投资人进入就采取“关门打狗”或“囚笼杀鸡”的办法,夺取投资人财产,致使投资人遭受严重损失。

  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梁宏达在微博上公开说,“我们(指政府)是鸡鸣狗盗之徒,挨打是活该,不反思自己违背契约的问题,却痛心自己不够强壮”。指责政府不讲诚信,胡乱干预经济。很多知识精英私下认为,即使中国政府承诺,能否真正兑现,都是个问题;相反,却十分迷信美国政府的宣传和承诺,对特朗普一再违背承诺,而我国却一再和特朗普这样的无赖谈判,往往将责任归咎到中方身上。

  由于主流媒体选择性地宣传,致使我国绝大部分民众都很少了解我国市场经济的真相。但在我国主流经济界看来,我国市场经济存在诸多问题,是无可置疑的事实。而政府干预经济,是很多经济界人士一直公认的主要问题来源,似乎只要政府不再干预我国的经济,让我们的经济变成美国精英推销的自由市场经济,一切问题都可迎刃而解了。甚至有人公开主张,应借助美国的压力,排除反对者的干扰,推动我国的改革开放,以便实现真正的自由市场经济。由于我国市场经济存在的诸多问题,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的精心塑造和包装下的这些荒谬观点,在我国很有市场,颇能蛊惑人心。

  四、中美贸易战中的美国意识形态在我国主流媒体上的宣传

  自从2001年底我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让美国资本家印钞到中国投资,生产产品,销售到美国和西方,形成了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总结的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模式。我国高官则总结为“当前中美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格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谁也离不开谁”的利益共同体。甚至将中美国经济模式比喻为中美夫妻关系,一直挂在人民网上广而告之。这种合作,实质是中国放弃货币主权,让美国印钞就可以购买中国资产,等于免费将中国资产和经济资源交给美国资本家,相反,中国换来的西方货币,只能作为人民币发行依据,购买美国利率几乎等于0的国债,免费借给美国,从而让美国免费拿走了资产和产出。此外,中国还单方面开放零售市场,让美国资本家获取了巨大的利润,仅苹果公司每年在中国获得的净利润就超过1200亿元[18]。

  然而,美方并不满足于已取得的侵略成果,这是他们的贪婪本性决定的,特朗普公开声称,要极限施压。中美贸易战,美方对我国的主要指责,就是政府干预经济过多,要求中国取消干预,如减少乃至取消市场准入,也就是开放市场,让美国可以印钞控制更多资产,拿走更多产出;美国特朗普集团甚至公开否认我国是市场经济。

  我国主流经济界基本上是非常赞同的,少数人公开表态支持。例如,去年10月当年主持世贸谈判的我方首席代表龙永图先生,曾应邀发表公开演讲,认为美方的要求之一,“通过调整外资政策来解决他们所谓的强制性技术转让的问题,这一条也符合中国改革开放的大方向”。政协委员,曾任央行专家,现任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的李稻葵公开认为,尽管美国希望中国在贸易方面所做的让步,有90%以上实际上符合中国自身的改革目标。也就是说,李赞成美国对中国提出的90%要求。2019年5月25日,在主题为“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的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来自中国金融业高层对金融业开放作了最新表态:“金融业开放是大势所趋,不会停顿,更不会倒退!”积极响应美国对我国金融开放的要求。

  自特朗普当选总统,公开威胁发起贸易战以来的两年半时间,我国主流媒体对美国的每一个要求都公开驳斥,但在实际行动上,我们却按照美国要求稳步地推进执行。只是媒体很少宣传,很少将它们与美国的要求联系起来,而是将它们定性为中国本来就要进行的改革。虽然在我国高层和民间,不乏有识之士,对中美贸易战中的美方图谋,持高度警惕,但在我国主流经济界以及他们控制的主流媒体,常常将中美贸易战看成是中美夫妻论下的一场内斗游戏,他们常常用美国的意识形态做理论指导,分析和讨论中美贸易战,从而不断扩大美国意识形态在中国民众中的影响。

  以《人民日报》的“钟声”最近发表了一系列针对美国发起贸易战的文章为例,最典型的就是“钟声”6月4日发表的《亚当·斯密在悄悄流泪》一文,该文意思是说,亚当·斯密所谓“看不见的手”、“公平竞争”等理论是资本主义国家发展经济的理论根据,而你美国现在打压中国,就违背了“公平竞争”原则,你怎么不按照亚当·斯密的教导去做呢?

  6月7日,“钟声”发表了《打自由贸易之名,行贸易保护之实》一文,文章主旨如题所示。文章最后说:“自由、对等是国际贸易的基础和前提,支持自由贸易、反对保护主义是世贸组织的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在经济全球化时代,重要的是维护规则、做大世界各国共同利益的蛋糕,而不是蛮横无理、强取豪夺、‘美国优先’。”

  6月8日,“钟声”发表了《究竟是市场经济,还是强买强卖》一文,说美国一些政客冠冕堂皇地大谈“打破市场经济障碍”,其实是强买强卖,根本不遵守市场经济规则。文章还引用了亚当·斯密的语录,“一个事业若对社会有益,就应当任其自由,广其竞争,竞争愈自由、愈普遍,那事业就愈有利于社会。”并问道:“对亚当·斯密这句名言,美国身居高位的政客们是否还记得?”

  6月9日,“钟声”又发表《搬梯子,还是扔砖头》一文。文章一上来就引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经济学家弗里德曼的一句名言:“保护消费者的最有效方法是国内的自由竞争和遍及全世界的自由贸易”。“钟声”同时补充说,这句名言“对于当下有着深刻的启发意义”。接着,文章就历数美国如何如何不遵守自由竞争和自由贸易规则。

  我们看看上述所列“钟声”的言论,虽然他在文章中认为中美贸易战的责任属于美方,但是“钟声”所推崇的完全是“自由贸易”、“公平竞争”等亚当·斯密理论。也许“钟声”会说:“我这是在以美国之矛、陷美国之盾,揭露美国的自相矛盾”。但是,“钟声”如果真正是这样的话,就应该进一步阐明,美国那一套新自由主义的理论说辞,从来是骗人的。不过,“钟声”没有这样做,而是在反复埋怨和规劝美国,希望它遵守本该遵守之规。从其文章可明显看出,“钟声”自己是绝对信奉这些规则的,也希望他的读者信奉这些规则。实际上,都是在传播美国的意识形态。

  美国连续出台法律分裂中国台湾,中国国防部长一句不惜一战的讲话,台湾作出的回答就是军事演习,并在演习中蔡英文所在的旗舰在播放日本歌曲。这就是台湾对大陆不惜一战的回答。可是我们到今天我们没有任何行动,人民日报的钟声评论员文章,已经超过十评了,不仅没有一个字提台湾问题,甚至越来越不是站在中国立场上,而是站在美国精英的利益立场上,详细计算美国的损失,在捍卫西方价值观和西方意识形态经济学的根本原则,在批判美国这个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精英离开了西方的价值观和西方推销的意识形态经济学,而一个字不敢提捍卫马克思主义,一个字没有提给中国消费者带来多少损失,一个国家意识形态迷乱到这种程度,对自己国民的利益忽略到这种程度,请问将用什么力量来动员人民迎接即将到来的大国对抗?

  五、总结:宣传美国意识形态,必将招致我国主流意识形态溃败,导致亡党亡国

  我国市场经济出现很多问题,成为美国精英攻击的靶子,恰恰是我国主流经济界迷信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违背基本经济规律造成的。包括没有按照本国市场经济需要供应合适数量的货币,没有为市场提供足够的净资金;没有干预劳动力市场,解决自由市场经济必然产生的生产过剩问题。相反,我国主流经济界往往在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采取错误的措施,使这些问题更加严重。

  例如,我国央行长期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19],这种货币发行模式实际是美国和英国为殖民地准备的,是依据美国和西方需要发行人民币,也等于人民币是西方货币代用券,发行权力和收益都完全交给西方。为了增加外汇储备发钞,我国长期实行出口导向政策,包括出口退税补贴西方消费者、低人民币汇率政策、以及优惠引进外资政策等,低价贱卖产品和工厂,使我国不仅仅对外依赖逐年加重,而且物资大量流失,造成环境严重恶化、资源走向枯竭的困境。甚至为弥补外汇储备不足,我国从西方金融市场借贷高利率贷款1万多亿美元,却主要用来购买西方国家的国债,几乎没有利率,每年免费奉送西方国家数千亿元利息。

  政府无止境地负债是完全错误的,但美国精英推销的华盛顿共识,以限制政府负债为核心的一套宏观经济政策[12],一样是误导。由于我国主流经济界迷信美国,致使中央政府不能发行合适数量的国债,给市场提供净资金,致使我国企业负债累累,按照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总体负债率一直超过115%。为了让经济能够运行,加上害怕失去西方市场,我国主流经济界不敢得罪外资,主要压榨内资和底层劳动者,如越演越烈的欠薪,不仅败坏我国政府形象,而且降低国内消费能力,导致生产过剩更加严重。外国资本家也逐步意识到我国市场经济问题,从而更加猖狂。例如,最近几年来,苹果公司很少交税[20],在中国的收入和利润比华为公司多1-2倍,交税额却不到华为二十分之一,每年从我国拿走净利润1200多亿元[18],一半以上来自少缴的税款,甚至每年拿走代政府从消费者收取的300亿元增值税,等于在中国收税,却无人敢管。

  面对我国远超国内消费能力的生产能力,我国主流经济界不是干预劳动力市场,提高劳动者收入,保持生产和消费的平衡,而是迷信美国精英推销的比较优势理论,通过压低劳动者收入来制造低工资比较优势,使我国经济严重依赖美国和西方市场。为了保住西方市场,又进一步牺牲经济主权,让美国和西方拿走很大部分产出,造成国内生产过剩更加严重,对西方市场依赖更加严重。

  政府应在国际经济合作中维护本国利益,我国主流经济界不但不敢维护本国利益,甚至将经济主权交给美国和西方,让西方资本家自由地,甚至压迫中国企业,为西方利益服务,例如,让美国派常驻人员监管中兴公司。甚至积极响应美国的要求,为美国战略服务,例如,积极响应美国的要求制裁朝鲜;积极响应美国要求,停止购买伊朗石油,比美国的西方盟友还要积极。主流经济界甚至形容中美关系是夫妻关系,例如,2018年3月27日上午,曾担任财政部长楼继伟,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主办的“2018中美圆桌研讨会”上发言说,中美是命定的夫妻”。很多人积极为美方对付中国政府出谋划策。虽然主流媒体也在宣传,我国是如何反击美方的贸易战,很多精英实则欢迎并积极响应美方要求,不惜拱手将国家主权交给战略对手,妄图借助美国压力,以便早日实现它们心目中无所不能的自由市场经济。

  我们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主流经济界将美国精英推销的意识形态经济学当成真理,推动国内实行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指导下的各项经济政策,为了推行这些经济政策,转而宣传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过去我国主流经济界还不敢公然大肆宣传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但在贸易战压力下,少数人借推卸贸易战责任之机,大肆宣传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不再对民众掩饰其迷信美国的意识形态经济学了。

  我国的主流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与美国推销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是根本对立的。承认美国的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就意味着同意美国意识形态对我们的主流意识形态的污蔑和指责,就意味着我们承认在主流意识形态方面的全面失败,这意味着我们立国的基础的完全丧失,对党心民心和军心的影响和损失是无可估量的,继续下去,必然步入前苏联亡党亡国的轨道。

  最近香港爆发的大规模游行,反对香港政府修改引渡法,引渡犯罪人员到大陆。香港本就没有外交权力,就没有权力涉及对外交涉问题,包括引渡问题。然而,在大陆与美国没有签订引渡协议下,香港反而与美国签订了引渡协议,这本身就十分荒谬了。更加荒谬的是,少数人还借反对修改法律,以便引渡犯罪人员到大陆一事游行,等于公开歧视大陆了。其根本原因,就是主流经济界希望借香港模式推动内地实施自由市场经济,从而没有收回香港主权,例如,香港仍然依据美元发钞,让美国可以依据其需要获得港币,从而从事文化侵略等活动,造成港人离心离德。

  也许贸易战打不垮中国,但如果我们不采取出措施,美国的文化侵略会借贸易战,全面占领我国的主流媒体,打垮我们的意识形态,从而让我们陷入亡党亡国的危险境地。当年苏联就是美国培养的人才,在苏联内部宣传美国的意识形态,瓦解了党心民心和军心,从而推倒了国家政权,导致苏联解体。我们必须悬崖勒马,改弦易辙,尽快转变发展观念,采取行动,消除美国意识形态经济学在我国的影响。

  参考文献

  1.白修德著, 追寻历史 一个记者和他的20世纪,书摘|抗战烽火里的重庆:蒋介石偏爱留美精英?_网易新闻 http://news.163.com/17/1124/08/D40C7LJO000187UE.html. 2017: 北京:中信出版社.

  2.陶文钊, 中美关系史. 1999: 上海人民出版社. p. 73.

  3.唐家璇, 中国外交辞典. 2000: 世界知识出版社. p. 730.

  4.美国国务院编, 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 in 中美关系资料汇编第一辑. 1949, 世界知识出版社: 北京. p. 84.

  5.管建强, 美国处分钓鱼岛群岛、琉球群岛严重违反国际法. 东方法学, 2012(06): p. 104-113.

  6.王铁崖编, 中外旧约章汇编 第2册. 1959: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 405.

  7.姚安濂, [大揭秘]“驼峰航线”的悲惨故事_大揭秘_视频_央视网 http://tv.cntv.cn/video/C33859/8492fb84c7973ddd298396f60a4e5c44, https://www.iqiyi.com/v_19rro24kfc.html. 2012.

  8.张文木. 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https://www.guancha.cn/ZhangWenMu/2013_11_22_187466.shtml. 2013.

  9.         Hoover, K.R., economics as ideology, Keynes, Laski. Hayek and the creation of contemporary politics. 2003, New York: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10.毛增余, 斯蒂格利茨对“华盛顿共识”的批判. 当代经济研究, 2004(09): p. 34-37+73.

  11.黄卫东, 美国执行了“华盛顿共识”吗?.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016. 1: p. 92-98.

  12.       Williamson, J., What Washington Means by Policy Reform, in: Williamson, John (ed.): Latin American Readjustment: How Much has Happened. 1989,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Washington. p. 1.

  13.       Mankiw, N.G., The Macroeconomist as Scientist and Engineer.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006. 20(4): p. 29-46.

  14.黄卫东, 美国政府执行了弗里德曼那些货币政策主张?, in 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第二十五届年会2017.10.27-29, 程恩富, Editor. 2017: 江苏徐州.

  15.张五常. 从世界经济萧条说中国应走的路-http://business.sohu.com/20141120/n406201451.shtml 2014  2017.3.25].

  16.       Lyndon H. LaRouche, J. and D.P. Goldman, The ugly truth about Milton Friedman. 1980: New Benjamin Franklin House. p. 1.

  17.       SILK, L., Milton Friedman Nobel Laureate,http://www.nytimes.com/1976/10/17/archives/milton-friedman-nobel-laureate.html?_r=0, in The New Yorks Times, Oct. 17, 1976, Financial section, p.16. 1976.

  18.       USApple, Apple - Investor Relations - Financial Information https://investor.apple.com/investor-relations/financial-information/,苹果公司公布的10-K Annual Report. 2018.

  19.周其仁, 汇率评论之四十九:人民币以何为锚. 收录在《货币的教训 汇率与货币系列评论》. 2011: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出版.

  20.苹果一年在中国缴多少税?http://mini.eastday.com/mobile/170110164341291.html#. 2017.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