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简评洗脑文《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

长河红阳 2018-07-12 来源:察网

什么时候“净网行动”的大扫帚能打扫打扫这些垃圾成堆的地方,意识形态领域才算得上真的天朗气清。

  关于新中国建国以来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援帮助,很有些人有极不客气的论调。而在这些论调之外,更有居心叵测者造谣污蔑当年共和国的这些举措,而这些造谣文章凭借网络的传播途径流传也就越广,流毒也就越大,很值得揪出来鞭打示众。如微信上广泛传播的一篇造谣文章——《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随便搜一搜,微信上竟然有几十上百个公众号发布过这一文章:

简评洗脑文《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

简评洗脑文《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

简评洗脑文《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

简评洗脑文《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

  随手点进去,发现其中十万加阅读的竟有十几个,其中不乏“水煮历史”这样的微信大号其中不乏“水煮历史”这样的微信大号,粗略估计此文仅微信传播量就达数百万乃至千万:

简评洗脑文《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

  在搜索引擎上找了一下,这个题目的文章或者改头换面内容一致的文章有不下二十个出处。就连名头不小的“bo讯网”也搜罗了一篇文章,标题为《“红鲱鱼”-深入北京的荷兰间谍》,而该网标注的原始出处“德国之声”!文章对应的时间是2004年12月9日。

  微信上传播的这个文章地版本大概意思,新中国上了美国中情局的当,被中情局控制指令的荷兰国内保安局虚设的一个左派“党”——荷兰马列主义党在1970年-1980年骗取了百万英镑。

  这个文章实际上是两篇文章组合而成。两篇文章都说同一件事。前头一篇作者不明,后边一篇出自“凤凰历史”。看上去这两个文章有图、有文,似正经,貌权威,但是,稍一留意却原来处处是假,处处可疑。最大可疑、虚假处就在开头文字中,请看如下文字:

  【文革中,来自全球各地的共产党在拜谒中国领袖的同时,几乎都能收到为数不等的“革命支票”。比如切格瓦拉就拿走六千万美金。此情此景激发了美国中情局的奇思妙想,他们通过荷兰情报机关,选中了一个到过中国的名为彼德•贝维的数学老师,执行“红色鲱鱼”计划,以此刺探中国的情报。】

  如文中所说,“切格瓦拉就拿走六千万美金”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首先我们要明白1960年代的中国有多少外汇储备,是否可能拿得出“六千万美元”给切·格瓦拉。当然这个数字我也没有,但是,从相关的一些其他数字倒是可以反映出当时的我国不可能拿得出这么一大笔巨款给切·格瓦拉。

  在《1973年陈云为何建议中国应将外汇换成大量黄金储备?》中,有两个数字:

  【(1973年)9月23日,陈云致信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信中提出,鉴于美元已同黄金脱钩,我们与其把外汇存在瑞士银行遭受风险,不如用这些外汇买点黄金存起来。国务院采纳了这一建议,指示有关部门动用存在外国银行的外汇买入大量黄金,增加了国家的黄金储备。中国的黄金储备从1970年的700万盎司增加到1974年的1280万盎司,增加了近一倍。在美元等货币危机中,陈云等清醒地研判世界经济大势,正确地预测到黄金相对于美元的持续上涨,果断决策,增加国家的黄金储备。】

  根据文中年份推断,在1970年代之前的1960年代,我国的黄金储备不会多于700万盎司。这个700盎司合多少美元?按着“布雷顿森林体系”没倒台前的“官价”,每盎司黄金合35美元。那么1970年之前我国的黄金储备只合2.45亿美元。那么,按着那个“中情局炮制马列党”的文章,切·格瓦拉从中国拿走的美元,相当于1970年前我国黄金储备值的四分之一!这么大个数字,一下子给了外国人,可能不可能呢?中国还过不过日子了?这个数字的出处在哪里呢?文章里没有给出,这个说法极端得可疑!

  这个说法不光可疑,而且按着美国人六十年代掌握的情报看,也根本是子虚乌有!

  著名的反共学者沈志华曾编过一本书《窥视中国——美国情报机构中的红色对手》。这本书是一些学问人文章的合集,书的内容是对一些解密的美国情报进行解读,所以里面引用的美国情报不少。在沈志华氏自己所写的章节中的解说语句中,对那个时代的中国绝对有偏见。但是,也就是这样的写作基调下,对中国是否给予拉美革命者以大笔的金钱援助,也是没有记载的,相反,这本书里其他人的文章还给出了相反的答案。在其中第十一章,署名”北京大学-牛可-刘青”的文章《中间地带的冷战:对华情报中的第三世界·中国在拉美拓展影响》中有这样的文字:

  【其实美国方面也了解,中共针对拉美的活动无非是贸易、宣传和接待当地来访者。并没有像在亚洲那样有诸如直接指导和援助当地武装革命之类的深入介入的情形。】

  这句话明白的表明,美国人清清楚楚的知道切·格瓦拉根本不可能从中国拿走“六千万美元”的援助!而这个唤作“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的文章一开头的说法是

  【文革中,来自全球各地的共产党在拜谒中国领袖的同时,几乎都能收到为数不等的“革命支票”。比如切格瓦拉就拿走六千万美金。此情此景激发了美国中情局的奇思妙想……】

  美国人情报都没有切·格瓦拉会从中国拿走什么巨额援助的内容,那么,美国人的“奇思妙想”是受谁启发而来的呢?!美国指使荷兰情报机关炮制的荷兰的什么党骗取中国巨额钱财的事又从哪里来呢?这样的造谣也太过脑残了吧?!

  那么,当时的中国是如何拓展在拉美的影响呢?这个有必要交代:

  【情报人员观察到的是这样一些情况:中国方面每周向拉美地区播放21个小时的西班牙语广播,向拉美发放大量印刷宣传材料,以及中共领导人接待了某来访的拉美代表团。情报中十分留心于中国接待拉美来宾的各种细节,“中国共产党人非常慷慨地支付其拉美来访者的开销。对于应邀来北京参加国庆十周年庆典的代表团中共承担了即便不是全部,那么也是大部分代表团的旅费,而且他们驻留中国期间都享受政府来宾的待遇。中国方面不支付男性代表们的妻子的旅费,但是如果她们自费抵达后,参观访问都可以免费……”】

  这就是当时中国政府对拉美代表团访华式的接待制度和安排。其中——“中国方面不支付男性代表们的妻子的旅费,但是如果她们自费抵达后,参观访问都可以免费。”

  这个安排,就明白的告诉世人,中国不富裕,没多少余钱把所有拉美来宾的全部费用全部报销。

  而造谣文章说:

  【当年我们中国人鸠形鹄面,勒紧裤腰带“支援世界革命”,原来钱银就落在这些“滚钱滚粮票”(粤语,意即骗钱骗粮票)之徒的手里,细细思量,岂不悲乎?】

  似乎新中国不恤民情摆阔气,可是这个谣文的写手从这些接待制度上怎么就能看出来?美国情报机关的情报里,没有中国对切·格瓦拉们的巨额钱财援助!那个炮制谣言文章的写手,你又是根据什么样的材料这样地造谣呢?难道从是“路透社”——“马路透露社”的信口开河喷溅出的口水里找到了材料么?你可真恶心!

  说到这里还有必要说一下我国当时对非洲的支援,为了让美分狗们尽量信服,我还是用沈志华书里的美国情报来说明之,引文还出自上文:

  【美国情报部门也认识到,中国自身力量的虚弱限制了它向非洲施加影响的能力,特别是其贸易和援助能力:“尽管共产党中国与非洲的贸易量增加了,但它并没有在任何一个非洲国家的贸易额中占据重要分量,并且与非洲国家签署的政府间的贸易协议只有两起。共产党中国给予非洲国家的援助只占苏联给予这一地区援助的很小一部分,远不及捷克斯洛伐克给予这一地区的援助。”】

  如上美国情报是否全部属实这个还需再有新材料予以佐证。但是,文中对中国当时国力的绵薄的观察确实很到位很贴切——建国之初就打了抗美援朝战争,这可是个很烧钱的大事;再有三年困难时期的耗损,中国实在无力向远在非洲的第三世界国家施以大力的援手,当然没也就没有某些文章“到处撒钱”的卑劣攻击依凭的“事实”!

  但是,我们也都知道,中国重返联合国是被非洲国家“抬进联合国”的,那么,中国总是对非洲有大力的援助在前,才有后来非洲国家对中国的投桃报李。那么,中国向非洲援助了什么?这个,还是用美分们信服的美国情报做解答:

  【但是美国人也发现,即便如此,中国在非洲的外援活动却有着自身的独特优势,即工作作风上的优势。中国对非援助工作的成功所仰赖的不是援助的数量和规模,而是驻外援助工作人员的勤奋努力、扎实高效、吃苦耐劳,以及对当地人的尊重和亲和力。一份报告做出了这样形象的描写:“北京来的顾问们很容易‘融入’非洲当地社会。他们不要求有汽车、冰箱和豪华房子。只需要少量的的大米,他们就能过活。他们骑自行车或者走路,与马里的同行们干着一样的脏活累活。更重要的是,北京一直有这样一种好名声,即在派出技术人员方面,他们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要迅速。马里的发展部长近日提到,从美国获得技术人员,要‘一年或者永远不可能’,从苏联需要‘六个月到一年’,从共产党中国只要‘四十五天’。”】

  这就是中国,新中国对非洲最大、最有力的援助!这样的援助基于这样一个前提、或者根本基础——平等、尊重!中国人援外,从不把自己当成是被援助者的恩主!绝没有美、苏式的傲慢与居高临下!这才是中国得人心的地方!

  所以呢,在这段文字后,写文这篇文章的两位作者加上了这样一句话:

  【今日读到这些文字,不禁令人感到这代表了那个特定时代中国外交所取得的成功,也更容易理解后来所谓非洲国家把中国“抬进联合国”的情形之其来有自。】

  中国在上世纪1950-1960年代加上1970年代初,的确是在周边国家出钱、出力、出人搞过“资助建设”的。但是,这是迫不得已!为的就是阻止美国在中国的陆地边境的毗邻地域建立反共反华的侵略桥头堡。这样的用意和美国把整个南北美洲都列为它的“后院”是一样的,尽可能地把国家的安全边界外推到远离自己国土的地方,为国家的安全留下足够的战略缓冲区和回转区;在一战后二战前,英国也把西欧的“低地国家”列为自己的战略缓冲区这也是同样的用意。所谓中国的“输出革命”,理所应当!如果要对这段历史决定有怀疑甚至于要攻击,那么,为什么不猛批美国把军队派到中南半岛和朝鲜半岛呢?!而且,尤其要强调:中国搞“输出革命”后,并没有像美国那样对邻国盛气凌人,更没有像美国把南美诸国当成是“切开的血管”肆意剥削压迫,中国对邻国是平等尊重的!

  这个唤作《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的造谣文,全篇以一个弱智的谎言做基础,又编造了另一个所谓的美国中情局的“奇思妙想”,这也算光腚子打老虎,胆大不要脸!

  这个造谣文还晒出了《广州日报》的旧报照片,以证明这个谣言的真实:

简评洗脑文《中情局炮制荷兰马列党,骗取我国巨额革命经费》

  其实呢,这个报纸只能证明有那么一个荷兰左翼政团,而绝不可能证明这个左翼政团是个伪冒组织!试问,一个政团组织发给我国的一封唁电能证明这是个伪冒组织么?如果能,请问其中道理何在呢?难道要以前边的谣言之上的谣言做铁证么?那么谣言以谣言之上的谣言有什么铁证证明自己的真实性呢?美国人的情报足以抽脸!

  沈志华的这本《窥视中国——美国情报机构严重的红色对手》是在2011年出版的;倘若这个谣言面世的时间要早于沈志华的书,那么,这个造谣者还算是脑筋不会太差;如果这个谣言就是在2014年前后炮制出来的,那么这个谣言的炮制者的智商堪忧——多看看书别被同行给扒了底裤!编造谣言的人根本不看书!而这样的谣言居然也能在网络上横行,那么,转载这个造谣文的网站的小编们的水平实在不值得一晒!

  可以肯定这个谣言从04年传播至今,演化了无数个版本,每出一个新版本总要添油加醋,花样翻新,而前文说过的那个有切·格瓦拉事件的文章——配有《广州日报》图片的造谣文,更是后起谣言的发挥作。

  就事论事,眼下这个微信号上的造谣文,借国人无力印证的外国媒体,写真假莫辨的“揭秘”文,以证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在外交事务、情报事务上的失误,用心极其险恶。之所以这么说,是这谣文里有这么两句话:

  【尽管他是个假总书记,但他对北京人民大会堂里专为他设的国宴和那些递给他的塞满现金的信封还是难以忘怀。他深情地回顾:"中国拥有非常出色的厨师。"】

  【中国人总是用美元支付】

  中共不仅为他专门设国宴,还给他准备了塞满美金的信封,将中共污蔑成如此这样,史上罕见,只是这个造假的小细节,虽然细致,但也不是无史料可以反驳的。

  关于这个“荷兰马列主义党”,我在《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六卷354页上看到一些信息:

  【(1970年)12月6日:阅中共中央联络部《“关于邀请“荷兰共产主义统一运动(马列)”派代表团访华的请示》】

  既然邀请某外国党了,那么应该有接下来的访华动作和中国的接待活动了。而且,造谣文也说了,这个党的书记彼得尔森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接见。可是,我在上书——《毛泽东年谱1949-1976》第六卷上就没有见到这个“书记”被接见的记录。而同时期新西兰共产党却有被毛泽东接见的记录,这是怎么一回事?

  两个可能:

  第一,这个荷兰“马列党”的书记根本没有被毛泽东接见,因为《年谱》不可能错过“毛主席专门接见某某贵宾”这样的大事情。

  第二,如果说荷兰马列昂的“书记”真就有被毛泽东、周恩来接见的事实,那么,这样的接见没有被记录下来就只有一种情况,就是在如五一、国庆等节日统一接见在京的外宾,大庭广众的情况里,被统一接见的。细看“年谱”中的记录,被记载的接见事件都是高规格的专门接见——单独接见,有其他中国高官作陪,有时间不短、有深度的谈话。如接见新西兰共产党就是这样。那么,规格低的接见就不在此列了。

  另外,我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编. 各国共产党概况》[M]. 1980一书中的《荷兰共产主义政党和组织》一节中查到,荷兰马列党脱胎于荷兰共产党党内的秘密反修小组:

  【早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荷兰就已经有第一国际的支部和其它工人小组。一八八九年,这些小组合并组成的社会民主同盟,参加了第二国际的成立大会。一八九三年,在该同盟宣布退出第二国际时,主张留在第二国际内的成员便成立了社会民主工人党。后来该党领导人因追随第二国际的机会主义路线遭到了党内左派的反对,结果发生了分裂。被开除除出党的左派于一九O九年成立了社会民主党,并于一九一九年四月改称荷兰共产党。社会民主工人党则于一九四六年改称荷兰工党。】

  ……

  【在国际共运大论战的影响下,从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四年,荷共省委委员巴克成立了党内秘密反修小组,荷共省委委员斯赫伏尔和工会干部莫涅成立了鹿特丹小组,原荷共候补中委毕肖特成立了《红旗》小组。一九六五年,前两派组成荷兰马列主义中心,合作出版《红色论坛》报。由于巴克反对公开斗争和办报的自由化方针,两派于一九六八年停止了合作。

  此后,秘密反修小组改称荷兰马列主义者联盟,一九六九年又改称荷兰马列主义党。该党因在国内不做实际工作,严重脱离群众,党内民主生活不健全,目前已名存实亡。】

  荷兰共产党成立于1919年,荷兰马列主义党虽成立于1969年,但是它是从荷兰共产党中分裂出来的。根本不是像造谣者所说,是荷兰情报机关找一名到过中国的荷兰籍数学老师,化名克里斯.彼得尔森成立了“荷兰马克思列宁主义党”。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编. 各国共产党概况》一书出版于1980年,也就是说书中的成果,是来自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调查和研究,而此书中描述的关于荷兰马列主义党“在国内不做实际工作,严重脱离群众,党内民主生活不健全”的状况,也应该发生该书的调查和研究时间之前,也就是70年代早期。因为从荷兰马列主义党不做实际工作,到严重脱离群众,再到名存实亡是一个不算短暂的过程。也就是说,中国共产党在七十年代(至少是中后期)就已经知道这个党的实际情况,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拿出一大笔钱来援助它呢?

  如果荷兰情报局真的指派彼得.博维化名克里斯·彼得尔森,搞出了一个假的荷兰马列主义党来刺探中国的情报、骗取中共的经费,那也可能存在两种情况:

  第一,真如造谣文所说,彼得尔森和一干情报局特务在一起,骗来了一些真有马列主义信仰的左派,从无到有拉起了一支伪马列主义党,而这只马列主义党又不是从成立于1919年荷兰共产党分裂出来的那支,并且这支假的被荷兰情报机构控制的荷兰马列主义党取代并挤压了真正的荷兰马列主义党的空间并顺利与中国取得了联系。这说明,荷兰及西方代表资本寡头利益的政府情报机构镇压、渗透、控制国内左翼工人运动的手段和力量太强大了,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哪有什么政治自由?

  第二,历史的真实情况可能是,彼得尔森加入了这个从荷兰共产党分裂出来的荷兰马列主义党并成为其负责人。从荷共党内成立的反修小组到其正式分裂出去改称荷兰马列主义党,这个时期荷共党内出现分歧,容易被敌人抓住机会,利用分歧获得同志的信任,并顺利通过钻营成为这个党的核心和领袖,成功地欺瞒该党其他党员。德国之声《“红鲱鱼”-深入北京的荷兰间谍》一文中有佐证的证据:

  【这段历史的披露让这个党内少数真正的共产党人目瞪口呆。今天在荷兰于特莱希特大学当研究人员的瓦尔特纳对华尔街邮报说:“我浪费了我一生中的12年。”“我是那样的天真。而博维实在是一个出色的演员。” 】

  如果是这种情况,荷兰马列主义党是从原1919年成立的荷兰共产党中分裂出来的,并不是德国之声等造谣文章说得是荷兰或美国情报机构一手伪造出来的。那么,荷兰及美国情报机构向荷兰共产党中进行渗透和颠覆的目的是什么?所谓骗取中国支援荷兰马列主义党办《共产党人》报的经费,显然已不是根本目的。最重要的目的恰恰是渗透、瓦解、颠覆荷兰本国国内的左翼势力。正如荷兰马列主义党中真正信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党员瓦尔特纳(特莱希特大学研究人员)所说,这个党欺骗了他十二年。资本主义国家,专制独裁的意识形态机器已经恶毒阴险到如此地步,他们熟练左翼的话语和思想体系,通过伪装渗透到左翼内部,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特务甚至会成为个别左翼政党或者团体核心和领袖,让左翼政党在错误的领导以及内斗中消亡。这个故事反映了什么?恰恰是美国及资本主义国家政权独裁、专制的本质。

  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巴拿马总统诺列加。诺列加为人精明凶狠,1960年之前就已经被CIA招募为情报人员,津贴每月50美元,并作为重点培养对像,以便将来进入巴拿马军方(国民警卫队)任职。1964年CIA的470军事情报组将诺列加吸收进来,并安排他回首都,进入了军方实权人物托里霍里的情报系统之中。他还去了一趟台湾,参加“远朋班”培训。从1965年开始,诺列加CIA津贴提升到每月100美元,实际上他是双重间谍:一方面,替托里霍斯监视运河区美军的动向,收集美军情报;另一方面,替CIA监视托里霍斯一举一动,出卖巴拿马政治情报。1964年到1967年,巴拿马总统选举集会中的爆炸恐吓事件件件与他有关,然后通过媒体渲染,造成了首都民众极大恐慌。托里霍斯虽然受益,但也不得不用小船将诺列加送出国外避避风头,好好反省。托里霍里已经将他视为心腹大将,甚至让他担任了情报局局长。诺列加通过一步步努力,获得了最高领导人的信任,并最终成为巴拿马的总统。诺列加成为美国总统后,逐步摆脱了美国情报机构的控制,力主恢复巴拿马在运河区的全部主权。1989年12月20日美军出兵巴拿马,将诺列加总统抓回美国审判,1992年诺列加被迈阿密法庭判处40年有期徒刑……

  毕竟,早在抗战期间,连蒋介石领导的腐朽的国民党都可以派特务进入延安并进入中共高层,何况是训练有素的中情局特工呢?比如沈之岳这样的军统特务,当年潜伏延安刺探情报之时,竟能接近毛主席等中共高层。西方敌对势力的这些阴谋颠覆渗透活动,几十年来都是不曾间断过的。

  从这个意义上看,新中国成立后,中联部所联系的西方及第三世界共产党中,有个别国家中的个别共产主义政党的负责人是西方情报机构渗透安插进去在本国工人运动和国际共运中搞颠覆、破坏的特工和卧底,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帝国主义国家(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世界),渗透、分化、瓦解左翼,甚至是逼迫他国左翼政党倒戈,都是其专政的手段之一。这恰恰表明了,资本主义的内核不得人心,他们没有能够有力反击马克思主义的精神武器,只能通过冒充马克思主义者分化瓦解反对他们的左翼革命力量。对于荷兰马列主义党这种特别关系外围的党派,中共能及时发现其“因在国内不做实际工作,严重脱离群众,党内民主生活不健全,目前已名存实亡”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其实,造谣文的逻辑和事实依据,只要仔细研究都是容易戳穿的。但是它恶毒的用心,实在是太过阴险。该文虽是老谣言,但是再次传播的时间点非常巧妙。2017年11月,第19届世界共产党与工人党国际会议在圣彼得堡召开,来自世界103个共产党和工人党300多名代表参加会议。本届会议的主题是“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共产主义运动理想,加强反对帝国主义战争、争取和平与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副部长郭业洲代表中国共产党出席了会议,并做了主旨发言。在会议中,俄共领导人久加诺夫说,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创造了经济奇迹,中国共产党正用实践证明着共产党理论的正确性。

  这次大会,召开的背景是,在特朗普上任后,美国积极重塑其世界霸权,这无疑是帝国主义对世界人民的又一次剥削和压迫的高潮。而这次大会的召开,预示着各国共产党与工人党团结一致,反对霸权主义的决心高涨了起来。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出荷兰马列主义党是美国扶植的骗取中共经费的谎言,无疑是对中共与世界其他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挑拨离间,要害所在就是分化瓦解中共与各国共产党、工人党的友好关系,为美国霸权主义扫清阻碍。

  这件事,不能简单理解为关于历史虚无主义的造谣。它代表着国内文化界有一帮汉奸走狗,时刻准备为美帝的意识形态渗透,做里应外合的第五纵队。早听说国家有个“净网行动”,但是,这仅仅是国家“扫黄打非办”领导的一场清除“黄毒”的行动,那么对于如上的事关共和国红色历史的谣言和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建议可以囊括在整肃范围之内了。什么时候“净网行动”的大扫帚能打扫打扫这些垃圾成堆的地方,意识形态领域才算得上真的天朗气清。

查看全部

+分享到

相关文章

钱昌明:构建共产主义大厦的清晰蓝图 ——论“五七”指示的伟大历史意义

纪念抗美援朝胜利65周年和志愿军回国60周年征文启事

刘廼强:香港回归至今的政治斗争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钱昌明:构建共产主义大厦的清晰蓝图 ——论“五七”指示的伟大历史意义

纪念抗美援朝胜利65周年和志愿军回国60周年征文启事

共富村社的改革开放——庆祝人民公社60华诞/改开40周年

两日热点

台湾主持人点评中兴事件,让很多大陆人汗颜

徒具虚名的蒋百里,害人不浅的萨大嘴

老孙微评(畸形市场)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