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张志坤:应充分表达中国人民对霸权帝国主义的愤怒

张志坤 2022-05-23 来源:乌有之乡

除了少数亲美派之外,全中国人民对霸权的愤怒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已到了必须予以正视、必须予以表达的时候了。

 

  自1949年以来,中美两国打交道明显地分为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在这前后两个不同时期里,中国的姿态、气势与面貌也截然不同,对比十分鲜明。总体而言,前一个时期比较硬气,借用有人不无讥讽的话说,就是“穷横穷横的”;后一个时期则相当的温良恭俭让,人们普遍的印象是,这个时期的很多时候,中国的外交语言是那么不解气,总那么小心翼翼生怕惹美国生气不高兴,总带有一点人穷志短的心态,也总想在扮演足够的绅士派头以取得白宫统治集团的好感。当然,新时代以来,我们的外交语言又开始硬气了。但尽管到了这个时候,到了美国已经在明目张胆研究怎样同中国开战以阻止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时候了,却仍然有人还是惯于讨好美国,大言炎炎地说什么“深感中美关系大有希望、大有可为”。这同前一个历史时期形成了鲜明对比。记得当年尼克松访华的时候,首都机场迎接尼克松仪仗队的后面醒目的大幅标语就是“打倒美帝国主义”!这样的场景看着是那么霸气,那么令人提气。现如今中国人民已普遍对霸权帝国主义十分愤慨了,但有的人就是不敢把这样的社情民意表达出来,似乎很怕霸权当局知道这样的事实,更有人对此畏如蛇蝎,视若洪水猛兽。为此,有一个所谓的知名外交人士还捏造出“外交不能为民意所绑架”的荒诞命题出来,把外交和民意对立起来,把民意演绎成了国家民族的反面,描述成“愚蠢无知”的代名词。

  对此,我们不仅要问,中国外交是人民的外交,不是资本主义国家那种当选政党的外交,也不是资本家与利益集团的外交,这样的外交同老百姓的民意能是对立的关系吗?这样的外交不应该充分地表达中国人民反霸反帝的真实态度吗?

  现在,除了少数亲美派之外,全中国人民对霸权的愤怒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已到了必须予以正视、必须予以表达的时候了。对于霸权美国,中国人民已经普遍有如下几个认识:

  第一,霸权是中国复兴崛起最大和最危险的破坏势力

  如果说,实现中国复兴注定将面临很多危险与挑战的话,其中最大最危险的挑战就来自霸权。不管白宫也好,所谓美国的朝野两党也好,由他们中的骨干与中坚所组成的霸权核心统治集团就是具体的践行者,他们中不管哪些人上台执政,对华政策都只能是换汤不换药,对此我们已经不能抱任何幻想。这同所谓“中国威胁”或“中国挑战”没有关联,对中国来说,你挑战美国,美国固然要打压遏制你;你不挑战美国,美国还是照样要打压遏制你。这一点,现如今恐怕连傻子都知道。

  第二,美国对于中国的意义,早已经负面大于正面、消极大于积极,美国及中美关系已经成为中国的负资产

  我们承认历史上美国对中国有过帮助和益处,也承认一个时期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因为没有这样的基础与前提,中美两国也不可能一度走到一起,也不可能发展到所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密切程度。

  但时过境迁,俱往矣!历史条件变化与战略格局重塑已经颠覆了中美关系的根基,改变了中美关系的意义与属性。在新的战略与历史背景下,中美两国已经不是伙伴而是对手,现如今人们所关心与关注的,不是这两国家能不能破镜重圆再复婚,而是会不会很快要性命相搏、拼个高低胜败甚至你死我活了。美国正在全球范围组织调集力量围堵遏制中国,连爆发乌克兰战争这样的重大危机都没有因之而耽搁,已足以说明问题了。从中国的角度来说,今后不同世界各国合作当然不行,但同美国基本上已无法合作、不能合作了。中国不对外开放也不行,只能继续对外开放,但中国全方位的对外开放,主要对象也不是美国了,美国已经不能成为中国对外开放的主要目标。中国再也不能继续同美国捆绑纠缠在一起了,应该尽快同美国做战略切割。果然能做到这一点,将是中国之福,应该做得越快越好、越干净越好。

  第三,美国和中美关系已经成为中国的负资产,如何止损是最关键的问题

  中国不能再指望从美国以及中美关系上能得来什么战略收益了,对中国而言,现如今摆在当前的是因为美国、因为中美关系而遭受多大损失的问题。譬如中国的海外资产,中国的美元外债等,所要努力是如何把损失降到最小程度和最低水平。不仅如此,当今中国还难以躲开美国霸权的罪恶之手,这个罪恶之手不但在世界各地时时处处伸向中国,而且还在伸到了中国国内,伸向中国的方方面面及各个领域,简直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实际的情形,任谁都看得很明白,那就是,举凡一切对中国有利的事情,无不遭到美国的破坏;一切对中国不利的事情,美国无不干得热火朝天。因此,对于美国和中美关系,现如今中国就是时时止损、处处堵漏,并为此消耗大量的资源与精力,台湾、南海等都是很好的例子。

  上述这些认识,已成为中国社会广大民众的最大的共识。对中国人民来说,美国已然构成这等“三个极其”:即中国人民对霸权极其反感,对来自霸权的威胁极其担心,对霸权的行径极其反对。因此,他们对霸权主义的普遍诉求,一是要赶快切割,让中国的发展前进摆脱霸权的纠缠羁绊;二是要坚决抗击,毫不犹豫地捍卫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尽管当代中国确实存在一些亲美、崇美和看好美国的人,也存在一些离不开美国的人,但他们在中国总是少数,虽然舆论声音很大,但那不过是借助各种工具加以放大的效应,实际上他们难以左右和影响中国人民的上述基本共识。因此,未来中国的历史大势必定是要再次唱响“别了,司徒雷登”,中国已经进入抗击霸权帝国主义新的历史阶段。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外交理应充分表达中国人民对霸权的愤怒,理应充分表达中国人民抗美反霸的强大民意和坚强意志。

  第一,亮明态度

  利用外交以及任何可能的国际场合,把广大中国人民上述对霸权帝国主义的基本看法表达出来,不但让霸权帝国明白中国人民的心声和意志,也要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反对霸权主义的人,都明白中国人民的基本态度。由此,一切敌人与朋友才能真正认识中国、了解中国,中国的战略形象才能鲜明地树立起来。这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对外关系的重要内涵,也是对外宣传的重要任务。

  第二,公开立场

  开诚布公地阐明中国的政治立场,那就是坚决而不妥协地反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以此高举正义、和平与发展的大旗,不在任何重大和原则问题上含糊其辞、模棱两可,甚至当可怜可鄙的缩头鸟,做到是非清楚、爱憎分明、伸张正义,把中国人民大义凛然、勇于斗争、不屈不挠的品格和骨气充分展示出来,让全世界一切敌人对中国不自禁地产生应有的畏惧之心,让全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建立起对中国的信赖与爱戴,树立起中国本应具有的战略威信与道德信义。

  第三,诉诸行动

  反对霸权应该付诸坚决的行动,为此要不惜出一点成本、付一点代价,尤其针对霸权侵犯我国主权与核心利益的挑衅行动,更应该进行坚决的反击,而不能满足于口头主义。嘴上的大炮打得再响亮,也不如实际一炮的效果管用。中国反击霸权当然不可能一开始就轰轰烈烈,更不会立即就进入决战,网络上各种有关中美决战的叫唤不过是民间情绪的反映,说实话,现如今中国还没有充分的条件同霸权做最后的决斗。但对于这场迟早躲不过的最后决斗必须树立起坚强的斗志和必胜的信心,同时,为这场最后决斗做铺垫的斗争进程一刻也不能松懈。斗则进,不斗则退。这必然要求在一些不容退却的问题上和能够拿捏住对手的环节上,果敢地对霸权下一些狠手与辣手,这样才能逐步树立起中国应有的战略威慑力。否则,总是干打雷不下雨,或者雷声大雨点稀,就难免堕落成为变相的绥靖主义,只能让霸权主义的野心越来越大,其挑衅也越来越猖狂。

  中美关系已经走过了两个历史阶段,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下,现如今已经开始进入第三个历史阶段了,这是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同时也是历史轮回螺旋式上升前进的具体反映。在这个新的历史阶段,同霸权主义做斗争已经成为当前和今后一个历史时期对外关系的主要战略任务,斗争已经成为中国同霸权国家关系的主旋律。为此,必须把外交与民意有机统一起来,真正做到丢掉幻想、敢于斗争,不要害怕斗争惹翻美国。实际情况恰恰相反,只有在坚决斗争的中国人民面前,才会让霸权帝国主义者心生畏惧,才能遏制他们的猖獗和肆无忌惮,才能以势不可挡的人民伟力打开国际反霸斗争的新局面。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政府就职典礼并发表重要讲话

《求是》(2022年13期):习近平:更好把握和运用党的百年奋斗历史经验

冬雷:俄乌相仇向世人之告诉(另附一文)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迎春:也谈资本——与《一分为二,利用资本,转化资本》一文商榷

天眸|耿长锁故里问乡愁

习近平出席庆祝香港回归祖国25周年大会暨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六届政府就职典礼并发表重要讲话

两日热点

安生|有人问:如何看待沿海多地公务员出现普遍降薪,内陆地区却未受影响?这一现象说明了什么?

“再造”社会主义? 中国基层正发生一场无声剧变

丹东官员都看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