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绝处何以逢生? 土味直播里的中国底层青年

刘胜枝 安紫薇 2019-11-08 来源:中国青年研究

以“小镇青年”为代表的新生群体成为直播与短视频产品的主要生产者与消费者,他们展现了城乡差距、生活样态、人生追求、人际关系等多方面的际遇与胶着。

  ✪ 刘胜枝、安紫薇 | 北京邮电大学

 

  【导读】近年来,以“小镇青年”为代表的新生群体成为直播与短视频产品的主要生产者与消费者,他们展现了城乡差距、生活样态、人生追求、人际关系等多方面的际遇与胶着。本文作者认为,“小镇青年”是社会消费下沉趋势中,被产业样态、生活场景与个人心态等共同塑造出的新兴阶层。他们呈现出休闲、勤奋、叛逆、爱美、仗义等不同的性格特征。对于休闲者而言,他们通过平淡的生活来获得意义的救赎;对于勤奋者而言,他们通过不懈的努力来获得价值的实现;对于叛逆者而言,他们在理想与现实之间进行反复挣扎;对于爱美者而言,他们希望通过外形的“城市化”来缓解自我的认同危机;对于仗义者而言,他们希望通过剧情想象来建构理想的社会秩序。以上五种形象,游离在城市与乡村之间,存活在理想与现实之内,展现出社会转型时期的个人心态及其群体取向,更是我们理解社会生态的绝佳视角。文章原载《中国青年研究》,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呈现与建构:直播、短视频中小镇青年的形象分析

  ——以快手、抖音平台为例

  ▍消费下沉趋势中的“小镇青年”

  近几年,“小镇青年”一词成为社会热点。这一群体之所以被重视,是和当前中国社会的消费下沉趋势直接相关的。首先是在电影市场上,票房冠军《战狼2》和《前任3:再见前任》让人们看到了小镇青年这一新兴消费力量的巨大贡献。随后人们发现小镇青年也重新定义了移动互联网市场—他们用“阅读”打造了趣头条,用“消费”供养了拼多多,用“观看”带火了快手和抖音,可以说,小镇青年是作为新崛起的市场消费力量被关注、被重视的。

  但是,除了作为消费力量之外,小镇青年到底是什么样的社会群体?他们的生活方式和心态到底是怎样的?人们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不乏对小镇青年的误读。其实,按照建构主义的理论来看,现实中并不存在所谓的“小镇青年”,“小镇青年”作为一个群体身份是被界定、被建构出来的“能指”,被各种相关的新闻报道、评论、文学作品、影视剧等填充着意义。

  当然,这一意义的建构过程是动态的,也是不乏多意性和矛盾冲突的。而这样的话语建构却又不可小觑,因为被建构的它同时又能够“建构社会现实,建构思想甚至建构身份”。也许和“小资阶层”一样,“小镇青年”也将是一个被话语建构并逐渐锲入现实的新阶层。那么,作为被建构的“小镇青年”这一“能指”的“所指”,小镇青年群体自身对这一建构过程的参与是非常有意义的,这是我们理解小镇青年不应该忽视的重要维度。

  众所周知,以直播、短视频为代表的新媒体是小镇青年进行文化消费和文化生产的主要平台,新媒体给了他们这一原本“失语”的群体以自我表达和言说的空间,也给我们提供了审视和理解小镇青年对自我进行文化展演的新舞台。企鹅智酷在2018年发布的《快手&抖音用户研究报告》显示,快手和抖音两款短视频APP中,一线城市用户仅占10%左右,三四线城市的用户则占60%。另外,平台用户以年轻群体为主,24岁以下用户快手平台为66.6%,抖音平台为75.5%。快手大数据研究院调查显示,每年约2.3亿小镇青年活跃在快手平台,每年小镇青年在快手发布28亿+视频。

  由此可见,直播、短视频不仅是小镇青年重要的娱乐方式,更是小镇青年自我呈现和表达的文化空间。那么,在他们的自我表达中呈现和建构出的是什么样的自我形象?这些形象背后又体现了他们怎样的社会心态和生活境遇?这正是本文要探讨的核心问题。

  本文选取快手和抖音这两大最具代表性的直播、短视频平台,通过对小镇青年发布的直播、短视频内容进行分析,并结合对典型小镇青年用户样本的访谈,从形象呈现和建构的角度进行研究,从而加深对这一群体的深入理解和认知。

  本文所指的小镇青年是指生活在三四线及以下小城镇、年龄在18~35岁之间的青年。经过研究,我们发现在直播、短视频平台呈现出来的小镇青年形象并不是铁板一块的,而是有着不同的类型和特点,下面对我们梳理的五种主要的形象进行逐一分析。

 

  ▍休闲的“小镇青年”:自我呈现的表演者

  

  通过对快手、抖音平台的相关内容分析发现,大部分小镇青年呈现的是享受生活、满足现状的休闲者形象。首先,他们的短视频和直播记录了大量的日常休闲生活,包括展示家庭生活的自拍、晒美食、晒娃、晒宠物等,也包括在室外的街边演出、广场舞、健走队等,还有周末等闲暇时间去周边野餐、自驾游、朋友聚餐、参加集体性的体育运动、看电影、K歌、外出旅游等场景。例如快手用户“市井雷总”生活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目前已发布239条短视频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和所见所闻。其中包括自己的婚礼、儿子的出生、一家人过年的场景、公园里写书法的大爷、街边磨刀的老头等。这些日常生活的内容在直播、短视频平台中占据了较大的比例。

  《2018快手内容报告》显示,从平台内容来看,生活内容占比28%,居第一位。需要指出的是,发布这些内容的账号往往粉丝数量并不多,大多只有几十个或几百个。主要是因为这些内容相对来说较为平淡无奇,不容易引发关注和转发。但是访谈发现,这些发布者对发布的内容仍然是有选择的,他们记录的是他们认为有意义的生活瞬间或者认为有趣的日常见闻,并认为拍摄和发布这些视频增加了他们的生活趣味和存在感。另外,视频下面常常会有一些评论,发布者也会和粉丝积极互动,其中有些粉丝是他们现实中的朋友,因此发布视频也成为他们进行社交和展示自己的一种方式。

  相比之下,一些特色小镇的青年倾向于在平台上展示当地独特的风土人情,而且往往具有相对较高的浏览量和关注度。如抖音用户“抖音带你游凤凰”所发布的内容大部分是湘西凤凰古城的风土人情和这位小镇青年具有民俗特色的日常生活。他在工作之余会参与古城的舞龙活动、弹钢琴、打糍粑等,充满了小镇的生活情趣。在他发布的作品中点赞量最高的两条内容分别是:第一条为俯拍凤凰古城雪景,文字为“这样的小城简直世外桃源,不接受反驳”,收获点赞4.4万个,粉丝在评论中纷纷感叹古城的美丽。第二条为苗族人以歌为媒,一对男女对山歌定情的场景,收获点赞8.6万个,评论中粉丝为这种淳朴的苗族风情所打动,纷纷留言:“想去凤凰”“现在学唱歌还来得及吗?”,饱含着对远方新鲜有趣的古城民俗生活的向往之情。

  通过对这些直播、短视频的内容分析和对发布者的访谈发现,这些小镇青年的生活状态是较为闲适、安逸的,这符合之前人们对“小镇青年”的一般性认知。他们年龄大多在25~35岁之间,已组建自己的家庭,生活相对稳定。他们中有的有较好的家庭背景,父母能够为其购房、结婚、找工作、照顾孩子等出资出力;有的凭借自身学历能够在小城市找到较好的工作,如公务员等;有的则凭借一技之长或做点小生意能够有稳定的收入。他们收入虽然不高,但和小城市的房价及消费水平相比经济上是较为宽松的。所以,总体上说,一方面,他们没有多少物质或心理方面的压力,另一方面,他们的工作多是朝九晚五,不需要加班,不用每天在路上堵车、奔波,因此,他们拥有较多的业余时间,有精力也有心情去享受休闲的日常生活。

  但是,由于小城市线下文化娱乐设施相对缺乏,生活圈子和半径相对较小,生活本身较为平淡,因此他们也更积极地通过直播、短视频记录展示自己认为有意义的日常生活片段。正如戈夫曼在其《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中所提出的那样,个体在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是有目的性的“表演”,“用以维护个体在他人面前造成的印象”,“向世界展示自己更好的或理想的一面”。休闲者对自己日常生活的展示和呈现同样也是力图传达自己平淡生活中精彩的一面,以期管理他人对自我的印象。

  ▍勤奋的“小镇青年”:人生梦想的追逐者

  如前所述,在快手、抖音平台上,生活安逸、满足现状的小镇青年占了多数,但这些用户数量虽多,粉丝数量却一般较少。相比之下,还有一小部分用户也较有代表性,他们账号数量总体上虽然较少,但粉丝量却较多。这部分小镇青年,他们受教育水平相对偏低,从事的工作也更加偏向体力劳动。那么为什么他们的账号会吸引较多的粉丝呢?通过对这部分小镇青年的直播、短视频的内容分析可以发现,他们大多展现出了良好的精神面貌,呈现出的是辛勤工作、追逐理想的劳动者形象,因而受到同为小镇青年的粉丝群体的赞赏。

  首先,与第一类小镇青年喜欢记录日常生活的休闲画面不同,这类小镇青年虽然工作往往非常普通甚至低微,但是他们愿意在直播、短视频中记录自己辛勤工作的画面。例如在快手平台上,徐州的汽修工“潇洒哥”今年27岁,工龄已经有14年。在他的直播、短视频作品中几乎超过九成的内容都是在路边修车的场景,他身着简单朴素的T恤、带有油污的工装裤,但一旦修起车来便专心致志,不惧脏累,甚至用自己的嘴疏通堵塞的油路,淋着大雨修好发动机。在“潇洒哥”的视频评论中,粉丝评价他“穿最脏的衣服,用最脏的手,赚最干净的钱”。他的账号粉丝已经达到319.7万,这表明了人们对辛勤工作的小镇青年形象的肯定。

  另外,有些小镇青年将抖音、快手作为一个分享技能和创业的平台。例如快手用户“小镇姑娘√【分享美食】”生活在山东临沂,她的快手账号目前已有26.8万粉丝,主要发布的内容是分享各种家常美食的做法,吸引了大量粉丝聚集学习。快手用户“手工耿”原名耿帅,生活在保定,早年间在大城市打工,10余年的时间辗转五六个城市,做过10余种工种。他无意间发布了自己制作的手工“脑瓜崩”“菜刀梳子”等“无用良品”,结果意外走红。随后他回到故乡,将制作手工和直播、拍摄短视频当作自己的事业,目前在快手拥有320万粉丝,获得大量的点赞。

  值得注意的是,这类小镇青年中还有些人会积极展示自己的歌曲、舞蹈等特长,从中我们可以更直观地感受到他们追逐人生理想、积极向上的精神与对生活的热爱。

  例如快手用户“工地小哥(贺元凯)”今年27岁,在四川泸州的一处工地打工。在他的快手短视频中,可以看到他头戴黄色安全帽,身穿橙色防护服,以身后的脚手架为背景跳着霹雳舞。虽然只是业余爱好者,但他已有7年舞龄,灵活的舞步征服了快手上的观众。目前“工地小哥(贺元凯)”拥有粉丝158万,粉丝在评论中评价他“爱舞之人走到哪里都是舞台”“每个人都可以实现梦想,无论是工厂还是工地”“脚上跳的是梦想,身上穿的是现实”。这种普通人甚至是底层人对理想执着追求的正能量得到了粉丝们的共鸣和赞赏。

  再比如快手用户“外卖小哥(周磊)”是一名河北秦皇岛的美团外卖送餐员,目前拥有粉丝45.8万人,他的视频作品主要有两个主题—送外卖与唱歌。在送餐时,尽管天气炎热,他的第一句台词永远是“太好了”,并愉快地向观众介绍今天的收获;在唱歌时,他仍身着黄色送餐服,在家里、街边,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唱歌的机会。也正因为在快手上小有名气,吉林电视台《家庭欢乐秀》节目对他发出邀请,随后他还参加了《星光大道》节目并获得了2018年度总决赛季军。

  访谈发现,这一类型的小镇青年年龄往往相对较大,多数在25~30岁之间,他们大多数人家庭条件较差,受教育程度相对偏低,从事的工种也以体力劳动为主,属于小镇青年中的底层群体。但是他们热爱自己的工作,从不自怨自艾,而是勤勤恳恳、踏踏实实,追求自己的价值和人生的尊严。他们将工作场地变为自己的舞台,通过拍摄直播、短视频的方式展现了他们辛勤工作、积极向上、追逐理想的乐观形象,通过对他们爱好和特长的展示表现出这一群体的青春活力与多彩风貌,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中勤劳向上的优秀品格和精神在小镇青年身上的传承。粉丝的数量和评论也展现了青年群体对这一类型青年形象的认同与赞赏,这些评论和赞赏又对这一群体的青年产生了正向的激励作用。

  ▍叛逆的“小镇青年”:反抗命运的自嘲者

  在快手、抖音平台的短视频内容中,还存在着一种值得注意的小镇青年形象。他们多以青少年为主,大多在16~24岁之间,有着强烈的阶层突围、逆袭的梦想,渴望走出小镇,获得成功,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但却无力改变命运而无所适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差距使得他们呈现出来的是无所适从、叛逆自嘲的自我放逐者形象。需要注意的是,这类形象多不是通过对现实生活的记录呈现出来的,而是以剧情创作的方式建构和呈现出来的。

  例如快手平台的网红青年“三炮”生活在广西南宁上林县,他厌倦了在城市打工的生活,回到家乡,后来靠拍摄具有“土”和“叛逆”风格的短视频走红网络。他的系列搞笑短片《叛逆少年》表现了乡镇青少年靠去城市打工获得成功的幻想破灭后的叛逆精神。他们厌倦了一成不变、压抑的城市打工生活,重新回到小镇,但是又无法和父母一辈一样朝九晚五、平淡度日。他拍摄的视频以幽默、搞笑、自嘲、夸张的手法演绎了这群人当下的生活方式和心态。他们保留着从城市学来的杀马特造型,骑着酷炫的改装鬼火摩托车,飙车、吸烟、装酷、撩妹等。

  显然,一方面他们在拒绝乡镇平淡甚至平庸的生活,呈现出的是青少年特有的追求自由与叛逆的个性,但是另一方面也透露出他们在城市和乡镇间无所适从、找不到出路的无奈、无聊与自嘲。目前该账户已拥有665万粉丝,这表明这类形象在现实中引发了很多小镇青少年的认同,“三炮”代表了他们的社会现实和心声。

  同样,快手用户“暴走的小吉吉”生活在广西北海市,他的快手简介自嘲为“三亿少女的梦想,你们永远得不到的男人”。在他的短视频作品中,他梳着有些复古的中分发型,穿着浮夸的服装,故事情节往往表现了他对成功的向往以及求之不得的自嘲。

  例如广为流传的作品《算命先生》中,他身穿美团外卖的黄色外卖服,骑着送餐车,口述“八岁算命先生说我二十四岁会黄袍加身有大鱼大肉为伴,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算得真准”,戏谑中充满无奈。

  再例如《屌丝逆袭》中,一个女孩被要求在豪车和骑电动车的小吉吉之间选择,女孩嘴上说着电动车可以锻炼身体还可以看风景,但却上了豪车扬长而去。视频结尾小吉吉脱下拖鞋气急败坏地朝豪车扔去。

  在“暴走的小吉吉”的原创视频中,有大量此类剧情,通过前后落差的对比、夸张的肢体动作、土味的装扮,艺术性地表达了像他一样的小镇青年对成功、金钱、社会地位和来自他人尊重的渴望以及无法实现的无奈、辛酸与自嘲。

  访谈发现,这类群体往往年龄较小,大多在16~24岁之间。他们一方面通过去城市打工或者互联网接触了城市的生活方式、物质条件和流行文化,因此渴望成功,渴望装酷,希望成名和被人瞩目。但是,另一方面,他们自身的阶层地位、社会资源、能力等等决定了大部分人难以实现逆袭。中国传统上是农业为主的社会,农村人口众多。在社会转型中,这些人口在逐渐乡镇化、城市化,但是中国社会城乡对立的阶层结构仍然没有改变,一些小镇青年中的底层群体存在着阶层反转、逆袭的渴望与焦虑。

  在这种矛盾对立中,青少年群体特有的个性和叛逆精神在他们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他们很难再接受或适应乡镇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而是选择或者希望度过的是近似另类的耍酷、撩妹的生活,甚至有的青少年出现反社会的行为。从这类群体的社会现实和心态来看,他们没有找到理想和现实的平衡,既不愿意向现实妥协,又找不到出路,处于一种焦虑、无所适从的叛逆、无助与自嘲心态。

  ▍爱美的“小镇青年”:渴望认同的失落者

  小镇青年除了追求逆袭式的成功外,还有一个重要的特点,那就是追求美丽时尚、张扬自我。这是青年群体普遍的心理特点,但是作为小镇青年,他们对美丽时尚的追求又有着自己的风格和特点。他们希望向大城市的时尚品味看齐,成为小镇的弄潮儿;希望展示理想的外在形象,获得大家的关注和点赞。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非常注重自身的外在形象,希望通过改变发型、穿衣风格、化妆等方式变得美丽时髦、张扬自己的个性与品味。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性用户,喜欢在直播、短视频中展示自己时尚美丽的形象。事实上,快手、抖音在用户群体上都是女性用户偏多,快手平台为57.8%,抖音为66%。另外,报告显示,在趣味内容的基础上,颜值在吸引用户的因素中排名第一。快手、抖音上有大量的化妆类视频,不少视频的浏览点赞量都较高。

  比如抖音用户“云朵宝宝”发布的一条化妆视频被点赞214.9万。视频中一个长相普通、穿着有点邋遢的水果摊小妹通过化妆、搭配饰品和换衣服变成了一个美丽时尚的网红形象。

  还有的用户利用人们对漂亮的追求进行路人改造计划,如河南洛阳的快手用户“芭芭家(路人改造计划)”的作品集中于素人改造的主题。在她的作品中,改造前后的女生通常有着强烈的反差效果。在改造前,主人公的形象往往是素颜、穿着朴素甚至土气,在生活中屡屡碰壁,或是被男友抛弃,或面试碰壁,在经历失败后在朋友的帮助下改造自己,成为美丽时尚的达人并进而逆袭。

  这些视频反映了在小镇青年心目中“美丽时尚”对提升自我形象、获得人生成功的重要作用,也反映了当前城市消费文化对小镇青年的渗透和影响。

  此外,在直播、短视频平台上,一些小镇青年女性还希望利用自己美丽的外在形象通过直播、短视频成为网红进行变现,一些经纪公司也挖掘有潜力的女性用户进行签约代理等。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她们在直播、短视频中展现美丽时尚形象的同时,也往往存在着缺乏内涵、低俗、穿着暴露甚至以色相诱人的倾向。比如有的视频中女性青年在大雪天穿着红色文胸、短裤出镜,有的还自称是“寡妇”“一个离婚带孩子的女人””“等着嫁人”“招上门女婿”等等。

  而短视频中的小镇男青年也往往喜欢以时髦的形象出现,他们有的留着夸张的发型和发色,穿着松松垮垮的服饰;有的则西服革履、浑身名牌、戴着墨镜,走起路来一副潇洒拽酷的样子。

  这些张扬自我的形象往往并不是真正的时尚,比如有的衣服是假名牌,质量不高,有的色彩过于艳丽,有的混搭装酷风格夸张,等等,这些品味都表现了小镇青年对城市时尚的模仿和自己对时尚的“土味”理解。

  快手用户“主角小云”是广西柳州市的一名发型设计师,他的个人简介是“网红发型设计中心”,视频内容都是他的发型设计作品。浏览他的作品,可以发现在店内理发的多是小镇十几岁的青少年,他们所做的发型也大多是当下在短视频中流行的锅盖头、飞机头、泡面头等,发色五颜六色。除此之外,他们还喜欢将两鬓的头发剃掉,用剃刀剃出“520”“小哥哥”等字样。这些在一二线城市非常少见的独特发型却成为小镇青少年追捧的时尚,甚至会组团来到理发店做发型。

  可以看出,一方面他们对时尚的理解有着对大城市流行文化的模仿;但另一方面,小镇青年也有着自己喜爱的时尚风格,夸张另类,希望通过服饰、发型等外在形象展现自己的个性,并在小圈层范围内形成流行趋势,吸引着更多青少年追求这种不乏“土味”的小镇时尚潮流。

  这些小镇青年对于美丽时尚的理解多来自偶像剧或短视频中,他们渴望与城市接轨,跻身美丽时尚的潮流中张扬自我,但是因为各种局限他们对美丽时尚的理解往往存在一定的偏差,过分注重外在形象而忽略自身的素质和内涵的提升,有时甚至会盲目追求一些肤浅、夸张、扭曲的虚假时尚。在消费主义文化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同当下是“看脸的时代”,不仅女性,男性的颜值也成为消费品。美容手术作为改善自身形象的手段越来越得到年轻人的认可。而在视频图像中,被看的脸更具有可以虚假呈现的可能性,因此,在各种精心化妆打扮之外,商家的直播、拍摄技术也一直花样翻新地努力提供美化颜值的各种手段。

  但是在研究中发现,不少直播用户虽然外在形象美丽时尚,但是开口说话以及和网友的互动却明显缺乏素质和内涵。在当前的消费社会背景下这一过分注重外在形象的趋势愈演愈烈。一方面小镇青年可以通过网络视频接触到大量的相关资讯和信息,时尚品味往往很容易流行起来;另一方面,他们通过网购可以获得廉价的时尚仿品、化妆品、服饰等。可以说,小镇青年美丽时尚、个性张扬的形象背后,折射的正是当前的消费社会、网红经济的社会现实、审美趣味和文化心态。

  ▍仗义的“小镇青年”:公平秩序的想象者

  在快手、抖音平台上,有大量的情节短剧演绎了小镇青年的生活故事和特有的价值观念,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小镇青年塑造的理想的自我形象。

  快手用户“灵寒子(你的寒王)”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寒王生活在辽宁省铁岭市,他用拍摄短视频小剧场的方式塑造了一个充满霸气、维护正义、救助弱者的理想形象。他出生于2002年,只有17岁,长相清纯,脸上透着稚气,但是在短剧中却往往西装革履,戴墨镜,扮演了一个大哥大的社会人形象。

  在短剧中他非常重视兄弟情谊,充满江湖义气,如在《富贵在天,生死由命》短视频中,寒王去解救一位因欠钱被扣下的兄弟,被对方嘲笑“你都不混这么久了装什么装”,寒王回答道:“收刀不为江湖为红颜,拔刀再现江湖为兄弟。”

  

  在《左手哥》中,面对女朋友被人骚扰时,他用筷子抵住对方的脖子教训对方“出来混要懂规矩”,还说“我顶多受点伤,你丢的是命”,震慑住对方后一身白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的他如港台影片中的发哥般笑着挥手并潇洒离去。

  在短剧中,他也往往会在陌生人受到欺辱时挺身而出,用他的“经典语录”教育对方。例如在新发布的短视频《爱护环境,人人有责》中,一群青年欺辱街边清扫卫生的年轻人,认为年纪轻轻扫大街是没有出息的表现。这时寒王霸气地走到他们面前并教训对方道:“他喜欢钱,是因为他受过没钱的苦,别狗眼看人低,每一个职业都值得被尊重。”

  在该短视频的评论中,一些原本不喜欢他的粉丝表示“黑着黑着就粉了,一天不看寒王就受不了”“忍不住路转粉了”。在其他视频评论中也有铁粉表示,“寒王一句话说到心里去了”“寒王是最干净的社会人”,这些评论表现了粉丝们对寒王所塑造的角色和形象的认可。目前,寒王的粉丝用户已经近百万了。

  这些视频短剧中塑造的充满江湖义气的大哥形象,体现了小镇青年朴素的价值观和其局限所在。一方面,这些小镇青年生活在社会相对底层,充满对弱者的同情和对不公平现象的憎恶,希望自己能够强大,能够称王称霸,维护公平正义。另一方面,他们生活圈子较小,重视朋友义气和社会关系,喜欢称兄道弟、拉帮结派;加上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缺乏理性思辨能力,因此很容易受中国传统文化中江湖义气倾向的影响。但总体上来说,寒王以小镇青年所理解和接受的具有正能量的江湖大哥形象出现,主要弘扬的还是追求公平、尊重弱者和底层人、保护环境等较为正面的价值观念。

  

  快手女用户“巫大大_Ace”在短视频中扮演的则是一名拥有神奇技能的守护者(女巫)形象,她能利用魔法改变现实中事件的走向,使其获得圆满的结局。例如当看到外卖员因为电梯维护送餐延迟被差评被羞辱时,她通过法力让点外卖的顾客不仅不发火,反而递给外卖员一瓶水体谅他的工作;在一个女孩嫉妒闺密有优秀的男朋友而想拆散他们时,她用魔法让男孩听到了面前花言巧语的女孩心里的阴暗想法,从而阻止了她的阴谋得逞;面对女儿被拐卖而心急如焚的母亲,她将人贩子的车拦住,把女孩安全送回到妈妈身边......在她的短视频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就像个救世主和天使,利用自己的神奇能力改变着社会角角落落的假恶丑现象。她目前拥有粉丝数量158.8万,但很多短视频播放量达到四五百万,点赞量也常常过百万。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类型的小镇青年形象往往不是生活中的真实形象,而是出现在创作的短视频故事中,具有被建构出来的理想色彩。一方面这些小镇青年生活环境相对单纯,怀着对美好事物的淳朴向往;另一方面社会转型时期,社会不公平现象较多,社会价值观念混乱,拜金主义、阶层分化、社会歧视等现象较为严重,他们不可避免地也遭遇到或看到现实社会中的诸多不公平和不美好的现象。

  他们渴望改变,因此在短视频中塑造出霸气的大哥形象或无所不能的女巫形象来改变社会生活中的不公平和假恶丑现象;塑造出理想的老板形象来尊重职员、关心下属;塑造出重情重义的朋友形象来表达对友谊和爱情的期待。这些被建构的理想的青年形象正是小镇青年们对现实社会及自身能力的不满和对理想社会秩序的美好追求之间矛盾的想象性解决方案。

  ▍理想与现实之间:“小镇青年”的舞台化与角色化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在直播、短视频平台中展现出来的小镇青年形象是较为丰富多彩的。其中,有些是来源于现实生活的相对真实的形象呈现,有些则是通过作品演绎建构出来的理想形象。

  但是无论是呈现还是建构,这些形象都代表了小镇青年对自我的选择、编辑、想象和表演。我们进一步深入分析可以发现,这些典型的形象表现了小镇青年对理想和现实关系的不同态度。

  首先我们看前三种形象,生活安逸、满足现状的休闲者形象是小镇青年中的主要类型,他们一方面生活相对安逸,另一方面也实现了和现实的妥协,缺少了理想和激情,缺少了积极向上奋斗的意志和精神,在视频中我们看不到他们的工作内容和态度,展现出来的主要是度过闲时生活的情境和安逸的心态。其实,对于平淡生活中他们认为的不平淡瞬间的记录和分享也许是他们对自我的一种救赎,他们努力给自己的生活和人生寻找意义,以精彩瞬间的展示来应对日常生活的无聊和寡味。

  而勤劳工作、追求理想的劳动者形象则代表了小镇青年中立足现实但仍然积极追求理想生活的人生态度和朝气蓬勃的精神。他们虽然处于底层,但是没有自暴自弃,也没有好高骛远,而是找到了实现自我价值的路径,充满了乐观、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而第三类的放逐者形象则处在理想生活和现实生活的矛盾冲突之中,他们充满对理想生活的渴望但是又找不到追求和实现的路径,同时也不肯向现实生活妥协,于是充满着叛逆和自嘲。也许他们会在某些情况下成为第一类人,与现实妥协,成家立业,过上平淡安稳的生活;也许会成为第二类人,找到自己突围的出口,踏踏实实经营自己的人生;也许他们会一直在这样的矛盾中放逐和沉沦下去甚至走上反社会的极端。这三类形象代表了小镇青年对待理想生活和现实生活差距的三种不同态度。

  第四、第五类形象则体现的是小镇青年对自我理想形象的追求和建构。第四类形象侧重的是小镇青年对理想自我形象的外在追求,体现了城市流行文化、消费文化对小镇青年的影响。

  第五类形象则体现的是小镇青年对理想自我形象内在意义的追求。中国传统文化中“达则兼善天下”的人生主张也同样成为小镇青年这一相对底层群体的人生理想。也许作为社会中下层群体,对社会不公平的感受尤为深刻,所以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达者”、成为救世主,能够维护创建一个公平有爱的理想社会。他们在现实中无法实现的理想自我,只有在视频创作中以表演的方式建构出来。

  如前所述,这五类形象共时态出现在直播、短视频中,反映的都是小镇青年群体对理想和现实差距的不同态度,是对二者矛盾的一种想象性解决,他们或者拥抱平淡的现实生活,或者走在追求理想的路上,或者在无所适从中放逐自我,或者追求外在形象的改变和提升,或者在想象中成王称霸、兼善天下。需要强调的是,这五种主要的形象并不是泾渭分明的,他们既可以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不同类型的小镇青年,也可以是小镇青年身上的不同侧面或者不同人生阶段的不同状态。

  小镇青年作为中国社会相对基层的青年群体,他们不可避免地处在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中,因此,他们在直播、短视频中的文化生产都有意无意地体现出了对这种矛盾的关注和想象性解决。尽管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城乡之间的信息鸿沟也许被拉平了,但是阶层差别、文化环境、受教育程度、经济实力等等方面的差距却仍然是短时间难以消除的。小镇青年并不只是像消费市场和有些媒体欢呼的那样,“更追求生活格调”和“品质消费”,而同时也充满着精神上的“迷茫、困顿、挣扎、接受”。

  由于新媒体的出现,传统上较少具有话语权的小镇青年,通过直播、短视频这样一个对他们而言更为开放和民主的舞台,具有了自我呈现和建构的文化展演权利。虽然这些呈现和建构出来的形象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如资本力量的介入、用户因为变现目的而迎合市场的因素等,但是我们仍然可以从这些主要形象中看出小镇青年群体表面上复杂多元却又充满内在一致性的生活现状、社会心态和价值观念。

  如前所述,对于小镇青年的关注起源于消费下沉趋势下他们显示出的文化消费和购买力,但是作为中国青年群体中数量众多的中下阶层,作为社会转型及城镇化过程中被裹挟的群体,对他们的关注和研究还远远不够,需要从更多方面开展更为深入细致、富有人文关怀的学术探究与讨论。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是怎样炼成的——新见白求恩晋察冀手稿释读

新华社:习近平访问希腊并赴巴西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一次会晤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半月谈》:基层干部为何“难讲真话”?八大怪象发人深省

《红旗文稿》(2019年21期):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气质

《环球时报》:玻利维亚变天背后有美国黑手

两日热点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