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一个国家最严重的危机是什么?

明人明察 2024-05-17 来源:明人明察公众号

美国的有志青年已经发现: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美国。

  当一个国家开始公开背叛自己曾长期倡导的理论与价值观,严重的危机就要来了。

  一个国家最严重的危机是什么?是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崩溃。

  这会导致国家基本制度甚至国家认同感的动摇,社会由上而下在自我否定面前失去信心。

  当年,苏联就是倒在这上面。美国现在也开始要面对这样的危机。

  2016年的美国大选因为特朗普的一番话,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特殊的存在。

  在选举前的一场公开性辩论现场,特朗普一番输出让美国的政客和媒体集体懵圈,以至到今天,特朗普的那几句话仍余音绕梁,冲击着很多人对美国的信仰:“(美国)所有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希拉里收我的钱所以要给我干事,在场这些和我辩论的,几个没收过我的钱? ”“我对希拉里.克林顿说来参加我的婚礼吧,她就来了。因为我捐款给他们家族,所以她必须来参加。”

  特朗普的这些话就好比在地底深处发生了一场5.0的地震,虽然还不足以颠覆地表的建筑,但产生的震感还是让大家感觉到,并凝固在很多人的记忆里。

  彼时彼刻,特朗普就是那个直言不讳说美国没有穿衣服的“老男孩”。

  任期内特朗普还屡次抱怨,美国存在着一个深层政府(deep state),躲在幕后,行使着美国的关键权力,时不时架空前台的美国总统。

  特朗普以在任总统的身份,并以如此直接的表达方式,多次戳穿美国最讳莫如深的政治隐秘,给了正在跟我们进行激烈舆论拉锯战的公知以沉重的打击,让他们对美国的美好描述,突然因为无法自圆其说而尴尬。

  特朗普的“贡献”这么大,有人喜欢叫他一声建国同志,也不过分。

  可惜当时的共产主义力量没有足够的话语权,资本在美西方建立的“信息茧房”还固若金汤,否则,用特朗普的这些话作为精确制导武器,是有可能把美国体制光环给迅速剥离的。

  这个非建制派出来的的特朗普颇有点美版赫鲁晓夫的风采。

  特朗普在任期内对美国价值观的冲击还不止这些。

  特朗普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及科技战,公开违背自由竞争、贸易全球化、全球分工理论等美国对外标榜了多年的理念,让真实的美国与很多人想象中的美国之间,产生了更为严重的撕裂,一同被撕裂的还有很多精神美国人对美国制度的信心。虽然特朗普的这些措施给中国制造了不少麻烦,但这些困难中国能够克服,但他给美国的拥趸造成的精神冲击却不会消失。

  特朗普在台上那几年,精神美国人的斗志比较萎靡,中文互联网比以往平静了不少。

  特朗普在冲击美国价值观方面做到了善始善终。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特朗普认为民主党偷走了选举,发表“绝对不承认选举失败”的演说,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占领国会山,这些美国希望在其他国家出现的“美丽风景线”,终于出现在美国政治的心脏,让美国人引以为傲的选举政治又挨了一刀,

  特朗普的横空出世,是美国在意识形态上杀死美国的开始。

  当时的美国主流媒体很尴尬,除了福克斯电视台,大多数主流媒体都站在特朗普的对立面,他们只好把特朗普描画为一个特不靠谱的政治狂人,以降低他对美国人自信心产生的冲击力。

  民主党的拜登上台之后,在对华战略上萧规曹随,接过了贸易战和科技战的接力棒。他任内的美国,还利用美元加息,将金融战重点指向东方大国,中美经济主战场三大战役全面升级。

  至此,中文互联网的精神美国人已经无法用贬低特朗普的手段,挽救美国崩塌的自由贸易、自由竞争人设。

  美国达则自由贸易、自由竞争,穷则贸易保护、闭关锁国,让不少精神美国人在风中凌乱。

  中国的制造业一路突飞猛进发展到现在,已经逆转了三百年以来西方阵营面向东方主导自由贸易的历史。西方拿过了晚清的版本,开始用“脱钩断链”、“小院高墙”、“去风险”等闭关锁国的手段进行防御,以阻挡中国工业的强大竞争力。

  西方自工业革命以来,第一次作为一个整体,开始惧怕来自东方的竞争。

  俄乌冲突爆发,为迅速解决俄罗斯,美国和盟友一起赌上了货币和金融结算体系的信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人设也不管了,科技、体育无国界等牌坊也不要了。

  巴以冲突爆发后,美国为支持以色列,一件件扯掉了最后的伪装。

  等到美国镇压反战学生、众议院迅速通过《反犹太主义意识法》,要让美国人信仰的基督教教义都要为了巩固犹太财团的统治而变成非法,美国的意识形态根基更加不稳了, 国本在剧烈摇晃。

  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就可以参照苏联崩溃的版本观察现在的美国了。

  苏联的崩溃原因有很多种,但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意识形态的崩溃。

  苏联的主流意识形态从赫鲁晓夫开始,距离马列主义渐行渐远。赫鲁晓夫不光是否定了斯大林,而且还否定了苏联立国的意识形态基础,苏共二十二大“全民国家”等理论,否定了马列的阶级和国家学说,苏联社会的性质开始发生转变。

  中苏分道扬镳,国家利益的冲突不是唯一的原因,甚至不是主要的原因,而是伟人发现了赫鲁晓夫的问题所在,按照赫鲁晓夫对马列主义的篡改,社会主义一定要出大问题。当时的中苏论战是国际共产主义的路线之争。有兴趣的人可以读读“九评”,就知道苏联为什么拥有20万名党员,就能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拥有200万党员,能打赢“卫国战争”;拥有2000万党员的时候,却红旗落地,联盟解体。

  构成苏联意识形态基础的就是马列的基本理论。列宁创建苏联的目的,并非是建立一个强大的民族国家,而是以“苏维埃国家联盟”的形式作为无产者联合的手段,进而推动全球范围内的革命,实现全人类的解放。苏联是一个基于共产主义信仰而建立的无产者政治联盟,作为一种新型的政治共同体,首要条件是坚持马列的阶级和国家学说。

  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要害,一个叫马特洛克的美国人看得很清楚,他作为美国驻苏联的最后一任大使,见证并参与了苏联迅速溃败的那段历史,并在后来写了一本《苏联政变亲历说》的书。他在书中写道:“只要苏联领导人真的愿意抛弃这个观念(指阶级学说),那么他们是否继续声称他们的指导思想为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无关紧要了。这已是一个在别样的社会里实行的别样的‘马克思主义’,这个别样的社会则是我们大家都可以接受的。”

  很多时候,反而是马克思主义的对手最了解马克思主义区别于其他主义的关键之处。

  1988年,苏联外交部长谢瓦尔德纳泽在公开场合说,“我们有充分理由认为在和平共处时期不存在什么特殊形式的阶级斗争。”他的说法得到了主管苏联意识形态的雅科夫列夫的积极响应,这两个人是戈氏的左膀右臂,他们的表态也代表戈氏。

  马特洛克听到这番话之后极其兴奋,他在书中回忆道:“我一直孜孜以求的东西终于呈现在我的眼前。阶级斗争这个决定对外政策实质的理论被官方人士宣布予以放弃。”

  看看马特洛克写的这些文字,就知道他没少花功夫研究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是从历史观的角度、从所有人类发展的前景出发,是对人类共同利益的诠释。它不是只考虑哪一个国家或哪一个阶级、民族、社会团体的利益。它把那些受剥削的社会最底层的利益放在首位,并在特定的社会结构里将之单独作为一个阶级划分出来,以承担解放人类的历史使命。”

  这个很懂马列的人很明白苏联放弃了这个理论核心,会意味着什么。

  即便苏联曾在经济、军事、地缘政治与美国展开全球竞争,还能够在一段时间内做到了“苏攻美守”,但只要否定了苏联的意识形态基础,只要苏联不重新恢复马列主义的基本内核,崩溃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作为要推倒苏联的主要外部力量,美国人很清楚,只要瓦解了苏联人的意识形态和精神信仰,苏联就变得不堪一击。只要苏共公开否定马列的阶级和国家学说,苏共距离下台,苏联距离终结,都将不远。从88年苏联公开否定马列主义的阶级与国家学说开始,苏联只存在了不到三年。

  作为要推倒苏联的内部力量,戈氏以及他的左膀右臂,当然也很清楚他们这么做的后果,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彻底改变苏联的国家性质。据亚·雅科列夫撰写的《“改革新思维”与苏联的命运》一书中交待,早在执政前2年即1983年5月,戈氏出访加拿大时,就与时任苏联驻加拿大大使的亚·雅科夫列夫进行了深谈,认为苏联社会“要改头换面,彻底改变自己的性质”。

  赫氏到戈氏,一个否定了斯大林,一个否定了列宁,对马列的阶级与国家学说也从变相否定发展到公开否定。赫鲁晓夫用全体苏联人的利益否定了苏共和苏联的阶级属性,戈尔巴乔夫则用全人类的利益否定了苏联人的利益。

  苏联的意识形态越来越被抽象的话术替代,苏联的大厦也越来越虚弱不堪。当一些敌视共产主义的人掌握了苏联的宣传机器,苏共的意识形态领导权被要结果自己的势力掌握,形势就急转而下。

  戈氏正是受赫氏否定斯大林的影响,开始怀疑共产主义,他们在苏联被称为“60年代人”,极力崇拜西方。

  意识形态被里应外合缴了械,手里有没有枪杆子已经不重要了,有强大的军队又如何?意识形态被瓦解的后果比希特勒的闪电战可严重多了。

  只要意识形态不垮,信仰还在,凭借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苏联不但可以打赢卫国战争,而且仅仅用三年左右的时间就能恢复经济到战前的最好水平。信仰没有了,俄罗斯人用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手段,花了三十年时间也没有能够恢复到苏联时期的经济水平。

  苏联倒下了,受损失的不仅仅是欢呼自由胜利的苏联老百姓,欢呼自由胜利的美国老百姓也开始失去曾经的很多福利。50%的美国人40年没有涨工资,40%的美国人拿不出400美元现金应急,4000万的美国人越来越依赖毒品寻找安慰。

  没有了社会主义的压力,美国的富豪没有理由再接受90%左右的最高税率,不再甘心向穷鬼们让渡利益。

  当初之所以向工人让利,只是为了稳住本国的打工人,集中力量打败社会主义。社会主义被打败了,给打工人让渡的利益自然能收的就要收回来。

  抛弃了社会主义,拥抱自由市场经济,俄罗斯从老百姓到国家被掏空,成为输家,获利的是寡头,特别是犹太寡头,七大寡头有六个是犹太人。

  自由市场经济在掏空了苏联之后,也开始掏空美国。现在的美国从政府到普通人,也是负债累累。

  冷战,苏联输了,美国也不是赢家。

  自由主义,自由市场,既不利于国家,也不利于民众,只有利于控制国家的资本。

  意识形态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具有极端的重要性。我们老祖宗就知道这个道理: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在古代,祭祀就是坚持意识形态的重要内容。

  一个国家的意识形态根基动摇了,这个国家就如同兔子的尾巴长不了。美国也不能例外。

  如果美国也听任反对资本主义的人掌握了媒体和教育,美国连五年都挺不下去。

  美国人搞个“占领华尔街”,学生同情一下巴勒斯坦平民,美国统治集团都如临大敌,坚决打压。TikTok让一部分美国人逃出了“信息茧房”,看到了真实的世界,美国的统治者就慌了,赶紧制定个法律要明抢。

  美国对意识形态的重视程度就是这么高,从麦卡锡主义之后,美国抓意识形态从未放松。

  如果当时的苏联也跟美国这样重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保护,冷战最先倒下的肯定不会是苏联。

  一个放任妖魔化自己的历史,一个想办法美化自己的历史,就凭这一点,就可以决定冷战的胜利者是哪一个。

  美国的统治者现在开始公开违背自己的那些宣传的理念,不断动摇自己的意识形态根基,开始有了苏联崩溃前的景象。

  虽然美国的统治精英不会跟苏联那样,把意识形态阵地拱手让给反对本国制度的敌人,但美国的内部危机加重,让美国的那些“文明”形象已经无法维持。美国的意识形态正在崩溃中,这是我们能够看得见的事实。

  未来的美国要么向左,要么向右,总之不能停留在原地。向左就是靠近社会主义,向右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再向右发展,就是国家主义的升级版,纳粹主义的现代版。但国家主义依然救不了美国。

  美国的有志青年已经发现: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救美国。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向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开幕式发表视频致辞

郝贵生:谈屈原精神及其当代意义

郭松民 | 学习毛主席关于“庞然大物”的论述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二部卷六第六章 1. 恍若隔世

子午|四名美国人在吉林遇刺,后果有多“严重”?

习近平向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成立60周年庆祝活动开幕式发表视频致辞

两日热点

毛主席问:这个规定没人反对?

中美关系的怪象?

郝贵生再发旧文:能够把《决议》作为评价“文革”的标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