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精彩!荷兰政治地震,欧洲“极右”杠上“白左”

后沙 2023-11-29 来源:后沙月光公众号

如果欧洲难民问题不从根源上解决,最终只能让欧洲走向极端对极端的政治道路。

  欧洲政坛最持久的“草台班子”--荷兰首相吕特领导的联合政府终于可以滚蛋了。

  据路透社、新华社等媒体报道,11月23日,由海尔特·维尔德斯领导的荷兰自由党 (PVV)出人意料地赢得了众议院150个席位中的37个席位,成为第一大党。

  被认为是极右翼势力的自由党远远领先于工党/左翼绿党联盟的25席和现任首相吕特所领导的保守派自由民主人民党(VVD)的24席。

  荷兰政局即将变天,执政13年,分分合合的吕特政府很可能将被极右翼取代。

  然而,作为议会制国家,海尔特·维尔德斯想要成为荷兰首相也并非易事。

  自由党虽说胜选,但只有37个席位,离执政门槛76席还很远,必须找到其它小党凑够议席,才能组阁。

  此次荷兰议会选举最大特点是:

  一、政治碎片化

  仅仅赢得37个席位的自由党就能成为最大党,小党林立,政出多头的局面已很难改变;

  二、左右对立化

  第二大党为25席的“工党/左翼绿党联盟”,这帮人跟维尔德斯的立场恰好相反,他们就是欧洲“白左”的典型代表。

  极右杠上“白左”,这出戏不精彩都难。

  这种结果,之前大多数人都没有料到。媒体民调显示领先的一直是“自由民主人民党”、“工党/左翼绿党联盟”、“新社会契约党”,自由党 (PVV)只能在第三四名徘徊。

  现实却颠覆了人们的习惯认知,因为荷兰一向被认为是欧洲最开放、最多元、最自由的国家。

  阿姆斯特丹历史悠久的红灯区,吸引着多少慕名而来的外国游客,无烟工业又促进了荷兰经济的繁荣。

  当美国人、加拿大人还在为大麻合法争论不休的时候,荷兰早就将其去罪化,其它毒品也皆改为轻罪。

  性别多元化、宗教多元化、文化多元化更是荷兰人引以为傲的特点。

  很多令我们觉得乱七八糟的事情,在荷兰却是司空见惯。

  同时荷兰也是欧洲“白左”、“圣母”比例最高的旗手国家。

  因此荷兰政局变天,极右翼胜选,让欧洲“白左”严重受惊了。

  24日,英国BBC标题是《维尔德斯的胜利惊吓欧洲》

  法国《费加罗报》是《一场名为威尔德斯的民粹主义地震》

  “地震”主角维尔德斯,现年60岁,他老爸是荷兰人,老妈有印尼血统。

  他是一名有着30年从政经历的老手,担任众议员已有25年,曾在自由民主人民党混过15年,后被开除出党,改换门庭。

  他被开除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三反”主张:反移民、反伊斯兰、反欧盟。

  再加上他后来增加的主张,那就是“五反”:反移民、反伊斯兰、反欧盟、反欧元、反LGBT。

  这在欧洲,绝对不符合“政治正确”,也完全背离了布鲁塞尔(欧盟)树立的价值观。

  所以自由党一直处于边缘化状态,或许有机会争第三、争第二,但要想成为第一大党获得组阁权力,几乎不可能。

  但这次它们为什么会逆势胜出?

  现在有许多网媒喜欢突出他的“反伊斯兰”言论,说的好像他是靠这一招翻盘似的。

  其实,真正把他推上去就是“白左”自己。

  他的“三反”主张由来已久,在欧洲极右翼政治势力当中并不奇特。

  当维尔德斯还在到处哔哔时,荷兰绿党却放出了大招“帮他助选。

  11月18日,绿党-工党选举联盟领袖蒂姆曼斯在媒体NOS节目 Nieuwsuur中说了一番让“白左”极为舒坦的话。

  众所周知,警察都应保持宗教中立,警察在处理纠纷时,无论对方是基督徒、穆斯林、犹太人,警察唯一的执法标准就是法律,不是吗?

  蒂姆曼斯却说,穆斯林女性加入警察队伍,可以在执法时佩戴头巾,因为荷兰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如果你还在说:戴头巾的警察不被允许,那么,你就没有认识这个多元化的过程。”

  绿党的支持者觉得这是一种社会进步,满足了它们的“圣母心”。

  但女警察佩戴头巾,对很多摇摆不定的荷兰人来说,荷兰这是要出现“宗教警察”了吗?

  在投票时,如果说“绿党-工党选举联盟”因此多赢得了五张选票,那么,它们也多送给了自由党十张选票。

  毕竟,大多数荷兰人还跟不上绿党如此进步的节奏。

  荷兰的“动物保护党”也在电视上发表了“白左进步言论”。

  “动物保护党”主席欧维汉德现年47岁,她因成绩太烂,大学都无法毕业。但她却是“动保”激进分子,并加入了“动保党”,2006年起当选议员,2019年成为该党领袖。

  有些人会问,搞动物保护的怎么会搞成政党?实际上,西方所谓动物保护NGO组织,真实目的都是搞钱搞政治。

  欧维汉德自称从16岁起就拒绝吃肉,是一名纯粹的素食主义者,反对一切对动物的杀戮。

  她现在主张将动物权利与人的权利平等对待,如果“动保党”执政,她将把动物权利纳入宪法,与人权平等。

  荷兰人又害怕了,要是这样的话,打猎岂不等于故意杀人?

  于是,她也为自由党增加了一些选票。

  而原来的第一大党“自由民主人民党”女主席迪兰·耶希尔格兹更是吓跑了更多民众。

  她主张:继续支持乌克兰、欢迎难民(2022年,涌入荷兰的各种难民已达到22.3万人)、扩大宗教多元化、移民政策要调整,但大方向不变……

  看她的名字就不像是荷兰人传统姓名,其实,耶希尔格兹是7岁时跟着父母移居到荷兰的土耳其库尔德难民。

  “自由民主人民党”当时为了推行“白左”政策,将她吸收为党员,并培养了党的领袖。

  如果按照选前民调,耶希尔格兹将是荷兰下一任首相的最热门人选。

  英国已经出了个印度裔首相,荷兰难道要出库尔德裔首相?

  荷兰人怕不怕?于是,耶希尔格兹的主张,成为了助推维尔德斯胜选的最大动力。

  维尔德斯自己也没有想到会赢,他的团队是在投票日三天前才匆匆忙忙租用了一个房间作为竞选总部,却见证了荷兰政坛历史性的一刻。

  在公开的选举资金方面,自由党也是远远弱于传统大党。

  VVD(自由民主人民党)高居榜首,获得捐款150万欧元以上。

  而PVV(自由党)排在倒数第二,不到10万欧元。

  可见,无论是媒体曝光度,媒体支持度,还是竞选资金方面,PVV都处于明显劣势。

  PVV和维尔德斯并不是像一些人所说是因为“反穆”而获胜,实际上,他们是躺赢的。

  因为“白左”在用自己的资源,自己的曝光度,自己的话语权,活生生吓跑了荷兰人,帮助PVV收割选票。

  这是不是一场黑色幽默?

  维尔德斯“保送”成为第一名之后,虽然欣喜若狂,但如何组阁却成了最大问题?

  他现在越来越激进,还提出了一些根本无法落实的主张,比如大量减少外国留学生、终止难民庇护政策、退出联合国《气候条约》、退出欧元区、退出欧盟、废除议会第一院、拒绝一切穆斯林移民……

  这些主张在政治上其实是以进为退,他想以撤回激进主张为条件与其它小党谈判,实现执政目的。

  欧洲这样的政客很多,比如意大利极右翼梅洛妮成为总理后,她有推行之前喊的激进政策吗?没有。

  她照样在配合美国,哪有所谓“独立”的样子?

  荷兰政局变天,暂时也改变不了荷兰听命于美国的本质。说白了,维尔德斯竞选“黑金”就是由犹太人提供的,他年轻时经常跑以色列,现在是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

  但对于欧洲来说,“白左”旗手荷兰转向,说明“白左”离末日不远了。

  2018年,在欧洲捂脸痛哭,要求制裁匈牙利的绿党议员朱迪丝.萨尔根提尼就是荷兰绿党骨干,她要求欧盟全面接纳穆斯林移民和非洲黑人移民。

  她也是欧洲LGBT权利坚定维护者,而匈牙利欧尔班政府禁止在学校里宣传LGBT。

  44岁,动不动就在议会表演哭戏,“白左”这样道德绑架欧洲人,真的不会引起人们反感?

  难民爆发式地来到荷兰以及欧洲,主要来自四个国家: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叙利亚。

  根本原因是什么?全是美国制造的战争恶果外溢。

  结果美国不收难民,反而是欧洲承担了所有。

  除此之外,欧洲那些难民NGO则是配合美国的内鬼。

  “白左”也好,“圣母”也罢,它们真的就这么天真?都不是傻子。

  接收难民早就成了一门生意,背后金主就是索罗斯等人。

  维尔德斯能在荷兰获胜,这是一个信号。

  而冯德莱恩这些美国代理人,却在无原则地玩弄道德,强推她的“价值观”,根本不顾欧洲社会的现实问题。

  这只能使道德变得廉价,那叫伪善。

  如果欧洲难民问题不从根源上解决,最终只能让欧洲走向极端对极端的政治道路。

  再这样下去,欧洲只有两种未来:

  极右翼全面兴起,实行法西斯路线,排外仇外。

  “白左”当道,欧洲变成欧罗巴斯坦。

  想要避免这两种结局,必须建立一个国际新秩序。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大力推动我国新能源高质量发展 为共建清洁美丽世界作出更大贡献

毛主席晚年为什么要发动那场群众运动?

赵磊:不反思私有化改制,何以“解放思想”?——评《漫长的季节》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黑与白》第一部卷三第一章4. 摄影家

叶方青:对私有制,不能抱有任何幻想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大力推动我国新能源高质量发展 为共建清洁美丽世界作出更大贡献

两日热点

努力了一辈子,终于“上了餐桌”

“毛星火”在莫言小说中找到的证据,能否证明“涉嫌污蔑英烈”?

对莫言的批判来得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