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伊朗的乱局

虚声 2022-11-25 来源:虚声公众号

  01 乱象

  伊朗的局势很不乐观,乱局还在持续。卡塔尔世界杯,伊朗首场对战英格兰的比赛中,伊朗选手通过拒唱国歌的方式支持国内抗议的女性,引起巨大关注。

  关于伊朗时局,舆论圈中时不时爆出一些比较激烈的事件:

  比如Avia.PRO报道,11月20日,在西部城市穆尔穆里,一群来路不明的暴力抗议者烧毁了伊斯兰革命卫队和巴斯基民兵组织的两个军事基地,并抢走了一批武器。

  比如路透社报道,11月17日,在伊朗领袖霍梅尼的故乡,暴力抗议者放火烧了霍梅尼的旧居(霍梅尼19岁之前住在那里,之后去圣城库姆求学)。

  比如泰晤士报报道,10月27日,伊朗足球名宿、亚洲最出色的前锋之一阿里代伊(曾经是国足犯“恐伊症”的主要因素)因为抗议当局被捕。

  还有其他类似的例子,时不时从舆论圈冒出来。这些事例由于未见国内权威媒体报道,真实性尚且需要核实。但是从伊朗男足利用世界杯抗议来看,情况颇为严重。

  实际上,伊朗的抗议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

  10月3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出席伊朗武装部队军官大学学生联合毕业典礼,检阅部队并发表讲话,称伊朗骚乱是由美国、伪犹太复国主义政权策划的阴谋

  要知道哈梅内伊已经83岁(生于1939年)了,近年经常传出身体不大好的消息。这种情况下还要亲自检阅部队,一方面是告诉外界他身体还行,另一方面表示伊朗的局势不乐观。

  另外在伊朗体制与什叶派教义中,最高领袖的第一层象征是宗教权威和知识领袖,但哈梅内伊却到军队中发表演讲,也是向外界传递强势的姿态(哈梅内伊和霍梅尼不同:霍梅尼是靠宗教权威和知识立足;哈梅内伊靠军队起家,平时以最高领袖的姿态代表宗教权威和知识领袖,但关键时刻还是依靠军队)。

  1、哈梅内伊在讲话中称,他为阿米尼的离世“感到心痛”

  ——她的离世是伊朗这轮暴力抗议的导火索。

  2、哈梅内伊强调,在事件调查结果公开之前,“一些人制造街头混乱,强行掀开女性头巾,焚烧清真寺、古兰经、银行和汽车,显然不是正常回应”。

  ——告诉伊朗各界,这轮抗议不正常。

  3、哈梅内伊还称,本次伊朗全境多地发生的抗议示威,是美国和以色列长期策划的结果,并获得“海外伊朗叛徒”的策应

  ——在什叶派的教义中,对叛徒没有妥协余地。这话意味着伊朗当局绝对不会妥协。

  他试图通过自己的权威平息抗议,然而并没有成功,抗议一直持续到现在。据伊朗媒体统计,9月份抗议爆发以来,数十人丧生,超千人被捕。另有人权组织统计,抗议事件已经造成130人死亡。

  02 起因

  事情起于9月13日,来自伊朗库尔德斯坦省萨奎兹市22岁的年轻姑娘、库尔德族人阿米尼在德黑兰被道德警察逮捕,后者指控她违反了着装法

  随后,阿米尼在看守所晕倒并陷入昏迷。

  昏迷三天后(9月16日),阿米尼在医院去世。

  ——她的死,在伊朗各地引发轩然大波。

  联合国人权专员纳西夫指出,有报道称,道德警察用警棍殴打了阿米尼的头部,还按着她的头朝车上撞。

  伊朗警方否认阿米尼曾受到虐待,并称她是因“突发心力衰竭”去世的。

  阿米尼的家人称她之前并没有任何心脏病史。

  大批的抗议者也显然并不愿意接受警方的解释。从9月17日开始,德黑兰、伊斯法罕、卡拉杰等城市,成千上万人走上街头示威,要求伸张正义并追究责任。

  抗议示威活动中,妇女们取下头巾在空中挥舞,抗议者高呼“我们将战斗并夺回我们的国家”。这些示威活动又引发了抗议者与伊朗警察、甚至安全部队的冲突。

  根据伊朗记者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视频,在德黑兰的示威活动中,安全部队开了枪,并使用高压水枪和警棍来对付示威者。

  抗议者和当局之间对立越来越严重,冲突持续不断。尤其是在阿米尼的葬礼中,双方的冲突达到一个高潮。

  10月26日是阿米尼离世的第40天,根据媒体视频显示,成千上万的哀悼者沿着一条路走,穿过一片田地,穿过一条河流,绕过路障,到达埋葬阿米尼的墓地。

  抗议者高喊“女人,生命,自由”和“独裁者去死”,成为抗议运动的两个标志性口号,其他的还有“打倒叛徒”和“库尔德斯坦将成为法西斯分子的墓地”。

  直到现在,这轮抗议已经持续了两个月,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03 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极端组织搞破坏。

  提起极端组织,大家可能想起叙利亚或阿富汗,但实际上伊朗也经常遭受极端组织攻击。远的不说,就在10月26日,伊朗设拉子市的一个什叶派圣地“灯王之墓”遭遇武装袭击,造成15人死亡,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随后“伊斯兰国”称对袭击负责。

  不过话说回来,极端组织在伊朗暂时难成气候。

  第二个原因,按照伊朗当局的说法,帝国主义亡伊朗之心不死。

  就像哈梅内伊在10月13日说的,以色列和美国是幕后黑手。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以来,美国和伊朗就变成了死对头,双方恩怨可以写好几本书。

  那为什么伊朗和帝国主义不能和解呢?这个问题稍后再讲。话说回来,不论帝国主义还是极端组织,都是外因。抗议能持续那么长时间,关键就在于内因。

  第三个原因,内耗太严重,经济搞不好。

  回顾一下阿米尼事件的起因:宗教警察以违反着装法的理由逮捕了她。

  注意关键词,宗教警察,着装法。

  1979年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当局实施了一项强制性着装法,要求所有女性在公共场合佩戴头巾,并身着宽松的衣服

  由于之前的巴列维王朝搞了几十年世俗化,很多伊朗女性(尤其是城市女性)已经习惯了世俗打扮。

  为了让所有女性的衣着打扮符合着装法,就衍生出了宗教警察。他们有权拦下女性,并评估她们:

  是否露出过多的头发,

  裤子和大衣是否太短或太贴身,

  以及妆是否化得太浓,

  等等。

  如果违反了规定,处罚包括罚款、监禁或鞭刑。

  按照着装法,宗教警察的权力非常大。

  这就造成两个严重后果:

  其一,任何一个权力很大的群体,都难免有害群之马混入,从而导致队伍良莠不齐。部分素质低下的宗教警察会利用手中职权骚扰女性。这也是阿米尼事件之后,激起那么多伊朗女性愤怒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二,就是内耗严重。所谓宗教警察,就是专门建立一个组织,数十年如一日地监控全国女性的衣着打扮。这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组织,需要大量的人力、消耗大量的财政。在宗教警察的监控下,女性要把大量的精力用在注意头发是不是外露这种细节上,那还怎么去搞生产?搞创造?搞管理?

  举个例子说,大家想想咱们的抗疫,仅仅这几年核酸检测就投入了天量资源,让大家都很疲倦。伊朗宗教警察是系统性的投入,不比抗疫小,而且是数十年如一日的投入。所以这种内耗,是非常严重的。

  这种情况下,伊朗经济就不可能搞不好(美国封锁也是一个原因),然后导致人民对政府不满意。稍有风吹草动,就会惹起抗议。过去几年,伊朗经常出现大规模抗议。每次伊朗当局都说是帝国主义亡伊朗之心不死,本质上还是经济问题。

  那么伊朗为什么要数十年如一日地内耗呢?这源自于伊朗的社会理想。

  04 梦想

  当初霍梅尼领导“伊斯兰革命”成功之后,明确提出“既不要东方,也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这话被很多人误解为,不做美国(西方)或苏联(东方)的跟班。

  霍梅尼所说的伊斯兰,是指“伊朗的伊斯兰之路”。

  那么这条路该怎么走呢?

  哈梅内伊给出的解释是,伊朗的伊斯兰之路大概分五个阶段:

  1、伊斯兰革命

  2、伊斯兰政权

  3、伊斯兰政府

  4、伊斯兰社会

  5、伊斯兰文明

  前两个阶段很好理解,就是通过发动伊斯兰革命建立伊斯兰政权。这个阶段早在1979年就已经完成。

  第三个阶段,伊斯兰政府就不太好理解了。

  按哈梅内伊的权威解释,伊斯兰政府要具备三个特征:

  特征一,进一步将伊斯兰文化和价值观融入日常和政治生活;

  特征二,更有力地遏制和打击西方国家对伊朗社会的影响;

  特征三,增强领袖对社会和政治生活的引领。

  这第三个阶段,关于如何实现伊斯兰政府,至今未能完成。因为它包括经济,也不局限于经济。但是伊朗在美国制裁之下,经济搞不好,肯定无法完成伊斯兰政府阶段的要求。

  伊朗坚持搞着装法,其实就是第三个阶段的重要内容,“增强领袖对社会和政治生活的引领”,以及“将伊斯兰文化和价值观融入日常和政治生活”。

  所以哈梅内伊和伊朗历任总统(拉夫桑贾尼、哈塔米、内贾德、鲁哈尼)的关系最后都破裂了,关键原因就在于总统们着力于搞经济,而哈梅内伊认为他们在政治和宗教层面不过关。

  至于为什么伊朗和帝国主义没法和解?关键在于后面两个阶段。

  第四个阶段,伊斯兰社会,大致相当于把伊朗建设成地球村富强、文明、且让人羡慕、向往的典范。

  第五个阶段,伊斯兰文明,大致相当于让伊朗成为伊斯兰文明的标杆,对其他文明完成同化和征服,最终实现世界大同。

  在这样宏大的梦想之下,伊朗自然不屑于东方也不屑于西方,只要走自己的梦想大道。但是要完成第三阶段的梦想(伊斯兰政府),至少得把经济搞上去

  然而伊朗的那个宏大梦想,又阻碍伊朗人搞经济建设(容易陷入帝国主义亡伊朗之心不死的逻辑陷阱),这就仿佛陷入了一个无解的循环。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2年23期):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届七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杜勒斯的预言”为什么让毛泽东非常震惊和无比忧虑

跟毛泽东学习写文章:着眼实际、观点明确、表达恰当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林治波:对防疫方面提几条建议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习近平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举行会谈

两日热点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俄乌战争离结束不太远了

曾扒下公知和发达国家的丑陋面具的丁仲礼院士,才是民族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