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乌克兰的魔幻现实:美国人充斥着乌克兰政坛

李建秋的世界 2021-02-23 来源: 李建秋的世界

  估计大西洋理事会没想过会有人把这个旧闻给翻出来,这个文章是发在《大西洋理事会》2019年2月26日的首页上,标题为《乌拉娜·苏普伦的胆大妄为》,如下:  

1.png

  文章说:

  本月早些时候,基辅第二行政法庭决定乌克兰代理卫生部长乌拉娜·苏普伦的命运时,在法庭内外都有明显的戏剧性场面。

  在进行诉讼的过程中,至少留下了两个看似荒谬的问题:这场摊牌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行政法庭”要决定一位政治任命的内阁部长的命运?

  在所有道德败坏的社会中,往往会产生一种既有公开意义又有隐藏意义的叙事,而这种叙事几乎总是会导致人们对所目睹的叙事意义的混淆。

  一开始,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政治摊牌,是议员伊戈尔•莫西切克挑起的。然而,从一开始就没有人怀疑这是国会议员伊戈尔•莫西切克煽动的一场政治决战,当他被拍摄到接受贿赂时,全国各地都看到了他,还有三个政党,反对派集团都在以个人名义诋毁这位部长和她在国家医疗体系变革中的努力。

  显而易见的是,这场冲突从来都不是关于她的国籍问题,或者她作为“代理部长”的身份问题,甚至也不是关于谁在管理该部,或者她出差时谁有签字权的问题。

  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从一开始,苏普伦在政府中的任职,以及其在卫生部的领导就昭示着对卫生部过去管理方法的挑战,她始终确切且热情的反对现状,视自己为变革的推动者。

  最重要的是,必须查明、正视和消除腐败及其行为,将其作为部门业务的管理因素。

  毫无疑问,她的公开的言论和她在部里定下的基调是被一种理想主义意识所激发的。

  其目标是将一套核心价值观和做法印到该部的体制结构上。以人的尊严原则、尊重表达个人选择的权利,以及表达个人决策的权利所激发的价值观。苏普伦的立场没有改变:政府的目的是服务于公民,同时以负责任和问责的方式提供医疗服务。

  苏普伦为新的医疗保健系统奠定了基础,该系统提供了苏联时代的替代方案,有机会采用现代管理实践、技术和创新。

  乌克兰4400万公民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医生,数百万人已经这样做了。

  同样的价值观促使她在药品采购中建立和采用透明的招标程序,以确保财务问责制。

  在她的任期内,重新调整了一个主要的联邦部门的理念和实践,并证明了部门层面的制度改革是可能的。

  在某种程度上,她不仅建立了一个可行的“替代方案”,而且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理模式,为其他部委提供了榜样。

  她发现并揭露了"腐败分子"如何滥用和利用公共预算,打击了腐败的医疗机构,这些腐败的机构利用个人关系进行腐败统治。

  基辅行政法院的摊牌,或者表面上看是法律的问题,但是实质上是改革力量和反改革力量之间的对峙,是乌克兰在后独立广场时代仍未改变的政治文化失败的一个例子。

  这种文化并不使用事实或修辞技巧来挑战一个人公共政策,而是通过个人诽谤攻击政治对手,质疑他人的品格和动机的完整性,特别是那些真诚地追求公共利益的人。

  这仅仅是为了败坏苏普伦的名声吗?还是反对根本性变革的行为?

  两者都是。

  事实表明,这是乌克兰持续斗争的又一篇章。在这场斗争中,寡头和家族的价值观与寻求解决方案的人之间,存在着对立。

  文章完。

  这篇文章不复杂,从文章结构来看,是说一个叫“乌拉娜·苏普伦”的人,担任乌克兰卫生部长,然后在卫生部推动改革,打击腐败,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在乌克兰行政法院被否决,说明乌克兰腐败文化在经过变革后依然很强大,寡头和家族利益依然在乌克兰受主导。

  问题在于,文中盛赞的锐意推行改革的“乌拉娜·苏普伦”是何许人也?她又做了何种改革?  

2.png

  这位女士,就是乌拉娜·苏普伦。

  乌克兰过去的医疗系统是苏联时代遗留下来的,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乌克兰的医疗福利不错,根据世界银行2005年的数据,乌克兰病床数量位居世界前五,每千人拥有病床8.5张,很抱歉,中国到今天都没有这么高。

  其他的数据为,日本13,韩国12,俄罗斯8,德国8,法国6,瑞士4.5,美国2.77,英国2.3,爱尔兰2.96.

  由于乌克兰宪法明文规定,乌克兰人在公立医院享有免费医疗的权利,且禁止关闭医疗机构,因此在乌克兰有一批精英力推医疗私有化,希望取消病床资金。

  也就是文中所谓的“乌克兰4400万公民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医生”。私有化了,当然就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医生了。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乌拉娜·苏普伦”这位大妈的自身经历:

  乌拉娜·苏普伦,1963年1月30日出生于底特律,父母是乌克兰裔美国人,她从小就读于天主教学校,高中毕业后到韦恩州立大学就读,1985年获得生物学学士学位,并在密歇根州立大学获得博士学会。

  此后获得了医师资格,并且在纽约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做放射诊断住院医师,1995年在底特律的亨利·福特医院进行了X线摄影和断层摄影放射学的研究,并且获得了放射学委员会认证。

  此后进入纽约女性医学影像中心工作,2000年成为纽约医学影像中心副主任。

  2013年,她和她丈夫离开美国搬到乌克兰,并且在2014年乌克兰亲欧运动中表现活跃,被任命为乌克兰世界大会人道主义倡议主任,此后她又成立了爱国者防御组织。

  2015年7月11日,被波罗申科授予乌克兰国籍。

  2016年7月12日,被时任总统的波罗申科任命为乌克兰卫生部第一副部长。

  2016年8月1日,担任卫生部长。

  此后她开始对乌克兰卫生系统进行私有化改革。

  2019年2月5日,基于伊戈尔•莫西切克的要求,基辅行政法院决定禁止她担任部长,理由是乌拉娜·苏普伦在获得乌克兰国籍以后并没有放弃美国国籍,这与《乌克兰公民法》相抵触,外加上乌拉娜·苏普伦是“代理部长”,按照乌克兰法律规定,代理只能代理一个月,她都代理两年了。

  基辅行政法院的裁决引发了乌克兰司法部的不满,司法部进行干涉,乌拉娜·苏普伦表示自己“已经尽了一切努力来脱离美国国籍”,乌克兰移民局表示“确有其事”,因此2月11日乌克兰司法部开了一个请求书,要求取消这个禁令。

  2月14日,法院判决乌拉娜·苏普伦恢复职务。

  而就在前几天,现任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突然对基辅行政法院发难,说基辅行政法院的裁决“经常破坏改革”,因此向议会提交议案,要求剥夺基辅行政法院的权力。

  是的,你没看错,一个国家的总统要剥夺一个国家法院的权力。

  一个2015年才成为乌克兰公民,2016年就被提拔成第一副部长,一个月不到成为部长,行政法院质疑以后,还要被现任总统剥夺法院权力。

  且这位大妈的医疗私有化对于中国人来说一点都不陌生,何止不陌生,简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没见过满大街的莆田医院么?但是在被西方媒体宣传后,就成了“乌克兰4400万公民有机会选择自己的医生”,“以人的尊严原则、尊重表达个人选择的权利”。

  这词整的。

  实际上乌克兰政坛,乌克兰司法部门大量充斥着类似于“2015年获得国籍,隔年就成为大法官,检察官,部长”之类的人,这些从欧洲和美国涌过来,在乌克兰担任高官。

  人活的岁数大了有一个好处:只要活的够久,什么妖魔鬼怪都能看得到。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2021年3月1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

何干强:论列宁对折中主义的批判

张作云:马克思恩格斯批判折衷主义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导读

画里有话 | 种族歧视成美国顽疾

豆瓣8.8分的《觉醒年代》,你真不该错过

两日热点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