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南亚女性社区医务工作者亟需劳动权益和职业安全保障

I R N 2021-02-23 来源: 国际红色通讯2nd

  2020年12月11日是国际全民健康覆盖日(译注:该节日应为12月12日)。南亚各国的社区医务工作者们(Community Health Workers, CHWs )正战斗在公共卫生系统中的第一线,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当日,国际公共服务组织(Public Services International)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将她们聚到了一起。

  为了争取社区医务工作者的公共医务工作者地位,并采取措施加强对她们的职业安全保障,她们还发起了一个名为“社区卫生工作不容忽视”的运动。

  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和尼泊尔的社区医务工作者在新闻发布会上讲述了她们的工作和奋斗经历,印度前联合国健康权问题特别调查员(UN Special Rapporteur on the Right to Health)阿南德•格罗弗(Anand Grover)和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的代表也出席了发布会。

  这些社区医务工作者几乎都是女性,她们在完全没有个人防护用品的情况下持续工作,并一直战斗在抗击新冠肺炎的第一线。然而,她们抱怨说,直到她们在工作中遭到了新冠病毒的感染,政府都没有提供任何支持。

  在印度,社区医务工作者被称为“认可社会医务活动家”(Accredited Social Health Activists, ASHAs)。那格浦尔市政集团雇员工会(Nagpur Municipal Corporations Employees Union)的成员亚穆纳•特卡姆(Yamuna Tekam),是马哈拉特施拉邦第三大城市,同时也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城市之一那格浦尔的“认可社会医务活动家”,她说:“在封锁期间,每个人都被要求呆在家里时,我们受到了来自家人的巨大压力,他们希望我们不要外出。但政府要求我们要么工作,要么提出辞职。政府还威胁要招募其他人来取代我们。”

  “我们只能不顾家人的劝阻,并做好准备投入工作。我们在完全没有个人防护用品的情况下,被送到了那格浦尔新冠疫情最为严重的萨特兰吉布拉(Satranjipura)地区。”

  在筛查新冠肺炎的工作中,“认可社会医务活动家”对有症状者进行识别的工作至关重要。

  然而,“认可社会医务活动家”们却被视为病毒携带者,并在工作中受到当地居民中顽固分子的骚扰,后者试图阻止她们进行相关调查。据报道,印度多个城市都发生了此类事件,包括肢体攻击。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成功地完成了筛查任务。”亚穆纳说。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她的几名同事感染了新冠病毒。有一次,她同事的两个孩子和丈夫也因为接触而被感染。她说,在隔离期间,她们完全没有收入,只能依靠好心人的帮助度日。最终,她同事丈夫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最终不治身亡。

  “政府完全没有给我们任何援助。我们甚至没有得到承诺的每天200卢比(约2.7美元)的报酬。我们只得到了30卢比(40美分)的报酬,加起来每月约为1000卢比(13.6美元)。”她说。

  她还强调,即使在如此严峻的情况下,“认可社会医务活动家”们仍然继续履行职责。她坚持认为,政府应该承认她们是正式的医务工作者,就像正式的医生或护士一样。

  印度卫生与家庭福利部(Ministry of Health and Family Welfare)也承认“认可社会医务活动家”是“社区和公共卫生系统之间的桥梁”,是“贫困阶层,特别是妇女和儿童的任何与健康有关的需求的第一解决方案,因为上述人群很难获得医疗服务”。

  然而,“认可社会医务活动家”仍被视为领取小额津贴的“活动家”,而不是享有劳动权利和最低工资的工人。

  巴基斯坦的社区医务工作者在这场争取正式承认的斗争中起到了带头作用,在2008年的一场大规模运动之后,她们赢得了享有最低工资权利的工人身份。全信德省卫生工人和雇员工会(All Sindh Lady Health Workers and Employees Union)的中央主席哈利玛•祖卡南(Halima Zulqarnain)讲述了争取这一正式身份的斗争。

  “我们举行了持续的抗议和示威,我们也遭到了警察用警棍、催泪瓦斯和高压水枪的袭击。我们被逮捕并被控以恐怖主义罪名。在监狱里,许多怀孕的女医务工作者流产了。”她说。

  然而,虽然她们现在名义上有权获得最低工资,但实际上要想获得这份工资则往往是很困难的。在疫情期间,她们被政府无情抛弃的经历与她们的印度同行是十分相似的。

  在巴基斯坦,她们被称为“医务女工”(Lady Health Worker),她们的任务是挨家挨户监测母亲和孩子们的健康状况,宣传计划生育知识,并进行小儿麻痹症疫苗的接种。

  “这就是‘医务女工’每天必须做的工作。"她说。尽管与各类人群接触带来了极高的感染风险,但 "我们仍没有得到口罩、个人防护用品或消毒剂。也没有为我们提供有营养的食品或改善免疫系统的药物。”

  “在我们的团队中,已经有超过22名同事感染了新冠病毒。”哈利玛补充道。“我们一直在新冠病毒的死亡威胁下工作,几乎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帮助。”她抱怨说,就连那些在工作中感染新冠病毒后死亡的工人家属也没有得到任何赔偿。

  国际公共服务组织亚太地区的区域秘书凯特•拉宾(Kate Lappin)评论说:"巴基斯坦的情况对世界其他国家来说确实很有参考意义。她们(社区医务工作者)仍在提供小儿麻痹症疫苗,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已经不再提供这种疫苗。而运送疫苗的困难,特别是向偏远地区运送疫苗的工作,也在实际上威胁到了工人的生命。除非这些社区医务工作者得到正规医务工作者所应得的充足的支持和尊重,否则我们将无法根除目前的病毒。"

  尼泊尔卫生志愿者协会(Nepal Health Volunteers Association)副主席吉塔•廷格(Gita Thingg)表示,在尼泊尔被称为“社区卫生志愿者”(Community Health Volunteers, CWUs)的人们的工作是全天候(24小时*7天)的。“有时,如果有任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们甚至会在午夜被要求开始行动。”她说。

  在尼泊尔,恶劣的天气状况使得这种她们的工作变得格外危险。“我们有很多不幸的案例,比如一个女性‘社区卫生志愿者’曾在洪水期间的晚上冒着浓雾从一个村庄前往另一个村庄,结果不幸被冲入河中。很多人问我们‘你们能从中得到什么呢?你们可是连工资都没有啊。’答案是,只有基本的食品和外出工作补贴。”吉塔说。

  即使面对种种逆境,她也从未想过放弃这份崇高的工作。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她无法实现成为医生的梦想,于是她选择加入这些为社会服务的女性,她们对社会无私的服务和奉献激励着她。而她坚持认为,应该把致力于这项工作的人当作工人,而不是志愿者。

  “我从未见过一个社区医务工作者不热爱这份工作。”阿南德•格罗弗(Anand Grover)说。他强调了这些社区医务工作者的重要性,并补充说:“我认为,社区医务工作者而不是医生大夫,才是所有医务工作者中最重要的。因为医疗系统是以基层医疗为基础的。如果没有基层医疗,社会就无法提供医疗服务。”因此,如果没有社区医务工作者,整个医疗系统便根本无法运作。

  来源:《人民快讯》[印度]

  https://peoplesdispatch.org/2020/12/14/south-asian-women-community-health-workers-demand-labor-rights-and-occupational-safety/

  翻译:Flanker

  校对:Mud Cske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2021年3月1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

何干强:论列宁对折中主义的批判

张作云:马克思恩格斯批判折衷主义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导读

画里有话 | 种族歧视成美国顽疾

豆瓣8.8分的《觉醒年代》,你真不该错过

两日热点

关于毛泽东的18个谎言的最新进展

他是统战高手,为我军带来33个团,晚年预言主席地位将来会更高

戈尔巴乔夫,竟还不忘指点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