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澳共(马列)评澳军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

I R N 2021-01-14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本文由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主义)主席Nick G.撰写于2020年12月3日。

  (译注:该党成立于1964年,由澳大利亚共产党内赞同中国路线、反对苏联路线的成员组建。该党现在是“革命政党与组织国际协调”[ICOR]的成员。)

  马克思列宁主义者认为,有两种类型的战争——正义的和非正义的。

  帝国主义战争使参与对外侵略和占领战争的帝国主义军队的士兵变得残忍暴虐。与之相反,人民解放军的正义战争则是在革命的阶级意识形态和为人民服务的组织的引领和指导之下进行的。  

图片

  图:驻阿富汗澳军士兵在作战车辆上悬挂纳粹旗帜,摄于2007年8月

  正义的战争不能仅靠军事力量取胜。它们往往由实力较弱且技术落后,但得到人民支持的势力所发动,并且能够通过正确的政策坚持下去并取得胜利。这些正确的政策包括军队和人民群众的关系,也包括从事正义事业的军队和从事非正义事业的军队之间的关系。被俘和受伤的非正义一方的士兵受到关于两种类型战争的教育,放弃对非正义一方的支持,并受到妥善对待。

  长远来看,非正义战争不能吸引人民的支持。这种支持也将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亡。从事非正义事业的势力不得不依赖于军事手段,并且由于在装备和其它技术上的明显优势而轻视获取人民的支持。

  阿富汗——一场非正义战争

  澳大利亚参与的持续时间最长的战争就是阿富汗战争。战争从2001年11月开始,起源于当年9月11日纽约世贸大楼受到的袭击。澳大利亚政府派遣军队前往阿富汗以显示其作为合格盟友对美国的支持和服从,而这往往被称为“傀儡”或“美国的副手”。澳大利亚士兵为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的军队提供了支持。这些军队在所谓的“反恐战争”中侵略了阿富汗。与伊斯兰教中间反动的法西斯派别相联系的恐怖主义固然存在,但帝国主义势力对阿富汗的侵略并不是在正义地使用武力。这从一开始就是非正义的,主要是在美帝国主义对该地区野心的推动下,打着“反恐”的幌子为一系列反民主措施奠定基础。

  在最近指控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战争中罪行的报告发布以前,安格斯·坎贝尔将军(Angus Campbell,2005年5月起担任澳大利亚陆军司令)曾于2015年委托过一份报告(译注:该报告与澳军在阿所犯罪行无关),而此前一直有传言称澳军非法杀害阿富汗人。社会学家萨曼莎·克罗姆普沃茨博士(Dr. Samantha Crompvoets)在2016年向坎贝尔提交了这份报告(译注:这并非坎贝尔委托的报告,而是萨曼莎博士在受托撰写前述报告而去了解特种部队文化时,发现有些特战队员向她透露了“特别令人不安”的涉嫌战争罪的行为后,经过几百小时调查而成的另一份报告,即后文的《布雷顿报告》[Brereton Report]),其中引述了数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澳大利亚士兵,他们对自己战友们的行为感到震惊。

  有士兵说2012年是他所见过最可怕的一年:

  “同伴们竟有这种血腥的欲望。疯了。绝对疯了。而我们滋生了这一切。这些事情不是孤立发生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士兵们)在这里变得越来越坦然,而这些行为变得被允许了,并且和成为优秀而有效率的士兵(的行为)相等同。”

  她重复了接受采访的士兵们的指控:当直升机降落在村庄时,所有奔逃的村民都遭到射杀,“杀死许多男人和男孩(有时候是妇女和儿童),在他们逃离时朝他们背后射击。”其他士兵会带走任何幸存的男人和男孩,“并且‘讯问’他们,这意味着把他们捆绑起来并施以酷刑……整个村庄会在好几天内被剥夺食物,水和药品……当特种部队离开时,男人和男孩们已经死亡:头部中弹或被蒙住双眼并割开喉咙。”她写道。

  另一个士兵透露者给出的“令人不安的例子”,发生在澳大利亚士兵沿着道路行驶时。他们看到了两名14岁的男孩,并认为男孩可能是塔利班的同情者。“他们停下来搜查,接着割开了男孩们的喉咙。然后,其余的部队不得不‘收拾烂摊子’……将尸体装袋并扔进附近的河里。”

  正是这份发布于2015年但当时保密的报告,使得安格斯·坎贝尔将其用于对澳大利亚在阿富汗的战争罪行的指控(译注:2016年澳大利亚国防军督察长办公室着手调查本件报告)。坎贝尔(现任澳大利亚国防军总司令)在2016年3月这样做了。

  同时,曾在阿富汗两次执行任务的前陆军律师大卫·麦克布莱德(David McBride)将澳大利亚国防军档案(“阿富汗档案”)披露给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随后,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播出了一系列报道澳大利亚战争罪行的故事。

  澳大利亚政府对麦克布莱德和国家广播公司进行了报复。2018年9月,麦克布莱德被指控盗窃政府财产(随后又增加了更多指控)。 2019年6月,澳大利亚联邦警察(AFP,Australian Federal Police)又突袭了澳大利亚国家广播公司办公室,夺走了所有与阿富汗档案有关的材料。2020年6月,澳大利亚联邦警察建议对澳大利亚国家广播公司记者丹·奥克斯(Dan Oakes。译注:2017年他同萨姆·克拉克发表报道揭露澳特种部队暴行,引起轰动)发起指控。由于公众强烈抗议,政府不得不放弃对奥克斯的指控。然而,对吹哨人(whistleblower)麦克布莱德的指控仍然保留。

  这份经过大量编辑(删节、涂黑)的,又名《布雷顿报告》的阿富汗调查报告,为23起案件提供了可靠的证据。这些案件涉及被25位现役或退役的澳大利亚国防军人员(译注:大多为特种空勤团成员)杀害的39人,以及遭到虐待的2人(译注:均为平民或俘虏)。但是,另外28起案件(另有11起案件被中止)的指控无法证实或无法进行。

  在报告认为无法证实的指控中,有20起是关于非法杀人的指控,其中有7起涉及不止一个人。9起指控涉及虐待囚犯,这其中包括殴打和持刀威胁(伤害)男性生殖器(译注:在澳方发布的《布雷顿报告》的公开版本第64页有这段表述,但报告被大量涂黑)。

  由于衍生使用豁免(derivative use immunity)的法律原则,9项被确定为可信的指控被驳回而无需采取进一步行动。根据该原则,如果某士兵向调查人员提供信息,表明他非法杀害了一名囚犯,那么该士兵向调查人员提供的这条信息(及其任何直接或间接的后果)在对他提起的任何指控中都是不可使用的。

  不论澳大利亚军队在对阿富汗的非正义侵略和占领中被指控犯下怎样的战争罪行,一种帝国主义的走狗文化都已经深深渗透进澳大利亚军队当中。除了反法西斯战争(二战)以外,帝国主义战争中涉及澳大利亚军队的每一次冲突都是都是非正义的。《布雷顿报告》帮我们回顾了从布尔战争到今天的澳大利亚战争罪行的历史(报告的第1.08章)。有几个例子发生在二战期间,这并不奇怪,因为尽管(参战)原因是正义的,但政治和军事领导集团来自帝国主义的资产阶级。从英国殖民地的布尔战争到美国的对朝鲜、越南、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发起的帝国主义战争——任何帝国主义势力在其控制地区发起的帝国主义战争,澳大利亚几乎都曾派遣军队参加。

  法西斯主义者和种族主义者被帝国主义的兵役所吸引,并鼓吹庆祝非正义行为的文化。2018年,澳大利亚军队2007年在其作战车辆上悬挂飘扬的纳粹旗帜的照片被公布。2020年6月,出现了这样的镜头:在澳大利亚主导的一场突袭之后,澳大利亚士兵手持种族主义的“南方骄傲”(Southern Pride)邦联旗帜引导美军UH-60黑鹰直升机押运阿富汗囚犯。即使据报道该镜头被收录到2012年后部署到阿富汗的特种空勤团第3中队的精彩片段中,澳大利亚国防军仍立刻否认对该事件有任何了解。

  除了补救措施和对澳大利亚战犯的必要控诉以外,澳大利亚人必须确保我们的国家有独立和和平的外交政策,我们应与美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彻底决裂,并且再不允许派遣澳大利亚军队去支持非正义战争。

  吹哨人大卫·麦克布莱德应当被授予最高荣誉,对他的可耻和报复性的指控应当立即撤销。

  澳大利亚劳动人民有着同帝国主义战争作斗争的悠久传统,可以追溯到对帝国主义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征兵,以及对第二次世界大战和越南战争中的法西斯主义的大规模反对。在2003年侵略伊拉克前的几个月中,数百万来自各行各业的澳大利亚人发声反对澳大利亚派遣部队参加美国策划和领导的伊拉克战争。2003年2月,在入侵伊拉克的前一个月,超过40万人在街头游行示威,要求“不要伊拉克战争(No War on Iraq)”,“不要为了石油而战(No War for Oil)”,“不要派遣军队去伊拉克(No troops to Iraq)”。很多人在示威中携带了指责澳大利亚总理是美国傀儡的标志。

  澳大利亚再也不要让参加帝国主义战争!

  为了反帝国主义的独立和社会主义!

  

  参考资料(译注):

  澳大利亚军队在作战车辆上悬挂纳粹标志:

  https://www.abc.net.au/news/2018-06-14/photo-shows-nazi-flag-flown-over-australian-army-vehicle/9859618

  澳大利亚军队使用“南方骄傲”邦联旗帜引导美军直升机:

  https://www.abc.net.au/news/2020-07-22/australian-soldiers-signal-with-confederate-flag-in-afghanistan/12476530

  澳大利亚官方发布的布雷顿报告的公开版本:

  https://afghanistaninquiry.defence.gov.au/sites/default/files/2020-11/IGADF-Afghanistan-Inquiry-Public-Release-Version.pdf

  来源:澳大利亚共产党(马列)网站

  https://cpaml.org/post2.php?id=1606982270&catid1=19

  翻译:T-34-85

  校对:三角贸易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1年02期):习近平:正确认识和把握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

郝贵生:为什么不用马克思义教育理论认识中国当代教育问题?————评西安交大校长王树国演讲“我们需要怎样的大学?”

钱昌明:主席的功过是非由谁“定”?——斥跳梁小丑、千夫所指胡锡进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中国拒绝“洋垃圾”

美国两党争斗民众遭殃

既打金融“老鼠”又护国资“玉盘”, 赖小民案以案促改工作启示

两日热点

老贼茅于轼!——评盛洪祝寿词

推特也已预感到,自己将“大祸临头”!

关于毛主席的50个“无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