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从总统宝座跌落的特朗普,正在走进历史深处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2021-01-14 来源:热风2019

美国人民早一天接受社会主义,早一天走社会主义道路,美国的乱局就早一天彻底终结。否则,就算通过什么改良,“中兴”了资本主义,过一些年又要乱起来,永无宁日,上帝也救不了。

  没有多少天了,白宫的主人说换便换了。

  不得不搬家的特朗普,没有了“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的头衔,当然是会落寞不少的了。但是,这个状似疯癫、口无遮拦、损人无数却又不乏可爱之处的破老头,注定要比奥巴马、希拉里、拜登、佩洛西之流,更具历史坐标意义,更能让人记得住。特朗普主义远未到衰微之时,特朗普时代仍在继续。就已经产生和正在产生,并将继续产生的历史影响力而论,倒真可以宽慰他一句:什么总统“宝座”,不要也罢!

  历史,就是这么吊诡:有时候,胜利者的胜利,反倒并不耀眼;失败者的失败,却显得余韵悠长,更加扣人心弦。胜利者可能是“虽胜犹败”,失败者也可能是“虽败犹胜”。1815年2月26日,趁英法警卫舰队不在时,此前被流放厄尔巴岛的拿破仑,与大约600名追随者,逃离意大利费拉约港,并于3月1日抵达法国南岸城市昂蒂布。

  其时,除了有较多保皇势力的普罗旺斯外,法国所有地区的人民,都热烈欢迎滑铁卢战役中的“失败者”拿破仑。

  而在刚刚走完流程的美国大选中,我们天才的网民群众发现:开票初期,打破“主流”民调幻像的特朗普,那一度的气势如虹,跟当年拿破仑第一次被流放后卷土重来、建立“百日王朝”的历史过程,有异曲同工之妙。

  虽然拿破仑要比特朗普进步得多,伟大得多,但正如不能以再次被流放,并客死圣赫勒拿岛的结局,去否定拿破仑和法国大革命一样;也不能以特朗普最终输掉2020大选的结局,去否定特朗普时代的必然性和重大影响

  不错,拿破仑也好,特朗普也罢,登上历史舞台都不是偶然的,都代表着资本主义的一种时代现象。

  拿破仑所处的,是资本主义的上升阶段。他挑战了旧封建秩序和欧洲原有的国际秩序,因而遭到欧洲反动势力和另一个有志于霸权的资本主义新兴国家(英国)的联合围剿。特朗普所处的,则是资本主义的腐朽和没落阶段——帝国主义,即垄断资本主义的阶段,而且是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最新阶段。

  在特朗普的时代,由于过去三、四十年来,资产阶级主导的自由主义全球化带来的深刻的不公平问题,“被遗忘的”“失落的”全球化受损阶层,在资产阶级“大众民主”的体制框架内,凭借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时代有利的客观条件,聚集在了特朗普这样擅长煽动的民粹政客周围,把选票投给了他,寄希望在资本主义既有体制下通过特朗普这样的民粹政客改善自己的生活和维护自己的利益。而特朗普,则凭借广大的全球化失意群体的支持(特别是选票支持),在资产阶级“自由民主”体制内,发起了不流血的政变,打破了(左右两边的)建制派的一统天下,因而加剧了资产阶级统治集团的内在矛盾,引发了美国政局乃至整个社会的某种程度上的动荡。这种动荡,一直持续到2020年大选,一直持续到2021年初,并还将持续下去。

  2010年代中期以来新崛起的资产阶级民粹派,及其所引领的资产阶级社会的民粹运动,有没有其积极意义呢?有的。最起码,暴露了近三四十年来看似“进步”“合理”的、被当做“政治正确”的自由主义全球化的严重弊端,暴露了它给相当多劳动人民造成的困苦,暴露了它在本质上成就的是一批新的、强盛的、依赖和运用新技术的、谋求主导世界的跨国资本集团(而不是成就了劳动人民)。由于这种问题的暴露,就有可能促使占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作出一些改良,以弥补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过失,或多或少地改善“底层”劳动者的境遇。当然,任何形式、任何时代的资产阶级改良,都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善劳动人民的生活。

  正是由于全球化所带来的问题的深刻性,而美国人民又还没有社会主义的觉悟,特朗普在资产阶级“民主”制度和选举政治框架里的支持基盘,仍是广大的、巩固的因而是不可忽视的。在这次大选中,不论是特朗普所获的7400多万张的普选票数,还是他在一些关键摇摆州的胜利,都充分证明了其实际的政治根基的稳固。

  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有野心的共和党政客,想要在2024年代表自己的党派出战,都不能不考虑特朗普的影响,不能不得到特朗普的背书。现在共和党内,还有谁,能比特朗普更具选民号召力呢?而共和党本身,如果舍弃特朗普,还有没有具同等煽动力和政治能量的,足以在抗疫失败及其所带来的一系列不利条件下,依旧能够召唤出7000多万张选票的人物呢?起码,目前是没有的。所以,就算特朗普输掉了这次大选,就算发生了“川粉”冲击国会的严重事件,共和党也很难完全与他“割席断交”,不管该党的建制派精英私底下有多么讨厌他。所以,彭斯虽然严守资产阶级的宪政规则,确认拜登为当选总统,但他现在也不会买佩洛西的账,配合民主党人搞出来的第二次弹劾。而那位还领导着美国国务院的蓬佩奥先生,虽然发声谴责了冲击国会事件,却迟迟不明确就特朗普本人在这一事件中的角色进行谴责,引得美国外交官员们最近起草了两份电报,要求“国务院必须明确谴责特朗普总统在这起针对美国政府的暴力袭击中所扮演的角色”,还曾联署一份备忘录含蓄批评蓬佩奥对此事的应对方式。

  虽然特朗普并不属于那种真正让人不可捉摸的、深沉而有内涵的领袖人物,但却似乎被相当普遍地视为善变莫测。你别笑,闹了好几年了,有个问题,在不少人那儿,看来还是一笔糊涂账:

  川普老头,到底是个什么角色?——他是谁?!

  答曰:他,只是个资产阶级右翼民粹主义政客。具体说,川普这个人,作为一个政治人物,是当代西方和美国的、资产阶级性质的、右翼民粹主义派别的政客。当然,他又决不仅是现在西方资产阶级右翼民粹派阵营当中的一员,还是其领袖、其灵魂,扮演着旗手的角色。就是这样。

  难道,还能是“无产阶级革命家”吗?

  有人乱套理论,说他体现了什么“资产阶级革命的软弱性”……他革命个鬼。他连资产阶级的革命家,都算不上。

  他那个“反体制”啊,是假的,或说有限。他这个人,一边据说是在“反体制”,一边却拼了老命要在体制内当个什么破总统。奇哉怪也!他要真的反体制,就该是这样:什么鸟总统,不做也罢!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当年共产党的领导人们,要是一边批评国民党腐败,一边却削尖了脑袋要做国民党的达官贵人——那还能叫“革命”吗?那还能有伟大新中国吗?

  现在的川普是怎么样呢?此人既无意识于推翻资本主义体制,又不敢改资产阶级民主制为独裁制(即实行公开的法西斯)。革命无知,独裁无胆。他要是真的“反体制”,就不该墨守资产阶级“自由民主”的成规,进步一点就当个列宁,反动一点就当个希特勒也行嘛(点击参阅-特朗普,为什么总在关键时刻就“怂”了?)。

  这算哪门子的“反体制”呢?

  噢噢,知道了——嘴炮反体制!!

  他无思想无纲领,支持者爱听什么他就吹什么。支持者有反精英、反体制、反社会情绪,他就把自己打扮成他们的代表,煽风点火,又不敢真的放他一把火。所以,他根本不敢,或不愿真的发动群众,总是遇难而怂。煽动支持者,也是为在体制内掌权积累政治资本——说白了,就是为了捞选票。

  只不过,左翼的民主党更狠,几乎法西斯。川粉是智商问题,白左是廉耻问题。现在看来,民主党伪君子集团,志在彻底终结他们的强大对手川普的政治生命,让他在2024年不能再选。毕竟,仅这么一个破老头,就搞得那帮又当又立的伪君子不爽了四年。

  推特、脸书、苹果、谷歌等大公司,屁股本来就在民主党那边。民主党马上要全面执政,国会总统一把抓,得志便猖狂,吃相极其难看。一向不喜欢川普的默大妈,反倒像是不忘初心的自由主义信徒……

  美国目前的这个事态,搞来搞去,主要还只是资产阶级内部的权力之争罢了。它没有丝毫真正的革命或进步意义,更不具备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意义,但确有暴露社会问题的意义。

  特朗普所带来的,除了资产阶级内部民粹派与建制派之间激烈的权力争夺战以外,还有社会上普通美国人,乃至整个西方、整个世界的普通群众,对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光芒四射的西方资本主义体制和价值观的质疑运动。

  在美国和西方,还不止质疑,还表现为对既有资本主义体制和秩序的实际冲击,虽然还只是自发的、带有很大盲目性的冲击。他们感觉到了体制和社会的问题,但还没有对问题形成真正科学的认识,自然也不能开出真正有效的药方。

  不过,质疑和冲击本身,就已经是意义重大的。

  因为至少三、四十年来,资本主义全球化这尊神庇佑下的,几乎全世界的主流精英,都把当代资本主义的种种事物——它的各种机制,各种精神,说得神乎其神,上升为不容普通人置疑的“政治正确”。

  我们难道可以忘记吗?不很久以前(甚至对有些人来说现在也还是如此),“市场经济”是神,“计划经济”是魔;“自由民主”是神,一切形式的乃至只是名义上的集权主义(集中统一)都被说成是魔……

  现在,随着特朗普民粹主义在西方的蔓延,随着特朗普这样一个原来根本不被看得起的民粹政客历史地位的确立,当代资本主义的光环远没有此前那么耀眼了,在有的人心目中甚至已经不复存在了。这就为左翼社会主义运动,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复兴,提供了某种先决条件。

  不难想象:如果世界人民还是像特朗普以前那样,全面地崇拜资本主义;如果西方人民还是像特朗普以前那样,怀有坚固的资本主义“制度自信”——那么,无产阶级社会主义运动的再兴起,无疑就是困难得多的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民粹主义运动呢?

  其原因,就在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及其秩序,已经无法再像以前一样顺畅地欺骗劳动人民了,甚至已经无法很好地调节资产阶级自己内部的权力之争了。所以,这个民粹运动,是资产阶级社会危机,或将要出现危机的产物;是资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和法的制度运行不畅,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性质的运动又还没有条件登场的青黄不接时代的产物(点击参阅-写在2020年代的新起点上: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世界!)。

  当然,你要说在美国这个事态中,人民一点作用也没有,一点也没有参与,那也是不对的。但是,人民只限于“参与”,而非充分觉悟了的运动主体——就是“打酱油”。要么被民主党那一方利用,要么被特朗普这一方利用。他们还没有真正的自觉性,更还没有社会主义化。开个玩笑吧:他们现在就缺一套《毛选》。

  玩笑终归是玩笑。

  给了《毛选》,他们就能学吗?学了,就能信吗?信了,就能用吗?用了,就能用对、用好吗?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革命是个大工程。

  由于资产阶级长期的、颇有成效的洗脑工作尤其是对马列毛主义的污名化宣传,由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存在和强大的影响力,美国人民,现在虽然是不乏力量的,其中也并非完全没有相信社会主义的,但很大程度上仍处于政治蒙昧状态,有待于无产阶级社会主义性质的思想再启蒙。

  总之,美国人民早一天接受社会主义,早一天走社会主义道路,美国的乱局就早一天彻底终结。否则,就算通过什么改良,“中兴”了资本主义,过一些年又要乱起来,永无宁日,上帝也救不了。

  上帝救不了美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美国。寄希望于美国人民。人民万岁,社会主义万岁。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1年02期):习近平:正确认识和把握中长期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

郝贵生:为什么不用马克思义教育理论认识中国当代教育问题?————评西安交大校长王树国演讲“我们需要怎样的大学?”

钱昌明:主席的功过是非由谁“定”?——斥跳梁小丑、千夫所指胡锡进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中国拒绝“洋垃圾”

美国两党争斗民众遭殃

既打金融“老鼠”又护国资“玉盘”, 赖小民案以案促改工作启示

两日热点

老贼茅于轼!——评盛洪祝寿词

推特也已预感到,自己将“大祸临头”!

关于毛主席的50个“无法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