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面对特朗普的敲诈,德日韩的态度,说明了三国的地位

萧武 2020-08-02 来源:合赞历史

  虽然德国和日本跟韩国一样,都是有美国驻军的国家,主权并不完整,是受到限制的国家,还不是一个正常的主权国家。在许多问题上,德国无论是否愿意,都必须要看美国的脸色行事。尤其是在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无论德国有什么想法,都必须要听美国的话。

  这三个美国的盟友各自的情况不同,德国和日本是作为二战的战败国,被美国驻军的,驻军一开始的理由就是占领这两个原来和美国打得你死我活的对手,保证他们不会死灰复燃,为害美国领导下的国际政治秩序。同时,这也是十九世纪以来在欧洲形成的所谓国际惯例,是战胜国应得的权利。

  当然,后来冷战爆发了,这个情况就更加不同了,过去的盟友变成了现在的对手,过去的对手现在也就变成了盟友。面对一个威胁远远超过德国和日本的对手苏联,美国马上改变了对日本和德国的态度,对他们也曾过去的提防变成了努力扶持,让他们更好的发挥冷战对峙前沿地作用。

  日本在战后恢复的最快,到七十年代甚至一度威胁到了美国的全球经济霸主地位,美国于是拿出自己作为主子的威严,迫使日本签署了广场协定,从此日本就找准了自己的位置,那就是安安心心的给美国做走狗,不再去想什么大问题了,因为想了也没有用,他们的上限上美国给他们设置的,他们自己突破不了。

  德国在美国的缰绳稍微放松了一些以后,发展也很快,很快就又恢复了自己在欧洲大陆的传统地位。不过,德国吸取了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不再是自己单挑整个欧洲,而是和法国尽可能的保持一致,在此基础上逐步以和平的当时推动欧洲的区域一体化。到东德与西德统一之后,德国一跃成为欧洲最大的工业国家,地位就更重要了。

  韩国的情况就比德国和日本还要糟糕了。韩国的存在就是掩护日本的安全,是准备用作保卫日本的战场来用的。因为美国把一个迅速恢复起来的日本视为其在亚太地区的核心利益所在。朝鲜战争期间,韩国实际上就是发挥了这个功能,虽然战争是在韩国的领土上进行,到美国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卫韩国,而是保卫日本。

  所以,如果把这三个国家在美国眼里的地位排个顺序的话,那么德国毫无疑问是最重要的,日本其次,韩国则只能忝陪末座。相比之下,德国和美国的关系是最接近平等基础上的盟友关系的,韩国则只能算是一个美国的保护国和附庸,没多少自主权。日本则是居于德国和日本之间,比韩国的地位高一点,但是还比不上德国。

  自从在德国和法国主导下形成欧盟之后,德国就是欧洲的领导者之一,有了身后的欧盟共同体撑腰,德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马上就重要的多了,尤其是当德国与法国保持一致的时候,德国就是可以代表欧洲发言的。美国可以威胁日本,可以勒索韩国,但却不能与欧洲完全闹翻,也就不能在军费问题上以对待日本和韩国的态度对待德国了。

  实际上,特朗普上台以后勒索盟友的行动,真正有所收获的也就是日本,韩国并没有同意接受特朗普的要价,特朗普的要价也一直在不断的跳水。特朗普对德国更是狮子大开口,直接要德国用GDP的2%充当北约军费,来供养美军,否则美军就要搬走。默克尔坚决不肯接受,美军已经迁到波兰去了。特朗普在默克尔这里也没有收获。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预留广告位

电话/微信:15201605187

相关文章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丑牛:万马齐喑究可哀——再读阿明

张勤德:就中美关系向胡锡进等论者请教三个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郝贵生:蓬佩奥演讲引发的关于“冷战”问题的几点思考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真理的味道非常甜”——纪念《共产党宣言》中文首译本出版一百周年①

刘金华:中国反帝反霸的历史经验

两日热点

投降,是要被杀全家的

多少个头衔算个P!还有更厉害的呢!

猪已中邪!资本垄断是“内循环”的大梗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