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学术

俄罗斯人对社会制度的议论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周力 2020-05-21 来源:人大重阳

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更适合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疫情再一次向世人表明,资本主义制度在不可挽回地衰落,西方发达国家不仅无力将疫情防范到位,更无力从根本上杜绝疫情的发生,只能任其发展。

  【原编者按】今天人大重阳君为您推荐新一期的《真实俄罗斯》,作者周力系中联部原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中俄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主任。删减版刊于5月15日中国网,截至发稿时此文在《今日头条》已获24万阅读量,6000余个赞与评论。本文为全文。

  核心观点:

  1. 自由撰稿人阿纳斯塔西娅·米罗诺娃:新冠疫情的冲击,使得我们所有人,可以说是整个世界,都目睹了大多数国家正在经历着的现行国家模式的危机。

  2. 俄罗斯《劳动报》评论员米哈伊尔·莫罗佐夫:中国在困境中向世界提供了新的全球关系模式——“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国试图使大洋彼岸的伙伴相信,当气候发生变化和无法预测的新威胁到来之际,开展相互协作是唯一的选择。

  3. 俄罗斯经济学家米哈伊尔·哈津:现在世界上的经济和金融预测模型几乎都来自单一渠道。无论是对宏观经济形势的预测还是对具体行业发展态势的评估,都严重依赖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判。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宏观经济形势的预测,最多也就管两三年。

  4. 俄共中央主席久加诺夫:疫情催生了人们重返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梦想,俄罗斯有社会主义的渊源,她比世界其他国家都更需要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跃进。

  5. 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更适合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疫情再一次向世人表明,资本主义制度在不可挽回地衰落,西方发达国家不仅无力将疫情防范到位,更无力从根本上杜绝疫情的发生,只能任其发展。

  6. 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时代,仍然是马克思恩格斯指明的那个历史时代,即资产阶级时代;仍然是列宁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的“帝国主义时代”。

  7. 资本主义国家的执政当局(包括政府和议会)究竟代表谁的利益?当然是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而非人民特别是无产阶级的利益。

  8. 显然,资本至上的逻辑,与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从所持的基本立场、提出问题的思路到整个语言体系、得出的结论以及产生的后果,都是截然不同的。

一、疫情对俄罗斯的影响

  新冠病毒疫情发生以来,全人类的健康,及至人们学习、工作和生活的环境,无不遍遭侵蚀和伤害。病毒“横扫一切”,严重干扰和破坏了社会的正常秩序。所有的人,不管他属于哪一个种族,现在都清晰地认识到,病毒给人类带来的危害,就其规模和惨烈程度来说,丝毫不亚于历史上的任何一场战争。

  疫情对各国政府和领导人的执政能力,对各国公民的行为规范,对整个国际社会的团结协作,都是一次大考。面对抗疫之战,不同的国家,不同社会制度的国家,不同国家的当政者,在对疫情的处理与防范上,都显示出治理能力方面的巨大差距。事实证明,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在防控疫情问题的处理上,确有高下之分。

  我们看到,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京和政府迅速采取种种防控措施,但疫情蔓延和发展速度依然很快。自3月30日起,俄罗斯进入非工作日,直至5月12日才结束。这期间,各行各业停工停产,加之油价大幅下跌,卢布对美元汇率急剧上升,投资、出口和消费这几个经济发展的基本面无不受到重创。局势依然处于不稳定之中。

  今年是列宁诞辰150周年。列宁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俄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抓住机遇,果断发动十月革命,成功地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100年过去了,列宁的思想与实践在俄罗斯的心目中依然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苏联解体是俄罗斯人民心中永远的伤与痛。现在,面对俄经济发展所处的窘境,美欧对俄的长期制裁与挤压、防控新冠病毒疫情的艰难,普京总统及其政府、议会、各大党派及至社会各界,都在进行深入思考,如何排除干扰,更好更快地发展自己。俄媒体报刊每天都有大量的报道、评论和建议,试图找到最优的解决办法。我们这里先介绍几篇有关对社会制度再思考的文章,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怎么想的,并在此基础上作一简单分析。

二、俄国内部对社会制度的一些思考

  1、2020年4月16日,自由撰稿人阿纳斯塔西娅·米罗诺娃在俄罗斯政府机关报《俄罗斯报》上以《资本主义的崩溃》为题撰文指出,新冠疫情的冲击,使得我们所有人,可以说是整个世界,都目睹了大多数国家正在经历着的现行国家模式的危机。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想被称为极左思想的支持者。但我建议使用马克思主义的术语,来描述正在发生的事情,哪怕只是形式上的变化。今天,绝大多数人民都生活在由资产阶级主导的国家,即早先被苏联意识形态称之为资本主义的国家。在这些日子里,我们看到资本主义发生了危机。危机的形式各有不同。不管你是美国式的“自由资本主义”,还是瑞典式的“负责任的资本主义”,亦或是俄罗斯式的“国家资本主义”,但都表明我们和你们,都生活在“国家资本主义”的条件下。

  米罗诺娃接着说,人们为换取固定的福利,需要出售自己的工作时间。在俄罗斯,人们通常获得的福利要比在美国获得的福利少。如今的人,实际是一无所有的。这是新冠病毒疫情给我们带来的一个主要感受。人们每天工作,有些人甚至每天要干12至14个小时,但所获收入却只勉强够维持一个月的生活。而在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则到处可见一场场严重的家庭危机。人们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不得不一次次地“从里到外”地卖光自己。

  那么,这些天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所有把钱直接拨给人们用于维持家庭开支的政府,都受到了民众的称赞。美国承诺要替人们付费。德国正在给那些没有工作的人支付费用。甚至西班牙也作出了疫情期间必须无条件付费的结论。但这些国家都有不同的动机: 德国是为了能展示她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作为一个社会的国家发挥作用。美国则是为了拯救经济、消费和资本家本人。如果人们停止消费,不再支付账单,那么这些人就会陷入饥饿和犯罪。但对美国政府来说却很尴尬,因为那些生产商们,即那些虚伪的资本家们,遭受的痛苦要更多。而西班牙愿意支付的原因很简单,就是防止人们拿着枪去抢商店。

  每个人都意识到不能再这样生活下去了。但谁也不知道怎样才能不再这样生活。现行的国家结构已经全然落败。但民众除了共产主义之外,还不知道有什么其他的替代方案。他们在等待有人为他们提供新的规则。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证在紧急情况下也能有收入。那些承诺在不可抗力条件下仍然能提供无条件收入和支付赔偿的政治家们,将会得到民众的支持。至于用谁的钱来支付,是国库还是私人公司的,并不重要。

  作者最后说,“资本主义,无论你怎么称呼它,它都会在数十亿饥饿的人面前,直接死于暴饮暴食和肠梗阻。一个强大的呼声正在世界上形成,即要重新审视到底要什么样的国家。呼声是尖锐的、刻不容缓的。不管怎样,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人类再也不能象现在这样过下去了…”。

  2、5月2日,俄罗斯《劳动报》评论员米哈伊尔·莫罗佐夫在俄自由媒体网发表题为《世界历史正在继续,美国再次树敌》的文章。他在文中指出,中国清醒镇静,迎难而上,在较短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死亡病例远远低于美国,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中国在困境中向世界提供了新的全球关系模式——“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中国试图使大洋彼岸的伙伴相信,当气候发生变化和无法预测的新威胁到来之际,开展相互协作是唯一的选择。而美国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国家,作为资本主义的圣地,在新冠肺炎的传播上却领先全球。西方世界应对疫情的种种表现表明,财富和西方民主并不能保障人类最主要的权利,即生命权和健康权得以充分的实现。

  莫罗佐夫说,美国政府依然决心阻止历史发展的自然进程,把矛头指向作为发展中世界领导者的中国,千方百计地对她加以抹黑与污蔑。尽管中国极力躲避,但美国立场依旧。事态的发展将使双方的冲突与纷争变得不可避免且愈加尖锐。在处理疫情问题上产生的这场对峙,必将引发各国对人类发展道路的思考。“历史没有终结,在朝着不利于资本主义的方向发展。引人入胜的新阶段刚刚开始。”

  3、5月4日,俄罗斯经济学家米哈伊尔·哈津在接受俄罗斯《明日报》采访时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他指出,资本主义即使在危机中也在不停地消耗资源。回过头来看,所谓的中产阶级,现在正在以“新穷人”的身份变成无产阶级。这些人受过良好的教育,厌恶自由主义,认为正是新自由主义使他们陷入了贫困。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到极限。可以说,资本主义的灭亡是不可挽回的。

  哈津说,现在世界上的经济和金融预测模型几乎都来自单一渠道。无论是对宏观经济形势的预测还是对具体行业发展态势的评估,都严重依赖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研判。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宏观经济形势的预测,最多也就管两三年。它判断不了经济危机会不会到来,更判断不出何时会到来。因此,无论模型如何改进(尽管每个模型都有自己的优缺点),危机的发生总是让你始料未及。

  在俄罗斯,新冠疫情也催生了各种旨在拯救经济的“非常规措施”。例如,俄总统保护企业家权益的全权代表鲍里斯•季托夫就提出了对小企业实行三年免税的方案。巴黎政治学院经济学教授谢尔盖•古里耶夫和芝加哥大学教授康斯坦丁•索宁则持自由主义经济学的观点,提议按美国模式向俄罗斯民众直接发钱,搞 “量化宽松计划”。

  哈津认为,这些话听起来都不错,但没有实际意义。像美联储和欧洲央行那样的操作,对俄央行来说不可行。因为与美元和欧元不同,卢布并非储备货币。石油以美元计价,油价的暴跌导致流入俄罗斯的外汇大量减少。而且,这些措施归根到底都是建立在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基础上的,尽管整个世界的资本主义体系已经处于严重的危机之中。

  4、俄共中央主席久加诺夫在最近的一系列讲话中坚持近年来一再提及的观点,即必须首先抓紧对俄罗斯那些“具有战略性质的部门和矿产资源的基地”重新实施国有化。俄目前的模式通常被称之为“国家资本主义”。

  为什么称为“国家资本主义”?就是因为俄长期以来一直把能源和矿产品的出口作为国家预算的重要来源。而把控大型国有集团公司的寡头们为了牢牢控制住俄的经济命脉,总是想方设法与国家政权保持并增进最为私密的关系。

  在俄罗斯,寡头们拥有对私有财产的所有权是形式上的。他们一方面拥有通过产品出口获得国家预算拨款以进行再投资的机会,另一方面又存在着与国家政权这样那样的政治经济分歧而失去私有财产的可能。这就是俄国政府管理经济的特色与现实。

  在因疫情造成的内需极度疲软和国际油价暴跌的双重打击下,俄罗斯政府要全力出手确保的,首先是国有公司和寡头企业,而不是广大的中小企业,因为整个国家经济社会的运转,决定了俄政府必须继续维持这种国家畸形经济结构的基础。

  久加诺夫认为,将“具有战略性质的部门和矿产资源的基地”实施国有化,像寡头一类的“市场代理人”便没有了市场,腐败也将失去一个最重要的根基。国家通过国有公司实施战略性的“国家项目”,可以大大加快俄的经济建设。

  疫情使得俄罗斯民众不断要求国家援助,俄商界一些代表也在呼吁恢复票证系统。以食品生产商和供应商为例,他们认为现在很有必要重启苏联时期的分销系统,并向政府提出恢复票证制度的建议。多数人要求的“非常规措施”是对商品的平均分配。久加诺夫据此认为,疫情催生了人们重返社会主义制度的梦想,俄罗斯有社会主义的渊源,她比世界其他国家都更需要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跃进。

三、俄罗斯人对社会制度的议论给我们带来的启示

  俄罗斯媒体的评论员、学者和俄共领导人的上述看法,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制度更适合人类的生存与发展?疫情再一次向世人表明,资本主义制度在不可挽回地衰落,西方发达国家不仅无力将疫情防范到位,更无力从根本上杜绝疫情的发生,只能任其发展。

  我们都看到,在汹涌而来的疫情面前,美英等西方国家束手无策,怨天尤人,到处推卸责任。他们不仅在内部相互撕杀,还把脏水向外泼,向中国泼,以寻找替罪羊,转移其国内人民对他们的声讨视线。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除了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的因素之外,显然还有经济利益即资本的考量。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可以对此作出说明。

  首先要明确,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时代,仍然是马克思恩格斯指明的那个历史时代,即资产阶级时代;仍然是列宁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展的“帝国主义时代”。《共产党宣言》指出,资产阶级时代的一个特点就是,“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人类社会发展到21世纪20年代,尽管全球化风起云涌,尽管科学技术迅猛发展,尽管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日益崛起,但资本主义国家在世界上占据主要地位的态势没有变,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两大阵营并存与尖锐对立的关系没有变,资本主义国家人剥削人的制度没有变。这应该成为我们观察和分析当今世界形势发展变化的一个基本出发点,也是任何一个历史唯物主义者必须一以贯之坚持的。

  其次要搞清楚,资本主义国家的执政当局(包括政府和议会)究竟代表谁的利益?当然是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而非人民特别是无产阶级的利益。在今天的全球化背景下,总统也好,议长也罢,总理首相云云,不管说得多么动听,却无一例外都是大垄断资产阶级的代表,是寡头资本家的首领,是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人格化。马克思说,“作为资本家,他只是人格化的资本。他的灵魂就是资本的灵魂。而资本只有一种生活本能,这就是增殖自身,创造剩余价值,用自己的不变资本部分即生产资料吮吸尽可能多的剩余劳动。”“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接下来我们会看到,资本家作为人格化的资本,作为资本的所有者,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资本实现最大限度的增殖服务。资本家考虑问题的首要出发点,是怎样使手中的资本继续增殖,即生产出更多的资本,使钱生出更多的钱。

  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约翰逊、马克龙、默克尔、安倍等等资本主义国家政府的领导人,面对滚滚而来的疫情,首先抛出的都是数额巨大、名目繁多的救市计划,而非治病救人的成套措施。

  救市,就是救“经济”,就是救资本,就是要竭尽全力地使资本运行的整个过程不至中断,从而实现资本增殖的目的。据此我们还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近来不断和欧洲及其他地区的盟友打招呼,提要求,签协议,要共同打造新的产业链、供应链,就是因为在跨国垄断资本家的眼中,产业链、供应链是当今历史阶段实现资本周转进而完成资本增殖的一种必不可少的运动形式。

  资本家考虑问题的第二个出发点,是只有在确保他手中的资本能够不断榨取到工人的剩余价值,即获得社会平均利润率的前提下,才会顾及到工人的死活。资本家要保障他的工人每天都有基本的吃穿住,以恢复自己因出卖劳动力而丧失的体力和精力,进而继续为资本家卖命,直到生产出附加在新产品中的剩余价值。

  基于这样的逻辑,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特朗普之流要直接把钱发到民众手里。这并不是他们的仁慈,更不是他们的良心发现。特朗普不过是在忠实地执行他作为寡头资本家首领的职能。据此我们还可以理解为什么约翰逊要搞“群体免疫”,就是为了让那些已经丧失劳动能力、不能再为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的老年人在疫情中“顺其自然”地死掉。资本家政府可因此从容地甩掉“包袱”,省掉一大笔本应支付的费用。

  显然,资本至上的逻辑,与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从所持的基本立场、提出问题的思路到整个语言体系、得出的结论以及产生的后果,都是截然不同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坚持以资本为中心,大疫当前,不管人民死活,执意救市,内外交困,至今一团乱麻。而中国党和政府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人民群众的生死安危放在首位,先救人后救市,控局有力,人心所向,社会稳定。两种制度,两种立意,两种作风,两种结果。世人旨清。

  中国的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之所以能够有力推进,根本原因在于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发挥了无可比拟的重要作用。这成为我们在新形势下善于运用制度优势应对未来风险挑战冲击的一个典型范例。我们有理由对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拥有强烈的自信,努力前行,谦虚谨慎,继续做好自己的事情。

  参考资料:

  1.Юрий Пискулов,«Почему сегодня актуальны Ленин и Сталин», Свободная Пресса, 2020-05-05. https://svpressa.ru/blogs/article/264573/

  2.Автандил Цуладцзе, «Коронавирус вернет Россию в советский социализм», МК,2020-04-17. https://www.mk.ru/economics/2020/04/17/koronavirus-vernet-rossiyu-v-sovetskiy-socializm.html

  3. «Капитализм заканчивается бесповоротно, каковы альтернативы», Завтра, 2020-05-04. http://zavtra.ru/blogs/kapitalizm_zakanchivaetsya_bespovorotno_-_kakovi_al_ternativi

  4. Анастасия Миронова, «Крах капитализма», Газета.ру, 2020-04-16. https://www.gazeta.ru/comments/column/mironova/13042735.shtml

  5. Максим Братерский, «Далеко ли до войны?», Globalaffairs.ru, 2020-04-07. https://globalaffairs.ru/articles/daleko-li-do-vojny/

  6. Михаил Морозов《Всемирная история продолжается, Америке опять нужен враг》,Свободная Пресса, 2020-05-05. https://svpressa.ru/world/article/264346/

  7. Г.А. Зюганов: «Надо принимать экстренные меры»,https://kprf.ru/dep/gosduma/activities/194436.html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

  9.新华网2020年关于中共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会议研究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系列报道。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在第十七届中国-东盟博览会和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开幕式上的致辞

中国人民怀念毛主席

夏小林 | 国资委:谨防“国有经济研究智库”出偏——析智库主任黄群慧否定“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张文茂:当前需要深入研究的几个重大理论问题

张文茂:毛泽东思想是用马克思主义升华中华传统文化的集大成

《中国纪检监察报》:公元182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的壮丽人生起点

两日热点

恶毒侮辱毛岸英烈士,“东尼科技股份”微博账号已触犯法律,不能只是销号了之

方方头发秃了!英国一加冕微博就更新,方方又带出一窝恨国党

张文茂:当前需要深入研究的几个重大理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