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列宁不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 为什么列宁主义能经久不衰?

CCNUMPFC 2020-04-23 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公众号

  列宁不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 为什么列宁主义能经久不衰?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王晓青  编译)

  【编者按】2020年4月22日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诞辰150周年。在这具有重要历史纪念意义的时刻,重温此文[该文章由文斯·科普兰(Vince Copeland) 和大卫·佩雷斯(David Perez)以共同笔名“大卫·格雷”(David Grey)于1991年发表在《解放和马克思主义》杂志上,2020年4月20日再次被美国左翼网站转载],从一个比较视角认识列宁,向列宁致敬显得更加有温度和力量。在资本主义社会,曾有人说:“列宁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本文告诉我们一个强有力的事实,虽华盛顿对于事物的认识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其所处时代的限制,但不可否认从两者的阶级利益、革命目的以及对世界各国的态度来看,列宁的政治思想和格局远不是华盛顿所能匹及。文章内容如下:

  现在,很难找到任何支持资本主义的知识分子会为苏维埃国家的创始人、历史上第一次成功的社会主义革命的领袖列宁说好话。但过去,每隔一段时间,有些记者可能会出于好意写道,列宁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

  把列宁与18世纪的革命家相比较,可能对后者来说稍显不公,因为其受到自己所处的历史时代的限制。然而,如果我们试着考虑一下两人之间的相似和不同之处,可能会有助于看到列宁自己在历史上的地位。虽然在很大程度上,所有伟大的领导人死后都会成为石膏圣人,但在美国国内,列宁的记忆一直被更多的泥巴而不是石膏包裹着,在某种程度上,后来的苏联也是如此。一个简短的历史提醒将纠正该错误认知,以达到我们的写作目的。

  华盛顿和列宁都被视为其各自共和国的国父,并且两人都是第一任总统或国家元首。华盛顿是奴隶主,而列宁是历史上最大、最成功的奴隶起义的领导人——如果我们把农奴般的农民和经常赤脚的工厂工人视为真正的奴隶的话。华盛顿是当时13个殖民地中五六位最富有的人之一,是当地人的掠夺者和骗子。而列宁是被压迫民族的热情捍卫者,也是俄国土地掠夺者的主要征收者,并将土地交给了那些辛勤劳作的人。列宁出生在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年轻时成为一名职业革命者,曾进过监狱,之后去了西伯利亚,后来又流亡到欧洲。在革命之前,他的所有成年生活都在组织、写作和策划罢工、示威以及各种反对沙皇、争取民主和社会主义的斗争中度过。

  1775年以前,华盛顿甚至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革命者,一心想着如何变得更加富有,甚至在与英国的武装冲突中也没有忘记这一点。诚然,华盛顿是1776年革命的真正领袖,尽管他的主要贡献在于他的军事将领身份,而不是他的政治领导能力。其在1754-1763年所谓的法国和印第安人战争中担任过指挥官。并在革命后当选为第一位美国总统,这基本上是对他的兵役的认可,在较小程度上也是对他作为统治派别之间平衡者能力的认可,尽管他自己属于革命的右翼派别。

  一、革命战士

  列宁的领导虽然不是军事上的,但却是至关重要且独一无二的。除了代表工人阶级和被压迫人民之外,列宁是在比福吉谷和约克镇(Valley Forge and Yorktown)更困难和更复杂的时刻指导其革命取得成功的人。但是,华盛顿代表的是商人资本家、北方地主和南方奴隶主的利益。列宁是一个斗争多年的政党的创始人和领导人,该政党的经验包括参加了1905年的革命。但是,毫无疑问,该党和列宁一样,是自觉地寻求和准备革命的。就华盛顿而言,其像约翰·亚当斯、本杰明·富兰克林、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以及其他许多人一样,革命是强加给他的。之所以说是强加的,是因为在当时他们对英国王室提出了某些在其看来并非革命性的要求,但皇室却对此表示拒绝。而这些要求关系到他们已经享有的自由和繁荣,并涉及到殖民地本身的发展,于是他们开始了叛乱。由于英国一直持不妥协态度,叛乱变成了一场革命。

  1776年7月4日主要领导人才宣布独立,而距离四面楚歌的农民在列克星敦和康科德的战役已经过去14个月了。这只是部分原因,因为一些北方领导人想要推迟投票,以便让落后的南方奴隶主参与斗争。此外,这也是因为他们自己仍然希望与英国君主制度达成妥协。例如,纽约的代表们甚至等到7月4日之后的几天才承认《宣言》。

  二、革命的差异

  但是,华盛顿和列宁之间最大的区别——对当代人来说也是最重要的区别——产生于这两次革命的不同及革命发生的历史时期之间的差异。

  上任后,两人面临着截然不同的问题。列宁统治着一个1.5亿人口的国家,在经历了历时三年多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疲惫不堪,而华盛顿却在1788年,也就是革命七年后上台执政,国家基本处于和平状态。十月革命后不久,列宁政府不得不将14万平方英里的领土和数百万人口割让给德国。不久之后,一场血腥的内战开始了。反革命运动受到英国和法国资助,一些军队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十几个国家提供。那时的美国已经是一个拥有1亿人口的国家,而且比苏联富裕得多,一个多世纪以来没有外国势力的入侵。

  内战和干涉战争持续了两年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有两百万人丧生,在内战中至少有同样数量的人丧生,工厂被清空,工人们都相继前往战争一线保卫他们的新国家。其结果是,早已不堪重负的工业和交通几乎完全陷入瘫痪。在一些地区,饥荒、疾病和饥饿肆虐。

  列宁并没有将关注的重点放在自由贸易和乔治三世的问题(尽管沙皇比英国国王更专制,更中世纪)。他讨论的是失业、贫穷、无家可归、战争与和平问题以及人类平等的真正问题,而不仅仅是一份文学宣言中的宣传声明。可以清晰地看出,列宁在近一个世纪前谈到了我们现在面临的同样的问题。

  即使人们不同意他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即使这些问题实际上并不都是列宁自己满意的答案,但他把这些问题提出并提高到全国和国际水平,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壮举。

  诚然,如果没有数百万人的大规模起义和像他这样的数千名革命者在俄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成立三十年的时间里的自我牺牲和长期斗争,以及在这之前的四分之三世纪里,数千名其他革命者在民主和无政府主义的蔑视中的斗争,这一壮举是不可能实现的。

  三、资产阶级国家

  华盛顿生活在一个不同的时代,他几乎不可能以国际主义者的身份领导这个资产阶级奴隶制国家。他领导的体制的本质是民族主义,与包括革命国家在内的所有其他国家的竞争是固有的和不可避免的。事实上,在那个时候,华盛顿必须是一个民族主义者,才能从一个殖民地或一群殖民地中建立一个国家,并与否认它的“宗主国”宣示其国家地位。然而,他的局限性也值得注意。

  列宁所处的时代,在科学技术取得巨大进步的基础上,国际主义已经成为现实的可能性。但话虽如此,承认列宁可以成为国际主义者,而华盛顿却不能,这并不是说列宁的任务可以轻松完成。事实上,他不得不反对许多在他那个时代认为自己是国际主义者,但当他们的时代到来时却无法达到这一标准的人。

  1914年,即俄国革命三年前,列宁强烈反对第一次世界大战,并呼吁其国家的军队和其他交战国也反对战争。他说:“把帝国主义战争变成内战!”起初,他几乎是孤军奋战。但在之后的三到四年内俄国和欧洲大部分地区的广大民众正是这样做的。

  虽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期,列宁凭借其天才和普罗米修斯式的勇气阐明了这一立场,但我们也应该清楚地看到,即使华盛顿比他更加左倾,不那么支持奴隶制,他也不可能采取任何此类行动。

  列宁于1917年末执政,是第一个领导国家走出战争的人。美国国内掀起了一阵批评浪潮,反对苏联为了摆脱这场“圣战”而签署“单独和平协议”,并一再声称布尔什维克为“德国特务”。与此同时,列宁被指控为听从柏林的命令,这可能是国际上第一次对布尔什维克进行大规模的政治迫害。

  当然,列宁退出战争并不是源于他的和平主义。这源于他和俄国人民的观点,即这场战争不是他们的战争,而是一场为了贸易、利润和殖民地以及对其他国家产生经济影响的战争。1776年的华盛顿战争比1914-1917年的俄国战争要公正得多,尽管它并没有解放奴隶,也没有让土著人民的命运变得更容易。殖民地的斗争主要是反对大不列颠的帝国主义的统治。

  但华盛顿在得到拉斐特领导的数千名法国军队的重要帮助后,对帮助拉斐特或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任何其他领导人并不是十分上心。很明显他并不想把美国革命及其新的“民主”传播到其他国家。当然,即使他想这样做,他也没有这样做的物质条件--列宁也没有。

  然而,列宁拥有国际化的思想、意识形态、纲领、新传统以及国际支持者和合作者。列宁和他的同志们建立了一个国际共产主义组织(第三国际),其明确的目的是把他们的苏维埃制度带到任何可能的其他国家。列宁和布尔什维克想要扩大他们为之奋斗的制度,即使是以损害他们自己国家的直接进步为代价,而华盛顿和他的同僚(除了极少数例外,如托马斯·潘恩)并没有这样的观点。事实上,他们反对将其革命扩展到国外。

  然而,列宁的立场截然相反。他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愿意放弃俄国革命,以换取一场成功的德国革命。”

  这几乎是一个根本不可能在一个世纪前形成的概念。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德国工业的发展可以比落后的俄国更快地实现社会主义社会,而德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将给欧洲和世界社会主义革命带来更大的推动力。

  但是,他之所以如此惊人地成为国际主义者,与其说是因为他无可争议的才华和对社会主义的信念,不如说是他生活在一个新世界中。这个新世界,尽管其文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遭到严重破坏,但却是自华盛顿时代一个多世纪以来物质、社会和智力发展的顶峰。

  多好的一个世纪啊!它带来了工业和科学技术的革命,带来了许多天才的文化和知识进步,同时也为数百万人提供了良好的教育,这些人以前只是历史舞台上的临时演员或配角。它带来了全新的科学,石油和电力的发现以及铁路、汽车、飞机、电话、电报和物质产品的生产,其规模之大前所未闻。

  也正是这个世纪带来了卡尔·马克思的诞生,他表明全人类都可以享受这些东西,并以现代社会主义结束其“史前时代”。

  列宁像他那个时代的数百万其他欧洲人一样受到这个概念的激励,但他更强烈、更有效地利用了它。

  列宁是一个世界人物,不仅是因为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启发了仍在发展中的亚洲、非洲、阿拉伯和拉丁美洲的革命,而且还因为他的世界观以及在使俄国革命成为可能的基础上对世界社会和政治结构的充分把握和认识。

  作用于列宁及其革命的社会运动和历史力量过去是,现在依旧是世界性力量,因此,对列宁思想和行动的任何考虑不应该把它排除在外。事实上,如果我们理解了这些力量,我们就能更好地理解个人在这种情况下的真正角色,这位特殊领导者的真正作用,以及他与他所处时代的关系。

  历史不是时间的连续体,也不是时间的流动,而是人们创造的一系列事件。现在和未来是由不同于列宁的国家和他那一代的人所塑造的。但是列宁时代所面临的同样的问题还在不断地出现,尽管现在的形式与当时有所不同。而列宁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是如此重要,以至于非常需要我们的关注和效仿。

  尽管生活起起落落,历史潮起潮落,但如上所述,人类技术的巨大进步保证了社会向更先进水平的广泛运动。但这只是一般情况。从本质上来说,这场运动只有通过社会动荡才能实现。而这场剧变只有在强大而有能力的领导下才能成功,特别是考虑到以前的进步和现代生活的复杂性。

  与他的敌人和诋毁他的人的论点相反,列宁的领导主要不在于他的人格力量和“权力”的获得,而在于使其革命者理解俄国和世界革命以及这场革命斗争的性质。尽管列宁拥有非同寻常的才能,对自己的目标比大多数人更加热衷,但他身上的一切都是合理和可以理解的。因此,今天的革命者有可能通过一份手册学到他在那个时代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以便在自己的时代实现其理想。

  在这一点上,列宁与华盛顿明显不同。1776年的领导人基本上是宗教的、神秘的,远离群众(尽管他们在某种程度上摆脱了“原教旨主义”)。总体而言,他们信奉历史的“伟人论”。他们认为,领导人实际上创造了历史,一般说来,人们在启蒙时代(他们把启蒙时代与资产阶级崛起的时代混为一谈)之前是无知的,他们认为像他们自己这样的领导人是变革的动力,而不是阶级为争取各自的生存权和统治权而创造的条件和斗争。

  毫无疑问,列宁和他的同志们都是领袖。但是,他们深刻地认识到,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的斗争,即阶级斗争,是历史的动力。华盛顿是一个贵族,甚至是专制的个人。

  在讨论列宁的斗争时,任何时候都要记住他领导的那种革命,以及他和其政党开始的那种革命,就是推翻沙皇帝国的社会主义革命,争取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解放的革命。无论这场持续的革命遭受了多大挫折,相对而言,它仍然是冲进了现在和未来的舞台。按照事物的本质,这样做有时是独具特色的,有时是惨败的,有时会产生辉煌的胜利,有时会面临突如其来的惊喜。

  列宁是理解这些事情的大师。这也是他作为一个实干家做得如此出色的原因之一。

  对列宁的研究,就像对马克思的研究一样,可以赐予我们这种理解的技能,而且,再稍加努力,就可以使我们在争取人类解放的不可避免的斗争中处于领导地位。

  列宁联合了两个受压迫的阶级:贫农和工人,华盛顿以联合不同的统治阶级而闻名,至少在革命时期是这样。他的部分动机是爱国主义,但他本人(通过投机)参与了北方的货币经济和南方的奴隶经济。例如,他对银行业的兴趣远超于富有的波士顿人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后者实际上讨厌银行。

  现代帝国主义时期被压迫国家的民族主义(所有列宁主义者都支持这种民族主义)与此相似,但只是形式上的。就是说,它常常以“民主”美国本身作为压迫者,并倾向于团结社会主义国家。事实上,受本国资产阶级矛盾心理的影响,被压迫国家有一半被资本家等压迫者所控制,所以逐步选择朝着社会主义的方向发展。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郝贵生:毛主席对列宁哲学思想的学习与应用

郝贵生:我们究竟如何搞“纪念”活动?

《资本论》与唯物辩证法:纪念列宁诞辰150周年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于10月26日至29日在京召开

《中国纪检监察报》:军号嘹亮——抗美援朝珍贵文物背后的故事

习近平同古巴领导人就中古建交60周年互致贺电

两日热点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一字之差的初心与使命——歌剧《江姐》歌词、对白改动评析(修订版)

楼继伟:现有5G技术很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