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中核派《前进》周刊评2020年春季斗争

I R N 2020-03-27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我们是“国际红色通讯”,微信号:IRN-2nd

  This is International Red Newsletter.

  译者按:本文2020年2月6日发表于日本革命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中核派)主办的《前进》周刊。

  反对经团联·劳经委的报告

  (该报告的目的是)正式员工清零化

  绝不饶恕“瓦解春斗·废除工资统一上调”的行为

  日本经济团体联合会[1](経団連,下称经团联)于2020年1月21日发布了《经营劳动政策特别委员会报告》(経営労働政策特別委員会報告,下称经劳委报告或报告),该报告将作为资方在2020春季斗争(春闘)[2]中的行动方针。28日,经团联会长中西宏明和日本劳动组合总联合会[3](日本労働組合総連合会,简称連合,下称日劳联)会长神津里季生进行了会谈。对中西宏明提出有关终身雇佣和定期加薪的《日本型雇佣再评估》提案,神津表示理解且“(提案)具有先进的问题意识”。日劳联干部已然不打算隐瞒他们成为资本家走狗的事实。2020年春季斗争将成为了赌上工会重生(复兴)命运的斗争。

  (译注:

  [1]经团联,系日本一个由企业组成之业界团体,在2002年5月由“经济团体连合会”(旧·经团连)与“日本经营者团体连盟”(日经连)统合而成,以东京证券交易所第一部之上市公司为中心构成。原为经济产业省主管之社团法人,之后依照日本法律改组为一般社团法人。经团连与日本商工会议所、经济同友会并称为日本的“经济三团体”,其会长更被称为是日本的“财界总理”,在日本产业界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引自中文维基

  [2]春季斗争(春斗),是指在日本每年春季(2月)左右所举行,劳工主要为了提高薪资与改善工作条件而发动的劳工运动。也称为“春季生活斗争”“春季斗争”“春季集体协商”。——引自中文维基。

  [3]日劳联,日本工会的全国中央组织,国际工会联合会的成员。)

  经劳委报告的主张:作业型雇佣的解雇自由雇佣工资制度再评估

  经劳委报告强调:劳动力人口的急速减少、以“美中贸易摩擦”为背景的世界经济减速等对(经济发展)前景造成的不透明感正在扩大。对此,尽管有必要“大大提高竞争力”,但终身雇佣、工龄工资等日本型雇佣制度却阻碍了劳动市场的流动,故而要求引入“作业型雇佣”。即要以职务和业务主导的雇佣制度取代持续至今的正式工制度(正社員制度)。经劳委报告主张,该项改革可以推进雇佣制度的多样化和灵活化,评价制度为职务之基、工作成果决定待遇,“能够最大限度发挥每个职工所拥有的能力”。

  但其核心意义在于正式工的彻底清零化,(企业)总体非正式工化(総非正規職化)。报告中题为“提高劳动生产率”的专栏中还提到“无效率的业务要果断缩小、废除”。为此,资方还要将原有制度改变为可以自由解雇劳动者的制度,通过评价制度使工资也可以自由地上下调整,对劳动者进行更彻底的剥削。这样一来,劳动者的抵抗就没有了,工会也瓦解了。这就是资本(期望实现)的最大的目标。

  战后宪法和劳动基准法、工会法,以及基于许多判例的解雇限制、通过工会限制非法劳动行为和差别工资等制度,这些胜利都是通过漫长而艰苦的斗争才得来的。资本为了将这一切一扫而光,发起了反攻倒算。邮政系统中已经引入了“新一般职[4]”(限定职员)和技能评价制度。自治团体(注:日本国内被国家承认及赋予了自治权力的公共团体)也将在一年以内推进可以在没有业务时随时解雇职员的制度。经劳委报告正是在主张着要把这种制度推向所有行业的所有劳动者。然而,在邮政界和自治团体的办公场所中,早已激起了对这种反攻倒算的斗争怒火。

  (译注:

  [4]指既非正式员工也不是临时工的新职种。具体形式类似作业型雇员。)

  报告还建议,要更进一步推动导致过劳死的裁量劳动制[5]、活用专业限定制[6]和限定雇员制,推广远程办公(在宅勤务)及无固定工作时间的弹性工作制,以及扩大不受劳动法保护的自由职业者的规模。

  (译注:

  [5]日本劳动法规中的一种劳动制度。该制度只看劳动者与资方协定中的劳动时间,而不管劳动者的实际劳动时间。

  [6]原文为“高度プロフェッショナル制”,为日本正在推进的劳务改革的目标之一。指一种面向符合下列三种条件的劳工的制度:①具有较高专业技术;②工作内容明确;③年收达一定标准。满足这三项便可以申请自己不受劳动法的相关规定限制。)

  这一系列改革被资方称为“工作方式阶段Ⅱ(第二阶段)”,以此来着手彻底瓦解日本战后形成的雇佣、人事、工资制度和对劳动时间的限制。日本资本主义已经陷入了无法发展的绝望危机。正因如此,日经联1995年报告中就已经提出了要把九成劳动者变成非正式职工,相当于今天的正式工清零化,企图苟延残喘。

  否定春斗提高底薪的要求所谓“脱一律”的分裂图谋

  经劳委报告称,日劳联的春斗方针在促进经济成长、实现社会可持续发展,通过扩大消费实现企业经营健全化等问题上与经团联的想法基本一致。报告还认为,就提高社会整体生产效率提升及生产成果的合理分配等问题,双方的认识是一致的。这根本是一派胡言(原文:これ自体が噴飯ものだ)。本应作为劳动者团结一致与资本作斗争的武器的工会,结果却在一起祈愿资本的存续与繁荣,为资本的进攻提供帮助,显示出一副不可原谅的变质姿态。现在我们必须夺回工会,让它回到劳动者手中。

  在此基础上,经劳委批判日劳联的方针过于偏重月薪的提高。经劳委主张把提高生产率使收益扩大还原的“提高工资”(按:即一个所谓的提高生产、扩大利润后再涨工资,将生产利润返还给劳动者的过程)和对工作环境和能力开发等工作方式改革有好处的“综合性待遇改善”作为“两对车轮”。要点就是不要太过拘泥于提高工资。

  更进一步地,经劳委以工会加入率低下为由,主张春斗“与所有行业的全体从业者集体进行工资交涉,要求统一提高全体社员工资的诉求已不再适合当下环境”。除此之外,经劳委还提出与非正规职员“同工同酬”,其目的在降低劳动者的整体薪资。

  春斗本应是各行各业、所有企业工人和工会团结一致与资本进行的对决,是为争取基本薪资的统一提高而进行的战斗。即使是在联合的支配下遭到极大程度的压制,春斗罢工的烈火也从未熄灭。为对付这次春斗,经团联提出所谓的“脱一律”,要求工会放弃提高集体基本工资(一律涨工资)的诉求。春斗将在这样的攻击下瓦解。

  职场和工地上的春斗瓦解了,工会运动就要被扫荡一空。所谓“日本式雇佣制度再评估”的真正目的是彻底破坏劳动者的团结,是与改宪和战争为一体的大进攻。为此,才会有终身雇佣制的瓦解和同等于自由解雇的作业型雇佣,才会有从定期涨薪变为评估涨薪的转变,才会有对工会所主导的春斗和薪资要求的公然否定。这将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时刻。

  提出“与员工(建立)独立劳资关系”

  经劳委报告认为“经营环境前景的不透明(明朗)感日益增强,企业竞争力和成长的源泉——良好稳定的劳资关系”十分重要,为此需要职员的多样化,需要有相当数量不参加工会的劳动者,要提倡“深化职工间的个别(独立)劳资关系”。

  这次进攻的最前锋,是东日本旅客铁道(JR東日本)[7]以全面外包化、子公司化、非正规职业化、“社友会”[8]的组织化为一体的组合式推进。这是“社会无工会化(労組なき社会)”的攻击,是要往现代版“产业报国会”[9]的道路上走。劳动者们团结起来斗争,把它打破吧。

  (译注:

  [7]是日本7间JR铁路公司之一,以日本东部为运营范围,为JR集团中运营规模最庞大的公司,在东京首都圈拥有庞大的铁路运输路网。——引自中文维基

  [8]在诸多日本企业中都存在的组织。一般都宣称是“旨在促进企业成员间的关系”,但在实际上往往起着吸引职员退出工会的作用。

  [9]即所谓的“大日本产业报国会”,日本政府于1940年11月23日成立的全国性工会组织,目的在于彻底由国家控制工会活动,使得劳动者被整合进日本的战时体制。)

  日劳联是资本黑手在职场的斗争中重新团结

  响应经团联的号召,打着劳资协调旗号的日劳联下属御用(黄色)工会干部都提出了出卖劳动者利益和工会原则的无耻方针。

  丰田汽车工会(成员为6万9千人)在2020春季斗争中寻求通过经5个阶段的人事评价来改变工资涨幅差距的制度。根据所谓人事评价制度,资方有可能不提升最低基本工资。制造业中最高级工会的转变,将会形成对促进薪金制度转变的一种宣传。这是瓦解春斗,利用薪资制度破坏团结的重大事态。

  电机联合等对加盟工会的个别(独立)判断也并非一律予以认同。对经团联提倡的“综合待遇改善”、职员教育等“对人的投资项目”,电机联合回答称打算接受这些倡议。

  然而,此等策动必定会有破绽。尽管根据经劳会报告,集团(集体)性的劳资纷争体有减少的倾向(趋势),但个别(个人)性的劳动纠纷的数量仍然高涨,劳务咨询(労働相談)已超过100万件。联合下属工会的存在基础渐崩溃,在活不下去的现实面前,劳动者陆续站起来了。罢工正在复苏。我们要夺回团结的斗争工会,为争取工资的统一大幅上涨、废除非正式工化(非正規職)而斗争。

  国铁·关生决战总奋起

  安倍将全世代型(全年龄型)社会保障改革和劳务改革称为“与推进国家形态相关的重大改革,之后将进行改宪”。与在改宪和战争道路上突进的安倍政权和资本间进行的阶级战争,将在20春斗中爆发出激烈的正面冲突。我们要和把劳动者剥削到死的劳务改革、正式工清零化和解雇自由、总体非正式工化、破坏8小时工作制、瓦解春斗和破坏工会(的行径)作斗争。

  关西生水泥支部正在灭绝工会的大镇压[10]中守护着组织。用斗争去粉碎通往改宪与战争的“社会无工会化”吧!在全国推进关生支部武建一委员长的战斗纪录片《棘》的上映运动吧!在2月16日纪念国铁分割民营化[11]后的不当(违法)解雇事件[12]的国铁集会上进行大集结吧!职工团结起来,就有打倒劳务改革、阻止改宪和战争的力量,就有改变社会的力量。工地与职场中的怒火燃烧起来,在20春斗中奋起吧!

  (译注:

  [10]指从18年八月起,关西的府警/县警对关西生水泥支部进行的诸多镇压行动。

  [11]国铁分割民营化是日本中曾根康弘内阁为解决日本国有铁道(简称国铁)的钜额亏损而实行的改革计划,主要将原为公法人机构的国铁拆分为7家“JR”铁路公司,包括6家地区性的客运铁路公司、以及1家全国性的货运铁路公司....并成立日本国有铁道清算事业团专责处理国铁的大部分债务。整个计划在1987年4月1日施行。 ——引自中文维基

  [12]指民营化之前对“多余人员”的处理,在1987年2月16日共7628人在处理过程中被定为不采用,被编入清算事业团进入待就业状态。)

  来源:《前进》周刊[日本]

  http://www.zenshin.org/zh/f-kiji/2020/02/f31050201.html

  翻译:Leech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郝贵生:帝国主义是当代社会生产力和人类进步发展的最大阻力与障碍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顾秀林:从“燕麦种夹带豚草籽”看“生物战争”

老田| 武汉疫情亲历记:对于“吹哨人假设”进行事后的推演与复盘

新华社:习近平在浙江省安吉县考察

两日热点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