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参考 |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主张什么?

IRN 2020-02-14 来源:国际红色通讯2nd

  我们是“国际红色通讯”,微信号:IRN-2nd

  This is International Red Newsletter.

 

  译者按: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 of America,简称DSA)成立于1982年,是由民主社会主义者组织委员会(Democratic Socialist Organizing Committee)和新美国运动(New American Movement)合并而成。其中,前者由美国社会党的左翼少数派于1973年建立,后者是新左派知识分子的组织。

  近年来,社会主义思想风靡美国,DSA发展成为美国最大的社会主义组织,成员达65000人。在近年的选举中,DSA主要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非DSA成员)。此外,DSA成员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特兹于2018年当选众议员。

  下文是DSA网站上的介绍其主要观点的文章。翻译此文仅供读者参考,不代表认同文中全部观点。

  什么是民主社会主义?

  民主社会主义者相信:经济和社会都应该以民主的方式运行——以满足公众需求,而不是为少数人谋取利润。为了建设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我们必须实行更多的经济和社会民主,从而在根本上对政府和经济的很多结构加以改革,这样普通美国人才可能参与许多影响我们生活的决策。

  民主和社会主义携手并进。纵观全世界,凡是在民主思想生根发芽的地方,社会主义的愿景都生根发芽了——只有美国是个例外。正因为如此,很多关于社会主义的错误观点在美国大行其道。

  加入“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 of America),你就可以在自己的城镇和全国进一步推动民主社会主义的事业。

  社会主义是否意味着政府将拥有并管理一切?

  民主社会主义者不想创造一个全能型的政府官僚机构。但是我们也不想让大公司的官僚机构控制我们的社会。相反,我们认为,社会和经济决策应该由那些最受其影响的人来做。

  今天,那些只对自己负责的企业高管和极少数富有的股东,制定着影响千百万人的基本经济决策。资源被用来为资本家赚钱,而不是满足人们的需求。我们认为,受经济机构影响的工人和消费者应该拥有并控制它们。

  社会所有制可以采用多种形式,例如由工人和消费者代表管理的工人合作社(worker-owned cooperatives)或公有制企业(publicly owned enterprises)。民主社会主义者想要让权力尽可能地下放。能源和钢铁等产业的大量资本可能需要某种形式的国有制,但是许多消费品产业最好以合作社的形式运行。

  民主社会主义者一直拒绝对整个经济实行中央计划的想法。我们相信民主的计划可以影响公共交通、住房和能源等大型社会投资,但在确定许多消费品的需求时,市场机制也是必须的。

  社会主义是否因为共产主义在苏联和东欧的失败而受到怀疑?

  社会主义者一直是威权共产主义国家(authoritarian Communist states)最严厉的批评者之一。仅仅因为他们的官僚精英自称“社会主义者”但却并没有这样做;他们还把他们的政权称为“民主”。民主社会主义者一贯反对在这些社会中居于统治地位的党-国集团,就像我们反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统治阶级一样。我们赞扬改变前共产主义集团的民主革命。然而,人民生活的改善需要真正的民主,而不是种族对抗或威权主义的新形式。民主社会主义者将在全世界的斗争中继续发挥关键作用。

  而且,共产主义的垮台不应该让我们无视国内的不公正。我们不允许所有的激进主义被误解为“共产主义者”。压制异议和多样性,破坏了美国实现其机会平等的承诺的能力,而且破坏了言论和集会的自由。

  私人企业在美国似乎永久稳固,那为什么还要为社会主义而奋斗呢?

  在短期内,我们不能消灭私人企业,但是我们可以把他们纳入更好的民主管控之下。政府应该利用规则和税收优惠来鼓励企业在公共利益上有所作为,同时取缔有破坏性的活动,例如向低工资国家出口工作岗位和污染环境。在迫使企业承担责任的斗争中,公共压力也可以发挥重大作用。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者期待工会能够让私人企业更负责任。

  社会主义是否会因为人民失去工作动力而不切实际?

  我们不同意资本主义的假设——饥饿和贪婪是人们工作的唯一理由。如果工作有意义而且还能改善生活,那人们将会享受工作。他们工作是出于对社区和社会的责任感。虽然社会主义的长期目标,是消除最令人愉快的劳动之外的所有劳动,但我们认识到,不吸引人的工作将会长期存在。这些工作应该在尽可能多的人群中分配,而不是基于阶级、种族、民族或者性别来分配,就像在资本主义制度下一样。而且这些不受欢迎的工作应该成为整个经济中待遇最好的工作,而不是待遇最差的工作。目前而言,让工作具有吸引力的负担应该由雇主承受——通过提高工资、提供福利和改善工作条件。简单来说,我们认为社会、经济和道德的奖励将会刺激人们工作。

  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民主社会主义模式?

  尽管没有国家完全建立起民主社会主义,但是其他国家的社会主义政党和工人运动已经为他们的人民争取了许多胜利。我们可以学习瑞典的全面福利国家、加拿大的国家卫生保健系统、法国的全国儿童保育计划和尼加拉瓜的扫盲计划。最后,我们也可以学习美国所做的各种努力,比如政府在20世纪60年代创建的社区健康中心(community health centers)。通过社区参与决策,社区健康中心提供了高质量的家庭保健。

  但是欧洲的社会民主主义实验不是已经失败了吗?

  许多北欧国家享受着巨大的繁荣和相对的经济平等,这要归功于社会民主党推行的政策。这些国家利用相对财富来确保它们的公民能拥有较高的生活水平——高工资、卫生保健和受补贴的教育。最重要的是,社会民主党非常支持已经成为经济决策中坚力量的强大工人运动。但是,随着资本主义的国际化,老的社会民主主义模式已经难以维持。来自发展中国家低工资劳动力市场的激烈竞争,以及对产业外逃(以躲避税收和强力的劳动法规)的持续担忧,削弱了(但并没有消除)各国自行启动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的能力。现在,社会民主主义的改革必须发生在国际层面。跨国公司必须接受民主控制,工人的组织力也必须跨越国界。

  和过去相比,现在社会主义是一场国际运动。因为社会主义者知道,芬兰或加州的工人阶级的福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意大利或印度尼西亚的福利水平。因此,我们必须为能够抗衡跨国公司和全球银行的权力的改革而工作,必须为不受银行家和老板控制的世界秩序而战斗。

  你们是一个同民主党争夺选票与支持的党派吗?

  不,我们不是一个单独的党派。和我们女权主义、劳工、民权、宗教和社区组织运动的朋友和盟友一样,我们很多人一直活跃于民主党。我们同这些运动合作来加强以国会进步小组(Congressional Progressive Caucus)为代表的民主党的左翼。

  美国选举的过程和结构严重损害了第三党的努力。赢家通吃的选举(而非比例代表制)、因州而异的严格政党要求、总统制而不是议会制以及两党对政治权力的垄断,这些都注定了第三党的努力会白费。我们希望在未来的某个时刻,通过与盟友的联合,能够组建一个替代性的政党。目前,我们将继续支持有机会赢得选举的进步人士,而这通常就是左翼民主党人。

  假如我打算投身政治,为什么不去关注一些更直接的事情呢?

  尽管资本主义还将存在很久,但我们现在赢得的改革——提高最低工资、确保国家医疗计划以及要求立法保障罢工权——将使我们更接近社会主义。许多民主社会主义者积极参与倡导这些改革的单一议题组织(single-issue organizations)。在生育自由运动、争取学生援助、LGBT组织、反种族主义团体和劳工运动等方面,都可以看到我们的身影。

  正是社会主义的愿景为我们日常争取社会正义的活动提供了信息和启发。作为社会主义者,我们为所有正义斗争带来相互依靠的感觉。任何单一议题组织都不能真正挑战资本主义制度或确保能实现其特定要求。事实上,除非我们为创造一个没有压迫的世界而共同努力,否则每一场改革斗争都会中断,甚至可能会弄巧成拙。

  年轻人可以做什么来推动美国走向社会主义?

  自20世纪50年代的民权运动以来,年轻人在美国政治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他们是这个国家政治和文化变革的巨大力量:限制美国在越南战争中的选择、迫使企业和种族主义的南非政权剥离、改革大学以及向公众提出性取向和性别歧视议题。尽管这些斗争没有一个是年轻人单独进行的,但大家都认为在跨世代进步联盟(multi-generational progressive coalitions)中,年轻人发挥了领导者的作用。今天的斗争也需要年轻人:争取全民医疗保健和更强大的工会、反对削减福利和掠夺性跨国公司。

  学校、学院和大学对美国的政治文化很重要。在这里,可以创造想法、讨论和制定政策。积极参与讨论是青年社会主义者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必须努力改变人们对社会主义的误解,扩大政治辩论,并克服许多学生没兴趣参与政治活动的困境。在校外,在我们的日常文化生活中,年轻人可以扭转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和恐同症的局势,并打破“自由”市场美好的保守主义神话。

  加入我们的学生组织——青年民主社会主义者(Young Democratic Socialists)!

  既然那么多人都误解社会主义,为什么还要继续使用这个名词?

  首先,我们自称社会主义者,因为我们为这一身份感到自豪。其次,无论我们自称什么,保守派都会用它来对付我们。把权力转移给工人阶级、剥夺企业资本权力的改革,一再遭到保守势力的“反社会主义”攻击。1993年,国家健康保险(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被攻击为“社会化医药”而遭遇失败。为了诋毁改革,自由主义者经常被谴责为社会主义者。在我们面对并击败“S”开头的这个单词(即socialism)附带的耻辱之前,美国政治将继续受到扼杀,而我们的选择将继续受到限制。我们自称社会主义者,还因为我们为我们的传统而自豪,我们继承了尤金·德布斯(Eugene Debs)和诺曼·托马斯(Norman Thomas)的社会党(Socialist Party)以及其他使美国更加民主公正的斗争的遗产。最后,我们自称社会主义者,还是为了提醒每一个人——我们有一个更美好世界的愿景。

  来源: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网站

  https://www.dsausa.org/about-us/what-is-democratic-socialism/

  翻译:草原

  校对:Mud Cake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李玲|千万别将“国计民生”问题都交给市场!

习近平: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安全体系 尽快推动出台生物安全法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武汉将开展拉网式大排查,为期3天!王忠林:我们必须背水一战,没有退路,请领导干部把病人当兄弟姐妹

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的讲话

胡澄|武汉加油”诗最美,这里“风月不同天”! ——从“风月公知”们的“日本诗话”说起

两日热点

一个湖北人给高福院士的公开信

关键时刻,还是吃毛主席留下的老本

现在鼓吹取消公积金,是在白衣战士背后放冷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