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学术

英国卫报:新书声称抵制黄金大米夺去数百万人生命、导致儿童失明?

Marcel 周丹丹 2019-11-05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黄金大米是一种治疗营养不良的技术手段,也是企业控制农业的一种策略。亚洲人民不需要,世界也不需要。诚然,解决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出路在于采取全面的方法,确保人民能够获得多种营养食物来源。而确保农民对种子、适当技术、水和土地等资源的控制,才是改善粮食生产、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真正关键所在。

  导语

  最近,一本替黄金大米洗白的新书在美国出版,书名为《黄金大米:难产的转基因超级食品》(Golden Rice: The Imperiled Birth of a GMO Superfood)。该书作者,科普作家埃德·里吉斯(Ed Regis)声称:“黄金大米问世20年来,一直没法供应给需要它的人。”“如果允许它在那些国家种植,数百万人也许就不会死于营养不良,数百万儿童或许就不会失明。” 里吉斯首先责难了许多生态行动组织,特别是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因为这些组织极力阻止黄金大米上市。他说:“绿色和平组织对黄金大米的反对尤其持久、强烈和极端,也许是因为黄金大米是一种好处众多的转基因作物。”另外,里吉斯认为,真正的问题不在反转组织身上,而出在《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Cartagena Protocol on Biosafety)这一国际条约上。该条约于2003年生效,其依循《关于环境与发展的里约宣言》原则15所订立的“预先防范办法”,就是说如果现代生物技术的某种产品在人类健康或环境方面存在潜在风险,就应采取措施来限制或阻止引进这种产品。这个原则应用在黄金大米上,就意味着“除非能证明无害,否则就是有害的”。里吉斯认为,这种态度完全限制了黄金大米能够拯救数百万人生命以及治愈失明的潜能。

  目前,黄金大米发展的方方面面,从实验室研究到田间试验,再到筛选,都陷入重重困境。只到最近几年,黄金大米才获得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安全食用许可。可是,在黄金大米的目标市场如菲律宾和孟加拉国等国,由于民众的抵制还没有批准。为了给黄金大米背书,里吉斯不惜危言耸听、混淆视听。

  本文重新推送的国际农民运动组织Grain近期发布黄金大米20年历史回顾报告,详述了黄金大米的发明起源,东南亚各国研发和商业化的最新动向,专利权更替背后的政治博弈,食品安全许可批准现状,和不依赖黄金大米的维生素A缺乏症解决办法。报告拆穿了黄金大米的科学和商业谎言,更揭露了里吉斯一类人的言论背后不可告人的目的。

  作者 | MASIPAG(菲律宾农民与科学家发展联盟),GRAIN组织,抵制黄金大米网络

  译者 | Marcel、周丹丹

  责编 | 侯娣、谷雨

  排版 | 六韬

  2000年,时代周刊出了一期标志性的封面,把黄金大米誉为“能拯救数百万人的大米”。后来证明,人们在21世纪初对转基因大米上市所作的乐观预测,只是一个虚空泡影:20多年过去了,黄金大米的救世主承诺仍未兑现,其根本无法解决贫困国家儿童的维生素A缺乏症(VAD)问题。

  包括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在内的支持者,马上把责任归咎于反对转基因水稻的农民和组织。他们指控农民、消费者、环保主义者和许多其他反对转基因水稻的人手上沾满了鲜血,正是因为他们“别有用心”的反对导致数百万儿童失明和死亡,而这些儿童本可以受惠于这种伟大的人道主义产品。

  但是,事实果真如此吗?

  黄金大米的研发至今已进行了近二十年。诚然,民间社会已经成功地发起了反对转基因水稻和其他转基因生物的运动,来阻碍了田间试验和大规模种植。但是,即便黄金大米的制造机一直不停运转,黄金大米仍会因其固有的缺陷而无法上市。而且,由于黄金大米的失败是注定的,所以人民对这个假“黄金”和“救世主”的抵抗显得更加真实和必要。

  黄金大米时间表

  1999年:波特里科斯(Potrykus)和贝耶 (Dr. Beyer)教授研发出黄金大米的雏形,并发表了研究结果。

  2000年:黄金大米获得了知识产权,研发者和农化公司先正达之间的公私伙伴关系正式形成。

  2001年:材料转让协议签署。

  2002-03年:第一个经过规则净化的转基因事件(regulatory clean event)申请成功,规则净化的株系β-胡萝卜素含量为3.5μg / g。

  2004年9月: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克罗利县,世界上第一个黄金大米试验田种植成功。

  2005年:先正达的研究团队利用玉米中的基因合成了第二代黄金大米(第一代黄金大米的基因来源于黄水仙),声称β-胡萝卜素含量比第一代黄金大米高23倍。

  2006年: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成为黄金大米网络和其他合作伙伴的协调机构。

  2008年:来自美国塔夫茨大学和中国浙江省医学科学院的的研究人员,对湖南省24名在校学生进行了黄金大米人体试验。

  2012年:《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刊登了一篇使用黄金大米对中国儿童进行人体试验的研究论文。

  2013年:菲律宾反转组织摧毁了当地的黄金大米试验田。

  2015年:鉴于研究人员在未取得父母同意的情况下,就向孩子们喂食了黄金大米,马萨诸塞州最高法院认定该研究违反伦理道德, 《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也撤回了此前发表的论文。

  2017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通过了黄金大米的食品安全许可。

  2018年:黄金大米在加拿大和美国获得了食用许可。菲律宾和孟加拉国正考虑批准种植,菲律宾目前已经有三处黄金大米试验田。

  什么是黄金大米?

  稻米是亚洲许多地方的重要作物。稻米不仅是大多数人的主食,也是亚洲文化和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稻米主要由小农以自给自足的方式进行生产。农村地区大部分农民的生计都与稻米生产有一定程度的关系。稻米的品种多样,包括旱稻和可以在沿海地区种植的大米,从印度到印度尼西亚,从中国到菲律宾,你可以轻易找到4万多种稻米,全世界90%以上的稻米是在亚洲生产和消费的。

  尽管人们通常认为大米营养丰富,但它确实存在微量元素不足的问题,如维生素A或其前体β-胡萝卜素。这就是为什么人们通常将大米与菜一起搭配来吃,如搭配蔬菜或肉类蛋白,以弥补大米饮食中微量元素缺乏的问题。1999年,由英戈·波特里科斯(Ingo Potrykus)博士领导的欧洲科学家团队为了改变这一状况,将细菌、黄水仙和玉米的基因植入水稻中,从而研发出一种含有β-胡萝卜素的转基因大米。这就是黄金大米,因其颗粒呈金黄色而得名。

  他们认为,黄金大米可以解决维生素A和其他营养不足的问题,因为大米的消费主要集中在贫穷地区和发展中国家,那里的人们以大米为主食,负担不起均衡的饮食。

  先正达公司随后开发了第二代黄金大米(GR2),并将其捐赠给旗下的“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以确保GR2的上市推广。先正达声称,大众消费黄金大米可以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普遍存在的问题。在菲律宾、孟加拉、印度尼西亚和印度等国,维生素A缺乏症每年导致约10万名儿童失明。后来,在2011年,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向国际水稻研究所捐赠了约1030万美元,用于研发黄金大米。

  黄金大米作为一种转基因作物,自上世纪90年代末问世以来,经历了几个发展阶段,一直面临来自世界各地褒贬不一的声音。黄金大米引发的争议一直很激烈。它的支持者称赞它是集生物技术所有优点的化身,把它当做治疗维生素A缺乏症的万灵药而广泛推广,并指责那些反对它的人要为儿童的失明负责。黄金大米开启了生物强化(biofortified)转基因作物的先河,并在转基因作物所引发的争论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举几个已经启动研发的生物强化转基因作物的例子:

  转基因生物强化锌和铁水稻。由国际水稻研究所研发黄金大米的团队发明,来源于2015年的一篇报道。[1]

  超级香蕉或黄金香蕉,一种可增强β-胡萝卜素的转基因香蕉,由昆士兰科技大学的研究人员研发而成,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为此提供了590万英镑的资金支持。[2]

  黄金土豆,一种含有维生素A和维生素E的橘黄色转基因土豆品系,由俄亥俄州立大学和意大利国家新技术署的科学家团队共同研发而成。[3]

  紫晶米,植入了蓝莓的抗氧化合物基因,由广州华南农业大学的一个研究小组研发而成。据说这种大米有助于预防癌症。[4]

  黄金大米研发所针对的国家有哪些?目前的进展状况如何?

  菲律宾

  2017年2月,菲律宾水稻研究所和国际水稻研究所向菲律宾农业部(PhilRice)下属种植业局提交了GR2E黄金大米的田间试验以及可直接用于食品、饲料或加工的生物安全认证两份申请。

  这些申请是菲律宾水稻研究所于2015至2016年进行了封闭田间试验后提交的。该研究所在试验后得出结论,黄金大米除了含有β-胡萝卜素以外,其余营养成分与普通大米相同。种植黄金大米并不影响水稻的主要农艺性状,包括产量。

  2013年8月,400多位农民和基层团体成群结队地闯进比科尔半岛-南甘马林的农业部区域办公室,将实验田里的黄金大米连根拔起。自那以后,菲律宾水稻研究所和国际水稻研究所对封闭田间试验的种植谨慎了许多,也不再大肆宣扬黄金大米的研究进度。[5]农民们声称,这一举动是为了防止他们珍贵的传统品种和自繁品种受到污染。国际水稻研究所也承认黄金水稻就产量而言是失败的,试验田的黄金水稻平均产量普遍低于本地品种,但两大机构指责农民们摧毁实验田的行为导致使黄金大米的商业化预期要延后2-3年。[6]

  新的田间试验仅设在了两处——菲律宾水稻研究所的穆尼奥斯(新埃西哈省)和圣马特奥(伊萨贝拉省)站点,这两个地方处于菲律宾最大岛屿吕宋岛水稻种植最发达的地区。菲律宾水稻研究所称,他们将只进行一季的田间试验,之后就会提交商业种植的申请。

  除了田间试验,黄金大米的支持者还提交了直接使用的申请,以用于食品、饲料和加工。目前还不清楚直接使用申请的具体内容,但它的目的很可能是为了对目标消费者开展试吃实验,以最终达到商业化的目的。

  孟加拉国

  2017年初,孟加拉国在位于加济布尔县的孟加拉水稻研究所(BRRI)完成了黄金水稻的封闭式田间试验。目前有关人员正向环境部长和农业部长提交申请,打算在多个地方的农田进行实地种植实验。此外,该研究所于2017年11月向农业部提交了对“GR2E BRRI dhan29型”黄金大米的环境与食品安全评估申请,并于次月向环境与林业部提交了评估申请。[7]

  然而,业界人士担忧,黄金大米会给对孟加拉的农产品出口带来更多的问题,因为他们已经在2013年,因为允许商业化种植转基因Bt茄子,被印度叫停了出口。[8]现在,孟加拉作为一个新兴的稻米出口国,会对转基因大米的任何一点污染都会十分警惕,因为这可能会影响整个农产品的出口。

  我们可以看到,尽管生物科技公司多年来动用公关手段来说服公众食用转基因食品无害,但公众对转基因尤其是对黄金大米等主食的信任度总体上仍然很低。

  印度

  印度早在黄金大米的研发阶段就参与其中。波特里科斯博士本人也承认得到了“印度-瑞士生物技术合作组织”(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的支持,该组织由位于印度新德里的印度生物技术部和位于瑞士伯尔尼的瑞士发展公司联合资助成立。黄金大米是通过“印度-瑞士生物技术合作组织”的框架引入印度的,业界早前预计该框架会发挥主导作用,并给其他国家作为参照。

  2016年2月,印度农业研究所(IARI)第54界大会召开,时任印度总统的普拉纳布·慕克吉在讲话中强调,印度农业研究所已通过分子育种研发出富含维他命A的转基因黄金大米,以及高蛋白玉米、富含铁和锌的小麦、珍珠小米和小扁豆等转基因作物。比哈尔邦的拉金德拉农业大学,正在进行一个名为“为比哈尔邦不同农业生态区开发黄金大米”的项目,国家农业发展计划为此提供了近9.5万美元(680万卢比)的资金支持。

  尽管印度是第一个培育黄金大米的国家,但在2017年,一些印度的研究人员已报道,生产黄金大米所需的基因产生了非预期的效应。当他们将已修饰的DNA植入高产、性状优良的印度水稻品种Swarma时,植株变褪色且矮小,产量严重下降,甚至不适合耕种。[9]自那以后,印度黄金大米的研发就没有太大的进展。

  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对黄金大米和其他转基因作物的抵制运动,印度也不甘落后。2015年10月,印度农民联盟(北印度的一个农民组织)的成员冲进孟山都印度子公司Mahyco在哈里亚纳邦的一块转基因水稻试验田,烧毁了作物。哈里亚纳邦的田间试验违反了几项规定:首先,转基因水稻播种10天后,才拿到印度负责转基因作物田间试验和商业释放的监管机构——“基因工程批准委员会”发出的种植许可;第二,Mahyco没有按照规定将试验情况通报州和地区农业当局。

  印度尼西亚

  关于印尼的黄金大米研发的公开信息很少。自2012年以来,位于印尼西爪哇岛茂物的水稻研究中心(BB Padi)就一直检测到黄金大米。

  2014年3月,国际水稻研究所的一名研究人员前往茂物水稻研究中心,了解印尼黄金大米的后续研究情况。国际水稻研究所通过与茂物水稻研究中心负责人和其他研究人员的会谈证实,与传统的IR64品系相比,黄金大米“IR64 GR2-R”表现出较差的农艺性状。因此,2014年之后,印尼的封闭试验计划一再推迟。[10]

  尽管黄金大米在印尼的研发遭遇滑铁卢,田间试验又被推迟,但国际水稻研究所于2016年在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食品标准局 (FSANZ)提交申请时指出,国际水稻研究所在和国家农业研究和扩展系统(NARES)的成员国一道,正开展上市前的生物技术咨询,并打算向包括印尼在内的监管机构递交许可申请。国际水稻研究所称,向澳新食品标准局递交的申请是基于GR2E型大米,这是一种改良版的黄金大米。然而,印尼方面还没有就GR2E型黄金大米的研发进展披露更多的消息。

  黄金大米的产权归谁?

  农民反对黄金大米,因为他们认为黄金大米不会给消费者和生产者带来好处,而仅仅是大型农业化学品公司用来盈利的一项业务。

  第一代黄金大米(GR1,植入黄水仙基因)背后的技术由公共科学家英戈·波特里科斯(Ingo Potrykus)和彼得·贝耶(Peter Beyer)于2000年开发并申请专利。他们把这项技术的使用权转让给了先正达。先正达与包括孟山都(Monsanto)在内的其他公司协商取得其他许可来实现技术转化,然后又将技术授权返还给发明者,以在特定条款下,可以在发展中国家以“人道主义”的方式使用。

  先正达持有黄金大米的全部商业产权,包括在技术改良方面的专利。他们还直接拥有GR2的专利,也就是使用玉米基因的改良黄金大米。但该公司表示,他们不打算在发达国家销售这种大米。

  在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后,中国国有企业中国化工(ChemChina)于2017年6月斥资430亿美元收购了先正达的绝大部分股份。此后不久,中国化工收购了剩余股份,先正达被摘牌。先正达现在是一家由中国化工独资控股的私营企业。中国化工表示,计划在未来重新抛售该公司的少量股份。

  尽管新东家是中国企业,但先正达仍是一家瑞士公司。该公司董事长任建新表示,公司的目标是在未来5-10年内将规模翻倍,并通过并购等方式大幅提高种子的销量。

  先正达的官站宣称:“我们在全球的大部分知识产权都在先正达的瑞士子公司手上。我们目前没有预期这些知识产权会转让给中国公司。”以黄金大米为例,知识产权由先正达种子公司(Syngenta Seeds AG)所持有,该公司分别是两项主要专利的受让人和所有者。

  2018年,中国一家规模更大的化工集团中化集团(SinoChem)计划与中国化工(ChemChina)合并,这可能会造就一笔市值达1200亿美元的并购案。新公司将超过陶氏-杜邦,而成为全球最大的化工公司。总之,中国化工拥有先正达,而先正达持有黄金大米的所有权。目前还没有计划将这些专权转让给其他利益集团,但未来可能会有所改变。

  黄金大米远比不上天然的含β-胡萝卜素食材

  过去20年里,黄金大米的发明者和支持者一直强调,该产品对于缓解许多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维生素A缺乏症问题至关重要。的确,维生素A缺乏仍然是许多贫穷和发展中国家营养不良的常见症状之一,特别是在非洲和东南亚。据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有2.5亿学龄前儿童患有维生素A缺乏症。贫困和缺乏购买力被认为是营养不良(包括维生素A缺乏症)问题的主要原因。可是,这些问题永远也不可能靠黄金大米来解决。

  此外,黄金大米自身的属性也是一个问题,很少有人清楚它该被归为药物还是食物,因为它声称能够治疗维生素A缺乏症。菲律宾民主卫生联盟和马尼拉大学医学院的吉恩·尼森普洛(Gene Nisperos)博士指出,支持者们宣称黄金大米是安全的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人体实验或实验室以外检验的支持,因此是缺乏科学严谨性的。他们拿出来的一些研究甚至只是基于单个蛋白质特性的文献支撑。

  因此,黄金大米的直接使用和商业化是相当令人担忧的。2009年2月,有消息称,“黄金大米”项目组在中国湖南省的一所学校进行了测试,涉及68名6~8岁的学生。其中23名儿童从校园午餐中摄入了转基因大米,而此前研究人员从未就这种大米对健康的不良影响进行动物喂养实验。事件引发了一场公众大辩论;人们关心的是,在没有进行过动物喂养试验的情况下,对人体进行这样的试验是否道德,是否符合医学伦理。[11]

  争论在2015年结束,当时,《美国临床营养学杂志》撤回了一篇声称转基因水稻可以有效补充维生素A的科学论文。此前,马萨诸塞州高级法院曾驳回了其第一作者对出版社发起诉前禁令的请求。法院认为,这项研究违反了伦理道德,没有证据表明该试验事先征得了孩子父母的同意,而且该试验涉嫌伪造伦理审查的批文。[12]

  尽管儿童人体试验引发了很大争议,国际水稻研究所和菲律宾水稻研究所仍在2017年2月继续向菲律宾农业部-种植业局提交了人体直接喂养试验的申请。与此同时,据孟加拉水稻研究所的一名消息人士称,一旦开放的田间试验结束,研究人员就会在黄金大米人道主义委员会的合作组织海伦·凯勒研究所(Hellen Keller institute)的帮助下,开展儿童喂养试验,计划于2018年至2019年间在孟加拉国进行。

  黄金大米食品安全许可,只是橡皮图章

  国际水稻研究所和菲律宾水稻研究所已经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USFDA)、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食品标准局(FSANZ)以及加拿大卫生部(HC)提交了黄金大米的食品安全申请。据称,这些申请仅起到贸易许可的作用:当出口的大米中无意中混有黄金大米时,那么将不再成为贸易事件。

  尽管澳大利亚没有批准种植黄金大米,基因技术监管专员办公室(OGTR)也没有收到任何申请,2017年12月,澳新食品标准局还是认可了国际水稻研究所提交的安全数据,批准黄金大米可以在澳大利亚食用。[13]据Test Biotech,[14]一家位于瑞士的生物技术安全评估独立机构报道,向澳新局递交的申请背后有整个行业的公关运动在支撑。我们看到,在递交的材料中,就夹带了几封来自拜耳、陶氏化工和先正达等公司的信件。

  Test Biotech的进一步分析表明,田间试验所种植的植株与原GR2品系相比产生更低的类胡萝卜素 (3.5μg / g - 10.9μg / g),后者理论上能够最多产生超过30μg / g。与此同时,以前的研究表明β-胡萝卜素含量占总类胡萝卜素的80%左右,而田间试验中水稻的β-胡萝卜素占比仅为59%。因此,在营养品质方面,国际水稻研究所给人的印象是,行业提交的材料中所宣称的黄金大米潜在好处有过分夸大成分,在实地条件下根本无法达到这些指标。

  2018年3月,加拿大卫生部紧跟澳新局的步伐,也批准了黄金大米可以作为食品在加拿大销售。[15]最近一次许可在2018年6月由美国FDA发放。尽管FDA已经批准了黄金大米的安全食用,可是他们的意见实际上支持了Test Biotech的评估分析。FDA的结论是,黄金大米中的β-胡萝卜素含量过低,以至于没有任何营养价值,也就是说,转基因黄金大米不能解决营养不良和维生素A缺乏的问题。[16]

  但是我们真的需要黄金大米来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问题吗?

  像菲律宾这样的目标国家已经通过常规的营养规划项目成功地缓解了维生素A缺乏症问题。根据菲律宾国家营养委员会的数据,2003年至2008年期间,维生素A缺乏症的病例显著减少,6个月至5岁儿童的发病率从2003年的40.1%下降到2008年的15.2%,孕妇的发病率从17.5%下降到9.5%,哺乳期妇女的发病率从20.1%下降到6.4%。孟加拉国卫生和家庭福利部开展的全国营养调查显示,上世纪90年代中期,该国44%的人口已通过改善饮食来实现维生素A的达标。此外,在1995年至2005年期间,孟加拉国儿童和孕妇的患病率分别下降到22%和23%[17]。孟加拉国卫生和福利部指出,对付维生素A缺乏症成本最低、见效最快的方法是摄食富含维生素A的胶囊,同时通过饮食多样化和营养教育改善饮食。[18]印度尼西亚也采取类似的做法,6至59个月大的儿童每年服用两次维生素A胶囊。2011年进行的最新维生素A缺乏症普查显示,维生素A缺乏症水平已经低于公共卫生营养不良的标准,这意味着它不再是一个全国性的健康问题。[19]

  根据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文件显示,黄金大米所含的β-胡萝卜素还不到胡萝卜中等量β-胡萝卜素的10%。如上所述,甚至美国FDA也注意到黄金大米β-胡萝卜素含量很低的问题。引用国际水稻研究所的报告,第二代黄金大米的β-胡萝卜素含量平均只有1.26μg / g,甚至低于2000年代第一代黄金大米的1.6μg / g。

  GR2E中本就微不足道的β-胡萝卜素还会随着时间推移而降解。[20]2017年的一项研究显示,黄金大米在储存三周后,β-胡萝卜素含量仅能保留60%,而储存10周后仅能保留13%。澳大利亚的团体“妈妈揭秘转基因”(MADGE) 网络指出,如果按这种降解速度计算,“水稻收获75天以后,一个人需要吃掉31公斤黄金大米,才能摄入与吃一把新鲜西芹等同的维生素A。”他们进一步指出,“一根胡萝卜的维生素A含量等于近4公斤煮熟的转基因黄金大米。”[21]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黄金大米在本世纪头十年被认为是能拯救百万生命的VAD解决妙方,而现在支持者们只能改口说,黄金大米只是解决VAD问题的“众多方案之一”。这就回到了关键问题——我们真的需要黄金大米来对抗维生素A缺乏症吗?

  黄金大米,虚假的救世主

  技术和产品自身的缺陷和失败,导致了黄金大米的商业化一直延迟,公众也表现出“不温不火”的接受度。如果黄金大米的β-胡萝卜素含量一直保持低位,甚至容易降解,那么黄金大米将变得毫无用处,也不太可能达到帮助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的目标。因为其产量一直很低,这意味着如果农民选择种植黄金大米,他们可能会遭受经济损失。与此同时,黄金大米将把我们的农业大门向企业敞开,以利于他们引进更多的转基因粮食作物。

  黄金大米的支持者一直在指责黄金大米的批评者,认为他们应该为数百万因患维生素A缺乏症而死亡的儿童负责。但是,谁才是真正的凶手呢?

  这些挺转的组织一方面标签诋毁黄金大米的人为“蓄意破坏者(vandals)”,另一方面却又对亚洲农民和老百姓食不果腹的日常生活视为理所当然。我们各个国家本来有幸拥有丰富的资源来养活我们的人口,但贫穷和社会不公使人们无法获得安全和营养的食物。黄金大米永远无法解决维生素A缺乏症的问题,只会强化社会不平等的现状,让那些有意控制国家农业部门的人受益。

  真正的反人类罪犯是黄金大米的支持者,他们兜售的转基因产品既没有经过测试,也没有被证实是安全的。事实上,这可能会带来的结果是,“药物”比它想要治愈的疾病更有害。

  黄金大米是一种治疗营养不良的技术手段,也是企业控制农业的一种策略。亚洲人民不需要,世界也不需要。诚然,解决饥饿和营养不良的出路在于采取全面的方法,确保人民能够获得多种营养食物来源。而确保农民对种子、适当技术、水和土地等资源的控制,才是改善粮食生产、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的真正关键所在。

  注释:

  [1] Kurniawan R. Trijatmiko et.al, 2016. Biofortified indica rice attains iron and zinc nutrition dietary targets in the field.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rep19792

  [2] Jean-Yves Paul, et.al. 2016. Golden bananas in the field: elevated fruit pro‐vitamin A from the expression of a single banana transgene. Plant Biotechnology Journal.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111/pbi.12650

  [3] Ruth Kava. 2017. Golden Potatoes: Vitamin-A fortified GMO variety could help tackle childhood blindness in Africa. American Council on Science and Health. https://geneticliteracyproject.org/2017/11/22/golden-potatoes-vitamin-fortified-gmo-variety-help-tackle-childhood-blindness-africa/

  [4] Zhu et al. 2017.  Development of “Purple Endosperm Rice” by Engineering Anthocyanin Biosynthesis in the Endosperm with a High-Efficiency Transgene Stacking System. https://www.asianscientist.com/2017/07/in-the-lab/purple-rice-antioxidants-cancer/

  [5] Masipag, Sikwal GMO, KMB. 2014. Bicolano farmers continue fight against Golden Rice field tests and commercialization! Call for a GMO free Bicol. https://www.grain.org/e/4991

  [6] IRRI. 2016. There have been reports that Golden Rice field trials resulted in stunted plants and reduced grain yield. Is this true? http://irri.org/golden-rice/faqs/there-have-been-reports-that-golden-rice-field-trials-resulted-in-stunted-plants-and-reduced-grain-yield-is-this-true

  [7] IRRI. 2018. What is the status of the Golden Rice project? http://irri.org/golden-rice/faqs/what-is-the-status-of-the-golden-rice-project

  [8] Dr. Eva Sirinathsinghji. July 2014. Bangladeshi BT brinjal pilot scheme failedhttp://www.twn.my/twnf/2014/4122.htm

  [9] Allison Wilson. 2017. Goodbye to Golden Rice? GM Trait Leads to Drastic Yield Loss and “Metabolic Meltdown”. https://www.independentsciencenews.org/health/goodbye-golden-rice-gm-trait-leads-to-drastic-yield-loss/

  [10] Direct communication with Indonesia Rice Research Centre

  [11] Xinhua. 2012. China continues to probe alleged GM rice testing. http://www.chinadaily.com.cn/china/2012-09/06/content_15736980.htm

  [12] The Ecologist. 2015. Golden rice GMO paper retracted after judge rules for journal. https://theecologist.org/2015/jul/31/golden-rice-gmo-paper-retracted-after-judge-rules-journal

  [13] Food Standard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20 December 2017. Approval report – A1138. Food derived from Pro-Vitamin A Rice Line GR2E. http://www.foodstandards.gov.au/code/applications/Documents/A1138%20Approval%20report.pdf

  [14] Test Biotech. Data on 'Golden Rice' not sufficient to show health safety and indicate low benefits. February 2018. https://www.testbiotech.org/en/node/2151

  [15] Health Canada. 2017. Provitamin A Biofortified Rice Event GR2E (Golden Rice).  https://www.canada.ca/en/health-canada/services/food-nutrition/genetically-modified-foods-other-novel-foods/approved-products/golden-rice-gr2e.html

  [16] USFDA letter to Dr. Donald McKenzie Regulatory Affairs and Stewardship Leader 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 Re: Biotechnology Notification File No. BNF 000158 https://www.fda.gov/downloads/Food/IngredientsPackagingLabeling/GEPlants/Submissions/ucm608797.pdf

  [17] Hannah Ritchie and Max Roser. 2017. MicronutrientDeficiency.https://ourworldindata.org/micronutrient-deficiency#vitamin-a-deficiency

  [18] Ministry of Health and Family Welfare, Government of Bangladesh. 2008. National Guidelines for Vitamin A program in Bangladesh. https://www.nutritionintl.org/content/user_files/2014/08/FINAL-VERSION-National-Guidelines-VAS3.pdf

  [19] Depkes. 19 November 2012. Menkes: Ada tiga kelompok permasalahan gizi di Indonesia. http://www.depkes.go.id/article/print/2136/menkes-ada-tiga-kelompok-permasalahan-gizi-di-indonesia.html

  [20] Schaub et al 2017.  Nonenzymatic β-Carotene Degradation in Provitamin A-Biofortified Crop Plants. J. Agric. Food Chem., 2017, 65 (31), pp 6588–6598. DOI: 10.1021/acs.jafc.7b01693

  [21] MADGE. February 2018. An Open Letter on GM golden rice in Australia. http://www.madge.org.au/open-letter-gm-golden-rice-australia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国际共产主义战士是怎样炼成的——新见白求恩晋察冀手稿释读

新华社:习近平访问希腊并赴巴西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一次会晤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半月谈》:基层干部为何“难讲真话”?八大怪象发人深省

《红旗文稿》(2019年21期):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气质

《环球时报》:玻利维亚变天背后有美国黑手

两日热点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