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安倍经济学回顾

迈克尔·罗伯茨 2020-09-16 来源:激流网2020

2013年初安倍上台时宣传的巨大希望遗憾地落空了。安倍当时宣称了他的经济政策,很快就被称为“安倍经济学”,有三支“箭”,要让日本经济走出长期停滞。

  作者/迈克尔·罗伯茨

  翻译/忍冬子牛

  校对/从头越  

  上周末,安倍晋三宣布辞去日本首相职务。去年11月,他成为该国任职时间最长的总理。他在由新冠病毒流行和隔离导致的日本战后历史上经济最不景气的时候辞职。由于他这届政府中出现了一系列贿赂和腐败丑闻,以及他对流行病的处理不利,使得他的支持率急剧下降。

  2020年第二季度,日本全国产出较第一季度水平下降7.8%,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7.8%,季度降幅比2009年大衰退时超过60%以上。

20200916_124938_060.jpg

  然而在COVID-19冲击世界经济之前,日本已经陷入了典型的经济衰退。实际GDP在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已经出现了下降。

  事实上,2013年初安倍上台时宣传的巨大希望遗憾地落空了。安倍当时宣称了他的经济政策,很快就被称为“安倍经济学”,有三支“箭”,要让日本经济走出长期停滞。这三支箭分别是货币增发、财政刺激和结构改革。安倍阐述了他的使命:“我将打破所有阻挡日本经济的障碍并规划出一条新的经济增长轨迹。这正是安倍经济学的使命”(2017)。

  现在安倍走了,我们可以说,我称之为凯恩斯主义/新自由主义结合的安倍经济学,对促进日本资本主义的发展起到了作用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因为安倍经济学将主流经济学的所有政策建议合二为一,三箭齐发,受到了新古典主义和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的称赞。所以,日本一直是检验主流经济政策实现产出、收入和就业持续增长的功效的理想实验模型。

  所以,我们来看看安倍政府自己用来检验成功的基准,即安倍经济学文本中列出的经济增长指标:即名义GDP、失业率;通货膨胀;与利润。

  2012年底安倍上台时,名义GDP为495万亿日元。他给政府定下的目标是让日本经济达到600万亿日元。在COVID-19爆发之前,实现了多少呢?到2019年底,名义GDP达到了560万亿日元,每年增长2%左右。而实际GDP的表现更差,年均增长只有1.2%,几乎是G7经济体中最差的,略好于最差的意大利。

20200916_124938_061.jpg

  安倍经济学之所以未能实现增长目标反而让日本继续走在低增长停滞的轨道上,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日本的人口一直在下降。过去15年,日本的出生率一直低于其死亡率。

20200916_124938_062.jpg

  所以"自然"人口数(即不包括移民的人口数)下降了。

20200916_124938_063.jpg

  因此,国民产出的增加只能来自于更多的就业和生产力的增长。在安倍时期,就业人数增加(400万),主要来自女性就业人数的增加(300万),而日本在这方面的发展一直落后于世界其他国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安倍时期的失业率从4%下降到大流行前的2019年的2.5%以下。日本的劳动年龄人口从8060万人下降到7510万人,所以就业率上升了,于是失业率下降了。

  大多数新雇员是妇女和老年人,他们从事临时的兼职的卫生和社会护理工作,是工资市场的低端。超过三分之一的日本劳动力在非正规岗位工作,包括越来越多退休老年人成为合同工或临时工的。在安倍的带领下,就业率可能上升、失业率下降,但实际工资和家庭消费却丝毫没有改善。实际工资在安倍时期也有所下降。

20200916_124938_064.jpg

  资料来源:内阁办公室,作者计算得出。

  而家庭消费(你的工资所得到的)几乎停滞不前(每年仅增长0.3%)。

20200916_124938_065.jpg

  总体来讲,日本的劳动者要多花11%的时间才能挣到和二十年前同样多的工资,而且有些人加班加点都没有加班费。很多工人为了维持生计不得不做两份或更多的兼职。有的人做多份兼职,每周工作时间长达70小时。根据Lancers的研究,日本有450万的全职劳动者还在做兼职,每周除了全职工作外,平均花在兼职上的时间在6至14小时不等;有一小部分甚至还高达30至40小时。在安倍执政的期间,每个员工平均的年工作时间有所下滑,但这仅仅是因为很多新员工是兼职或者临时工——日本的年平均工作时长仍然位列全球最高之一。

  和英国乃至德国不同,移民并没有促进日本的就业。所以安倍晋三没能促进日本经济增长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劳动生产率的低增长。在经合组织的36个国家中,日本排名第21。2018年日本每小时的劳动生产率只有46.8美元(相当于4744日元);还不到爱尔兰102.3美元生产率的一半,大概只有美国74.7美元生产率的60%。

20200916_124938_066.jpg

  日本的每小时劳动生产率和人均劳动生产率都仅有美国的60%多一点。两国之间的差距一直在稳步扩大,2000年约为70%,2010年只有65%。

20200916_124938_067.jpg

  注意,美国的生产率增长自大萧条之后也是非常缓慢,所有发达国家都是如此。可以看出日本的表现是多么糟糕了。

  原因很明显。在安倍晋三领导下,国内商业投资每年只增长了1%多一点。日本的公司并没有为提高生产力投入多少资金,因此生产力受到影响。虽然资本投资占GDP的百分比从2013年的23.2%上升至2018年的24.2%,但这一比例仍低于大萧条前的时期。

20200916_124938_068.jpg

  不过安倍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为了提高日资的盈利能力。这是安倍经济学唯一达到了的目标:提高公司利润。我在2012年就说过,安倍经济学的真正目的是提高日本资本主义的盈利能力,而这是以牺牲劳动者为代价的。这就是安倍经济学的第三支箭:即所谓结构性改革——通过放松对劳动力市场的管制,加强私有化并减征利润税等措施来降低生产成本。这些措施旨在提高日本资本的剥削力度和利润率。为此,安倍步了川普的后尘,大幅削减企业的利润税,还调高了员工的社保缴款数额,以减轻雇主的负担。

20200916_124938_069.jpg

20200916_124938_070.jpg

  结果就是国民经济中劳工收入减少,利润增加。在2013至2018年安倍执政时期,公司利润翻了一番,但是2019年经济又陷入衰退。

  即便如此,安倍经济学并没能让资本利润率恢复到大萧条前的程度。尽管大家都对主流/凯恩斯经济学抱有很高的期望,但是安倍经济学失败的原因也在于这里。

20200916_124938_071.jpg

  该收益率度量是根据Penn世界表9.1中的IRR系列编制的,并使根据NRR上的AMECO数据库对2018年和2019年进行了估计更新。

  拿关键的政策目标——恢复每年2%左右的通胀水平来说,这又如何呢?年平均通胀率仅为0.8%,因此,安倍经济学的第一支箭,货币增发、量化宽松等,即使按其本身的说法,也惨遭失败。

  还有另一个减少预算赤字和公共部门债务水平,更多地依靠税收而不是债券发行的目标又实现的如何呢?在安倍的领导下,政府还是有预算赤字(尽管有所下降),而公共债务比率继续上升,不过上升的比较缓慢。因此,直到新冠肺炎爆发前,对借款的依赖(债券占支出的比例)都有所回落。但是,所有这些财政刺激措施都没能避免日本在2019年重新陷入衰退,这就是安倍经济学的第二支箭。

20200916_124938_071.jpg

  在安倍辞职之前,政府又提出了一个2020年财政补充预算,其中包括向所有居民提供100,000日元现金援助。此举把对债券的依赖率提高到了45.4%,导致日本政府的债券在2020年的发行量达到了创纪录的58.2万亿日元。该比率达到了大萧条时期50%以上的水平。

  所以万变不离(凯恩斯主义)其宗……

  原文链接:迈克尔·罗伯茨的博客——一个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的博客

  https://thenextrecession.wordpress.com/2020/08/31/abenomics-a-review/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于10月26日至29日在京召开

习近平同古巴领导人就中古建交60周年互致贺电

旧文重发 | 写给曲婉婷的信: 从头再来,方能地久天长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定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于10月26日至29日在京召开

《中国纪检监察报》:军号嘹亮——抗美援朝珍贵文物背后的故事

习近平同古巴领导人就中古建交60周年互致贺电

两日热点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一字之差的初心与使命——歌剧《江姐》歌词、对白改动评析(修订版)

楼继伟:现有5G技术很不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