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迎春:也谈毛泽东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评《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派奠基人和开创者》

迎春 2019-07-11 来源:乌有之乡

作者混淆了毛泽东经济思想与毛泽东有关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贡献的区别,把毛泽东的经济思想直接等同于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因而是不符合实际的,是错误的。

  也谈毛泽东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评《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派奠基人和开创者》

  迎      春

  探讨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是一个很好的命题,但是,张宇在《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学派奠基人和开创者》文章(以下简称《文章》)中所说:“毛泽东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有什么贡献呢?他提出了什么样新的见解和理论呢?第一,坚持政治挂帅,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等十条,这十条是毛泽东对于经济问题的一些看法,属于意识范畴,根本就不是客观的经济关系,不属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范围,因而是完全错误的。我们认为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大贡献,是他在《关于理论问题的谈话要点》中指出的:“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很容易。”(《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3册    第413页)一般的经济思想属于意识范畴,不是经济关系,不属于政治经济学的范围,商品经济则是一种经济关系,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研究范围,因此,说毛泽东关于商品经济是社会主义复辟资本主义经济根源的理论,是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继承和发展,是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新的贡献。

  一,只有经济关系(包括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关系)的论述才属于政治经济学范围

  《文章》对于毛泽东的贡献列举了十条:包括:坚持政治挂帅,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走群众路线,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兼顾国家、集体和个人利益;“向科学进军”“实行技术革命”; 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价值法则是一个伟大的学校,是建设社会主义的有用工具;社会主义经济是波浪式发展的;农、轻、重协调发展,“两条腿走路”;立足自力更生;社会主义是不断发展的等十条,这些确实是毛泽东提出的十分重要的论述,但是,这些都不是有关经济关系的论述,而属于对于事物的主观认识,不属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范围,因而不是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譬如,《文章》中列举的政治挂帅,政治工作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就是论述政治与经济工作之间的关系,不属于经济关系的论述;又如列举的“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就是人们对于社会现象的一种主观的要求、愿望,也不是对于客观存在的经济关系的论述。只有有关经济关系的论述,才属于政治经济学的范围。因此,把上述十条列入毛泽东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贡献是错误的,混淆了对于客观经济关系论述与一般主观认识之间的原则界限,混淆了历史唯物主义与历史唯心主义之间的界限。

  马克思的第一大发现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列宁指出:“他们(指马克思和恩格斯——引者注)的基本思想是把社会关系分成为物质关系和思想关系。思想关系只是不以人们的意志和意识为转移而形成的物质关系的上层建筑,而物质关系是人们维持生存的活动的形式(结果)。”列宁所说的“物质关系”,就是经济关系。“在此以前,社会学家不善于往下探究象生产关系这样简单和这样原始的关系,而径直着手探讨和研究政治法律形式,一碰到这些形式是由当时人类某种思想产生的事实就停留下来;结果似乎社会关系是由人们自觉地建立起来的。”“马克思关于社会经济形态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的基本思想,是在根本上摧毁这种妄想以社会学自命的幼稚道德的。马克思究竟怎样得出这个基本思想呢?他所用的方法就是从社会生活的各种领域中划分出经济领域来,从一切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来,并把它当做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基本原始关系。”(《列宁选集》第18、7、6页)毛泽东提出的“坚持政治挂帅”、“群众路线”、“消除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等都是正确的原则,但是,这些都是物质关系的上层建筑,是无产阶级的意愿,而不是现实的经济关系。所以,把这些“意愿”作为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显然是错误的。

  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是客观存在的生产关系。马克思著的《资本论》就是研究资本主义雇佣劳动生产关系的经典著作。“他(指马克思——引者注)从各种社会经济形态中取出一个形态(即商品经济体系)加以研究,并根据大量材料把这个形态的活动规律和发展规律做了极详尽的分析。这个分析仅限于社会成员间的生产关系。马克思一次也没有利用这些生产关系以外的什么因素来说明问题,但他使我们有可能看出商品生产的社会经济组织怎样发展,怎样变成资本主义组织而造成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这两个对抗的(这已经是在生产关系的范围内)阶级,怎样提高社会劳动生产率,并从而带进一个与这一资本主义组织的基础处于不可调和的矛盾地位的因素。”“马克思也推翻了那种把社会看做可按照长官意志随便改变的、偶然产生和变化的、机械的个人结合体的观点,第一次把社会学置于科学的基础上,确定了作为一定生产关系总和的社会经济形态的概念,确定了这种形态的发展是自然历史过程。”“唯物主义历史观始终是社会科学的别名。”“这个理论所企求的只是说明资本主义社会组织,而不是说明任何别种社会组织。既然运用唯物主义去分析和说明一种社会形态已经取得如此辉煌的成果,那么,十分自然,历史唯物主义已不再是什么假设而是经过科学检验的理论了,十分自然,这种方法也必须应用与其余各种社会形态”。(《列宁选集》第一卷    第9、10、13页)

  上面我们大段地引用列宁的话,是因为这些话充分说明历史唯物主义、经济关系和《资本论》之间的关系,为理解毛泽东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具有重大意义;说明生产关系才是一切社会关系的基础,是决定社会性质的关系;《资本论》以资本和雇佣劳动经济关系为对象,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发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把社会学置于科学的基础之上。因此,我们不能把毛泽东的一些的观念(尽管是反映客观事物的观念)作为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如果不把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如有关商品经济的论述作为贡献,而把政治挂帅等作为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就背离了历史唯物主义,背离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学。

  现在有些人不重视对于生产关系、经济关系的研究与考察,以至于把资本与雇佣劳动的经济关系也说成是社会主义经济,造成了世界级的笑话;有些人不懂历史唯物主义,以为长官意志可以决定经济的发展,根本不研究经济发展的客观趋势,最终必将被甩进历史的垃圾堆。

  二,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

  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就不可能不涉及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因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和《资本论》一样,是揭示生产关系发展规律的科学。《资本论》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的发生、发展和灭亡的规律,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则是揭示社会主义经济关系发展变化的学科,是对于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社会转变这一历史趋势的反映。

  毛泽东深深认识到经济关系在社会关系中的决定性地位,因此,新中国建立以后,他牢牢地抓住占经济和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农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牢牢地抓住建立、巩固、发展公有制经济关系这个关键环节;毛泽东在建国以后发动了一系列的群众运动,最终目的也是为了巩固、发展社会主义公有制。

  毛泽东重视生产关系、经济关系的社会主义改造,说明他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但是,还不能就说是他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

  马克思列宁主义早就说过,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制度以后,要建立公有制的社会主义经济关系,而且列宁、斯大林领导苏联人民进行了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因此,不能说毛泽东对我国经济的社会主义公有制改造,是对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贡献。

  说毛泽东提出商品经济的存在,是社会主义阶级斗争和复辟资本主义的经济根源,是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贡献,这要从社会主义存在阶级斗争说起。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明确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马恩选集》第三卷    第21页)列宁说:“在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中间隔着一个过渡时期,这在理论上是毫无疑义的。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兼有这两种社会经济结构的特点或特征。这个过渡时期不能不是衰亡着的资本主义与生长着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换句话说,就是已被打败但还未被消灭的资本主义和已经诞生但还非常脆弱的共产主义彼此斗争的时期。”(《列宁选集》第四卷   第84页)可见,马克思和列宁都认为,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之间的过渡时期,存在着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斗争。不过他们都没有亲身经历农业社会主义改造。

  斯大林领导苏联人民进行了农业集体化,使全部生产资料实现了公有制。他据此宣布苏联社会不存在阶级斗争,认为实现农业集体化以后,社会上就不存在阶级斗争;商品经济“决不能”发展为资本主义生产,“注定”为发展和巩固社会主义的生产服务等,而且为社会主义“制定”了基本经济规律,大体是发展生产,满足需求,完全排除了阶级斗争的经济内容。毛泽东发现了斯大林的这些错误,继承和发展了马列主义关于过渡时期的理论,在与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的激烈论战和总结了社会主义发展的历史经验,提出了过渡时期存在阶级斗争、斗争的主要对象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要进行文化革命等一系列科学论断,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继续革命理论——社会主义阶段的马克思列宁主义。但是,却没有回答社会主义(过渡时期)存在阶级斗争的经济根源问题。

  多年来毛泽东一直思考着这一问题。1958年张春桥发表了《破除资产阶级法权思想》的文章,他立刻让《人民日报》转载,并加写了按语。不过这篇文章还只提出了法权的问题,没有涉及过渡时期的经济关系。1976年他发表的《理论问题谈话要点》和《毛主席重要指示》,明确指出商品经济是过渡时期存在阶级斗争的经济根源,把社会主义存在阶级斗争的理论置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础之上。可见,有关商品经济是社会主义阶级斗争的经济根源等的论述,才是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由于我们已经写过《开辟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新篇章——从毛主席<关于理论问题的谈话要点>说起》、《从斯大林“犯了大错误”到继续革命理论》等文章论述了,这里就不重复。

  《文章》这一部分最后还说:“毛泽东的社会主义经济思想从总体上还属于传统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的范畴,难免有其历史局限。特别是其中的一些意见,如主张限制资产阶级法权并主要依靠群众的政治思想觉悟推动经济发展等,明显超越了历史发展的阶段,夸大了人的主观能动性,为‘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灾难性局面埋下了伏笔。其中的教训也是需要我们必须深刻反思和汲取的。”这里所说的“传统的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什么“为‘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灾难性局面埋下了伏笔”等论断,错误更加严重。由于本文主要是探讨毛泽东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对此就不在这里展开分析了。

  总之,由于作者不懂客观存在的经济关系与主观意识之间的区别;不懂政治经济学是关于经济关系的论述,与一般经济思想之间的区别,混淆了毛泽东经济思想与毛泽东有关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贡献的区别,把毛泽东的经济思想直接等同于对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贡献,因而是不符合实际的,是错误的。

查看全部

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相关文章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老田 | 见证农村社会的历史性质变: ​兼谈什么是人民的历史以及传统乡村的现代转型问题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郝贵生:参观李大钊同志故居纪念馆的几点感受

两日热点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千里跃进大别山——毛主席的神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