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天眸|清明时节思“清明”

天眸 2023-04-01 来源:乌有之乡

愿与更多的网友携起手来,共同维护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又是一年清明祭。人们在这个兼具自然与人文两大内涵的节气点上,各个红色网站包括抖音、快手等,祭拜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文章和文艺作品竞相刊出,犹如春风扑面。当《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和《宁波日报起诉红歌会案二审开庭》映入眼帘,字字扎心,句句醒人。顿感四月倒春寒,一夜回到解冻前。再看其余各个红色网站,也都是在同样的风雨中前行。他们一无国家财政拨款;二无资本企业赞助;但他们怀揣着共产党人的一颗初心,在极其艰难的处境中,特别能战斗;高高举起毛泽东思想旗帜,“封雨”无阻地走到今天,何其难也!

  《乌有之乡网站募捐公告》中写道:到今年九月,乌有之乡将迎来建立二十周年的时间节点,期待那时我们能共同庆祝纪念。近二十年来,乌有之乡在反对帝国主义(美西方帝国主义、霸权主义)、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诋毁否定毛主席和毛泽东思想及革命英烈,否定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道路和成就)、反对新自由主义(鼓吹市场化、私有化、买办化、资本全球化)、反对修正主义(阉割歪曲抹黑淡化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宣传捍卫毛泽东思想、捍卫共产党的领导、捍卫社会主义制度、捍卫工农兵劳动人民利益、捍卫人民共和国的国家安全的意识形态斗争中,乌有之乡大力弘扬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坚持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积极战斗,走过了曲折复杂的艰难历程,为下岗工人、失地农民、被欠薪民工、码农等深受剥削和压迫的劳动人民积极发声,使得一些爱学习肯思考的劳动群众及其优秀子弟从思想上政治上逐步清醒觉悟起来,让一些积极向上的进步青年找到了人生方向……近几年来,时局维艰。大疫影响,尽人皆知。妖魔鬼怪,暗中作祟。如今,我们迫不得已向大家提出不情之请。因为网站处境十分艰难,经费缺口压力很大,现向广大热心红友进行募捐,恳望得到大家的支持和帮助,以期能够缓解压力,度过艰难时期。有人劝我们放弃阵地,不要再办下去了,我们认为这是不合适的。再难,也要坚守!我们的信念来自于对毛泽东思想的信仰,来自于对劳动人民的热爱。上甘岭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可以因战斗而牺牲,但是绝不可以因困难而放弃。

  《宁波日报起诉红歌会案二审开庭》写道:在前面宁波日报这家公司起诉另一家知名爱国网站昆仑策网的案件中,有多篇都是梁衡写毛主席的文章,也是转载自中央级党媒党报。后来法院不顾昆仑策网公益之性质,完全不采纳昆仑策的辩护意见,二审仍然判决昆仑策网败诉,赔了原告不少钱。……如此一来,所有红色的公益性的爱国网站都可能面临被起诉的可能和风险。因为大家几乎都转载过中央级党媒的关于英烈的或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文章,这样的做法一旦被允许,甚至国家的司法机关进行认可,此歪风邪气必定滋长蔓延,长此以往,后果不堪设想。故而,必须与这种歪风邪气作坚决斗争,决不能让其轻易得逞。

  我看到对这些红色网站的遭遇,回想起自己做为他们的网友、读者、作者经历过的往事,心中五味杂陈!

  我是2010年5月15日才知道乌有之乡的,当时南皮县文化馆有位同志问我,你是个油画家,你爱画毛主席,你对《毛泽东意外归来》这幅油画怎样看?我说没见过这画。他说乌有之乡昨天刊登了这张画和评论文章。我问乌有之乡是画册吗?他说你竟然不知道乌有之乡,是个很有名的红色网站啊!

  我怀着几分好奇,第一次浏览乌有之乡,找到一天前刊出的油画《毛泽东意外归来》,画面显示:《红灯记》中的手提红灯的李铁梅和共产党员李玉和,父女二人跑到另一个世界把毛主席请来,美国总统布什和陈良宇等中国官员、商人、学者们正在室内进行不可告人的交易,被冲进来的毛主席“捉了一个现行”。作者用穿越时空的移埴手法,在构图和色调上完全摹仿俄国杰出的批判现实主义画家列宾1882年创作的《意外归来》,把原画中的人物改头换面,其政治意含远远大于它的艺术特色。让人惊奇,发人深思。再读该网页上“历史”、“思潮”、“争鸣”等栏目的文章,振耳发聩,记的那天看到有位叫子觉的作者《给乌有之乡的感谢文》中这样介绍:“感谢乌有之乡的创建者和运作者们,这是一个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网站。它用行动和事实继承发扬了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思想精髓为人民服务!乌有之乡是一个遍地真理的圣地。这里没有诱导,更没有蛊惑。这里只有铁的事实和客观真理,只有和当前不良规则搏斗的痕迹。人们在这里可以不断地学习真理,认识真理,领悟真理。从而使自己不断地前进与进步,使自己不再是只为躯壳而活的人。成为一个有信仰,有追求,有灵魂的人。”

  从这一天起,我对乌有之乡产生了兴趣,成了忠实的读者,后来在链接中发现还有红歌会、昆仑策、民族复兴、橘子洲头、红旗、毛泽东思想旗帜等一批红色网站,与乌有之乡遥相呼应,为捍卫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各自为战。

  十年后的2021年5月18日,我去大寨拜访全国劳动模范、大寨党委书记郭凤莲,即兴写了《走到大寨红旗下》。第一次投稿乌有之乡,很快刊出了。从此我利用空余时间投稿,现已有38篇文章列入乌有之乡作者专栏。我也给红歌会、昆仑策、民族复兴、橘子洲头、红旗,中红网等投稿,感觉就像又回到火红的毛泽东时代,我十八岁(1970年)那年,是祖国西北边疆的一名小兵。开始在解放军文艺、新疆日报、新疆人民出版社、河北画报等报刊发表作品的时候,遇到的各位编辑们,都是同志式的互助合作关系,作者投稿无稿费,辑辑帮作者改稿不计分文,都共同为作品负责,这个光荣的传统,在今天的乌有之乡、红歌会、昆仑策、民族复兴等红色网还能感受到。这些红色网站的编辑们善于挖掘新人新作,热心帮作者疏通语句、深化主题、拔高思想。为作者与读者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

  遗憾的是,我在乌有之乡刊发的每篇文章,在手机上都标有红叹号“已停止访问该网页”而无法链接转发。刊发在红歌会、民族复兴等红网的文章也不止一次地被删除。更令人心痛的是,去年九月八日,我的微信被限制了,以至于第二天的九月九日无法在朋友圈发布怀念毛主席的言论了。半个月后虽解禁了,但纪念毛主席或点赞朋友圈内有关歌颂毛主席的作品,仍然发不出。我只好从此不再用微信在群内发声。如剪翼之翼之鸟,欲飞不能,欲罢不忍。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记载:物至此时皆以洁齐而清明矣。在迎接清明节这个美好的好时令之时,也企盼乌有之乡和红歌会等红色网站也迎来“清明”的政治生态。我们网民早已望眼欲穿。

  我做为老读者和新作者,被乌有之乡和红歌会等红色网站艰苦卓绝、不屈不挠的斗志而感染,常思考红色网站在这样的政治生态里为什么能够存在?带着这个问题,我打开《毛泽东选集》第一卷,重读《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阶级的经济的剥削和政治的压迫比从前更加厉害。从广东出发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到半路被买办豪绅阶级篡夺了领导权,立即转向反革命路上,全国工农平民以至资产阶级,依然在反革命统治底下,没有得到丝毫政治上经济上的解放。”这是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从高潮转入低潮,白色恐怖笼罩全国。部分同志对革命前途感到悲观或觉得渺茫,有些人甚至提出了“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不知道中国革命该走什么路。毛泽东在1928年10月5日为中共湘赣边界第二次代表大会起草的决议案时,指出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的原因,从五个方面解答了党内同志的疑问,用发展的眼光指明工农红军战斗的方向,在革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95年后,重读这篇著名的雄文,仍然可听到最初为了中国人民“政治上经济上的解放”而激烈跳动的心声,可见中国最早的红色政权为之奋斗的初心历程。

  我们今天步入了互联网的新时代,随着移动互联技术的普及,人们真正做到了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不论是大洋彼岸的美国大选还是俄乌战火,不论是“联想事件”的大讨论,还是乡间某家某户的婚丧嫁娶,都可以通过网络很快传递到千里之外。这种信息获取模式的变化在便利了人民群众生活的同时,也把很多政治生态中的问题凸显了出来。40多年来,人们发现改的不是建国前国民党时代的旧体制,改的是毛主席和劳动大众用鲜血和汗水开创的“政治上经济上的解放”新体制。又改回国民党时代的两极分化,又循环往复的重演压迫与被压迫的人类苦难史。所以,网民们自发的在互联网上,以“联想事件”为导火索,用当初“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对40年来的实践进行检验的大讨论,现已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一元化的主流媒体对群众山呼海啸般的大讨论没有一字报道,各级政府官员没有一句表态,而红色网站,如乌有之乡、红歌会、昆仑策、民族复兴、橘子洲头、红旗、毛泽东思想旗帜网等,把民间这场史无前例的大讨论从一个高潮推向一个新的高潮,传递出社会最底民众真实的心声。从这些红色网站里先后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红色网友,创建新网站和一批自媒体账户,在舆论阵地上树起一面面红色的旗帜,成为表达民意人心的网络平台。

重庆邮电大学法学院王玉娥2009年发表的《关于中国红色网站建设的调查研究——以中国红色网站联盟为基点》有图如下:

  据教育部有关统计,全国创办“红色网站”的院校已达250多所,占全国高校的五分之一。如北京大学的“新青年”网、上海交大的“焦点”网、天津南开的“觉悟”网、西北工业大学的“红土地”网等。从大学到企业和乡村,从北京到边疆,红色网站如星星之火在燎原。目前红色网站知多少?倒底有多少红色微博和红色自媒体?还未确切的统计数据,我们可以从另外的角度来看互联网上网民们对传统媒体的颠复与重构,现在有些单位公款订的各级报纸没人看,干脆堆在收发室里,攒一段时间当废纸卖掉,各单位花钱办的电视台和网站,成了单位领导开会或作秀的平台,自己哄着自己乐,有多少群众看呢?这是一笔很大的浪费!如今中国十几亿人民不断加入了互联网大军,在互联网上,每一个网民都是平等的个体,大家具有平等的话语权。网络上不仅人人平等,也可以人人参与。互联网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人们的社会参与方式。每个人都可以是信息的发布者、传播者和接受者,在开放的互联网平台上,随着信息来源渠道的多元化,人们不再是被动听从单方面宣传报道的接受者。飞鹰堡在2021年3月12日发布的《“拉面哥”的热度为何能盖过“两会”?》一文分析的数据显示:2021年3月8日全国两会相关资讯为426万条,而朴实本分的“拉面哥”为862条,还不及“拉面哥”的一半。日均资讯搜索上,两会是88万,“拉面哥”是972万,一人热度远远盖过两会的现像,给我们带来许多的思考。

  互联网自诞生的那天起,就注定要演变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和意识形态的前沿阵地。一批有着红色基因的学者冲上来,建起一个个红色文化堡垒。今天的红色网站为什么能够存在?深究起来有许多原因,我看最主要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毛主席万岁!一个是人民万岁!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开国大典,当游行群众高喊着“人民共和国万岁”“毛主席万岁”时,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的回应“人民万岁”“同志们万岁”。这一真实互动的场景成为具有象征意义的永恒定格。

  群众高呼“毛主席万岁”,因为毛主席曾实实在在把人民群众捧到最高,高到让人民群众当家做主人,改变了数千年以来老百姓在官员面前“战战兢兢”的形象。彻底颠覆了沿袭千年统治阶级欺骗人民的权源观,石破天惊地提出人民授权的全新观念,他最著名的“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工人阶级给的,是贫下中农给的,是占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广大劳动群众给的。”(摘之《红旗杂志》1968年第四期社论),他还把听取群众意见、集中群众智慧当作制度和律条。他讲得最震撼的一句话:中国人站起来了!他讲得最朴实的一句话:为人民服务!他讲得最感恩的一句话:人民万岁!所以,他在世时,群众激情高呼“毛主席万岁”!他逝世后的四十多年里,群众深情高呼“毛主席万岁”!今后的百年千年,人们仍然会不停地高呼“毛主席万岁”!在今天和未来,“毛主席万岁”的含意是社会劳动大众“政治上经济上的解放”象征,所以,前几天发生了由欧州和拉丁美州十四个国家共产党组织联合发起成立“国际共产联盟”大事件。确定把毛主义做为世界革命的唯一的指导思想。虽然毛主席早已逝去,毛泽东时代的历史已流远,但毛主席播下的种子、已深深地植入人民的心田。他留下的薪火,已广布民间。他的思想理论,己成为中国和世界新文明的形态。因此,毛主席永远活在人心里,“毛主席万岁”!

  “人民万岁”反映了毛主席“人民创造历史的唯物史观”。人民是一个群体概念。指以劳动群众为主体的社会基本成员。他们是沙砾、是砖石、是火柴、是蜡烛!他们是土粒也是高山,是小河也是长江,是白云也是蓝天,是浪花也是大海!“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为人民服务”这些首创论断,让从前做牛马,翻身当主人的工人农民群众,焕发出改天换地的极大热忱和无穷能量,人的真善美在毛泽东时代得到了最灿烂的展现。涌现出千千万个农民陈永贵、工人王进喜、士兵雷锋、干部焦裕禄,遍地英雄开创了奔向共产主义的人间正道。毛主席的理想,就是人民的理想,已化作人类共产主义事业的“接力跑”,所以“人民万岁”!

  “两个万岁”体现毛主席和人民不可分离,体现党性和人民性的高度统一。

  “两个万岁”是今天的红色网站存在的灵魂和力量的源泉、这些红色网站,带着对网络信息时代的期许,立足“两个万岁”开创未来。

  当下乌有之乡和红歌会的困境,引起网民们的强烈关注,说明反动势力对红色网站的绞杀步步紧逼,也暴露出我国网络的运行和管理仍存在制度缺位和法律缺失的弊端。能让那些黄色下流的段子和视频在网上丑态百出,自由泛滥。却屏闭风清气正的鸟有之乡;能允许宁可坐在宝马里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节目长期热播,却限制爱国网站相关文章;能允许不愿作工的工人、不愿种地的农民上星光大道加油门,却对红歌会只设路障不设路标;网络世界空间无限,为什么就容不得红色网站正常运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网民们对此早已烦透了,正气得不到弘扬,歪风邪气必然盛行。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无奈,甚是无奈!

  《诗经 .大雅 .大明》有“肆伐大商,会朝清明”,从自然节气清明到社会政治清明,古来都有清晰的寓意,政治清明就是政治生态系统要面向生活、面向实际、面向人民群众。因为“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要允许群众说真话,让群众能够更加自由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意见,让群众更好地去实行自身的权利与义务。毛主席说“要把脱离群众、卑视人民看成是对中国共产党的切肤剜肉,应该痛彻心扉。”(摘之共产党员网2013年01月08日《血肉关系》) 今天某些官脱离群众、卑视人民己相当严重,某些官媒确实存在假话、套话、空话、废话,逐渐丧失了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何以成为痼疾?因为远离了人民群众。远的不讲,就说眼前主流媒体都在宣传海南省官方正式发文:对民营企业家涉案人员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不判实刑的不判实刑,能不继续羁押的及时予以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请问有没有考虑普通百姓们的感受?古时候刑不上士大夫,今40年的改革创新为刑不上企业家,怪不得柳传志任凭群众口诛笔伐,稳坐钓鱼台!大大小小的企业家吃的、穿的、住的,与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上不起学的工人农民比,已是天上地下。企业家们因为有钱,就可以可以免捕,免起诉,既是进了监狱,和平头百姓也是不同的待遇,可减刑,也可以保外就医,可以住高级间。享受与贪官一样的法律特权,其实企业家一点都不比贪官干净。当法律在百姓面前变成斑斓虎,在权贵面前变成小狸猫,这让老百姓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从何而来?老百姓心里的苦处向谁诉说?好在可到红色网站发声,这些与人民血肉相连的民间的红色网站,却又无时不处于被挤压的状态中,为什么政治生态不能善待这些红色网站呢?每念及此,就有毛主席讲的那种痛彻心扉。

  今年这个清明节,笔者试图探寻红色网站的未来能有一个清明的政治生态。打油诗曰:

  不该屏蔽乌有乡,起诉红歌更荒唐。

  清明时节思清明,春光未至盼春光。

  互联网上求真理,两个万岁震天响。

  点击人心听惊雷,链接时代大文章。

  愿与更多的网友携起手来,共同维护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11月28日至29日在上海考察调研

彭光谦|毛主席开创中国社会主义道路功昭千秋

毛远新:毛主席谈科学技术【修订重发】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习近平11月28日至29日在上海考察调研

相约12月26日,共赴韶山!

从张桂梅校长到《我本是高山》,之一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两日热点

相约12月26日,共赴韶山!

毛主席为什么从来不韬光养晦?从这一点来领悟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大帝的新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