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凛冬已至,欧洲人过得怎么样了?

洛书 2022-11-25 来源:朝阳少侠公众号

对于当下的欧洲,能否重拾勇气、凝聚智慧,直面挑战、做出改变,从困境中脱身,从危局中破局,暂且留待时间给出答案吧。

  乌克兰危机已经延宕大半年。在这场旨在拖垮俄罗斯的“代理人战争”中,乌克兰是棋子,欧洲是棋盘。乌克兰山河破碎自是令人扼腕,而夹在中间的欧洲也正在陷入二战以来最严峻的困境。

  ▲俄乌冲突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实施了多轮制裁,全方位、无差别的制裁在能源、粮食、社会等领域产生严重外溢效应,对欧洲经济社会造成重大影响。(漫画 | 刘蕊)

  冷!能源危机愈演愈烈

  危机爆发以来,美国持续拉拢盟友对俄罗斯展开全方位制裁,不惜让欧洲“断气”“断油”。受到生活成本飙升、通胀高企等一系列压力影响,欧洲今年冬天能源支出较往年高出十倍,导致出现几代人以来最严重的能源困境之一。

  ▲2022年9月,位于威尔士卡迪夫的一座加油站外挂起“无油,抱歉”的标识。

  根据英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截至2022年9月中旬,45%的英国民众表示难以负担能源账单,许多较低收入家庭不得不挨冻受饿。“夜里不开灯”“冷了不开暖气”……不少人只能如此熬过漫漫长夜。

  德国工商大会2022年11月发布报告显示,德国企业因能源成本高企而被迫削减生产规模。逾四分之一化工企业与16%的车企被迫减产,另有17%的车企计划将部分生产线迁至国外。

  能源危机还导致一些国家农业成本持续上涨。根据法国农业部2022年10月公布的数据,截至2022年8月,法国农业成本平均上涨28.7%,而其中化肥和能源价格涨幅更是分别高达84.8%和42.4%。如此高昂的成本令不少当地菜农举步维艰。

  天气越来越冷,虽然欧洲国家政客纷纷坚称能“挺过冬天”,然而政治口号不能取暖,就算欧洲人能咬牙捱过今年,那明年呢?

  难!经济危机复杂难解

  欧盟GDP全球占比从1980年的31%降至2021年的17.8%,正在急剧丧失经济优势地位。能源危机重创欧洲制造业竞争力,大批企业被迫关停或外迁,引发“去工业化”之忧。面临重重危机的欧洲正从全球性力量回归地区性力量。

  欧洲的财政和就业压力已不堪重负,叠加至本就脆弱的经济金融基本面,欧洲正面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通胀和经济衰退。2022年8月,欧元兑美元汇率一度触及甚至跌破平价(即1欧元兑1美元)关口,跌至近20年来最低值。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美联储为规避风险收紧货币政策、多次加息,将危机转嫁他国;另一方面是欧洲本身经济疲软,却盲目追随美国对俄罗斯实施多轮制裁。在内外因素夹击之下,欧元暴跌成为意料之中的现实。

  闹!社会危机积聚激化

  危机导致大量乌克兰难民逃往国外。根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2022年11月公布的数据,已有近800万名难民涌入欧洲其他国家,其中大部分难民进入波兰、德国、捷克等国。难民涌入加剧了欧洲的生活成本危机,抗议和罢工在多个欧洲国家持续蔓延。

  ▲2022年9月3日,7万多名捷克民众聚集在首都布拉格市中心的瓦茨拉夫广场进行示威,要求政府采取更多措施控制飙升的能源价格,同时高呼反对欧盟和北约的口号。

  在罗马尼亚,民众吹着喇叭、拉起横幅,表达对物价飞涨的失望。在法国各地,逾10万民众走上街头,声援罢工已久的炼油工人。捷克示威者批评政府在能源危机面前束手无策。英国铁路、港口、邮政等多个行业联盟集体罢工,要求政府解决薪资纠纷。

  乱!政治危机轮番上演

  面对能源短缺和经济下行压力,欧洲多国政局陷入混乱。英国在7周之内出现3位首相,特拉斯作为史上“最短命”首相,任职仅45天即辞职,被网友调侃称“任期还没生菜保质期长”。意大利成为二战后首个极右翼掌权的欧洲大国。极右民粹力量在瑞典、法国等国影响上升。欧盟中六成国家政府由3个及以上政党组成,政坛进入碎片化不稳定期,政治极化和社会分裂愈演愈烈。

  ▲2022年10月20日,特拉斯在唐宁街10号外宣布辞去首相职务和执政党保守党党首职务。

  欧洲已从战后繁荣稳定和一体化的标杆沦为地缘冲突的前沿阵地,乌克兰危机的“伤口”持续流血,“和平红利”大量消耗,内耗不断、元气大伤。

  这为欧洲各国政府敲响了警钟:欧洲各国政府倘若继续任由乱局失控,还不着手遏制通货膨胀和生活水平下降等状况,恐怕都要重蹈覆辙。

  如今的欧洲,必须回答四个问题:

  “唯美是从”还是战略自主?

  乌克兰危机不断掏空欧洲战略自主的经济社会基础,北溪天然气管道爆炸炸断了欧俄“藕断丝连”的退路,欧洲自主雄心和实力之间的差距不断扩大。

  ▲2022年9月,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向德国输送天然气的“北溪-1”和“北溪-2”管道位于瑞典和丹麦附近海域的部分出现四处泄漏点。

  随着自身利益屡遭美国“割韭菜”,马克龙强调“不做任何大国附庸”,德国副总理哈贝克等领导人抱怨美国开出“天价”天然气账单,对美国不满情绪不断发酵,欧美“应激式团结”出现微妙变化。

  面对俄乌冲突的紧张局势,欧洲若还想在地缘政治博弈的棋局中维护自身利益,追求战略自主是至关重要的筹码,其中对美自主更是重中之重,否则将难逃为人鱼肉的悲剧。

  政治正确还是民生优先?

  当前“挺乌反俄”压倒一切,欧洲跳不出“政治正确”陷阱,价值观外交上头,一脚油门踏上了斗俄的单行道。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坚称“摆脱能源依赖将造成严重困难,但这是捍卫民主必须付出的代价”。

  ▲2022年11月15日,有导弹坠入波兰东部靠近乌克兰的边境地区,造成2人死亡。事后,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表示,初步分析认为爆炸事件是由乌防空导弹造成。

  但随着对俄制裁反噬自身,多国“乌克兰疲劳”愈演愈烈,反战厌战情绪弥漫,老百姓更关注日子怎么过、未来怎么办。民调显示,85%的德国民众对未来感到焦虑不安,四分之三的德国人不相信乌克兰会取得军事胜利,三分之二的人认为只有通过谈判解决才能结束乌克兰战争,五分之四的人认为应当继续与俄罗斯保持对话。

  众人皆颂民主之“正确”,何人哀民生之多艰!西式民主制度不接受任何质疑,却无力解决各种治理危机。民调显示,英法德等国民众,特别是青年一代认为民主制度运行糟糕,他们生活在“虚假民主”中。若部分政客仍执迷不悟,相信老百姓终会选择“用脚投票”。

  同舟共济还是各奔东西?

  危机下欧洲各国“抱团取暖”诉求上升,欧洲政治共同体首次峰会姗姗来迟,欧盟秋季峰会就“能源路线图”达成政治共识。

  但“法德轴心”裂痕显现,在天然气限价、欧洲防务等问题上渐行渐远。欧洲小国更是心思各异:匈牙利强调外交应当维护本国利益,不接受别国和自由主义势力指手画脚。捷克主张扎根欧盟,贴靠美国。立陶宛则强调依托欧盟和美国,防止成为大国争夺牺牲品。一个多层多速、联而不合的欧盟正在成为新的现实。

  面对危机,欧盟凝聚力的根基不能建立在“民主价值”的空中楼阁之上,唯有协调各国利益,兼顾合理关切才是出路。

  减少依赖还是对华合作?

  欧盟长期处于“市场靠中、安全靠美”的被动局面。然而近年来,在美国“民主对抗威权”“反俄又遏中”叙事裹挟下,欧洲对华认知恶化,欧盟机构煽动突出中国“竞争者”定位,一味强调安全而不惜牺牲对华合作实利。

  另一方面,欧洲经济亟待中国市场“回血救命”,德国总理朔尔茨强调“对华脱钩”完全错误,巴斯夫、大众等欧企加大对华投资,欧洲政商界“脱钩”与“反脱钩”矛盾愈发突出。

  其实说矛盾也不矛盾,根本在于欧洲要分清谁是真正追求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而谁是维护自身霸权和一己私利。对于当下的欧洲,能否重拾勇气、凝聚智慧,直面挑战、做出改变,从困境中脱身,从危局中破局,暂且留待时间给出答案吧。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求是》(2022年23期):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届七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

“杜勒斯的预言”为什么让毛泽东非常震惊和无比忧虑

跟毛泽东学习写文章:着眼实际、观点明确、表达恰当

好物推荐

最新推荐

林治波:对防疫方面提几条建议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习近平同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举行会谈

两日热点

世纪之交的代价——下岗工人

俄乌战争离结束不太远了

曾扒下公知和发达国家的丑陋面具的丁仲礼院士,才是民族的脊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