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内容

孙锡良:​新香港,如何再出发?

孙锡良 2022-05-14 来源:孙锡良A公众号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但它又具有鲜明的国际性,无论现在还是未来,我们都应该看到这一特殊关系,不能硬生生地用短视眼光推出不具弹性的政策。

  2015年的时候,“港闹”现象很普遍,当时,我写了一篇“关于香港治理的六条建议”的文章(简称“港六条”)。后来,还就香港与内地的合力发展问题提了些意见建议。

  回顾近七八年香港转变的历程,感觉在很多方面是符合预期的,中央政府对香港治理的重大转变是有成就的,也是符合香港市民利益与诉求的。

  最近,香港第六任行政长官产生了,李家超先生顺利当选,并且得票率很高。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但它又具有鲜明的国际性,无论现在还是未来,我们都应该看到这一特殊关系,不能硬生生地用短视眼光推出不具弹性的政策。

  从李家超先生竞选和当选后的讲话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的决心和信心,看到了他的规划雏形。这里面,既有中央政府的坚定支持,又有香港自身的经验积累,值得信任。

  未来的香港,可以定位为“新香港”,未来的香港,将是慢慢脱离殖民印象的香港。

  中国下决心把香港治理好,不是为了给洋人看,而是为了香港人民的利益,也是为了全体中国人的利益,责任在己,使命在己。

  什么样的香港才能称得上“新香港”?

  我个人认为,中央政府和香港地方政府,应该在以下六个方面做好规划:

  ◣◣法治不倒退

  香港,相当长的时间内,在法治方面有较好的国际形象。可能是受到港剧的影响,内地人一直也比较喜欢香港的法治环境。

  不过,我们也必须看到,超过百年的殖民统治,加之回归后未做好去殖民化工作,香港过去的法治在两个方面表现出严重的落后性:一是英国人实质上主导了香港的司法体系,港人并未真实主导自己的权利;二是香港法治整体上仍是权贵法治,仍是形式法治,大多数港人的基本权益并未得到有效保护。

  新香港,“宪法+基本法+香港地方法”必将是未来最权威最具实质作用的法律体系,殖民地法系必将一步步退出历史舞台,这是大方向,也是不容挑战的方向。

  如何保证这套新体系能让香港有比过去更好的法治环境,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去思考,我们要求香港依照新的法系治港,就必须要保证香港不走向法治的反面,绝不能出现人大于法的局面。

  香港的法治不倒退,就是要坚持“法律说了算”。

  ◣◣民主不逊色

  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香港一直是处于英国强压状态,香港人未获得任何形式的民主权利。二战以后,全世界反殖民运动走向高潮,英国不得不在香港释放一丁点形式民主,在小的细节上允许市民表达诉求,而从总督到各级各部门负责人,都还是英国人站在高位。

  虽然英国人没有给予香港市民真正的民主,但它却向国际社会包装出一副香港很民主的样子,让国际社会感觉香港具有民主特色。中国实现对香港恢复治理后,它们又不惜一切代价地诋毁香港民主,让国际社会认为中央政府破坏了香港民主。

  新香港,我们的法律体系是基于治理好香港,是为了香港市民,并不是为了讨好国际社会。但是,我们的法律体系必须保护好香港市民的民主权利,不但要有民主,还要比殖民时代的民主更多,还要比英国治理香港时的民主更真实、更全面和更利民。

  殖民时代以及回归前二十几年,如果说香港有民主,那只能说是极少数贵族的民主,包括洋人贵族和港人贵族,“港闹一族”不过是贵族的利用工具。

  未来的民主,既要强调“真”,更要强调“实”,这个“实”必须反映到实质性改善市民的真实利益上来。如果我们搞得多数人认为香港民主权逊色于过去,那我们就得反思。

  香港民主,应该成为中国民主建设的排头兵和范例。

  ◣◣发展不停滞

  发展,是“新香港”未来的主题,没有发展,只有“港闹”,香港慢慢会变成臭港,香港一旦在发展问题上走向失败,那我们不但对不起香港市民,也没办法回应国际社会对我们的批评。

  李家超当选后,讲了许许多多地未来发展设想,尤其提到了中央在十四五规划中给予香港“八个中心”的定位。

  实话实说,我虽然承认把香港纳入到中国整体规划的必要性,但并不认为给予香港八个中心的定位有科学性,我不想一个个“中心“去论证可行性,只是想说,香港就几百万人口,它支撑不了八个中心的重任,不要说国际中心,就是建成八个国内中心都办不到,能做成三到四个中心就非常了不起了。

  现实一点看,在未来三十年内,让香港稳固为国际金融中心、让香港成为国际高科技创新中心和国际贸易转运中心、让香港成为国际旅游目的地这四个方面是非常可行的,把这四个方面做成功了,香港的未来就前途光明。

  一个城市,能不能做成国际中心,得看国际人流、国际物流和国际资金流愿不愿意向该处集中,如果这三股力量进不来,再多的规划都是纸上梦想。

  近三四十年,中国内地规划了无数种“中心“,成功的并不多。就拿金融中心来讲,一个国家,上海,深圳,北京,都想让自己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怎么做?可能吗?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城市有资格讲自己是国际金融中心。

  整个大中国,如果能把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做实做大就很成功了,其它城市还是不要定位太高。

  有人认为,不要把香港看得太重,内地也需要发展,内地也可以发展同样的中心。

  这是很狭隘的观念,如果你是真心把香港当成中国一部分,就不能再有内地与香港两张脸之分,香港成为稳固的国际金融中心,其辐射力仍然在国内,其它金融城市同样受益,香港做不成金融中心,其它城市能做成?

  支持香港发展,一定要客观务实,一定要从国际人流、物流和资金流上给予香港真实的政策配套支持。

  ◣◣民生不减利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李家超当选后的讲话中,他用了最大篇幅谈香港的住房建设问题,香港的民生,很大程度就是住房问题。

  这说明什么呢?说明身背“发达地区”名声的香港,其市民的大多数并未解决“住”的问题,虽然人均GDP很高,也配得上“发达”二字。但是,香港并未实现共同富裕这个目标,它的贫富分化并不比内地好多少,甚至更畸形。

  为什么会这样?还是前面提到的,香港资本主义制度,法律体系和民主设计,核心在保护权贵,“富”字更多只写在极少数人的额头上,大多数香港人只是“平均”了富裕。

  尽管新任行政长官有决心解决住房问题,但要落到实处并不容易,我看到的更多办法还是依赖市场和资本,政府有规划,但没有进度表,一旦资本不配合,拖着不办,打压速度,时间久了,就会影响市民判断。

  有关香港的住房建设,我曾经提过“深港一体化方案”,后来也有内地官员提到过,但最终未看到落实。现在,我仍然坚持这一方案,港深需要深度融合,这其中就包括人的融合。我讲的“深港一体化”不同于大湾区,大湾区太模糊,而深港一体必须有实质性融合,深圳可以释放部分资源让利于港。

  未来五到十年内,如果能让所有“笼屋里的香港人”实现脱笼的愿望,能让中层香港人再改善住房,香港人的民生福利就实现了历史性跨越,中央治港,港人治港,必然赢得绝大多数港人的赞赏。

  港人民生福利,不进就是减,内地在发展,世界也在发展,香港停不得。

  ◣◣西方不干政

  香港人,大陆人,都在提“国际中心”,既是国际,那就不能排斥外人,当然也包括西方人和西方公司。

  香港要建那么多国际中心,不说依赖西方,但至少得争取主要西方国家参与到进程中来,它们都不来,也就不具备什么国际性了。想让它们来,又要让它们不干涉中国内政和香港政策,那就得从法律、制度和政策上做出更严密的安排。

  前不久,大家都认为俄罗斯被西方石油禁运会致其崩溃。两个月过去,它没有崩溃,欧洲却有二十多家石油燃气公司开设卢布账户,主动凑近俄罗斯,你想断,断不了。俄罗斯做了反制裁安排,让欧洲不得不无奈配合。

  我为什么要提这个?香港对国际要有吸引力,中国政府必须给予香港一些基于国家交往层面的政策支撑,金融也好,贸易也好,外交也好,都留一部分基础性工作给香港,让世界各国不得不把香港当作获取某些便利和权益的通道,不经此处,你办不成事,要想走通,就得保持与香港紧密关系。

  中央给香港留一些“国际通道”,且对这些通道给予主权安排,主权在我,又是必经之道,香港的中心建设有保证,治外法权又行不通。

  ◣◣稳定不放松

  最近十年,中央治理香港有一个最成功的转变是坚定确保稳定,从不姑息养奸,不向“港闹”妥协,依法打击犯罪分子。

  香港的稳定,既要保证市民正常合法的游行示威权,又要保证违法分子不能制造事端。

  未来的挑战是什么?除了香港内部还存在一部分不稳定因素之外,台湾的前途也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干扰因素,西方利用台湾制造中国的不稳定,当然就包括借机制造香港的不稳定。对港台间不稳定事端制造者的勾连关系要逐步理清楚,进而斩断它们的联系根据地,最大可能地消除隐患。

  影响香港稳定的不利因素还包括内地第五纵队的人员,这部分人善于借助“西方理念”赢得部分港人的信任,这部分纵队人员在大陆有相当数量的粉丝群,一旦机会降临,它们的破坏力不亚于“港闹”和台独分子。

  窃以为,能保证“六不”,就能实现香港的繁荣稳定,就能让曾经的“东方之珠”再次光彩夺目。

  中央治理香港,大陆同胞看待香港,都需要有国家胸怀,都需要有母亲胸怀,尽可能只记住香港的好,尽可能淡化香港的不足。

  新香港,启航并不容易,征途并不平坦,选举顺利还只是第一步,全国人民的支持尤其重要。

  湖南卫视做得很不错,用一档娱乐节目轻松开启了国人从文化层面对香港的支持,这种支持,包含着怀旧,包含着家国情怀,包含着港文化、港潮流对中国人整体精神的某种补充。

  假以时日,当“港风”再次风靡中国的时候,“新香港”也就真的扬帆远航了,“殖民地香港”也就完全实现向“中国香港”的华丽转身了,港人心回了,一切就顺了。

  附言:

  1,如何看中国超规格参加韩新总统就职典礼?答:看历史,知未来,懒评!

  2,有人问如何看崔某元最近发评一事?答:我讲过多次,对他,做得对的,该赞还是赞,对他“五反”的一面,必须揭露清楚。人,一旦在利益上拎不清,表演就是一种需要。

  跟大家说两个人两件事:

  其人一:曾经的主持人,某年曾在微博上吹牛自己有大量新中国早期历史影像资料。我问他这些珍贵资料是怎么来的?我问是原件还是拷贝件或复印件?拿出这些资料合不合法?他可能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很快就删了博文。遗憾的是,当年我未及时截图,现在也就不能指名了。

  其人二:该公知是社科院教授,特会装,到了冬天,经常穿一件旧大衣。他曾经搞了个公益活动,给流浪者送盒饭或旧衣物,然后拍照上传,吸了无数粉。后来,我发现他经常坐飞机全国到处跑去跟流浪者拍照就发微。我问他:“你的公益活动在全国都有粉丝群,你能否在北京指挥,具体活动由他们去执行,你飞来飞去花的钱,不知道要买多少盒饭和旧衣服?”他回答我四个字:多管闲事。然后就把我拉黑了。

  演,是公知的套路,演得越好,形象越显高大。

  3,如何看待知网被反垄断调查一事?答:调查它,理由正当,但焦点不准。中国一年的科研经费高达2.8万亿,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支持约9800亿,企业支持约1.8万亿。另外,中国教育经费近四万亿,其中就有部分为高校教育科研经费。这么庞大的经费都支出了,也产生了天量的知识产权库,为何就不能再花点钱把它用“计划”的形式管理好?大几万亿都花了,再花个一两亿就花不得?知网应负小责,管理者应负大责。这就是我的看法。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郝贵生:《共产党宣言》一书的主线究竟是什么?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求是》(2022年10期):习近平:正确认识和把握我国发展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张志坤:应充分表达中国人民对霸权帝国主义的愤怒

郝贵生:《共产党宣言》一书的主线究竟是什么?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两日热点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十万火急!高校教师迫切需要接受农民工再教育

“不能只跟在别人后面回答问题”?——谈张维为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