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情舆情

“雷声”滚滚:卫健系统“老虎”频频落马,核酸检测“阳性”造假制假频现,医疗卫健领域改革势在必行!

冷月髒花魂 2022-05-14 来源:冷月冷音公众号

  进入2022年5月份,中国医疗卫健领域继续密集暴雷,使得互联网的舆论再次关注到中国卫健领域。实际上,自从进入2022年以来,中国的医疗卫健领域的“雷声”就不断。

  仅仅围绕中国医疗卫健领域的反腐查处,在2022年上半年以来,已经先后有多位中国卫健医疗领域的“老虎”频频落马了。

  3月18日,湖南省卫健委原副主任黄惠勇被判11年。

  4月7日,陕西省卫健委原副巡视员刘增耀被查。

  4月14日,上海市虹口区卫健委干部钱文雄不幸身亡,综合多个消息源可以明确知道:钱文雄属于自杀。

  4月16日,北京市卫健委主任于鲁明被查。

  4月17日,北京科兴生物高管曹晓斌因病去世。

  4月20日,上海市卫健委主任邬惊雷血管性头痛住院,暂时退居了上海防疫的一线。

  4月28日,山西长治卫健委副主任申宛成主动投案。

  5月7日,延安市卫健委原党委书记主任郝建东被逮捕。

  5月11日,国家卫健委人文中心原主任奉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种种迹象显示,中国医疗卫健领域的全面改革已经开始逐渐实施并落地执行。

  与此同时,医疗卫健领域因为利益输出和利益协同关系导致了涉嫌造假制假行为,也日益凸显出来。

  如2021年底,深圳的外资企业阿斯利康公司的员工涉嫌篡改和伪造肿瘤患者的基因检测结果被查。

  针对阿斯利康制药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涉嫌篡改肿瘤患者基因检测结果骗取医保基金的情况,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负责人表示,前期根据群众举报线索,国家医保局督促深圳市成立了医保、公安、卫生健康、市场监管等部门组成的联合专案组,对案件情况进行深入调查,犯罪嫌疑人已全部被批捕。

  根据新闻信息可以知道:四川省天全县高某某母亲张某某确诊肺癌后,2019年6月在华西医院医生建议下,高某某开始每月花费15300元购买阿斯利康的奥希替尼给其母服用。

  而使用并报销奥希替尼药物的条件之一为“经检验确认存在EGFR-T790M突变阳性的局部晚期或者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成人患者”,张某某于2017年、2018年的检测中均未检测出EGFR-T790M基因阳性突变。

  为减轻用药负担,张某某从他人手中拿到一份“EGFR-T790M基因阳性突变”基因检测证明,享受到医保报销。不久后,这份基因检测证明在天全县医保局调查中被查出是伪造的。

  由此导致的外资医疗业——英国的阿斯利康公司涉嫌采取非法手段骗取国家医保基金的问题被发现,媒体披露,一时间互联网上舆论涌起,对这家在中国的外资医疗企业进行了广泛而强烈的批判。

  而全球疫情下,核酸检测企业的暴利使得这个行业在最近3年以来,一直不断的出现涉嫌造假制假甚至欺骗谎报的行为,而这些行为,严重影响和干扰了中国的总体一盘棋的“动态清零”防疫大计。

  如2022年初的郑州金域医学检测公司的某负责人张某涉嫌实施引起病毒传播的行为被依法逮捕,最终这件事情的后续情况也没有公布出来,张某到底实施了何种引起病毒传播的行为,目前仍然是一个谜。

  实际上,除金域医学外,疫情期间,出具“假阳性”报告、实施可能引起疫情传播的危险行为等做法,已发生了好多起。

  如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承担邢台市隆尧县核酸检测任务,该公司在样本尚未检测完成、未知已完成检测数量和结果的情况下,谎报送检样本全部为阴性,此后又报告发现有阳性样本。

  再如4月23日,合肥和合医学检验实验室、合肥诺为尔医学检验实验室在合肥蜀山区区域核酸检测中,超能力承揽检测业务、严重超过承诺时间出具检测报告,影响合肥市对疫情形势及时研判。更为严重的是,此前已多次发生类似情况,有的检测机构还出具“假阳性”报告,严重干扰了合肥疫情防控大局。

  无独有偶,仍处于本轮奥密克戎病毒疫情风暴中心的上海最近这一周也发生了性质极为恶劣的核酸检测造假事件!

  一份在微博平台上传播的上海五里桥街道居民诉求书显示,2022年5月5日,上海某小区发生了多起疑似“假阳”案例,均由上海中科润达实验室负责检验。

  这些核酸样本显示阳性结果,但当天的同步抗原检测结果为阴性。5月6日,在未知前一天检测结果的情况下,部分居民参加日常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同时,数位“假阳性”居民当天被转运至方舱,进入方舱后,由专业医疗检测机构进行核酸复检,检测结果也均为阴性。

  显然,中科润达实验室的检测结果是很有问题的。

  专业人士分析称,中科润达的产能为一天约20万到30万管,仅在浦东检测的数量就高达十几万管,如果集中出现如此多的“假阳性”,很可能在质控管理上有瑕疵,尤其是样本污染的可能性较大。

  但是有没有可能这种大规模的出现核酸检测阳性造假的事件,是故意为之?因为背后有庞大的利益链条作祟?

  目前尚无法排除这种情况,具体原因仍有待有关部门进行详尽调查后进行披露。

  实际上我们需要知道的一点是:无论济南华曦医学检验有限公司、郑州金域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合肥市的两家涉事企业,还是上海的中科润达实验室,均不属于医院的内设科室,而是独立于医院之外的公司。

  这些公司不仅在疫情期间可以向政府承揽核酸检测等业务,而且还可以承担医疗机构的相应检验业务,除此之外,在平时为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外包服务,也是其重要业务和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也就是说,倘若医学检验室作为医院的内设机构存在时,其所受到的约束与管理既严格又全面,不仅人事安排、技术监管等都要受到医院的统一管理,而且检验质量还直接关系到医疗质量,甚至关系到医院的声誉,医院当然会严加管理。在医院里,检、诊、治等各环节成为一个整体,哪个环节出现漏洞,都会危及整个诊疗过程,各环节相互约束,医学检验也不敢“掉链子”。

  未完成检测就出具报告、出具“假阳性”等造假行为,如果发生在医院内设医学检验室里,是不可想象之事。但这类造假制假行为已多次发生在医检外包机构,必须引起高度警惕,并采取切实措施予以有效防范惩治。

  专业人士指出: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不仅存在无法受到医院的管理与约束的问题,而且还具有资本逐利的特性,如追求利益利润最大化等。在检验过程中偷工减料甚至直接做假,只要不被发现、不出明显的医疗事故,就可获取更大利益。

  中国的医疗卫健领域,几十年来,由于各方面综合原因的叠加影响,一直是深受现代西方医学体系影响和支配,由于历史惯性发展使然,最近几年来,医疗卫健领域出现的问题已经日益凸显,医疗卫健领域出现的诸如医患关系紧张,医疗腐败利益输送较为突出,部分资本医疗机构的垄断性也较为明显。

  而对于这些问题,中国的不少民众对医疗卫健领域存在的突出问题,已经在多年以来进行了持续的揭露和批判,而呼吁中国医疗卫健领域进行进一步的深层次改革的呼声近年来也日渐高涨。

  冷月相信,以2022年最近短短3个月以来的中国卫健系统的多名“老虎”被查落马为契机,中国医疗卫健领域深层次改革的真正逐渐落地已经快要到来了。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郝贵生:《共产党宣言》一书的主线究竟是什么?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求是》(2022年10期):习近平:正确认识和把握我国发展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张志坤:应充分表达中国人民对霸权帝国主义的愤怒

郝贵生:《共产党宣言》一书的主线究竟是什么?

迎春:论我国主流经济学不懂经济与经济关系

两日热点

全民注射新冠疫苗,该不该继续?

十万火急!高校教师迫切需要接受农民工再教育

“不能只跟在别人后面回答问题”?——谈张维为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