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评论

我所亲历的《扫黑风暴》里的“黑”

玉圹 2021-09-15 来源:USA另一面

国家近年来对这方面的治理必须好评。即使再喜欢批评、抬杠的人,也应该叫好。否则,那就是与全社会为敌。

  中国有句话叫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其实这句话反过来说也成立,没有对比就没有幸福。

  中国人习惯了晚上十二点出去喝啤酒完全不用考虑安全的问题,出了国,你就知道这种幸福不是全世界人民都有的,哪怕是在最发达的美国。

  治安问题是美国人解决不了的痛,而良好治安却是中国人常在其中不自知的非永恒存在。

  影响社会治安的一大因素是黑社会,西方社会从来就没断过。中国社会曾经彻底消灭过这种东西,但改开后又沉渣泛起,一度非常嚣张,这才有了山城的雷霆打黑。

  后来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在中国舆论场上打黑被诬蔑为“黑打”。

  我们不否认林子大了,什么鸟都可能有,但决定一个事物性质的是其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放着主要方面不谈,把次要方面无限放大,这样做肯定是不对的。尤其是我们法学界的一些人,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好在2012以来虽然有些口号不提了,但正义的行动并没有停止,近几年这方面的社会危害已经小了很多。

  电视剧《扫黑风暴》最近热映,看到网上叫好声不断,我便也去看看。我已经有很多年不看刚上映的电视剧了,仅偶尔将《红楼梦》《三国演义》《新白娘子传奇》这些儿时经典找来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看。所以能将一部新剧完整看下去,对我是个挑战。

  《扫黑风暴》的确有这个魅力,刚看几集就叫我思潮澎湃,其中也想到了我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的一些经历。

  对于黑社会,我印象最深的一次经历是自家亲戚遭遇的侵害,时间大致在2000年前后。

  一天下午,我家亲戚芳姐(化名)在村里闲逛,忽然看到自己本家的嫂子在跟邻居阿明嫂(化名)吵架。芳姐赶紧走上前去,只见两人是越吵越凶,已经听不出是为什么吵架了。

  怒火中烧之际,阿明嫂上手开撕。芳姐见自家人占了下风,赶紧上去帮忙,打了阿明嫂两下。这时四周闻声围过来的村里人已经很多了,大家把两方分开拽走。

  这种事一般到这里也就结束了,同村同巷老邻居闹矛盾在村子里并不新鲜,一般在一段时间的互相不说话之后,就又慢慢好了。

  芳姐没想到的是,她这次的“见义勇为”给自己和家人惹来了大麻烦。因为这次闹矛盾的对手阿明嫂有个不一般的公公,他是当地黑社会的重要成员,在以前的黑帮火拼中还受了重伤,只留下半条命,很受本帮弟兄的推崇。

  几天以后,一伙人来敲芳姐家门,芳爸边问是谁边去开门。门打开后,这伙人不由分说地冲进来,对着芳爸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在屋子里面的芳妈听到动静赶紧跑出来,带着央求的口吻说:“有啥事进来坐着慢慢说……”

  这伙人恶狠狠地表明来意,并提出极为苛刻的条件,要求芳爸芳妈限期完成。芳爸芳妈无奈,只能先应允下来,然后到处想办法。

  芳爸芳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哪能有啥办法,只能是求助众亲戚朋友们。也就是这个时候,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当时还傻傻地问芳爸咋不报警,为啥不去打官司。我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芳爸的回答:“娃呀,这不是咱村里人之间的正常纠纷,这是黑社会!”

  我当时还犹疑,咱这儿又不是电视里的香港,咋还警察都解决不了这个事。后来芳爸是通过一个远房亲戚以及另外别的谁了了这个事。那个远房亲戚也是混黑社会的。

  几年之后我考上了大学,在大学里研究中国基层问题的时候,我才发现黑社会问题在中国基层已经很普遍了,也才意识到公权力退却后的基层有多么可怕。

  90年代到2000年代是中国全面进入市场经济的转折期,这一时期公共舆论场上讨论最多的,是贪污腐败问题。所以国家在2012年十八大后开启了大规模的反腐行动,一直持续到现在。

  与腐败相应的,其实还有很多问题,比如党员干部理想信念滑坡的问题,比如基层党组织涣散、政府部门“警匪一家”的问题,再比如社会治安恶化、盗匪横行的问题。

  这些问题都是相互联系在一起的,一起构成了这一时期中国的社会乱象。

  我记得当时学校时不时就通知说最近有杀人犯在咱们这一带流窜,大家放学后不要逗留,赶紧回家。

  我还记得当时学校门卫大爷家老太太在村里正好好走着的时候,忽然祸从天降,飞车党一把扯走了她耳朵上的金耳环。丢东西事小,但老太太耳朵被扯坏,鲜血直流,真是可怜。

  那些年我们家也一样未能幸免,丢过摩托车,丢过自行车,甚至还有窃贼夜里潜入我们家厨房盗走了一瓮面粉和一些花椒。

  这两年村里很少再听说这样的事情了。一方面窃贼的生活水平伴随着中国崛起也大幅度提高了,不用再去偷去抢;另一方面国家这十年强化了基层管理,社会治理的各方面都步上了正轨,窃贼、飞车党以至黑社会都不再有曾经的活动空间了。

  当然,说根除还尚早。只要社会两极分化还比较严重,只要私有制还广泛存在,治安罪行就永远还会有。只是在社会主义的铁拳之下,相对可控。

  不过,还是要再次指出,事物的性质是由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的,国家近年来对这方面的治理必须好评。即使再喜欢批评、抬杠的人,也应该叫好。否则,那就是与全社会为敌。

  中国总有一些人喜欢把国人往妄自菲薄的舆论陷阱和思想陷阱里引,让我们看不到自己的成长和改变,看到的只是外国的好和中国的丑。

  而实际上,如今,我们无论是横向对比欧美发达国家,还是纵向对比自己的十几年前、二十几年前,都是有着很多值得称道的地方的。

  并且时间明显在我们一边,按现在的天下大势发展下去,我们未来的想象空间极大。因此,我们现在需要的只是勇敢前进……

查看全部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

官方微信订阅号

相关文章

习近平出席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向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第六届峰会作视频致辞

钱昌明:什么是“共同富裕”? ——“两极分化”不是“差别富裕”

心情表态

最新推荐

习近平出席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并发表重要讲话

留学生周炎:从我们的时代,再看毛主席的信仰与坚守

乌有之乡视频专栏【红色资讯】第47期:女检察官主动曝光存款,nga论坛被删!

两日热点

潘石屹,跑了!留下5个谜团!

明德先生 | 救恒大?然后看着许家印、老板娘和高管潇洒跑路?

美女支教老师龙晶睛,到底是去支教的,还是去添乱的?